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超級打臉系統
第五十四章 倒黴

g,更新快,無彈窗,!

南宮漣舞望著烏云密布,狂風四起的天空,看了眼手里的指南針,臉色微微有些難看.

"你安排的可真好."

一邊,周墨黑著臉說道,海面上的浪潮,足足有一兩米高,在這樣的情況下,游泳上瓜拉古拉,危險轉眼間,十二天過去,游輪距離瓜拉古拉島只剩下二十公里了.

系數太高了.

"人有旦夕禍福,天有不測風云,我有什麼辦法?"南宮漣舞飛了周墨一個冷眼,說道:"都已經到這兒,我們沒有退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如果沒有拖油瓶的話,我自然沒問題."周墨無所謂的說道,就算風再大一倍,只是十公里的距離,他也不會有問題.

"你不成為我的拖油瓶就行."南宮漣舞冷冷的哼了一聲.

"不是去船尾嗎?"周墨見南宮漣舞往客艙去,不由得皺了皺眉.

"為了不成為你的累贅,我需要一套救生衣!"南宮漣舞黑著臉說道,心里微微有些擔憂,惡劣的天氣倒是沒什麼,關鍵是這會不會是老天給她的警示?

"兩套."周墨糾正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能有一套救生衣,總比沒有的好,反正游輪上的人也不會缺這兩套救生衣.

二十分鍾後,南宮漣舞再次依靠指南針確定了方向,給周墨打了個眼色,率先朝著茫茫汪洋跳了下去.

見狀,周墨趕緊跟了上去,慢一拍可能就是十多米的距離,浪潮很大,十多米足以讓他找尋不到南宮漣舞了.

運起內力,周墨很快從海底浮了上來,借助浪潮的力量,他整個人高高的躍起,舉目四望,很快找到了南宮漣舞的方向,迅速和南宮漣舞靠近,然後兩人便是艱難朝十二公里外的瓜拉古拉島慢慢游去.

如果風平浪靜,十二公里的距離,對于兩人而言,也就個把小時的事,但因為風浪的緣故,他們足足用了三個小時才上到島上.

甫一上島,南宮漣舞便是仰面躺在了沙灘上,累的喘氣都困難.

周墨同樣如此,就這麼短短一段路程,讓他消耗了七成的內力.

"自然的力量,永遠是最強大的力量."周墨暗暗想到,人力勝天,不過是一種憧憬罷了,人永遠都不可能戰勝自然,山洪海嘯地震永遠是比猛獸更凶惡的東西.

"你還好吧?"周墨招呼了南宮漣舞一聲,按照南宮漣舞的說法,瓜拉古拉的殺手組織的大本營,戒備森嚴,他們必須趕緊找個地方藏起來才行,要是被發現了,後果不堪設想.

"往東邊走,那邊有片礁石攤,我們去那兒躲,恢複體力."南宮漣舞艱難的說道.

"東邊在哪邊?"周墨問道,海面上陰風怒號,又沒有太陽,他哪里分得清東西南北.

"廢物."南宮漣舞罵了一句,艱難的仰起頭來,左右觀察了一下,給周墨指了個方向.

"你才是廢物."周墨回罵了一句,本來不想管南宮漣舞,但想了想,還是將南宮漣舞抱了起來.

走了大概有十分鍾,兩人躲進了南宮漣舞口中的礁石灘,有礁石抵擋海風,兩人頓時感覺輕松了不少.

這時候,南宮漣舞忽然說道:"周墨,你覺不覺得這個天氣是老天給我們的一種警示?"

"不覺得."周墨果斷搖頭,他從來不相信天意,只相信自己,我命由我不由天.

"好吧,當我沒問."南宮漣舞搖了搖頭,眼里噙著一絲擔憂.

周墨眼里也是有些擔憂,不過他擔憂不是對付殺手組織,而是對付完殺手組織之後的回航問題,在游輪上的時候,他們查過天氣預報,未來差不多一周之內,附近的海域都會有大風,伴隨著暴雨.

如此一來,解決了殺手組織的問題,他們肯定沒有辦法離開,多半要留在這兒.

本來時間就非常的緊張,還因為天氣而耽擱,等回去之後,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跟何文雅解釋了.

他跟葉雨沫說的是去外省的親戚家躲兩天,只是權宜之計而已,葉雨沫和何文雅打不通他的電話,另一邊南宮漣舞又找上門尋找南宮漣舞,兩人一起消失,還是消失近一個月的時間,別說葉雨沫會胡思亂想,周墨覺得何文雅恐怕都要多心了.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想這些問題的時候,還是趕緊恢複體力要緊.

另一邊,南宮漣舞橫躺在潮濕的沙灘上,從隨身的口袋里掏了兩塊巧克力,扔了一塊給周墨,她已經嘎巴嘎巴的啃了起來.

巧克力蘊含有高熱量,是補充體力的首選食物.

雖然自己並不需要巧克力還幫忙恢複體內,只需要默默運功調息就可以,但周墨還是接過撕開包裝吃了一塊,他不想讓南宮漣舞看出自己的底細,最好裝成和南宮漣舞一樣的人.

轟隆隆……

天穹上,雷電轟鳴,狂風驟雨變得凶猛了起來,大雨傾盆,好似瓢潑一般.

見狀,周墨和南宮漣舞心里都慶幸不已,還好他們在這一輪天怒之前上到了道上,此時此刻,若還在海里的話,那麻煩可就大了,狂風一卷,哪怕是汽艇都會被掀翻,更何況是兩個渺小的人類.

最重要的是,風暴有可能將他們帶離這片小島,即便僥幸從風暴中活下來,也會被困死在海上,那才是真正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喂,你帶個笛子做什麼,那是你的武器嗎?"南宮漣舞朝周墨問道,來的路上,她好幾次想問,最後還是忍住了,如今已經上到了島上,來到了殺手組織的腹地,南宮漣舞還是覺得問清楚比較好.

"是."周墨點了點頭.

"笛子當武器,用音波攻擊敵人?"南宮漣舞問道.

聞言,周墨腦門上三條黑線,音波攻擊敵人?虧的南宮漣舞想得出來,周墨沒好氣的道:"你電影看多了!"

"那你的這個笛子算什麼武器,用來敲死人?"南宮漣舞又問道,除此之外,她實在想不出周墨拿個破笛子有什麼用,但要說到敲人,島上隨便弄一截樹枝也不會比笛子弱多少.

返回:超級打臉系統
上篇:第五十三章 出發
下篇:第五十五章 可笑的計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