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妙手神醫小布天
第三百七十八章 雙瞳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合同?什麼合同,阿秋,我不知道.阿秋."

皮三木不停地打著噴嚏說道,眼神則陰騭的看著布天.恨不得跳上去掐死布天的樣子,

早就料到了會有這麼一出,所以布天提前就做好了准備,玩味的笑著,從口袋里拿出手機."看看吧,這是剛才你說的那些話,腫麼,這麼快就忘了滅 囁."

看著布天那個得意的樣子,皮三木恨得牙根癢癢,可那又能怎麼樣,肉在案板上,只能人任人宰割.

"你想干什麼?"皮三木沉聲說道,

"不是我想干什麼,而是您是否要遵守我們先前說好的賭注,您老人家不是說了嗎,我敗了,云天集團歸您.你要不輸了,帝尊大廈歸我云天嗎.您這麼大歲數了不會說話不算數吧.來來來,簽個名,按個手印.咱們就兩清了."布天揶揄的說道.

皮三木突然想哭,看著布天手里的那張紙,忽然想到了'楊白勞與黃世仁’.自己現在就有點像被逼債的'楊白勞’似的."黃世仁"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我不能簽這個字,帝尊大廈不是我一個人說的了算的.所以我只能毀約了,你想怎樣處置我,就隨便你吧."

視乎裝的還挺像,一臉的萬念俱灰的樣子,可在布天的眼里,這皮三木只不過是在演戲.

"切,白高興一場,就知道你沒有那麼大的權力,既然你做不了帝尊大廈的主,那就回答我幾個問題吧,要是回答的令我滿意,那今天這事兒就算過去了,要是回到的不令我滿意,那我就------呵呵,你懂得."

皮三木更加的恨了,自己明明是這小子的長輩,可現在怎麼大逆轉的變成了這小子的'俘虜’.世事,命也.

"你想知道什麼,說吧."

布天笑了笑,突然正色的說道"說說我脖子上的這塊玉牌是怎麼回事吧."

皮三木一怔,狐疑的說道"怎麼,難道你不知道這塊玉牌到底有什麼樣的功效嗎?"

'啪.’有人給了皮三木一個大耳刮子,速度很快,只見人影一閃而過,誰都沒有看清楚是怎麼回事,只有小銀靈在哪里掐著*,嗔怒的說道"你個死老頭,是不是在故意裝傻,主人自己的東西主人還不了解嗎,主人是問你從那里知道主人的那塊玉牌的,是你們的壇主說的嗎."

皮三木怎麼會不知道,正如小銀靈說的,這家伙是故意在裝傻,有些秘密是他不可能說出來的,一旦是走漏了半點風聲,那等待他的將是最殘酷的刑法.所以,只能故意在布天面前'答非所問’的裝傻充愣了.

"呵呵,看來還是我幼稚了,我這個'小童’怎麼能斗得過你這塊'老姜’呢.算了,我也不在你身上浪費時間了,還是用你這條命換點值錢的東西吧."布天揶揄的說道,完了撚出來一根比牙簽還細小的'金針’,飛快的刺入到皮三木的後頸穴道.

皮三木一怔,忽然覺得整個人瞬間被抽去了'大筋’似的,不由自主的癱軟了下去.

"小子,你對我做了什麼,你難道是想把老夫扣為你的人質."

當那根細小的金針刺入到自己後頸的時候,皮三木突然有一種絕望的感覺,不是怕死,活了這麼大的歲數,早就把生死看淡了.皮三木真正怕的是'生不如死’的那種感覺.皮三木知道,不甜留著自己一定是想用自己敲開'帝尊’後面真正的主人.萬一是那樣,自己雖然能活下來,但,面臨的懲罰是他不敢去想的.

"有這種打算,不是說你做不了帝尊的主嗎,那就讓一個能做得了主的來把你接回去."布天嬉笑著說道.一副我就是這麼想的樣子.

皮三木臉色瞬間變綠色了,像找個什麼尖的,鋒利的東西立刻了解了自己,可是整個身體一絲的力氣都使不出來,胳膊腿的雖然還能動,可就是沒有一點力量.除了嘴巴還算靈活,其他的地方都被限制了.皮三木仔仔細細的感覺了一下,布天刺入的穴道不至于會讓自己全身無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抬頭看了一眼布天,皮三木咬著後槽牙說道"小子,你的想法是不錯,有一件事你是不是忘了."

布天嘻嘻的笑道"你不會是想說你可以用自殺來要挾我吧.呵呵,那你不妨再試試,剛才想動,可是動不了,你可以試試咬舌自盡啊.哈哈."

皮三木一愣,沒想到布天居然說出了他的心里的想法,老臉一沉說道"哈哈,謝謝你小子提醒,沒想到啊,我皮三木馳騁江湖三十余載,今天竟然輸在了自己徒孫手里.這也許就是上天的旨意吧,哈哈."

皮三木大笑兩聲,上下顎猛地一合,就要咬舌自戕,然而------

"啊,我的牙齒."

皮三木張大了嘴巴吐出來幾顆老牙喊道.十分錯愕的伸了伸自己那依然完好的'舌頭’.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舌頭怎麼變得這麼堅硬了."皮三木摸了一下舌頭,十分不解地說道.

"嘻嘻,這你都不知道,你不也是個中醫師嗎,不會連'三江彙海’針刺穴位都不知道吧,真笨.不好好學習,不是乖孩子."小銀靈嬉笑著說道.

"三江彙海?難道那小子剛才刺我的那一針,是'三江彙海’?"皮三木驚愕的呢喃道.

皮三木知道,所謂'三江彙海’針刺穴位的這種針灸療法,早在三百多年前就絕跡與中醫界了,沒想到布天小小年紀竟然會使這種精辟的針法.一針下去,令身體里所有的機能全部集中于一點上,也就是身體的某個器官上.從而使其超出原有的功能.

布天施展出這一針,其實早就猜到皮三木會有想死的決心,故而布天一針下去,讓皮三木身體上下,除了那顆舌頭以外,全都喪失了基本功能,只有嘴里的那跟舌頭比原來'強大了’不知多少倍.可皮三木不知道啊.所以,再皮三木下決心咬舌自戕的時候,才好不吝嗇的用上了身體里所有的力量.哪知,舌頭沒咬掉,還賠了幾個牙齒.

布天嬉笑著說道"怎麼樣,自己的舌頭好吃嗎,是不是有點老,咬不動啊,哈哈哈."

看著布天幸災樂禍的笑著,皮三木知道自己敗了,徹徹底底的敗了,連想自殺的的機會都被布天剝奪了,還有什麼可說的呢,搖了搖頭,沮喪的說道"小子,如果我沒有你想象的那麼有價值,你該怎麼辦."

布天瞥了一眼皮三木揶揄的說道"也許吧,不過,那也沒關系,反正都是無本買賣,你有多少價值就賣多少錢唄,反正我無所謂的."

"什嘛?你無所謂.你無所謂我有所謂,娘的,真把老頭子當成你小兔崽子的'戰利品’了."皮三木低聲揶揄道,眉頭一展,忽然想到了什麼.哈哈笑著說道"小布天,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情啊,就在你正式開始對付'帝尊’的時候,你有沒有想到,你已經得罪了'青木集團’上面的高層.接下來會有數不清的麻煩找上你的.到時候你就不會這麼悠哉了."

說完,皮三木像是見到了某種希望是的,撇著嘴冷笑著看著布天.

布天裝作很害怕的樣子,急忙湊到皮三木面前說道"麻煩?什麼樣的麻煩,跟我說說唄."

皮三木皺著眉,勉強的抬起手,裝模作樣的捋了捋白色的胡子,訕訕地說道"那不好說,也許是從空中來的麻煩,也許是水里的麻煩.總之,都是你想不到,防不了的麻煩.我勸你,還是把我放了,再把你的那塊'玉牌’交給我.我保證沒人在找你們的麻煩,而且'云天集團’和其他那幾家子公司都還繼續屬于你.你看怎麼樣."

布天搖了搖頭道"不怎麼樣,你都不跟我講,是誰那麼想要我的這個'玉牌’.我憑什麼聽取你的意見."

皮三木翻了翻白眼說道"你不是知道嗎,還問我."

布天接著冷臉突然的說道"那個'壇主’是不是住在帝尊大廈一樓地下室."

布天冷不防的發問,皮三木先是大驚,稍微理了理神色,不至于讓補天看出破綻來.不由暗想道,這小子也太聰明了,小的時候怎麼沒看出來呢,才一點讓老子說漏了嘴.

"怎麼,難道說是我猜對了嗎.你不說話就表示我猜對了是吧."布天嬉笑著逼問著皮三木.

正在這時,已經被控制起來的那二十名大漢,其中一個最瘦的不知道是怎麼弄脫了套在手腳的'猴皮筋’,竟然舉起手中的手槍對准了皮三木.

"砰的一聲."一個金色的子彈,瞬間撕裂空氣,徑直鑽進了皮三木的胸膛.'噗,’一股猩紅從皮三木的左胸膛噴了出來,有一滴甚至濺到了布天的臉上,緊接著,皮三木就開始真正的翻著白眼,緩緩地坐到了地下.

與此同時,小金靈也把打黑槍的那名男子提了過來.

布天急忙用金針封住了皮三木胸部的穴道.隨手撚出來一支細小的金針,金針只有幾厘米長,而且細如發絲.布天撚動金針,那支細小的金針'嗖的一聲’飛入皮三木中槍的部位,過了幾分鍾,一個禿圓的鐵塊從皮三木的傷口中飛了出來.緊接著一點細小的金光飛入到布天的兩指之間.

"丫頭,給他一顆止血藥丸服下.他一時半會兒是死不了,不過,過幾天就說不好了."

布天說這句話的時候,故意的看著剛才開槍的那名男子.

"怎麼,還等著我問嗎.說說吧,為什麼打你們老板的黑槍.誰派給你的任務?"布天冷聲的說道.

半晌,那名男子一言不發,只是那麼傻乎乎的站著.似乎被布天剛才用一只小小的金針迅速就活皮三木,而感到震驚.一時半會兒還沒反應過來似的.

小銀靈見男子一直傻著不說話,不禁火大了起來,朝著男子的腦袋上就是一腳.'砰的一聲.’小銀靈的哪只腳一下子被男子抓個正著.小銀靈一愣,剛想跳起來再補上另一只腳,這時,男子說話了,"你們不用費心了,我是不會說什麼的."

說完看了看小銀靈,松開了抓住小銀靈的那只手,頓了一下,又說道"我知道我不一定打得過你,但真要拼起命來,我想,我也不會輸給你這只'小狐狸’的."

聽到這句話,不禁小銀靈瞬間愣住了,就連布天都眉頭緊蹙的看著那個男子,忽然,布天在那個男子的眼睛里看到了某種不一樣的東西.

"眼睛.瞳孔.兩只瞳孔?"

正在這時,小金靈緊鎖眉頭的站在了那名男子的面前,山下打量著眼前的這名神秘的男子,一會兒,小金靈自言自語地說道"原來是'雙瞳人’啊.我還以為是那種東西出來了."

小銀靈耳尖,急忙問道"姐姐是不是想說,這個家伙有點像'暗精靈’,但他的身上有沒有一絲的靈力波動,所以他就不是'暗精靈’,而是那種屬于身懷異能高級人種."

小金靈點點頭,微笑著說道"二丫頭說的沒錯,這個家伙每只眼睛有兩個瞳孔,一個是用來看世界的,而另一個則是用來辯萬物的.他能一眼看出你的本神,就是應為另一只瞳孔的存在.這樣的人不多呀?"

"那有什麼用啊,反正他都不是主人這邊的人,看他那個樣子,一定不會為主人所用.還是殺了算了."小銀靈看出來小金靈的招安心思,故意不削的說道.

布天笑眯眯的走了過來,"你們倆說的我都聽到了,這樣的人才確實是不多了,但,咱們也不能強人所難是吧.這樣,單獨放他走,不要讓其他人發現."

說完布天偷偷地給小金靈使了個眼色,然後招呼山貓山豹,把其他人都塞進車子,送到帝尊大廈門口.又把受傷的皮三木抬到另一輛面把車里,精致的向步云山莊開去.

是的,布天下的命令,山貓照做的,本來最多能坐十個人面包車,被山貓一次就塞進去十九個精裝的大漢,面包車的四個轱轆都扁下去了一半.淘氣的小銀靈又把一個男子的手腳解開,綁在了駕駛室里,雙手綁在方向盤上,讓他把車子開會帝尊大廈.

返回:妙手神醫小布天
上篇:第三百七十七章 開炮
下篇:第三百七十九章 窺探之瞳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