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鬼王妻
第402章:支離破碎(3)

g,更新快,無彈窗,!

第402章:支離破碎(3)

天帝說道:"這就是當年一個神秘人給朕偷偷送來的密函,朕不知道那神秘人是何身份,多年來也不曾尋覓到他的蹤跡.在這封密函出現之後,朕對鳳族多次徹查過,也試探過,最後的結果讓朕很失望,所以才做出了殲滅鳳族的決定.你要知道,鳳族也是我神族分支,實力強橫,若非不得已而為之,朕怎麼忍心將鳳族殲滅?鳳族走正途,那就是天下蒼生之幸,若走上歧途,最後的爛攤子還不是要朕來收拾."

那密函上,寫得清清楚楚,鳳族長老安幕是怎麼跟魔族勾結的,偷偷跟魔族人會面過幾次都寫得清清楚楚,連時間都有.我跟李可言聽到過鳳族三位長老的談話,其中鳳麟跟重樓對于安長老安幕的所作所為並不是特別滿意,那時候安幕應該還沒跟魔族勾結,難道後來又發生了什麼,導致他跟魔族勾結在了一起?

那時候鳳族族長不在,做主的自然是三位長老,安幕跟魔族勾結,那整個鳳族都脫不了干系,結果自然是壞得不能再壞了.

可我還是覺得不該這樣:"天帝……就憑這密函,都不知道誰送來的,你就不怕被人利用嗎?"

他歎息:"朕不是沒想過,但是鳳族預言石早在多年前就預言過,白鳳出世必將其誅殺,不然會給鳳族帶去滅頂之災.後來鳳族人念在同族之情,白鳳都只是被驅逐,讓其自生自滅,他們的理由是,白鳳壽命不長,活不了多久,上天有好生之德,隨其去了.對于聶希芸,鳳族人竟然可以容忍她生活在鳳族,還有聶寒,聶秋荷跟魔族人生下的孩子,要是鳳族人沒有跟魔族人勾結,為何為容得下魔族人之子?那聶秋荷還是前任族長的孫女,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你讓朕怎麼處置?光憑這些,還不足以讓鳳族覆滅,最主要的是,朕從一個鳳族人的記憶里看到了聶秋荷跟魔族人碰面的場景.如此多的事跡,朕怎麼容忍?鳳族人這是在挑釁朕的底線,不管那個送密函來的神秘人是誰,就算沒有這封密函,鳳族的氣數也盡了."

"朕給過他們無數次機會,也曾讓聶秋荷帶著兩個孩子離開鳳族,但是聶秋荷並沒有那麼做,直到朕下了最後的通牒,她還振振有詞,說自己沒錯.她認為她跟魔族人暗地里會面的事朕不知曉,天真!太白也曾看過天象,鳳族氣數已盡,否則,朕也不會做決定.你現在,還要懷疑朕嗎?"

他說的這些,都讓我無力反駁,聶秋荷跟安幕都死了,究竟他們有沒有跟魔族人勾結也沒人知道了,鳳族已經沒了,我師父也死了,現在只剩下了聶寒一人獨活……聶寒那時候又還只是孩子,許多事情他都不清楚,究竟是怎樣的,已經成了未解之謎.

見我許久不說話,天帝又說道:"梵音,朕知道對于你師父的死你很難過,可是朕也別無選擇.朕是天帝,哪怕落得千萬罵名,有些事,也必須得做!"

我舒了口氣說道:"希望我所看到的,就是真實的,人與人,是可以心貼心彼此不摻雜任何爾虞我詐的,我最不願意的,就是懷疑身邊的人.天帝,如果我是鳳族人,我是說如果,但我對于當年鳳族的事沒有任何想法,不想複仇,你會殺了我嗎?"

他不假思索:"不會,前提是在查證過之後."

我已經不想再問什麼,問再多都是多余,如果他說的都是假話的話……

"你找我來,是為什麼什麼事?不會是為了這個吧?"我問道.

天帝搖頭:"並不是,只是突然說起這件事,朕不想讓你誤會罷了.今天朕讓你來,是有別的事……"說到這里的時候,他停了下來.淳海在這時候端了美酒進來,給我何天帝各添了一杯.

我也不好拒絕,陪他飲了一杯酒之後他才接著說道:"不知道祈佑最近你有沒有關注."

關于祈佑的?我緊張了起來:"這段時間我在外面,他怎麼了嗎?"

天帝不緊不慢的說道:"說事情大也不算大,說小也不算小,他似乎跟一個凡人女子走得很近.他畢竟生在地府,身上陰氣也重,跟凡人結合的弊端想必你也清楚,還要多加留意,不要鑄成大錯.當初你轉世到渡村成樊音的時候,琮桀要娶你,朕是攔不住,他說出了事自己扛著,加上你又是陰女,還有神的身份,後果倒是不會太嚴重,但祈佑看上的女人,可不是陰女."

我下巴差點沒掉下來:"這這……你搞錯了吧?祈佑不是跟白無常在一起嗎?當初發現虹樂另有目的的時候,我就把她關起來了,讓白無常頂替她跟祈佑拜堂的,祈佑說跟自己成了親的女人就得負責啊,他就是這麼跟我說的,然後他就把白無常留在身邊了,把九夜弄去跟黑無常一起勾魂了……"

天帝搖頭:"朕可沒搞錯,太白無意中看見了,前兩天的事."

我有些凌亂,天帝勸我說:"你也別太擔心,他還年輕,年輕氣盛嘛,只要不出事就行,這種事情你情我願,他沒做得太過分也沒必要指責,否則只會適得其反."

他雖然這麼說,我還是不放心啊我,我想回去問個究竟,但天帝卻讓我在仙界多留幾天,說是有蟠桃盛宴,當天也會讓祈佑來,到時候再問個清楚也行,不用這麼著急.我嚴重懷疑天帝是怕我太激動了,跟祈佑撕起來,所以打算讓我在這里冷靜幾天.

我主動提出想去我師父從前居住的地方住,順便看看我師弟怎麼樣了.天帝也同意,沒說什麼.

畢竟是我從前住過許久的地方,一絲一毫都沒有改變,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也還是很精神,只是物是人非,師父已經不在了.

走進大門,師弟正在給盆栽修剪枝葉,見我來了,他也只是淡然一句:"歡迎回來."

我問他最近過得怎麼樣,他說挺好的,這里的一切都好.我莫名的心里有些難受,這里的每個角落我都熟悉無比,從前師父教我修行的場景還曆曆在目,很難接受現實,熟悉的事物還在,人卻不在了.

返回:鬼王妻
上篇:第401章:支離破碎(2)
下篇:第403章:支離破碎(4)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