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鬼王妻
第378章:戲里戲外(2)

g,更新快,無彈窗,!

第378章:戲里戲外(2)

我當然不會有所動作,我心里已然明了,虹樂就是那個神秘女人.祈佑站在原地沒有動,只是手握成了拳:"虹樂……我認識的虹樂,不是這樣的……"

虹樂也不再像之前一樣總是一副溫婉可人的表情,她臉上的表情此刻很複雜,看不出是喜是悲,或者其他什麼,只是臉上的兩行清淚比較明顯.

"你認識的我……是怎樣的?"她喃喃出聲.

祈佑身形一閃,頓時出現在了她的跟前,伸手捏住了她的脖子:"我認識的虹樂,沒有那麼深的城府,她懂我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她知書達理,不會讓我陷入兩難的境地!她不會這麼咄咄逼人,所以……你背後的神秘人是誰?若你說出來,我可以饒你一命!"

虹樂見狀也不再繼續裝下去了,露出了一抹悲涼的笑:"我只想知道,你們是怎麼發現我的身份的?我明明偽裝得那麼好,沒理由……"

我說道:"你沒必要知道,快說,你背後的神秘人是誰?!"其實我懷疑是天帝,但許多點又合不上,只有虹樂是天帝弄來地府的這一點,所以我需要她的證實.

虹樂顫抖著手抓住了祈佑的手腕:"祈佑,你也只是想知道神秘人是誰,沒有……其他嗎?你對我……"她話還沒說完,就被祈佑打斷了:"沒錯,我想知道的就只有你背後的神秘人究竟是誰!說,不然殺了你!"

虹樂眼底掠過了一抹黯然,沒能逃過我的眼睛,她依舊笑著:"那殺了我吧,我不會說的."

祈佑遲遲沒有下手,我看得出來,他很矛盾,很糾結.不管怎麼說,虹樂跟他關系都很不錯,現在突然的情勢轉變,如果他果斷的對虹樂下手,我反而會覺得他缺乏了人情味.

"白淼!把這個女人帶下去!撬開她的嘴,把該問的都問出來!"

祈佑說完隱忍著怒火松開了手,白淼從門外進來,將虹樂押了下去.虹樂一身赤紅色的嫁衣那麼刺眼,現在充滿了嘲諷的味道,各路該來的人都來了,都等著這場婚禮的盛宴,只可惜,東窗事發……

"我去跟他們說吧,婚禮沒辦法進行了……"這種事情其實等于是丑事,讓人家看了笑話,特別是李天王那類人,免不了又要被他們嘲諷一番.

祈佑淡淡的說道:"不用了,隨便找個人頂替虹樂,一樣的,無所謂了,不想讓人看了笑話."

我被他的話驚得不行:"這怎麼可以呢?這種事情,我甯願丟些面子,也不能讓你這麼一輩子."

他倒是看得開:"我說過了,無所謂,我是煞星命格,你不是很清楚嗎?想要人生完美,是不可能的,就這麼辦吧."

我上哪兒給他找個人頂替虹樂?我不覺得他是煞星命格就怎麼了,他這麼想是不對的.至少目前看來他的命格沒有對他造成太大的影響,要是在這時候他自己內心崩塌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我還想勸他,他卻轉身朝門口走去:"人你挑吧,我相信你.",

我無奈,讓我挑,我挑的,他不喜歡怎麼辦?我覺得現在還是先把這件事情隱瞞過去,臨時找個人頂替是可以的,下一步要怎麼做再商量.

放眼望去,地府合適的人還真是少之又少,又是趕時間,我有些著急.頂替虹樂的人一定要是我信得過的,安甯肯定不行,人家還沒成過婚,她喜歡冥荼.想來想去,我只好把'罪惡之手’伸向了白無常,這是信得過的唯一的人選了.這件事情不能透露出去,眼前是要應付那一幫賓客.

我讓人把白無常找了過來,黑白無常兩兄妹向來寸步不離,黑無常自然也跟來了.我就想著吧,白無常要頂替虹樂,黑無常那邊瞞著也不太好,就跟他們兩人一起商量吧.只是暫時應付眼前的難關,以後咱們誰都不說,又有誰知道?等虹樂那邊結果出來,那時候兜不住了再說.

黑白無常一聽我說要白無常頂替虹樂跟祈佑成婚,兩人都愣住了,我把這里面的無奈之處說了出來,就算他們不同意也沒有關系,這種事情,對一個思想比較報仇的姑娘來說,一般是沒辦法接受的.

讓我沒想到的是,他們兄妹倆對望一眼竟然雙雙跪倒在了我腳下,我無奈:"沒有關系的,我說過了,不答應也沒關系,我能理解……"

白無常搖了搖頭說道:"閻君為救我們兄妹而死,為此我們一直心懷愧疚,無以回報,這等小時,就交給屬下吧!"

黑無常也說道:"閻君是個好人,我們兄妹的命沒他的命值錢,多謝娘娘成全!"

我懸著的心落了地,他們想得開就好,不過死鬼閻王可沒死,不知道他們以後知道真相會不會怎麼樣……

我清了清嗓子說道:"行吧,那就這麼著,沒時間了,來,白無常,我幫你梳妝."

白無常坐在梳妝鏡前任我擺布,黑無常則去尋合適的嫁衣,這事兒瞞不過太白,虹樂的嫁衣是他送來的,他當然看得出來,所以我也就不打算瞞他了.我不想白無常穿著虹樂身上的嫁衣,那嫁衣是虹樂的,我這麼做的話有點過分.

白無常平時臉上化得太白,看起來很怪異,也看不出原本的容貌來.等把她臉上的妝容都卸下來,我才徹底的看清她長什麼樣子,算不得驚豔,沒有虹樂那樣恬靜不失妖嬈的美,卻也有水靈的眼,不點自紅的唇,算不上國色天香,起碼也是小家碧玉.

時間總算趕上了,當看著祈佑跟白無常連著紅綢走進閻王殿的時候,我特意看了眼太白,太白恰好也在看我,他的眼里沒有詢問,十分清明.

在龍椅旁多加了一把椅子,我的身份要上坐,但不能做龍椅,我又不是閻王……

我坐在龍椅旁的椅子上,整場婚禮我都心不在焉的,還好過程並不那麼繁雜,原本虹樂過門之後究竟該是王妃,沒有這個頭銜,進門也不會這麼大張旗鼓的.

返回:鬼王妻
上篇:第377章:戲里戲外(1)
下篇:第379章:戲里戲外(3)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