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鬼王妻
第377章:戲里戲外(1)

g,更新快,無彈窗,!

第377章:戲里戲外(1)

我的情緒有些激動,一時間的大起大落讓我備受打擊,我以為祈佑的婚禮會很順利,我以為……這是他唯一一次,最後一次……我以為!他尋覓到了摯愛!

我心里的憤怒是多一些的,我現在什麼都不去想,當看見羽毛上的幾行字的時候,我一度不敢相信,虹樂在這里這段時間,表現得幾乎毫無破綻,要不是她跟我提起過她的原型是花,她是花修煉成型,我可能還會半信半疑,但現在,事實證明,她就是那個使用暗器的神秘女人,跟之前的神秘人有著莫大的關聯.她殺了李存風的徒弟,讓他即將說出口的秘密沒能說出來.

虹樂自身就帶著香氣,她有意的用其他香掩蓋自身的味道,不是為了隱藏是為了什麼?

"我的原型的確是梅花,可是那又能說明什麼?你覺得我用其他香是為了隱藏?我不過只是單純的喜歡罷了.空口無憑,你憑什麼這麼指證我?還在我跟祈佑的大婚之日,就不怕他難過嗎?"虹樂並不承認,掙開了我的手皺著眉頭說道.

我心沉了下來:"我沒說那個神秘女人也是梅花修成型……你怎麼就知道了?還不承認?與其讓祈佑蒙在鼓里以後難過,還不如趁現在沒鑄成大錯之前了結!"

虹樂眼底掠過了一抹戲謔:"我是從祈佑口中得知那個女人用的暗器上雕刻著梅花,那個女人的原型也是梅花,這我也是聽說的,你知道的,祈佑怎麼會隱瞞我?所以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是你太疑神疑鬼了,可能最近發生的事情比較多,你變得太敏感,連身邊的人都懷疑,我不怪你.我不知道什麼神秘人,別再糾纏了,別誤了時辰.不然你先回去歇息吧,這里我自己來就好."

我當然不會善罷甘休:"好啊,你既然說你不是,那就讓我看看,你跟那個女人使用的元氣氣息是不是一樣的!"說完我一掌打向了她,她只是閃身躲開,並沒有跟我動手.

"梵音!夠了!我不想在這里跟你動手,今日之後,你就是長輩,這樣成何體統?如果我做錯了什麼,任你懲罰,但是別把無須有的罪名加在我身上!"她似乎也有些動怒了.

我不相信,我打心里還是相信我師父的,所以我認定那羽毛上的字透露的信息是真實的.不管為什麼我師父會突然離開,他沒做過什麼對我不利的事,從頭到尾都沒有,不管他在別人眼里是好是壞,但在我心里,始終都是那個一塵不染的安子玥.

我把虹樂逼到了牆角,我想過,如果真的冤枉了她,我道歉,我承擔後果,只要確定她不是那個神秘女人就行,她若是,我絕對不會放過她,決不允許她禍害祈佑和死鬼閻王.

我再次一掌朝她打了過去,這次她沒能躲開,正中她的胸口.她捂著胸口吐出了一口鮮血:"呵呵……你在害怕?害怕我如果不是你所說的神秘女人,誤殺了我,祈佑會恨你一輩子?不然剛才那一掌你完全可以要了我的命.我不會跟你打的……"

被她看出來了,就算她真的是那個神秘女人,只要她不承認,誰也拿她沒辦法.

我恨得咬牙切齒:"如果你不是,那就證明給我看啊,你不心虛又害怕什麼?只要你證明你是清白的,我道歉,如果不能證明,就算祈佑會恨我一輩子,我也要殺了你,留著後患不是自找麻煩麼?"

她被我說的狠話嚇住了,她可能不確定我會不會真的下殺手了,這種事情就得走極限,不然沒個結果.

她收起了笑容說道:"我說過了,我不是什麼神秘女人,也沒做你說的那些事.你不是要我證明給你看嗎?好,我證明就是……"

既然她要證明,我就給她機會,我退開了些,她掐了個指決,開始凝聚元氣,我全神貫注的看著她的動作,突然,她又吐出了一口鮮血,動作被中斷,她倒在了地上,背靠著牆楚楚可憐的望著我:"你為什麼要這樣?我說了我不是……"

我還沒明白她突然搞什麼鬼,房門突然被人推開了,祈佑站在門口一臉錯愕的看著我.

剛才我太專注了,沒察覺到祈佑的到來,虹樂比我先察覺到,所以她這是在演戲讓祈佑跟我產生矛盾?其實事情很簡單,她只要證明她不是那個神秘女人就行了,但是她偏偏鬧這出,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還用得著去證明?准是她沒錯了.

"祈佑……我不知道她怎麼了,突然就對我動手,今天是我們大喜的日子啊,我要是哪里做錯了,不能過了今天再說嗎?何況我沒做錯……"虹樂頓時雙眼含淚.

跟祈佑一起來的還有白淼,祈佑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白淼,你先在外面守著."

白淼領命,關上了門守在外面.

現在房里就我們三個人,我心跳得厲害,我最怕的就是親人反目……

"怎麼回事?"半晌,祈佑開口問道.

我把我心里懷疑的事說了出來,虹樂立刻開口辯駁:"我說了不是我!祈佑,你也不相信我嗎?我平日里都跟你在一起啊!我要是做了什麼,你會不知道嗎?"

我沒說話,祈佑要是相信虹樂的話,我說再多都沒用.從前他的世界里只有我,現在,還有另一個女人,他的心里肯定是產生了一些變化的,所以我不想去解釋什麼.

祈佑看向了虹樂:"你若不是,直接證明你不是不就行了?為什麼會鬧到這種地步?你平日里是跟我待在一起沒錯,但並不是時時刻刻,你完全有時間去做別的.要讓我相信,你證明給我看."

我送了口氣,他還是比較理智的.

虹樂楞了一下,隨後從地上爬了起來:"呵,證明?既然你不相信我,那也就不用什麼證明了,你們認為是怎樣的就是怎樣的吧,想要殺了我?那動手啊."

返回:鬼王妻
上篇:第376章:羽毛信
下篇:第378章:戲里戲外(2)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