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鬼王妻
第344章:夢

g,更新快,無彈窗,!

第344章:夢

她只不過是碰巧做了一件看似對我有利的事情,竟然拿來跟我談條件,我也是笑了,我要的不是這種方式.她看上去那麼清純可愛的模樣,卻這麼擅長借刀殺人,我還真是佩服.

她現在還死不要臉的說是幫了我一個大忙,一方面邀功,一方面把殺人的責任平分到了我的身上,真是妙.

她做這件事情的初衷也不過是為了獨霸後宮,在她的算計中,我也是要死的其中之一,只是她失算了,我並沒有死,反而活得好好的.

我也不知道她是什麼心理,她知道我沒死還不跑路,真的以為我不敢拿她怎麼樣?就算這麼多雙眼睛看著我,我想做的,也會去做,他們能把我怎麼樣?

"那是你做的,跟我沒關系啊,你把這個事實說出來,我完全有理由弄死你,還指望我給你留一條生路?呵呵……"

我這話剛一說出口,她就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多麼的愚蠢,這分明就是自己找死.

她不動聲色的朝後退了幾步:"梵音,閻君不在了,你就如此對我?就不怕別人說你謀權?"

不用謀權地府也是我的了,我還用得著謀權?我懶得跟她廢話,真是讓人無語至極,她這樣的,在電視劇里活不過兩集,沒那麼好的腦子還學人玩心計.

"給你指一條明路,轉世去吧,不然別怪我不客氣."說完我就轉身離開了.

這對她來說算是最仁慈的了,來世就再也沒有今生的苦楚,再也記不起今生的痛……

她還算聰明,第二天我就聽白淼說藍靈主動提出要轉世了.

表面上一切又恢複了正常,但是……誰都明白,現在跟從前不一樣了.

小祈佑最近個子長得特別的快,已經脫離了當初那個奶娃娃的形象,站在我跟前,頭頂已經能到我胸口的高度了.

他越長大,我越難過,他跟死鬼閻王長得那麼的神似,一個皺眉的小動作,或者一個不經意的輕笑,都會讓我心狠狠地揪著痛一次.

每次等難受完了,我又開始後悔,我不該把情緒帶到小祈佑的身上,死鬼閻王已經回不來了,死鬼閻王和小祈佑並不是同一個人,我不能每次在看到小祈佑的時候都想起死鬼閻王,然後控制不住的去難受……

那件事情必須成為過去,我們還有未來,不能活在過去,畢竟誰都不能在過去的回憶里游刃有余.

余良和梁逸還有芷蘭等人在那次地府大亂的時候有功,我跟白炙白淼商量過之後決定讓他們願意轉世的轉世,不願意轉世的就留在這里當差,待遇豐厚.好人終將會有好報的,我始終相信這點.

余良和芷蘭選擇了轉世,跟隨他們的那些士兵的魂魄自然也會選擇轉世,我讓白炙白淼去安排,讓他們投個好胎,無大病大災的過一生.梁逸沒走,他還要等一個人,梁云.我讓梁逸在陰間充當臨時的鬼差,幫著守著地府,以防再出亂子,現在地府已經經不起折騰了.

我看不懂天象,也不想去看,我怕看到冥王星已經墜落,只剩下孤單的主神星……

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天帝對死鬼閻王的死表現得那麼的淡漠,一直到現在,他也沒來過地府.

我手里緊緊的拽著那塊別具意義的玉佩,閉著眼想要入睡,我希望睡著了就可以夢見死鬼閻王,現在,夢成了我們之間唯一的連接點.

我總是試圖把心里的悲傷擠出去,但是,從來沒有成功過.

我的指腹摩擦著冰冷的玉佩,閉著眼喃喃自語:"死鬼,你什麼時候回來尼?我覺得……我有些累尼……"

看似現在很平靜,可我總覺得還沒完.李存風沒死,這樣的邪道人還活著,終究不是什麼好事.

目前沒辦法去清理那些漏網之魚,先讓地府先歸于平靜吧,至少先回到之前的軌跡,不能死鬼閻王不在了,我就把地府給他弄得一團糟.

意識逐漸的模糊,我抓著玉佩漸漸入睡,神本不需要睡眠,但我覺得,這是種精神的修複,夢境里充滿了驚喜,可以完成不可能的事,盡管……只是虛假的.

迷迷糊糊中,我感覺到有人在輕撫我的臉.那手掌的力道和撫摸的方式,像極了死鬼閻王給我的感覺.可能是夢吧,我舍不得睜開眼,怕他消失.我抓著他的手,舍不得放開:"你不要走了好不好……?"

"恩……"

一聲淺淺的回應,讓我這段時間內心的空白被填滿了許多,哪怕是假的,哪怕是夢,我也無比的高興.

我在夢里,跟死鬼閻王翻云覆雨,在夢里,不管多麼瘋狂都無所謂不是嗎?我們忘情的纏綿,他的每一個動作都跟從前一樣,他熟知我身體的每一個部位的敏感處,他知道怎樣才能讓我們彼此都抵達快樂的彼岸……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從睡夢中醒來.睜開眼,心里莫名的感到無比的空虛,因為床上,只有我一個人.

果然是夢,不管多麼真實,都只是夢.

"小娘娘,天帝來了,說是找你……"

門外突然響起了白淼的聲音,我楞了一下回應道:"行,我馬上過去……"

我有些納悶天帝怎麼會突然來,之前那段時間那麼緊張他都沒來,現在什麼都好了,他倒是來了.我打算起來穿衣服,然後到閻王殿見天帝,一動身體,我頓時覺得渾身都有些酸痛,特別是下面……

之前的夢難道不是夢嗎?死鬼閻王真的回來了?我是過來人,我當然清楚我現在身體的狀況不只是做夢造成的,一定是真的發生了.我從枕頭下拿出玉佩,玉佩如常,溫度也正常,以前死鬼閻王在里面的時候玉佩會更冷一些.這一發現讓我心情無比的激動,起伏得很厲害,死鬼閻王要是沒回來,那怎麼解釋我睡著的時候發生的事?

我試探的朝著玉佩叫到:"死鬼,你在里面嗎?你一定在的……你在我睡著的時候出來了對不對?那一定不是夢……不是的對不對?你才沒死……你一直都沒離開過……你說話啊……"

返回:鬼王妻
上篇:第343章:你為什麼沒死
下篇:第345章:隱于云中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