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鬼王妻
第329章:到底誰變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329章:到底誰變了

"我說過,我不恨他,只是因為,他不配做三界之主!"

柯從舟還是這句話,我想知道的是他當初為什麼會被打入地獄,也很想知道他跟天帝和我師父還有死鬼閻王之間發生了些什麼,明明曾經關系那麼親密的幾個人,到了現在卻要以命相搏.

突然,畫面里出現了一個我熟悉的身影,曲林,是曲林!

他不是被柯從舟殺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陰間?我注意到了,曲林的膚色有些過度的蒼白,而且眼神很空洞,就像沒有生命的人偶一樣.但是他的身手很矯健,下手又快又狠,這根本不是我認識的那個曲林,但是那張臉,我不會認錯.

再一看,曲林的目標是死鬼閻王,而聶寒,已經退到了比較遠的地方.我看見聶寒的雙手十指在動,他的眼神也定在曲林的身上,我頓時明白了,是他在操控曲林.

傀儡術,我當時腦子里就出現了這三個字.怪不得聶寒善于幫人制作肉體,他不光會制作肉體,還會操控.

曲林已經死了,為什麼還要這樣對他?我有些抓狂的在他胸口拍打著:"你太過分了!為什麼要這樣?!曲林已經死了,他已經死了!就不能讓他好好的安息嗎?"

柯從舟拽住了我的雙手手腕:"你不是不清楚,他的魂魄已經沒了,只剩下一副軀殼而已,毫無意義,反正留著也沒用,本想丟了,聶寒感興趣,我就做個人情送給他了.你現在該擔心的不是閆琮桀嗎?好好看著,他是怎麼死在一個傀儡手上的."

我呆呆的看著水面的畫面,死鬼閻王被聶寒操控的曲林逼到了死角,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了三個惡鬼,一起朝死鬼閻王圍了過去.其他人都沒注意到死鬼閻王那邊,我師父也被纏住了.

我有些崩潰,天帝一定會去的……他不會看著死鬼閻王死的,地府已經快要淪陷了,天帝怎麼可能不管……

突然,一個白色的人影沖向了死鬼閻王,我沒看清楚那是誰,但是與此同時,聶寒迅速的往那個人影追去,一只手操控著曲林,另一只手開始朝那個人影發動攻擊.

等那個人影停下,我才看清楚,是一個看上去三十出頭的中年男人,劍眉明目,看上去挺有氣魄,短發,穿著打扮也是現代化的.但他絕對不是普通人,普通人沒這樣的身手.那個人一邊應付聶寒的攻擊,一邊幫死鬼閻王.

柯從舟嘲諷道:"洪塵,呵,就知道他會去,不過也好,一網打盡,省得留後患."

洪塵?那個人就是洪塵?我頓時覺得有哪里不對勁,聽柯從舟的語氣,洪塵並沒有投靠他,不是他手下的人,那麼為什麼天帝會說洪塵和樊卿都投靠了柯從舟?

要麼是天帝弄錯了,要麼就是……

我不敢想,我最不願意懷疑的就是天帝,他是天帝,三界之主,他不會隨便就冤枉一個人.

"洪塵不是你的人嗎?"我問道.

我想確認一下,至少讓我知道天帝沒有騙我.

柯從舟冷笑:'我是找過他,但他沒有答應,還讓他給跑了.怎麼?你們認為他投靠了我?把他當作敵人?’

我松了口氣,可能就是柯從舟找過洪塵,所以才讓天帝誤會洪塵已經投靠了柯從舟.一定不會是其他的原因,不會的.

洪塵前腳剛到,死老頭兒陳源也到了,他會去地府我不奇怪,畢竟這節骨眼兒上,這些修道的也別想置身事外,柯從舟可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所以選擇正確的戰線還是很重要的.

但是局勢並沒有得到扭轉,因為對方人數實在是太多了,從地獄被放出來的惡鬼哪個不是對死鬼閻王恨之入骨的?那些人本來前世就是窮凶極惡的,不然也不會被打入地獄了,現在被放出來了,他們肯定想推翻死鬼閻王,然後為所欲為,繼續作惡.

我現在只盼著天帝能夠出現,現在只有他能有力挽狂瀾了.

我看得無比的緊張,柯從舟俯首在我耳邊輕語:"難過嗎?閆琮桀就要死了……"

我能清晰的嗅到他身上的味道,但我現在不在意他離我多近,我沒工夫去扭捏,我關心的是現在地府的情況.

他突然身手環住了我的腰,我抓著他的手臂想推開,但是卻無濟于事:"你做什麼?!別太過分了!"

他將我抱得更緊了些:"若不能讓你對我全心全意,那恨我也未嘗不可,至少這樣……你會永遠記得我.我從來都沒做錯,閆琮桀給不了你未來,他跟天帝一樣,不配為閻王.如果說之前我不想殺的人,那就是安子鑰,可能從開始沒有改變的,就只有他,就算他沒跟我站在一起,至少他也沒有跟天帝和閆琮桀站在一起.但現在……他還是選擇了跟我做對,他也變了,那就沒辦法了,都去死吧."

我不明白他的話是什麼意思,可能他就只是覺得沒有跟他想法達成一致並且跟他站在一起的就是敵人,因為這樣,他把曾經的兩個好友逼入了死角.

這種想法是病態的,他現在的做法很瘋狂,他想毀了地府,推翻天帝,無論怎麼看,他才是壞人.

"柯從舟,他們沒有變,變的只是你而已,從一開始就是!"我朝他吼道.

他沉默了,但卻沒有松開我,過了半晌他才說道:"不管你怎麼想我,無論最後我有沒有達到目的,是生是死,我都不後悔.我沒錯."

有的認為什麼就喜歡在錯誤上瞎固執尼?他沒錯,那錯的是誰?是那些無辜的人,是死鬼閻王還是天帝?亦或者是我師父?

我理不清,現在我也沒辦法理清楚,我開始拼命的掙紮,我怕他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來:"你放開我!你就繼續在這里固執吧!放了我小姑姑和樊曉還有安甯!她們又沒得罪你,為什麼要這麼對她們?!"

返回:鬼王妻
上篇:第328章:水中畫
下篇:第330章:太卑鄙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