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鬼王妻
第245章:我什麼都不知道

g,更新快,無彈窗,!

第245章:我什麼都不知道

李子瑜的反應這麼大,倒是讓我吃驚了一把.眼鏡男臉色也變得煞白,再加上之前小鬼孩兒說的話,李子瑜殺了她,怎麼會是李子悅殺了她呢?

"我要怎麼心平氣和?我的尸首從枯井里被找到的時候都爛掉了,我不甘心,我要李子瑜一命抵一命!"小鬼孩兒尖著嗓子叫到.

李言承伸手在空氣中畫了幾筆,別人看不見,但我看得見,他畫的是鎮鬼符.小鬼孩兒見狀身形一閃就不見了,完全不跟李言承對著干,只是看似氣勢洶洶.

李言承也沒去追,淡定得很.我就奇了怪了,這一次解決掉,省得麻煩不是麼?干啥不追?

"你們先說說怎麼回事兒吧,那孩子叫子萱是吧?解鈴還須系鈴人."李言承淡淡的說道.

眼鏡男把李子瑜扶了起來:"你們剛才在跟子萱說話?那真的是……子萱嗎?她還在這里?"李言承搖頭:"已經離開了,不過她不會善罷甘休的,你們得把發生過什麼事兒告訴我,不然不好解決."

李子瑜在一旁坐了下來沒吭聲,眼鏡男也是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子萱是我女兒,比子瑜大兩歲.但是,在子萱八歲的時候,一次去外地的景區游玩,子萱不見了.我們也報案了,都以為是景區人太多,孩子走丟了,或者被人販子拐跑了……"

說到這里,眼鏡男停頓了一下,看了看李子瑜:"那時候子萱是跟子瑜一起去玩然後走丟的,我跟孩子媽也問過子瑜,沒問出個什麼來.後來我們也只有回家等消息,過了大概十天左右,警局打電話來了,說……我女兒找到了.孩子已經死了,就在我們當時去的景區的一口枯井里,那口枯井比較偏僻,也不知道孩子怎麼到那里去的……"

眼鏡男摘下了眼鏡,已經有些哽咽:"我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我也一直在想孩子臨死前究竟經曆了什麼……那時候是夏天啊,尸身早就爛得不成樣子了,要不是臭味飄出來了,不知道多久才會被人發現."

看著眼鏡男的眼淚,我覺得挺揪心的,能讓一個大男人哭得這麼自然的,一定就是傷心事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傷心事.以前我總覺得男人哭挺沒出息的,現在我並沒有覺得反感.

所有人都沉默了,過了大約兩分鍾,眼鏡男才又說道:"我女兒回來是要做什麼?她生前家里沒虧待過她,她死了之後也沒虧待過,她都已經……還回來做什麼呢?"

我試探的說道:"不然問問你兒子?"

眼鏡男楞了一下看向了一旁的李子瑜.李子瑜雙手緊握,有些發抖:"問我……問我做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

我看他的樣子就知道有鬼:"不知道?既然不知道,那為什麼你姐姐要一直跟著你?還說是你殺了她?"

李子瑜猛地站起了身:"不是我!你們不要胡說,跟我沒關系!十年前的事情,誰還記得清楚?那時候我才六歲,我連我曾經有個姐姐都已經幾乎忘了,那時候我才六歲,怎麼殺她?"

我接話:"枯井邊,伸手一推不就行了?井那麼深,還摔不死個孩子?就算沒摔死,困在里面也餓死了."

李子瑜半晌說不出來話,眼鏡男突然說道:"這事兒……子瑜,究竟是怎樣的?你要是不說出來,要你姐姐纏你一輩子嗎?我只有你這麼個兒子了,不想到了這把歲數還一個子女都沒有,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眼鏡男是怕我冤枉了他兒子,但是話是從他女兒嘴里說出來的,一個鬼這麼深的怨氣,而且還是個小孩子,十年了,也該有個交代了.

李子瑜一口咬定:"我不知道……不記得了."

李言承歎了口氣說道:"這樣的話,就等著你姐姐來說吧,今晚時間正好,我把她的魂魄引來."

李子瑜沒說話,起身上樓了.到了晚上快十二點的時候,李言承讓曲林做法招魂,他就坐在一邊看著,也是,有徒弟了,他也可以輕松一下子了,不用什麼事兒都自己上手.

曲林做法看著也一套一套的,擺了香爐,點燃了香,對著香爐鞠了一躬,才開始嘴里念念有詞.

曲林做法很規矩,不像我以前見過的那些神棍一樣,還手舞足蹈的,我比較喜歡曲林這樣比較安靜也不誇張的方式.

時間越來越接近午夜十二點,那李子萱之前跑了,現在會來嗎?因為不確定,我也有些緊張.那個李子瑜就一口咬定自己不記得了,面對我的質問,他也沒過多的辯解,現在只有李子萱最清楚當時的情況了.

十二點零三分的時候,還沒什麼動靜,眼鏡男就在一旁看著,李子瑜在自己房間就沒出來過.

曲林也有點慌了:"師父,好像沒什麼動靜……"

李言承不緊不慢的說道:"她當時跑了,哪會這麼輕易就被你招來?你要學會用強制性的,讓她不得不來,而不是求她來."

曲林點了點頭,拿出了一張符紙,嘴里念念有詞,突然,他手里的符紙燃了起來,符紙焚燒的煙霧漸漸形成了一個人形輪廓,我定睛一看,可不就是那個小鬼孩兒李子萱嗎?

"你們找我來做什麼?你們想讓我魂飛魄散嗎?你們沒有那權利,我還沒殺過人,我沒殺過人,你們沒有資格這樣對我!"李子萱一來就扯著嗓子喊,她的魂魄漸漸的清晰了,手里依舊拽著那個舊舊的布娃娃.

眼鏡男也看到自己女兒的魂魄了,一方面震驚,一方面也害怕,畢竟死了這麼久的人突然又出現了,誰見了不害怕?

李言承走到桌子前對著李子萱的魂魄說道:"我沒說要把你怎麼著啊,只是強制性的把你叫來了而已,當年你是怎麼死的,得說清楚啊,冤有頭債有主,你纏著你弟弟,也得有個正當理由吧?你之前說李子瑜殺了你,說清楚,怎麼回事?"

返回:鬼王妻
上篇:第244章:還有更厲害的
下篇:第246章:你死了我就高興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