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鬼王妻
第242章:自求多福吧

g,更新快,無彈窗,!

第242章:自求多福吧

我說道:"見到了,他去西山找那個什麼……安子玥,好像是安子玥吧?"看來李言承恢複得不錯,能自己下地府了,讓他教我怎麼到陰間去,他卻給了我一塊石頭,也不知道他們這些不借助道具也能去地府的人是怎麼做到的.

"師父在查一個人,那個人好像安子玥認識吧,所以他才去了地府.等師父回來我們就要走了,你跟我們一起嗎?"曲林說道.

我有些發杵:"我跟你們一起干嘛?"在這里的生活雖然無趣,可也安甯.我肚子也漸漸大起來了,天氣漸漸轉暖了,到時候我凸起的小腹一眼就看得出來,我總不能大著肚子跟他們走南闖北的.

曲林好像有些失落:"那好吧……"

中午的時候,李言承就回來了,回來之後就變成李可言了,他們吃過午飯之後就准備走了,走的時候李可言問我:"你不一起走?還真打算在這里窩一輩子?反正你的人生大概也不會太長,你要是想在這里安安甯甯的過完余生,我也就沒話說了."

我白了他一眼:"說人話."

他頓了頓說道:"你不想知道是誰在那兩個倒斗的人子彈上刻的符文嗎?能有能耐誅仙殺鬼主的,你就不好奇是什麼人嗎?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我怎麼覺得你完全不在乎你家閻王的死活呢?"

我又翻了個白眼:"在不在乎又不是你說了算的,依你之見,在子彈上刻符文的是誰?你去找那個什麼安子玥,不就是為了調查那個人嗎?有你去查了,還拉上我做什麼?"

他笑了笑說道:"你該不會以為我是為了閻王去查的吧?"

也對,他怎麼可能為了死鬼閻王去查?死鬼閻王現在的狀態,肯定不會去查的,這事兒我脫不開關系,我猶豫了一會兒說道:"行吧,我一起去,你們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東西."

李可言一副得逞的表情,我在心里翻了無數個白眼,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行李,跟我奶奶說了一聲兒就跟著李可言和曲林走了.

山路上,李可言一路哼著小曲兒,也不知道哼的是什麼調調,不好聽也不難聽.也不知道他出門是不是撿到錢了,這麼開心.

曲林突然問道:'師父,那安子玥是什麼人啊?怎麼會被關在浮屠塔呢?’

浮屠塔?安子玥不是在西山嗎?

我正納悶的時候,李可言說道:"那安子玥是上仙,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為所欲為的人.死在了一個臭道士的手上,我懷疑就是殺死他的那個臭道士在子彈上刻的符文,手法太像了.安子玥這樣的人,天帝反正沒轍,就索性把他的元神關在浮屠塔了."

我問道:"安子玥不是在西山嗎?怎麼又在浮屠塔了?"

李可言一臉嫌棄:"浮屠塔最上一層就叫'西山’,表面看著是塔,里面卻是另一番世界,有封印和結界,一般人出不來,不過安子玥嘛,他要是想出來,誰也攔不住."

看來李可言本身跟李言承已經很接近了,越來越像同一個人,至少他們各自的記憶在慢慢的合並,李言承的記憶,李可言也擁有了.按照這趨勢,過不久李可言也就會變成李言承,到那時候,李可言就不複存在了……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你說一般人出不來,我貌似出來了……我說我去過西山你信不信?"

李可言白了我一眼:"就你?你先告訴我你怎麼進去的,又是怎麼出來的."

我拿出他給我的那塊小石頭晃了晃:"我到了陰間就直接在西山,我那時候都不知道那是浮屠塔里,我在那里遇見了一個人,應該就是安子玥,他問我聽過'到了陰曹地府,莫要上西山’這句話沒有,我當然沒聽過,後來他就把我送出來了.本來我是找他問路,怎麼才能到閻王殿的,他說西山無路可走."

李可言臉色不太好看,氣場頓時變了:"我之前不是告訴過你,你想到陰間的哪個地方,心里就得一直默念著嗎?"

有這麼嚴重?別變成李言承嚇唬我,好像我很怕似的……

我無奈:"我當時就是沒想起來啊,不過又有什麼關系?反正我現在出來了啊."

李言承冷哼:"愚昧!你以為安子玥是什麼人?會隨便幫你?我此次前去,都差點把命丟在那里."

我好像也覺得事態有點嚴重了,我貌似還答應了那個安子玥要答應他一個條件……安子玥真有那麼恐怖嗎?的確有那麼一刹那我覺得他很危險,不過也就是那一念之間而已.

我語氣緩和了些:"真有那麼恐怖?我沒覺得啊,西山君看起來還是個大帥比呢……"

李言承撇下我往前走去:"無可救藥,你活這麼大,人不可貌相這句話都不懂?"

我跟曲林對望了一眼追了上去:"你怎麼就差點把命搭上了?我看你好好的啊."

李言承沒好氣的說道:"三局棋,定生死.我輸一局,斷一只手臂,若三局全輸,就留命在那里,若我贏一局,就可以問他一個問題.要是我贏兩局,就可以全身而退.我總共就問了他兩個問題,還斷了一只手臂,雖然接上了,但你知道那種痛嗎?不只是肉體斷臂,魂魄也一起,你當真以為他是吃素的?"

我聽得一愣一愣的,我都不敢直接叫安子玥名字了,西山君這個稱呼挺好的……

"那……你不是比他厲害嗎?不然現在也不能好好的站在這里了.其實……我比較擔心我自己,因為我答應了他一個條件,雖然現在他還沒說要讓我做什麼,但我總覺得……我很危險……"

李言承回頭瞪了我一眼:"自求多福吧,自己作死,誰攔得住?"

我無言以對,早知道西山君那麼恐怖,我就不作死了.誰知道我偏偏到了浮屠塔的最頂層?還以為就是陰間的山上呢,明明都看得見下面的城鎮,沒想到竟然是字浮屠塔里.也對,陰間哪有什麼云霞?也只有浮屠塔里的另一番世界里才有.

返回:鬼王妻
上篇:第241章:回來就回來了唄
下篇:第243章:鬼孩兒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