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鬼王妻
第六十九章 厲鬼挖心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九章厲鬼挖心

我再次想到了鬼打牆,只是跟之前鬼打牆的感覺又不太一樣.我感覺我就像是在原地踏步,看著在走,其實一步都沒邁出去.

我怕我爸出什麼事,開始加快腳步奔跑了起來.突然覺得腳下一空,周圍的景物一個轉換,我竟然發現我已經不在橋上了,而是跟橋面高度平行的空中,腳下就是奔騰的河水.

我伸手想抓住橋上的護欄,但是只是指尖碰到了一下,我的身體迅速的往河面墜去.

那鬼一定是迷了我的眼,讓我自己跳河自殺,但是讓我覺得奇怪的是,護欄為什麼沒有形成障礙?我難道還能直接穿越過橋上的護欄?

來不及想太多,耳邊水花飛濺,我整個人都侵入了水里.我根本不會游泳,但是求生的本能讓我撲騰著往水面探出頭.腳下突然被什麼東西絆住,一股力量將我往下扯去.我憋著一口氣,恐懼感包裹了我的全身,我腳似乎踢到了一個東西,頭皮有些發麻,這是水鬼嗎?

據說有淹死的人不能轉世,必須找個替死鬼,也就是害死一個人,讓後他才能轉世.這家伙難道想把我當替死鬼嗎?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逃出褲兜里早已經濕透的符紙彎下腰朝抓住我腳踝的東西貼去.與此同時,我愣了一下,三爺爺說過,只要身上帶著辟邪符,不乾淨的東西就近不了身,可是這家伙現在不正抓著我的腳踝嗎?難道是符紙沾水之後就沒用了嗎?

還沒把符紙貼在那家伙身上,我就覺得大腦缺氧整個人連掙紮的力氣都沒了,我的身體被扯著往河底沉去,最失去意識的前一秒,我還在想那個出現在我QQ上的人是誰,為什麼他要讓我來這里?一開始他的目標就不是我爸,而是我嗎?

……

我本來以為我死定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睜開了眼睛,看到的就是灰蒙蒙的天空.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我到了陰曹地府,我見過那里的天空,跟這里很像……

"醒啦?你來這里做什麼?要不是我來得及時,你的尸體說不定都被魚給吃掉了."

李可言的聲音響起,我猛地坐起了身,他就坐在我旁邊,我我們就在橋下的橋洞里,並沒有在地府.

"你救了我?我爸呢?"我急忙問道.

他側過臉看著我說道:"你爸,你爸回家了吧,我給你家里打過電話了,不然他們這會兒都已經報警了.你什麼毛病要半夜到這里來?普通人沒事兒,你渾身陰氣,最引那些妖魔鬼怪的了,長點心把你."

我有些失落,為什麼救我的不是死鬼閻王?

他跟人精似的,看出來我在想什麼,酸溜溜的說道:"你在想為什麼救你的不是你家夫君吧?得了,早知道你這麼想,我就不救你了.等你的魂兒飄在這河水里,被閻王撈回去."

他對我身上發生的事情似乎知道得很清楚,我和三爺爺都沒很認真的跟他說過這些事情,但是他卻什麼都知道的樣子.我不懷疑他是用什麼手段知道的,他貌似很會算,就跟我三爺爺時常掐手指一樣.

我白了他一眼說道:"我謝謝你救我還不行嗎?你好像跟死鬼閻王認識,你也不叫李可言吧?你應該叫李言承.我上次聽他叫你名字了.為什麼騙我?好歹你也在我家吃住幾天,不厚道."

他笑了笑說道:"你得了吧,他說什麼你就信什麼?我就叫李可言,不叫什麼李言承,我還奇怪他怎麼就跟我裝熟呢."

我覺得不對勁,當時我感覺上就是覺得他們老早就認識,話語間也是互嗆的多:"你別騙我了,你明明也跟他很熟的樣子,你還叫他名字了.你還說他就是什麼做事不考慮後果的人."

他好像很無奈的樣子:"我這麼跟你說吧,我之所以知道他叫什麼名字,那是因為做我們這行的都跟死人打交道,雖然一般人不會叫閻王本名,但並不代表都不知道.我隨隨便便問個從地府逃出來的小鬼或者賄賂一下陰差不就知道了?而且我還會算呢.還有,我說他是做事不計後果的人,是因為我以前聽我一個教我道法的師父說過關于一些地府的事,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肯定相信我師父啊,我對這閻王的行為也是不贊同的.總而言之,我不是他說的什麼李言承,我就是我,我也跟他不熟.反正我又不怕他殺我,堂堂鬼主閻王,還會對我們這些幫著地府收拾游魂野鬼又不圖回報的人不利嗎?這世上地府抓不過來的鬼魂多了去了,我們做這行的是在幫他積德."

聽他這麼說,我又覺得沒哪里不對勁,他這個人就是這樣,有些事情你不問他,他就不會跟你解釋,就算問了,他也不一定告訴你.

但我還是覺得死鬼閻王好像跟他很熟的樣子……要是李可言不是李言承,那死鬼閻王干嘛要那樣叫他?算了,這些事情我也懶得去想了,我小命保住了就很高興了.

過了一會兒,我看了看天空泛起的魚肚白,問他:"符紙沾水就沒用了嗎?我記得我好像是遇到鬼打牆了,莫名其妙的落水,被什麼東西抓住了腳往水里扯,那是水鬼嗎?我身上明明帶了符紙,竟然沒用……"

他嘖嘖道:"就你畫符的那點本事,沒沾水也沒用吧?不是……誰說沾水就沒用了?你還是好好練練吧,沒兩把刷子就別半夜出門給人找麻煩了.最近這里有厲鬼鬧騰,看新聞了嗎?一家四口都被挖了心,那鬼跟人家多大仇啊.我要不是查這件事經過這里順便救了你,你早就掛了.就因為你,耽誤了我一晚上的時間,害我什麼都沒查到."

我愣了一下,我知道這個新聞,一家四口被挖了心髒是鬼做的嗎?也是,我聽說過割喉殺人,肢解等等殺人手段,還沒聽說過有人結怨報仇挖心的.當時看了新聞沒覺得咋地,現在想想覺得有點惡心……

返回:鬼王妻
上篇:第六十八章 奇怪的威脅
下篇:第七十章 撒謊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