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鬼王妻
第四十四章 你在跟誰說話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四章你在跟誰說話

多的我媽也沒再問,只是讓我早點休息,明天好去上課.

我吃完了飯就回到了房間,趴在床上把玩著脖子上的玉佩,在老家發生的一切讓我想起來覺得又驚奇又害怕,恐怕像我這樣年紀的人,沒幾個的人生經曆有這麼'豐富多彩’的.

"小娘娘?"

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響起,我翻身爬起來,白無常正站在床邊看著我.

我問道:"干嘛?你怎麼來了?你沒事吧?上次看你受傷了……"

白無常笑嘻嘻的說道:"沒事沒事,多謝小娘娘掛念,休養了幾天夠了.可否讓我請閻君出來?地府文案堆積成山,閻君不在,無人打理,這……"

我取下了玉佩在她眼前晃著:"據說在這里面呢,你隨意."

白無常立刻一本正經的單膝跪下雙手抱拳的說道:"白無常求見閻君!"

我被嚇得一愣一愣的,對著個玉佩要這麼正兒八經的麼?

一道從玉佩里鑽了出來,眨眼的功夫就變成了死鬼閻王.在手下人面前他還是挺靠譜的,不,是挺會擺譜,戴著面具負手冷冰冰的說道:"什麼事?"

白無常似乎有些怕死鬼閻王,低聲說道:"地府……地府文案已經堆了許多,您不在,無人打理……"

死鬼閻王很隨意的說了句:"讓白淼跟白炙去做,本王三年之內回不了地府."

白無常立刻說道:"是!屬下這就回去告知兩位判官."

死鬼閻王很霸氣的揮了揮手,白無常就離開了.原來那個紅衣服的判官叫白炙,白紙嗎?

我趴在床上看著死鬼閻王說道:"你杵著干嘛?回玉佩里啊,我要睡覺了,明天還要上課."

他斜眼掃了我一眼說道:"玉佩里是修行的地方,可不是歇息的地方,騰個地兒給我."

我鼓著腮幫子看著他,堅決反對他跟我同床,他剛才貌似說三年內都不回地府了,難道讓我跟他用這種模式同居?不不不,那樣我會崩潰的.他見我不懂,雙手環抱在胸前打量著我:"怎麼?難不成要我睡你身上?也不是不行……"

我立刻挪了個位置給他,我自己就睡在床邊,好漢不吃眼前虧,誰讓他是閻王,我一個人類拿什麼跟他拽?

我媽的聲音突然在門外響起:"音音?你在跟誰說話?"

她的聲音透著擔心,估計是那幾天在老家被鬼神什麼的搞得神神叨叨的了,以為我又撞鬼了.我急忙說道:"我在背英語單詞,吵到你了嗎?那我先睡覺了,你也睡吧!"

我媽答應了一聲就走了,虛驚一場……

死鬼閻王占了我三分之二的床,我連可憐的三分之一都沒占到……我關了燈側著身子閉上眼准備睡覺,他卻又開始折騰了,神出鬼沒的就到了我身後,貼著我的背摟住了我的腰.

我裝死不動,不敢做出一點反應,要是連我睡著了他都要做那種事,我就鄙視他一輩子……

"別裝死."他呼出的氣息灑在了我的耳畔.

我知道裝不下去了,但我還是裝傻的問他:"干嘛?大晚上不睡覺,你是夜貓子嗎?"

他手移到了我的臉上,輕撫著我的側臉:"睡不著,這里沒閻王殿睡著舒坦."

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沒求你住這里!

我抓著他的手放到了一邊:"那你就別睡啊,我家窮,就這麼點地界兒,床也不夠大不夠軟.你睡不著自己慢慢數羊吧,我明天要上課,別弄得我也睡不著."

他有些不屑的說道:"女人家學那麼多東西作甚?"

我樂了,感情他骨子里還是封建思想,女子無才便是德.我轉過身看著他說道:"咱們現代的女人,不,幾歲的女娃娃都得上學,男女平等,知道不?我只有考上了好的大學,以後找到好的工作,有出息了,才能讓家人過得好一些.我不是你,堂堂閻王,不愁吃喝,啥也不愁,我窮得就剩下這條命了."

我說的這些都是真心話,我也必須照著那麼去努力.

死鬼閻王破天荒的沒反駁我,只是將我攬進了懷里:"睡吧."

我一開始有點不適應,但是一涼快了,就覺得舒服了.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一覺就睡到了大天亮.

死鬼閻王沒在床上了,應該是回玉佩里了.我起床戴著玉佩洗漱完畢換了衣服急匆匆的出門,我媽讓我吃了早飯再出去,我沒吃,大清早的沒什麼胃口.

到了學校,一切早已經恢複了平靜,之前赫源的死和看門老頭兒的死引起的風波已經過去了.

第一節課是語文課,竟然一上來就是考試,雖然不是高考,但我也很緊張,回老家這些天書都沒翻,這不是要我老命麼?

試卷發下來,語文老師就走到了我旁邊:"你媽說你生病了,現在好了吧?這次考不好也不要緊張,還有時間加緊複習."

我差點感動得哭了好嗎?語文老師雖然是個三十六歲的中年婦女,但是身材挺好,這點不得不承認,她上課的時候總喜歡穿職業裝,跟白領似的.胸前的風景私底下被那些男生議論過好多次,說什麼語文老師胸大屁股翹,看了就把持不住……

反正每次聽到那些男生議論,我就覺得他們特別猥瑣,我們班的語文老師叫趙蓉,除了身材好,長得也挺標致的,三十六了,臉上並沒有皺紋什麼的,保養得不錯.頭發燙的卷發,平時都挽著的,總之看起來很有風韻就對了.

我對她印象還是挺好的,加上平時我在班里成績也算好的,所以她對我說話從來都是細聲細氣的,不像對那些成績差的男生一樣,十分大聲的訓斥.

我忙不迭的點頭說道:"我身體好了,沒事了,我會努力考好的……"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就走了,我松了口氣,有點埋怨我媽找了個生病的理由給我請假,能盼點我好麼?

我埋頭做題,晃眼看見窗戶外面'站’著個人,那不是……白淼嗎?我有些心虛,看了看四周,沒人注意他我才放下心來,一般人應該是看不見他的.

返回:鬼王妻
上篇:第四十三章 打是親罵是愛
下篇:第四十五章 本王要她三更死,她便活不過五更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