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鬼王妻
第二十九章 又見無常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十九章又見無常

我三爺爺擺了張桌子設了香鼎開始做法,他穿著道士服的樣子總恩那個讓我眼前一亮,那種莊嚴的氣氛,讓人不自覺的去相信他.

我就在三爺爺旁邊給他打下手,他讓我做什麼我就幫著做點什麼,整場法事我都很認真的觀察著.我見過許多騙子道士,只會顧弄玄虛,我三爺爺就不一樣,手里的桃木劍很輕松的挑起一張符紙,等他念完咒語,符紙也會突然燃燒殆盡.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三爺爺做完一整場的法事,心里對他的敬佩更加的如洪水泛濫了,以前我奶奶都不讓我看這些的,小孩子一般都要回避,今天終于有機會親眼目睹.

做完了法事之後,我三爺爺說完事兒了.洪老七的媳婦走到我三爺爺跟前,偷偷的往我三爺爺手里塞東西.我看清楚了,是錢.

我三爺爺沒要,只說了句:"這是我們樊家欠你們家的,洪老七的事兒對不住了,你一個女人家也不容易,兩位老人喪事的錢我出,也不要你拿什麼錢."

洪老七的媳婦聽我三爺爺說完哭得更厲害了,我三爺爺歎了口氣帶著我回家了.

我還以為三爺爺會在這里多呆一會兒的,路上我問他:"兩位老人不是自然死的吧?也不是疾病."

我三爺爺側過眼看著我問道:"你咋知道的?"他並沒有表現得意外和吃驚,顯然只是在考驗我的洞察能力.

我想了想說道:"你掀開白布看尸體的時候,臉色變了.要是正常死亡的話,你不會有那種表情.而且剛才你做法事的時候,驅邪鎮鬼符用得最多."我最熟悉的就是驅邪鎮鬼符了,那符紙上花上的字體形狀比較好分辨,小時候我就有點印象,現在經三爺爺跟我講了講,就清晰的記得了.

三爺爺無奈的笑著說道:"你要是個男娃娃多好,咱們樊家到了你這一輩,就沒出一個我這樣的人,這飯碗怕是要丟了.你是個做'陰陽師’的料子,只可惜是個女娃.你還嫁給了閻王爺,肚子里有陰胎,這行你做不得,教你個皮毛也就罷了."

我不樂意了:"女娃咋了?我也可以啊!我奶奶不也會嗎?她懂得也好多.嫁給了閻王又咋了?我又不是死人,我還活著呢.那些鬼不是說我身上陰氣重嗎?我學了這個還可以自保."

三爺爺走著走著突然停了下來,我晃眼一看,黑白無常竟然就站在離我們不遠處.我覺得我這雙眼睛真的是越來越邪乎了,說不定就是因為陰氣太重,不用開什麼天眼就看得見這些東西.

我三爺爺顯然只是感覺到了,但沒有看見.他又像之前那樣嘀咕著我聽不懂的咒語,然後手指在眼睛上抹了一把.他開天眼用不著借助符紙什麼的,這點我最佩服了.

黑白無常就站在那里也不動,他們臉上都塗著厚厚的粉塵,一黑一白的,壓根看不太清楚表情.以前覺得黑白無常都是男的,直到上次遇見我才知道,黑白無常是兄妹.白無常光看身段兒還是挺好的,前凸後翹,黑無常不看那張黑臉的話,還是個美男子.

三爺爺看見了他們之後才繼續往前走去,只是從隨身的布包里拿了兩張符紙出來,遞了一張給我:"拿著符紙低著頭走過去,別看他們.估計是來勾魂兒的,洪老七家不是剛死了兩個麼……"

我不敢怠慢,拿著符紙垂著頭跟著他一起往前走.在經過黑白無常身邊的時候,白無常突然用尖細的聲音說道:"小娘娘,為何這麼不待見咱們啊?可是上回嚇著你了?"

我愣了愣,三爺爺沒知會我,我就不敢出聲.我突然不曉得手里的符紙有啥用了,又不能隱身……

我和三爺爺繼續往前走著,我發現黑白無常就在我身後跟著.天氣本來很熱,但是黑白無常在我身邊,我硬是沒感覺到燥熱,只是沒過一會兒我就覺得衣服被冷汗濕透了,被嚇的……媽的這太嚇人了!兩個勾魂兒的就在後面跟著我,難不成我陽壽盡了?

三爺爺沒說話,依舊走在前面,但我受不了了,停下來問道:"請問兩位,我陽壽盡了嗎?你們來勾我魂兒的?"我的聲音是帶著顫音的,足以表明我有多害怕了.

黑無常急忙說道:"不不不,小娘娘,是閻君讓我兄妹來護你周全的!"

我三爺爺一聽也停了下來:"之前不是來了個陰差嗎?"

白無常掐著蘭花指晃著水蛇腰說道:"哎喲~那個家伙啊,因為貪杯醉得一塌糊塗,竟然怠慢了保護小娘娘的事兒,恰好閻君心情不好,被閻君送進第十八層的煉獄了,就是不曉得他能不能遭受完十八般酷刑再好好的出來……"

我一驚:"什麼?我讓他回去的啊.我看他喝得醉醺醺的,留下也沒啥用,何況我又沒事,心情不好就這麼折騰人?閻王了不起啊?把鬼不當鬼啊?!我不需要他管,我死我活都不要他管,你們也回去吧,讓他別再派人來了.要是他真的不想我死的話,干嘛不自己來?派兩個人來就算有誠意了?這是他自己該做的事兒,讓別人做,沒做好還得小命不保,憑啥?你們趕緊回去讓他把那個陰差放了,不然我就……我就……他想要的東西我就毀了!"

黑白無常下巴都快掉下來了,白無常悻悻的說道:"小娘娘……不是吧?閻君的命令,我們不敢違抗啊……更別說讓他放了那個陰差了.您就當是可憐可憐我們兄妹吧,上次因為那老太的魂兒耽擱了太久才找到,本來咱們該下十八層煉獄的,閻君開恩,讓咱們來保護您,現在咱們要是回去的話,會魂飛魄散的!"

我是個軟包子,看著有氣勢,實際上在死鬼閻王面前大氣都不敢出.我只是覺得他太過份了,看心情做事的話,跟暴君有什麼區別?動不動就把自己手下的人送到十八層的煉獄,聽起來那種地方進去了之後不容易活著出來……人死了剩下鬼混,鬼死了,可就什麼也沒剩了……

返回:鬼王妻
上篇:第二十八章 碎玉
下篇:第三十章 嘴上沒毛,辦事不牢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