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鬼王妻
第五章 看門老頭兒慘死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章看門老頭兒慘死

媽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你爺爺……昨晚去世了.雖然我恨樊家的人,但是老爺子一輩子是個只做事不說話的人,沒人能說他的不好,現在他走了,我跟你爸必須得回去."

我整個人呆若木雞,爺爺死了?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我們家祖上的男丁都是'陰陽先生’,反正被後人傳得很邪乎,抓鬼看風水那叫一個絕.後來我們家從事這行的並不多了,比如我爺爺,他那一代加他一共三個兄弟,沒有姐妹,我爺爺排行老二,大爺爺是個木匠,專給人做棺材,三爺爺是做'先生’的,爺爺就是個踏踏實實的莊稼漢.

他一生都沉默寡言,整天早上出門忙到天黑,仿佛一點都不知道疲倦一般,那雙粗糙,被太陽曬得黝黑的手在我小時候還那麼溫柔的抱過我……

正因為他的沉默寡言,才突出了我'奶奶’的厲害,家里的大小事務都是我奶奶決定的,當然,關系到整個樊家的事,她會去找三爺爺商量,我奶奶似乎也懂一點'邪門歪道’的東西.'邪門歪道’是從我媽口中形容出來的,實際上我奶奶也懂一點風水之類的.

我爺爺是村子里的老好人,對我也十分的好.並沒有因為我是個女兒,長大後要嫁給'陰人’而對我有所看法,他總是什麼好吃的都給我,即使什麼話也不說,他只會對著我笑,那笑,比陽光溫暖多了.

之前忘了提,我還有個刻薄的三奶奶,也就是三爺爺的妻子,之前我沒提是因為我覺得她對我人生的影響並不那麼大.每當看見爺爺給我塞吃的或者抱著我玩的時候,她總會說:"一個白養的賠錢貨,費這功夫做什麼."我爺爺總會說:"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樊家欠囡囡的,才要對她好點,也只有小時候能享享福了……"每當他說這話的時候,我總能看到他眼里泛起的淚花.

樊家的人對女孩子都不怎麼待見,就是因為注定的陰婚,但我爺爺從來沒有對我不好,所以他去世了,我無論如何也要回去.此刻,我早已經把昨晚那家伙對我說的話拋到了九霄云外,我對媽說道:"我也要跟你們一塊兒回去,大不了今年考不上我再複讀!"

媽有些生氣:"胡鬧什麼?!你就給我好好的呆在這里,好好的念你的書!"

我不依:"別的什麼事我都聽你的,但這次我就是要回去!"

我爸聽見了我和媽的吵嚷聲,走過來問道:"怎麼回事?吵什麼呢?"

我媽把氣都撒在了我爸的身上:"好不容易把她帶出來,還要回去,回那個破村子做什麼?!一個個的,不把命當命,信什麼邪性,還真有鬼不成嗎?考試都不考了是不是?考不上複讀一年不要費錢費時間的嗎?!"

我爸都不敢吭聲,以前在村子里被人笑話跟我爺爺一樣怕老婆.我爸以前就在外面工作,並沒有一直呆在村子里,我媽也在這座小城里上班,所以我小時候才會跟爺爺奶奶住在一起.發生了那件事情之後我媽才把我帶來這里的.

我心里有些委屈:"浪費的錢我會還給你的,時間是我自己的,跟你沒關系!你不供我念書還有我爸,反正我要回去!"

我說的話有些孩子氣,但我的確想回去見爺爺最後一面,至少在他下葬前我要看他最後一眼,我不想留下終身的遺憾.

我媽被我氣得不輕:"早知道就不把你帶出來好啦,讓你被那個瘋老婆子折騰死好了!我怎麼就光生了你這麼個不聽話的女兒."

我爸有些聽不下去我媽這麼罵我奶奶,說道:"什麼瘋老婆子?你講話不會好聽點?小音也是我媽的孫女,還會害她不成?那不是樊家的規矩嘛……"

我媽一聽頓時就炸了,我爸在這時候提起所謂的'規矩’也就是陰婚的事,實在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我媽指著我爸的鼻子就開罵:"規矩就是把你們家的女娃給那個什麼'陰人’做妻子?誰見過'陰人’沒有?知道進洞房的是什麼人不?你就是個慫包,就知道聽你媽的,三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就會招搖撞騙,反正我是不讓我女兒回那里了,大不了這日子不過了,離婚就是了!"

我媽口中的三爺就是我的三爺爺,我媽以前是知書達理的,畢竟是知識分子,我爸也就混了個高中,一直都覺得配不上我媽這樣長得好看又有文化的女人.但這幾年發生的事讓她變得暴躁了許多,在家里我跟爸什麼都聽她的,我也不敢惹她生氣,但這件事讓我怎麼能聽她的?

最後我爸也跟著勸我:"女兒啊,你就留在這里吧,我跟你媽過兩天就回來,留了些錢在家里,你想吃什麼就買,好好准備高考."

我看著我爸也這樣,委屈得關上了房門一個人趴在床上哭,看來我是沒辦法跟著回去的了.

爸媽很快就收拾好踏上了回老家的路,這里離老家也不算特別遠,只是中途要轉兩次車,有些費時間,所以到老家應該要6個小時左右,下車之後還要走一兩個小時的山路,所以這就比較費時間了.

等他們走之後,我才想起昨晚那家伙對我說的事,剛才跟媽吵起來完全忘了,現在想起來有點背脊冒冷汗.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我豈不是應該阻止我爸媽回去?

從小在充滿迷信的環境中受到了渲染,就算我沒有百分百的確信鬼神之說,也至少信了百分之九十了.所以我還是決定去學校看看那個守門的老頭兒有沒有事.

到了學校大門前,我看到幾輛警車,還拉起了警戒線.周圍圍了許多正要上學的學生,現在進不去,都在外面猜疑發生了什麼事.

我看到有警察從老頭兒居住的保安室出來了,還抬了個擔架,上面蒙著白布,白布下依稀能分辨出人型.我渾身都開始顫抖,匍匐在保安室窗台上的那只黑貓慵懶的伸了個懶腰,仿佛發生的一切都跟它沒有關系一樣.

似乎察覺到我在看它,它轉過頭看向了我,張開了嘴巴,露出了尖利的獠牙.

一陣陰風吹過,我怕下意識的朝擔架上的看門老頭兒看去,風撩起了看門老頭兒身上的白布,我看到了他臉上定格的驚恐的表情,還有那長大的嘴……他的舌頭不知道哪里去了,嘴邊還有血跡,我很難想象他是怎麼死的!

返回:鬼王妻
上篇:第四章 肚子里的東西
下篇:第六章 被軋碎的頭顱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