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
第兩千兩百四十四章 真仙之述

“嘿嘿,自廢通?要真是這般就可以擺脫的話,仙界也不會將煉神術一直列為禁術了。看來你並不知道,這門秘術一旦開始修煉,便只能一路向前,半途是不可停止的。以你現在第二層的境界看,若是在萬年內沒有到達煉神術的第三層境界,到時候神識海必定會無法容納如此龐大的神念之力,從而自爆而忘。在此種情形下,你哪怕事先奪舍重修,都沒有絲毫幸存的機會。”男子冷笑一聲,又說出了一件讓韓立心中一沉的事來。

“萬年時間!還好,起碼在下還有些時間來籌劃解救之策的。但第三層……這煉神術不是一共就只有三層嗎?”韓立目光閃動幾下後,長吐了一口氣,反問了一句。

他自然不可能僅憑對方一面之言,就全信剛才的話語,但仍然從中聽出了一些疑惑的事情來。

“三層?誰告訴你,這煉神術只有三層的?哦,貧道明白了。你只得到了煉神術前半篇的修煉之法,並未得到整部修煉法決。整部煉神術,應該是七層境界的。你只修煉成了前兩層,想要活命的話,道友的修煉之路還長著呢!”男子先是一怔,但馬上又有些恍然的說道。

“多謝閣下提點,但不知道閣下可懂的後面幾層的修煉之法!”韓立歎了一聲,忽然又這般問了一句。

“煉神術雖然在仙界稱不上是多珍稀的法決,但也並非一般的大路貨色可比的,外加上仙界對此法決一向不准傳授和交易,外加貧道本身又是巡查使者,所以可惜的很,並不知道後半部的修煉之法。不過道友也無需太著急的,只要你能將第三層煉神術修煉成,那麼你神識再次出現危機的時間,起碼又會再推遲三四萬年之久的。有了如此長時間。以你資質應該有機會飛升仙界,再另尋解決之道的。”男子大有深意的回道。

“飛升仙界,那是這般容易之事。若真是這般做到,我等下界困在大乘期的道友。就不會如此只多了。”韓立聞言,不禁苦笑了起來。

“哈哈,那是在你沒有碰到貧道之前的事情。不要忘了,在你面前可就一位貨真價實的真仙。若是我肯出言相幫的話話,你起碼比原先會再多出兩三成以上幾乎,順利飛升仙界的。”男子聲音低笑了一聲的說道。

“以前輩真仙身份,若是肯指點一二話。晚輩的確有一絲可能真能飛升仙界的。不過前輩將晚輩喚來,不會只是想單純幫在下一把吧。”韓立沉默了片刻後,才忽然歎息一聲的言道。

“你倒是個明白人!你若是對我沒用的話,我雖然也會助你絞殺那頭瞑母,但絕不會花費一番手腳的將你傳送到此的。我如此做的原因,卻是打算借助你力量幫我做一件事情。作為幫我的報酬,我會提供一些盡快修煉成第三層煉神術和度過飛升仙劫的方法。不知,你意下如何?”男子倒也沒有隱瞞的意思。直接坦然的說出來了。

“前輩想找人幫忙的話,寶花道友作為此界聖祖,應該更合適幾分吧。為何一定要找晚輩頭上?”韓立並未感到意外。但是口中卻冷靜之極的反問一句。

“嘿嘿,若是一般的下界大乘可以幫的上貧道,我又何必在這里苦挨如此多年了,早就在許多年前就找之前看說封印的那些本地大乘了。”男子卻淡淡的說道。

“前輩此話的意思是……”韓立心中一凜,臉色有幾分凝重了。

“既然話都說到這里了,貧道也不打算再隱瞞什麼了。我之所以找上韓道友,其實正是看中你修煉有煉神術這種逆天神通的。其他的下界大乘,哪怕實力修為比你再高上數倍,也是同樣無法幫上我分毫的。”男子徐徐說出了一件讓韓立再一愣的話語。

“什麼,前輩找上在下。竟是因為晚輩修煉有煉神術!”韓立真有幾分糊塗了。

“不錯。貧道現在清醒雖然還沒有和你提及,但是眼下這般困境,想來你也能猜到幾分了。”男子苦笑一聲的說道。

“前輩如此一說,晚輩對當年之事還真有些疑惑,還望前輩賜教一二。我等現在斬殺的那頭螟蟲之母,是不是體內元神已經不是當年那頭凶蟲的元神了。當然前輩若是不便的話。也就算了。”韓立遲疑了一下後,才謹慎的問道。

“當年的事情雖然有些不堪回首,但是和你說上一些,倒也沒有大礙的。當年那頭螟蟲之母肆虐下界時,被上界監察仙使大人察覺後,就派我和另外一名巡查使者共同下界鏟除此妖。當然,那時候我等仙人雖然到下界來非常不易,但是通過一些特殊手段還是能做到的……”缽盂中沉寂了片刻後,竟然徐徐響起了男子講述的聲音。

能夠聽到一名上古傳聞中的參與者,親自講述當年的事情經曆,當然不是每個大乘存在都能有的經曆,韓立自然也打起了十分的精神的凝神細聽。

“雖然沒有想到眼看我二人就要將螟蟲之母徹底斬殺掉的時候,一場星空巨變竟然恰好的爆發而出,並直接影響到了各個界面之間。我等一下遭到了原本通過寶物和秘術強壓制的界面之力!結果形勢一下逆轉,我等法力被壓制下,反被這螟蟲之母差點吞噬掉。後來無奈之下,我二人只能采用兩敗俱傷的辦法,同時自爆了身軀施展了某種仙家秘術,才重創了螟蟲之母。當然到了那時,我們也再也沒有辦法破去蟲母的不滅之體,只能在借助附身兩名高階魔族,修建起這座巨大封印來,並留下一番叮囑的言語。那時候,我等已經發現,那場星空巨變後,我二人就失去了和仙界的聯系,並且沒有辦法按照原先的方法回到仙界。于是,我們借助魔族大乘的身份,悄悄探查了下界的一些著名的界面。結果發現這場星空巨變影響了所有界面,讓界面之力比以前幾乎激增了十倍以上,也的確找不到任何方法主動回到仙界後。無奈之下,我二人只能返回此界封印之地,布置下這個小型法陣,並讓元神遁入其中,開始沉睡起來。我們那時也只能寄希望,仙界的一些好友至交,還能想起我們,會設法破開界面的來營救。在如此漫長的時間內,我二人每隔千余年就會暫時蘇醒一次,但是每一次都是失望之極。而如此長的時間慢慢過來後,我哪位同伴有些絕望之下,和我終于出現了一些爭執。結果幾番爭吵後,在一次蘇醒後,她竟然忽然手制住了我,將貧道的元神真封印在了現在這件容器內。”

男子的聲音在祭壇上回響不已,言語中終于出現了一絲異樣的波動。

“她自己卻帶著法陣原本用來維持神魂不滅的玉清燈油,去找那頭被封印的螟蟲之母了。至于下場如何,你在見到那頭螟蟲之母的時候,應該也猜到了幾分吧。而貧道這邊要不是多了個心眼,事先留下了一點玉清燈油,恐怕早在不知多少年前就先他一步的魂飛魄散了。至于她為何會如此做,想來多半是想借助那螟蟲之母身軀修煉成真極之軀,然後再嘗試強行突破界面之力,重新返回仙界吧。當然,或許還有其他的一些想法。但那就不是貧道能知道的了。”男子終于大概的將當年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原來當年發生了這般多事情,難怪前輩一直被困在此地了。前輩讓我幫的忙,莫非是助你從這法器中重獲自由嗎?”韓立聽完之後,心念飛快轉動不停,但口中卻鎮定的問道。

“嘿嘿,貧道雖然當初被封印在這黑檀缽中,但經過這些年的自行破解,已經獲得大半自由了。否則不久前,我也無法幫到你們的。我要你做的事情,其實是讓你運煉神術增幅的強大神念之力,幫我激發手中的一件寶符。這件符箓一被激活後,就可無視界面之力的傳送一條消息給我仙界一名好友。我相信憑當年和其的交情,一知道我現在的困境,一定會盡力設法救我回仙界去的。”有些出乎韓立預料,男子竟凝重的這般說道。

“前輩有符箓可以直達仙界?”韓立聞言,臉上難掩詫異之色了。

“你不用太感吃驚了。一般的符箓,當然無法做到此事。我手中這張寶符可是出自仙界一位赫赫有名的仙君之手,流傳外界的少之又少,並且一般情況下,一般的低階仙人因為神念之力不足,根本不足以激發這樣的寶符。所以我才會找上韓道友的。”男子有些無奈的言道。

“前輩是說,以晚輩現在的煉神術增幅的神念之力,可以激發這張寶符!”韓立眉頭一皺的問道。

“你現在神念之力雖然也算強大,遠超同階存在數倍,但是比其我全盛之時卻還略有不如的。我指的是你修煉成第三層煉神術後,才有那麼幾分可能做到此事的。”男子輕笑一聲的回道。

返回:
上篇:第兩千兩百四十三章 仙界禁術
下篇:第兩千兩百四十五章 援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