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三對三


石侖三人面色陰沉,一語不的盯著大樹方向.

結果見樹後青色靈光一閃,忽然現出了三各陌生修士.

一名身穿黃色儒袍,三十余歲的美男,一名背著一口黑色木劍,約十七八歲的小道士.後一人,則是一名身穿青袍,面容毫不起眼的二青年,但一手捏著一張銀色符篆,一手提著一個嬌小身軀,竟是那叫白果兒的女童.

他們自然正是韓立一行三人.

說來也巧"他們三人經過一番長途跋涉,也剛剛來到了此地.

因為已經到了九仙山附近,列加前短時間一直趕路,故而他們打算休在此息一晚,明日再找家坊市轉一轉去.

結果還未等三人開始歇息,石侖等一群人就也到了這偏僻之處,並在他們眼皮底下上演了一幕殺人奪寶的把戲.

原本此種事情"在靈界自然是再常見不過的事情了.但是石侖卻不但出爾反爾,還挾持一名幼女威脅對方,就太過卑劣了一點.

讓心懷正義之氣的海大少二人實在無法看不下去了,就自然出現了這麼暗中出手的救人一幕.

當然這也是,他們自覺身後還有一位深不可測的"韓兄".

再不濟,也不會有性命之憂的.

當二人氣憤填膺的自動跳了出來,韓立也只能苦笑一聲的一同走了出來.

"你們是什麼人敢管我們三兄弟的閑事."石侖一見兩人只是築基期修士,另外一人竟只是個沒有法力的凡人後,提著的心為之一松,重恢複陰沉之色的威脅道.

"器靈,你這"桃僵李代.",還真是有趣,竟能直接將小丫頭,用一個破傀儡替換了下來.不過,上次我們遇險的時候怎麼以前沒有見你這位觀主大人使用過啊.難道小命都要沒了情況下,還打算留一手不成."海大少卻沖器靈!翻白眼,大有找起後賬的意思.

"呸!什麼叫留一手.你這張桃僵李代符是輕易煉和驅使的.以前為了煉制此符,我幾乎將全身家當都賠光了,煉制出這麼一張來.結果桀還現自己法力不夠,根本驅使不動.剛要不是將這符篆,交給韓兄來使用,我們根本無法救下這小丫頭的."器靈一臉委屈之色差點跳起來的叫屈道.

"還有此事."海大少一怔之下,有些意外的樣.

這二人一問一答,雀根本沒有理會石侖的問話,讓其臉色一下鐵青了起來.

其余兩名黑衣修士也目中凶光閃動.

至于韓立卻手臂一動,就將宇女童隨手放到了一旁的地面上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而白果兒則因為剛剛死里逃生,還有些驚魂未定,只是怔怔的望著韓立等人,一副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樣.

"動手,殺了這三個小賊."石侖面容一沉,終于從口中吐出殺氣騰騰的話來.

以他的徑驗,雖然對手又多出了三人來,但這三人中唯一要注意點的,就是那一言未的築基後期的青年.

另外二人,一個築基初期一個普通凡人,外加先前的中年男也不過再多一個築基中期修士.

他們三人可都是築基後期大成的修士,單憑修為境界上看,完全能夠力壓對方的.

何況他能以一己之力讓兩名同伴如此忌憚,自然有一兩手極厲害的殺手銅就是對結丹修士也大有威脅的.

如此一來,他對將眼前幾人擊敗自然信心十足的.

唯一麻煩的是,若是想將這幾人統統滅殺恐怕有些不太可能.

畢竟對方若是一心想逃走的話,還真不太可能全都滅殺乾淨的.

這也是他一開始並未動手,而想先用言語穩住韓立三人原因.

但石侖干這種奪寶殺人的勾當也並非第一次,一看出無法說動幾人,瞬間就不再幻想什麼,當即殺機大起,起了動手的心思.

按照他心中所想,縱然真跑了一兩人,他們大不了馬上離開九仙山,避避一時的風頭也就走了.

還能真有什麼高階修士,會為此種事情而專門追殺他們不成.

故而"動."的話語剛一說出,手中的那一疊黑色法旗一下化為十幾道黑芒的激堊射如常,不過目標並非韓立三人,而是附近的那名中年男.

另外兩名黑衣修士,兩只銀戈,一只黑色刺盾,也化為兩道銀光和一片黑云,沖中年男狠狠射去.

這三人經常聯手對敵,不用商量什麼,就恰到好處的同時出手了.

他們的動機很明顯,先聯手收拾掉中年男,再慢慢對付韓立三人.

而中年男見此情形,面色一白,不加思索的手腕一抖,將手中黃色小劍放出,一片劍幕圍繞其四周盤旋飛舞.

接著另一只袖一甩,又一片黃沙飛出,化為點點星光的將其身形一下淹沒其中,

"毒隆."爆裂聲大!

那片劍幕很輕易的三種法器威能一擊而破"但是落在了那點點黃沙上卻被一震的被當了下來.

這一下,讓石侖三人有些意外.

不過,他們馬上再次促動法器,要再攻擊那變得有些暗淡的星光一下.但這時海大少卻一聲大喝,單足突然一跺地.

"."的一聲地面微微一顫之下,他身形竟弩箭般的激堊射而出,一個閃動後,竟出現在了驅使銀戈的黑衣修士上空.

海大少兩手一擺,手上不知何時的多出一雙金燦燦手套,手臂揮動下,密密麻麻的金色拳影,狂風暴雨般的奔下方狂擊而去.

舉影尚未落下,一股驚人氣勢,就先透過拳影一罩而下.

下邊黑衣修士大吃一驚,哪還顧得攻擊中年男,急忙手中法決一變

遠處的兩道銀虹一閃的激堊射而回,化為一片銀光的護住自身.

下一刻,兩者之間轟鳴聲連綿傳出,金芒銀光交織一起,將兩人身形都淹沒進了其中.

但在海大少的大笑聲中,金色拳影在一瞬間金光大放,仿佛一團團金色太陽,竟將銀光壓的節節後退.

"靈具,煉體士."

一旁的另外一名黑衣修士見此情形,臉色卻為之一變,猛然沖黑色刺盾一點,一副想要出手夾攻海大少的樣.

但就在這時,遠處的器靈搖頭晃腦的歎了一口氣,並有些愁眉苦臉的喃喃道:

"怎麼,可以兩個打一個,這也太無恥了點吧.沒辦法"雖然我身為一觀之主,和你動手有些有**份,但為了海大少,也只有破例一次了."

話音剛落,小道士單手一揚,就將一張藍色符篆拍到了身上.

一片藍汪汪之色一閃即逝後,器靈的身影竟刹那間的消失不見了.

但馬上,同樣的藍光一下在驅使盾牌的黑衣修士上空處,再次閃動浮現

這名黑衣修士倒也算是與人爭斗經驗豐富異常之人,一現空中情形不對,立刻不急著催使盾牌幫助同伴,而是直接化為一片黑云的奔藍光砸下.

"."的一聲"藍光竟仿佛水團般的被一砸粉碎,化為無數藍色光點一散消失.

但里面卻空蕩蕩的,絲毫不見器靈的身影.

"不好",

這名黑衣修士暗叫一聲,但是卻有些遲了,在其身後處突然一團淡淡藍霧浮現而出.

接著破空之聲大響,數十根尺許長的藍色冰錐激堊射而出.

如今距離,縱然黑衣修士法力遠器靈的,但也根本防不勝防,藍色冰錐閃動之下,就到了修士的後背處..

但只見黑光一閃,一只仿佛黑色虎頭的虛影驟然間浮現而出.

冰錐擊在上面,竟一下被擋掉了十之**,只有數根真的擊在了黑衣修士背上

將其打的一個跌蹌,數股鮮血一下從身上咕咕的冒出.

"臭小,我要你的命."這名黑衣修士被器靈偷襲負傷之下,頓時暴怒之極,猛然兩手一掐訣,雙袖一鼓之下,竟從中飛出數顆黑色鬼頭,口吐黃色毒焰,惡狠狠的撲向小道士.

器靈見此下了一跳,急忙單手一動,就將背後的黑色木劍握到了手中,接著一手掐訣,一手木劍接連沖前方點指不已.

頓時一道道藍光從劍尖出噴射而出,准確無誤的擊在那些黑色骷髏頭上,但只能將它們打的微微一頓,但卻無法真正傷害到什麼.

但器靈也不知修煉的是什麼遁術,體表藍光閃動之下,身形竟如同水中的魚兒一般,在空中時隱時現,讓對手縱然無論法器還是修為都過他,但仍一時無法奈何的樣.

石侖這時的臉色比剛還要難看了幾分.

對方雖然只有兩人出手,但是棘手程度,卻似乎大大出乎預料之外.

雖然自信兩名同伴終還是能拿下對手,但是他卻沒有如此多時間等候下去的.

心中一橫之下,他也不管那十幾道圍著中年男狂轟不已的黑芒,單手一翻轉下,竟多出一個血紅色的皮袋,里面隱隱有嗡鳴之聲傳出.

但就在這時,忽然從他身後處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

"哦,是靈蟲嗎,似乎等階不低?一名築基修士就能有如此靈蟲,你還算有些本事了."



返回:凡人修仙傳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白果兒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寒毒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