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一百章 牛頭面具

"柳道友,今日多有打擾,這便告辭了."鵠骨夫人淡淡開口,隨即轉身化為一道黑影,朝著遠處疾射而去.

"柳道友,後會有期!"陸坤老祖沖韓立和寒丘分別拱了拱手,也轉身飛走.

轉眼間,韓立前方只剩下寒丘一人獨自站在原地,沒有離開.

"寒道友,莫非閣下還有什麼事情?"韓立見此,聲音微沉的問道.

"柳道友,先前寒某多有冒犯,還請柳道友見諒一二."寒丘突然沖韓立一抱拳的說道.

韓立眉頭微皺,目中又有一絲異樣閃過,沒有說話.

"道友說的沒錯,其實寒某確實有件事,想要和柳道友商談."寒丘略一遲疑,如此說道.

"寒道友有話就直說吧."韓立語氣平靜的說道.

"據在下所知,洛蒙道友當年曾經偶然得到了一株誕魂花,如今此花,應該落入柳道友手上了吧.柳道友既然走的是玄仙之路,想必用不到此花,不知能否將此花轉讓在下,至于價錢方面,韓道友不必擔心,定然不會叫你失望."寒丘說到這里時,臉上露出幾分希翼之色.

"抱歉的很,柳某並沒有在島上找到此花,讓寒道友失望了."韓立聞言,神色如常的回道.

寒丘笑容一僵,眼神微沉.

"哈哈,原來如此,那寒某先告辭了."寒丘哈哈一笑,朝韓立點了點頭,化為一道白虹,朝著遠處飛射而去,一閃消失在天際.

韓立目送寒丘消失,這才轉身朝著烏蒙島落了下去.

島嶼周圍的那道水幕,不知何時已經消失無蹤,方圓百里內的海面平靜如昔,就如同之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柳前輩!"

以洛風為首的數名洛家合體期修士一臉激動的迎了上來,周圍還有不少煉虛及以下的修士.

"今日多虧了柳前輩,否則我們洛家恐怕難逃滅族的結局."洛風面色肅然,朝著韓立恭恭敬敬的行了一個大禮.

"多謝柳前輩大恩!"

洛家其他人也齊齊躬身行禮.

"洛族長客氣了,我當初既然答應庇護烏蒙島,抵禦外敵這等事情,自然不會食言."韓立目光微閃後,淡淡地說道.

從這些人對自己稱呼的改變來看,想必這洛風已經對自己的身份做過解釋了.

這樣也好,畢竟此事本就瞞不了多久,自己可無法給這些族人施加什麼庇護之力.

洛風等人還想要說了一些感恩戴德的話,韓立卻直接借口大戰之後需要休息後,便脫身離開,很快回到了四合小院之中.

……

數月時間一晃而過.

秘境內的木屋旁,一襲青衣的韓立正俯身站在那株誕魂花旁,探出手掌輕撫著其中一枚花瓣.

誕魂花上的金紋,相比之前又多出來了一道,已經變成了三道,由外向內嵌在所有花瓣之上.

年份超過三萬年後,此花變得紫中透金,原本給人一種分外妖冶之感,現在則更多出了幾分尊貴的氣息.

韓立目光在花瓣之上流轉,心中卻一直在思量著之前與那三大祖神地祇化身的交手場景.

雖然那次最終以三人落敗離去收場,但也讓他對法則之力有了更多的認識,同時對于掌握這一神奇力量,也生出了更多的興趣.

片刻後,他緩緩收回了手掌,直起身來.

正欲轉身之際,其眼角余光卻忽然瞥見,洛蒙墳塋旁的小木屋內突然光芒一亮下,無聲無息地飛出一件事物來.

他定睛一看,卻發現是洛蒙的那顆雕像地祇頭顱,正閃爍著藍光懸浮在半空中.

之前他每次嘗試參悟這座雕像頭顱內的信仰之力時,總會引發一陣或大或小的異動,最強烈的一次甚至將他居住的小院圍牆都震出了裂縫.

為了方便探查,他便將秘境中那座小木屋重新修葺,最近這一個月以來,除了晚上使用小瓶凝聚綠液之外,他大部分時間也都會留在這里.

那顆雕像頭顱,自然也被他從密室內移至了此處.

以往只要他沒有按照玉簡中記載的方法,去嘗試參悟頭顱中的信念之力,頭顱便會一直如同死物一般安分.

像眼前這樣主動飛出,還是頭一次.

韓立眉頭微蹙,正要上前查看,心中卻突然猛地一跳,下意識就要朝後方躲開.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

一片藍色光芒在半空中轟然炸裂開來,一股狂暴無比的氣浪頓時從中心處席卷而出,朝著四面八方沖擊而去.

韓立一眼瞥見距離爆炸不遠的紫色大花,心中暗叫一聲"不好",身形驟然一閃,就來到了那株誕魂花前.

其雙臂在身前交疊,周身法力湧動而出,在身前撐起了一片青色光幕,擋下了那股氣浪的沖擊.

"轟轟轟"

陣陣氣浪接連不斷沖擊在青色光幕之上,繼而朝兩側震蕩開來,周圍林中也是立即煙塵大作,數十棵距離較近的古樹紛紛斷裂,倒塌下來.

只聽"轟"的一聲響.

剛剛修葺一新的小木屋,經受不住氣浪沖擊,再次轟然坍塌,比之從前變得更加破敗不堪.

雕像頭顱爆炸的波動不斷沖擊,持續了好一會兒,才逐漸衰弱下來,其中心處的藍光,也逐漸變得黯淡.

就在這時,一張人頭大小的牛頭面具,突然毫無征兆地從藍光中閃現而出,徑直朝著韓立沖了過來.

這張面具通體幽藍,上面遍布著一種他從未見過的古怪花紋,陣陣奇異波動從中不斷傳出,而在其眉心之處,還以一種古怪的字符,按起來隱約像是"一"和"五"二個字.

韓立下意識地抬起一拳,朝著這古怪面具砸了過去.

後者卻是直接一陣虛化,從其拳頭和手臂之上穿了過去,徑直懸停在了那株誕魂花前.

韓立微微一怔,立即轉身,就見那牛頭面具之上突然藍光一閃,從中傳出一陣陣肉眼可見的淡藍色波動.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面具上看似線條僵硬的口部,竟突然微微顫動著,口吐人言起來:

"蛟十五,你已有數千年不曾執行盟內任務,上一次繳納的供奉豁免今已失效.接下來的一個月內,必須立即趕到海榕島與蛟三彙合.屆時,他會帶你完成此次任務.如若逾期不至,將驅逐你出'無常盟’.所有後果,由你一人承擔."

話音落下之後,面具之上的波動消失,卻也沒有就此落地,而是依舊閃爍著光芒,懸浮在半空中.

韓立面上神情不變,目光卻是驟然轉冷,朝那株誕魂花看去.

其口中冷哼一聲,雙手一動,掐出一個奇異法訣來,驟然伸手向前一抓,一縷晶絲立即從指端中噴湧而出,徑直刺入了誕魂花雞冠狀的花蕊之中.

隨著他的手掌緩緩收回,晶絲顫動之下,竟然從誕魂花中拉扯出一縷瘋狂扭動地黑色霧氣來.

那縷黑氣剛一離開花蕊,就在半空中一陣劇烈扭曲,最後竟然當空凝聚成了一個數寸大小的黑色小人來.

那黑色小人兒的眉眼模樣和身形體態,竟然與洛蒙的雕像分毫不差,而韓立觀其身上氣息,也與那雕像頭顱上殘存的氣息,基本一致.

"你是……洛蒙……"

韓立一眼掃過,眉頭不由上挑,有些意外的喃喃道.

黑色小人面露驚慌之色,口部不斷開合,卻沒有半點聲音傳出,才剛剛凝聚出來的身形上,居然有絲絲縷縷的黑氣逸散到空氣中,看起來竟有些想要潰散開來的跡象.

韓立見狀,眉頭不由微微一蹙.

眼前這黑色小人,似乎只是洛蒙一縷神魂氣息所化,並不是其真正的神魂,甚至連殘魂也算不上,看眼下這般情形,應該撐不了多久,便會再次消散了.

韓立略一思量,雙手在身前快速掐動起來,數道青色法訣立即從其手中飛出,徑直打入了洛蒙那縷神魂氣息之中.

只見黑色小人體表青光一閃,立即有一片青色光幕浮現而出,如同一層光膜一般,將黑色小人兒整個包裹了起來.

那些四散逸出的黑氣被這層光膜所阻擋,再無法逃出分毫,那小人兒的身形才勉強穩定了下來.

只見其嘴唇顫動之下,一陣細若蚊蠅卻又略帶沙啞的聲音,從中傳了出來:"多謝道友……"

"別忙著道謝,你這一縷神魂氣息潛藏在誕魂花中,到底有何居心?"韓立面無表情,冷聲問道.

"道友並非我的族人……卻能一口叫出我的名諱,還願意出手替我穩固陰魂,想來應該不是與我烏蒙島的敵對之人.只是為何……道友會出現在我這小秘境之中?"黑色小人沒有作答,反而開口問道.

"我只是恰巧路過此處,從藍晶族手中救下了你們烏蒙島一脈,現在因為某些原因暫時留在這里罷了."韓立也沒有隱瞞,坦然答道.

"這麼說來,是我烏蒙島欠道友一份恩情了……但不知……洛風如今身在何處?"洛蒙陰魂略一遲疑,開口說道.

"不管你信不信我所說的,先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再談其他."韓立雙眸中忽然射出兩道凜冽寒光,冷聲喝說道.

返回: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上篇:第九十九章 承認身份
下篇:第一百章 牛頭面具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