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五十八章 卻之不恭

噗噗噗!

一道道青痕出現在赤血天鬼身周,圍繞著他飛快盤旋,隱約形成一個巨大無比的青色蠶繭,一道道青痕不停斬在其身上,鮮血狂濺.

天鬼雙手瘋狂舞動,卻根本徒勞無功,身上原本便不多的血肉再次被攪碎,很快被吹飛.

而每每他想要借助下方血海之力恢複,卻總是被阻斷.

從青鸞現身至今,前後不過兩三個呼吸的工夫,他已赫然再次變成了先前從血海中出現時的模樣,只剩下一具巨大無比的血色骸骨骷髏,除了頭顱外,身軀上一絲血肉也無.

而遠處如蜂群般狂湧而來的那些血鬼,卻因為失去法力加持,未及飛到便直接崩潰瓦解開來.

"可惡!"

天鬼骷髏怒吼一聲,巨大的骸骨在半空滴溜溜旋轉起來,打算要不顧一切的伺機俯沖而下.

結果青鸞所化虛影盤旋速度越來越快,半空出現的青痕也越來越多,天鬼非但無法落下,隱隱還被無數青痕所化的一股狂風托起,朝著高空飛去.

"鏗鏗"之聲大作!

一道道青痕紛紛劈斬在血色骸骨上,發出雨打芭蕉般的密集聲響,竟使得骸骨表面血光隱隱有減弱之勢.

隨著一道粗大青痕斬過,"咔嚓"一聲輕響,天鬼一截小臂骸骨終于浮現出一道細小裂痕.

"住手,我認輸!"

天鬼骷髏雙目血光一縮,驀然大喝出聲.

周圍迅疾盤旋的青影聽聞此話,停了下來,在十余丈外一斂的現出一只青色巨禽,寬大雙翅一收,雙目藍光炯炯的盯著天鬼骷髏.

無數青痕頓時消散,漫天狂風也緩緩停歇!

天鬼骷髏見此,這才一松的輕吐一口氣,身軀立刻朝著血海飛射而去,並"噗"的一聲沒入其中.

片刻之後,一個黑袍身影從中飛射而出,正是段人離.

此刻的他臉色蒼白,面容隱現幾分憔悴之色,顯然方才一戰,元氣損耗不少.

青鸞見此,身上青光一閃,巨大身軀飛快縮小,現出了韓立的身形.

兩人視線互望.

韓立臉上含笑,段人離臉色有些難看.

……

魔焰谷內.

山谷一角,紫髯男子等四名合體期修士齊聚于此,柳樂兒周被銀色火焰籠罩,站在山谷另一端.

幾人都抬頭望著半空.

那里一團幾乎遮蔽整座峽谷上空的巨大血云翻滾,其中一杆巨大血幡在其中若隱若現,沉浮不定,不時有一道道攝人心魄的血光透射而出.

柳樂兒一臉焦急,滿臉緊張之色.

紫髯男子等人看起來卻頗為輕松,不時有不懷好意的目光朝少女所在處掃去,惹得此女神色愈發不安.

這杆赤血天鬼幡的威能之強,他們身為宗內高階修士,都是心知肚明的.

此寶幡傳承至天鬼宗當年飛升仙界的老祖之一,骨焰老祖,其中封印著的天鬼據傳乃是其從幽冥之地抓來的一只上界仙人隕落所化的鬼王,代代相傳于太上大長老,平素用自身精血豢養供奉,期間還曆經不知多少次的特殊精血精煉,已不是普通法寶所能比擬.

段人離的自身實力,在靈寰界的諸多大乘期修士中,只能算中等,但是在這血幡空間中,卻完全是另一幅景象了.

那個韓立縱然神通了得,肉身強悍之極,但被收入血幡空間的瞬間,勝負便幾乎已注定了.

"已經差不多有半個時辰了.那個韓立此刻恐怕已成為了天鬼的血食,這個小妖狐看著實在礙眼,不如就此殺了吧."紫髯男子轉頭看向遠處的柳樂兒,緩緩開口道.

韓立不僅奪了他的一件異寶,還害的他在段人離面前出丑,他自問無法向韓立討回來,自然就遷怒于柳樂兒了.

"盧長老稍安勿躁,依我之見,還是等師叔出來,請他定奪吧."美豔女子略一沉吟,如此說道.

"詩旖仙子所言不錯.我剛觀察了一下,這小妖狐身旁的銀焰非同小可,連九天魔焰都能夠吞噬,似乎是某種變異真焰,我等還是再等等吧."駝背老者若有所思的言道.

獨眼巨漢雙手抱臂,一只獨目一動不動的盯著半空中的巨大血云,似乎沒聽到幾人說話一般.

紫髯男子見此,眉頭微皺,但還是點了點頭.

幾人對話,並未施法隱藏聲音,柳樂兒自然聽在耳中,嬌小身子有些哆嗦的緊靠岩壁,本就蒼白的清麗小臉上,唰的一下毫無血色.

突然,獨眼巨漢開口說道:

"看來有結果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顧不得其他,目光頓時齊刷刷的望向了半空.

只見那團巨大血云一陣劇烈翻滾下,驀的從中間一分兩半,將其中的巨大血幡徹底顯露出來.

結果四名合體修士一看之下,臉色都有些異樣起來.

巨大血幡表面散發的血光依舊洶湧耀目,但幡面上的那只巨大鬼首,似乎比之前隱隱黯淡了幾分的樣子.

未及幾人多想,血幡表面光芒一閃,兩道霞光從中一卷而出,落在了下方地面之上.

光芒同時斂去,現出了韓立和段人離的身影,相視而立.

段人離面無表情的負手而立,目光冷冷的望著韓立.

在其對面的韓立,臉上則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神色從容.

"哥哥!"

柳樂兒一怔,淚花頓時浸滿了眼眶,隨即不顧一切的朝著韓立飛奔而去.

或許是擔心過度有些恍惚,亦或是本就受傷法力耗盡之下,腳步有些虛浮,少女在跑到韓立跟前不遠處時,竟不知被什麼拌了一下,整個人飛撲了出去.

結果就在此時,她只覺自己被一股無形的綿柔之力一托,接著四周景物一個模糊下,便出現在了韓立身旁.

韓立袖袍一拂,籠罩柳樂兒的銀色火網略一收縮變形,重新化為一只銀色火鳥飛射而回,沒入其體內消失了.

少女張了張口,本還想說些什麼,但突然意識到周圍的氣氛有些古怪,頓時住口不言,乖巧的站在一旁.

見到本應神魂俱滅的韓立,如今竟活生生的站在面前,且一副從容自諾的模樣,這讓紫髯男子等四人看的是目瞪口呆,愣愣傻站在那里.

好一會,幾人才反應過來,面面相覷之下,有心想上前詢問結果如何,但又有些不敢.

就在此時,段人離卻緩緩開口了:

"去取一百斤陰辰石."

語氣平緩,聲音不大,但傳入紫髯男子四人耳中,卻猶如驚天雷鳴一般的震撼.

雖然他們早有所猜測,但聽到此言,仍是有些無法置信.

段人離說出此話所代表的意思很明顯,他輸了.

堂堂的天鬼宗兩大太上大長老之一,在整個靈寰界都可呼風喚雨的大乘期修士,竟輸給了面前這個看似面容普通,年紀不大的青年男子.

而且,還是在赤血天鬼幡的血海空間之中.

"想讓我說第二遍嗎?"段人離聲音依舊平靜.

"是!"四人一個機靈,紫髯男子和美豔女子連忙轉身,遁光一起的朝著峽谷外飛去.

"段道友慷慨,韓某就卻之不恭了."韓立嘴角泛起一絲笑意,並緩緩的說道.

"你很好."段人離深深望了韓立一眼後,一字一句的說道.

隨後他單手一招的將空中的血色巨幡收起,而後驟然化為一道黑光,一個閃動後,就消失在峽谷口,絲毫蹤影都無法見到了.

……

不久後.

冷焰宗,出云峰主殿之中.

"雖然早有些預料,此人絕非等閑.可如何也沒想到,他居然如此神通廣大,連天鬼宗的段人離都不是對手."南宮長山坐在殿內主位之上,有些苦笑的說道.

"好在他並非我們冷焰宗的敵人."駱均長吐了一口氣後,才神色複雜的說道.

"天符堂和藏經閣的失竊事件,都是發生在這位韓長老來到我們出云峰之後,我看多半就是他所為了.只是當時,卻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懷疑到他的."南宮長山略一沉吟,又說道.

粗獷大漢點了點頭,顯然也已經猜到此事.

不過,他卻沒有在此事上多言,而是話鋒一轉說道:

"此事天鬼宗雖然從上至下三緘其口,但當日鬧出這般大動靜,怎麼可能瞞得住.如今整個靈寰界可是被此事鬧得沸沸揚揚.據說不少原本附屬和親近另外兩大宗門的勢力,都有了倒向我們的意向."

"不錯,豐幽谷的庾谷主和無為山的趙山主,都已經派了親信過來找宗主密談.其實這些人,也是想借機親眼見上韓長老一面,確認其實力後,才能下定決心投入我們冷焰宗麾下.可惜韓長老回來沒多久就閉關了.太上大長老也傳下諭令,任何人都不准打攪."南宮長山笑了笑道.

駱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殿中沉默片刻後,南宮長山忽然又問道:"駱長老,在你看來,這位韓長老如何?"

駱均聞言臉色微微一變,若是以前他自然可以信口直言,但如今他卻有些不敢隨意開口了.

斟酌好一會兒後,他才神色凝重的開口道:

"我與韓長老接觸並不多,之前古師侄帶他入門的時候,除了印證其是一名力修之外,並未覺得此人有值得注意的特異之處.現在細細回想起來,卻越發覺得他心思縝密,行事滴水不漏.不過,此人倒也不是寡恩無情之輩."

"哦,何以見得?"南宮長山眉頭微挑,問道.

"之前掌門不是曾提出,讓韓長老搬往聖火峰上與太上長老毗鄰的洞府,卻被他婉言拒絕了,說是對于現在洞府還比較滿意,不必麻煩.我倒覺得,這或許是其有意,要還我們出云峰的一份人情,畢竟有這樣有一位大能坐鎮,本峰在門內的地位自然也會大大提升的."駱均解釋道.

"確是如此.說起來還是古師侄引薦韓長老入宗的,這也算是首功一件,以後就將其每年修煉資源的份額,提升一倍吧."南宮長山聞言,深以為然的說道.

"是."駱均連忙應道.

返回: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上篇:第五十七章 驚蟄變
下篇:第五十八章 卻之不恭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