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七章 余府

白袍少年頗為健談,沿途給柳樂兒說了些城中趣聞軼事,不過少女對此有些心不在焉,只是隨意應付了幾句.

幾人穿過數條街道,很快來到明遠城中心區域.

這里顯得有些安靜,道路整潔,兩旁已沒有什麼商鋪,一座座寬宅大院鱗次節比,顯然是城中世家豪門的居住所在.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幾人來到一處朱紅府邸外.

和城內其他建築不同,這座府邸占地極廣,高約兩丈的朱紅色大門看起來氣勢磅礴,門庭聳立著兩個丈許高的石獅子,大門上布滿了閃亮的銅釘,在陽光下璀璀發亮.

大門兩側,各有一名身穿鮮亮鎧甲的侍衛,和之前那幾個侍衛穿著一樣,不過卻是手持長矛,肅穆而立.

此處的一切,無不彰顯此處主人的權勢地位.

大門上懸掛著一個巨大鎏金匾額,上面寫著"余府"二個鎏金大字.

柳石抬頭看了余府一眼,不過很快便收回了視線.

柳樂兒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府邸,心中略有些忐忑不安.

這麼大的府邸,她從未見過,從這大門的情形看,余府在明遠城的地位定然極高,恐怕和豐國朝廷大有關系.

"柳妹妹,怎麼了?"白袍少年似乎看出了什麼,溫聲問道.

"余府真大,還有這麼多護衛,不是普通人家吧?"柳樂兒勉強一笑的說道.

"柳妹妹真是聰慧,家父正是豐國宰相,所以府里才會有些侍衛護院的,否則哪能請的起一名真正仙師常駐的."余七不以為然的回道..

柳樂兒聞言,不由得瞪大眼睛.

那儒袍青年見此,滿臉的傲然之色.

"七公子,二公子!"看到幾人走來,門口的兩個守衛連忙迎了上來,躬身行禮.

余七對兩人微一點頭,帶著柳樂兒兩人走進大門.

"七弟,你執意帶兩個外人到府中,小心父親知道了大發雷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進了余府,儒袍青年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別理他,兩位請隨我來."余七嫣然一笑,帶著柳樂兒和柳石往府內另一個方向而去.

余府內面積極大,亭台樓閣,花園回廊比比皆是.

地面也都是用白玉,青玉等上等玉石鋪地,光滑如鏡,堅硬似鐵,盡顯豪門奢華.

余七在余府似乎很威嚴,沿途遇到的家丁仆人紛紛行禮,有的甚至直接單膝跪地.

柳樂兒見此,看了余七背影一眼,兩只亮晶晶的眼珠滴溜溜轉動,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她和柳石二人跟在余七身後,自然也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尤其是柳石的異樣,更是引人注目,不過這些人似乎攝于余七的威嚴,不敢多看.

不多時,三人來到一處長廊,一個穿著綠色長裙,身材高挑的丫鬟迎面走了過來.

"少爺,您回來了."綠裙丫鬟看到余七,頓時露出歡喜笑容,小跑了過來.

"小舞,有貴客在,別沒規沒矩的."余七沉聲訓斥了一句.

綠裙丫鬟小舞吐了吐舌頭,並沒有害怕,和先前那些仆人截然不同.

余七無奈的瞪了綠裙丫鬟一眼,然後道:"小舞,你來的正好,這兩位是我請來的貴客,柳樂兒妹妹和柳石兄,你去西廂房收拾出一個院子,給他們歇息."

小舞此刻才注意到余七身後的二人,柳石異樣木然讓她有些驚訝,但眼睛落在一旁的柳樂兒身上後,又美目頓時一亮,笑嘻嘻道:"呀,好漂亮的小妹妹姑娘!"

"柳妹妹是我的貴客,你不得無禮!兩位,小舞是我貼身丫鬟,言語唐突,還請莫怪."余七呵斥一聲,又轉身對柳樂兒和柳石歉意一笑.

"知道了."小舞口中如此說著,卻趁余七轉身不注意,朝樂兒扮了個鬼臉.

柳樂兒被其逗樂了,不由噗嗤一笑,但連忙用手捂住嘴巴,不過原本緊張的心情,倒松了些許.

"對了,我這幾日都在外面,府里……"余七眼睛朝周圍看了一下,靠近了小舞,低聲私語.

兩人身體靠在一起,神態親密,小舞似乎也沒有避諱.

柳樂兒眼見此景,撇了撇嘴,對白袍少年剛浮現的些許好感頓時大減.

兩人竊竊私語了幾句,小舞點了點頭,轉身快步走遠.

"兩位,請."余七說了一聲,繼續前行.

片刻後,三人來到一處小院,那小舞正在此迎接.

雖說是小院,不過面積也不小,用鵝卵石鋪成一條小徑,左邊一棵青松,右邊是一叢碧綠修竹.

微風吹過,松樹竹葉發出嘩嘩的聲音,清幽無比.

屋內一應擺設雖然簡單,但桌椅板凳做工都極為考究.

桌椅干乾淨淨,一塵不染,顯然剛剛收拾過.

"兩位看起來也有些累了,先在這先休息一下,稍後我單獨設宴招待令兄妹."白袍少年轉身看向柳樂兒,微笑道.

"招待就不用了.我只想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請那位仙師給哥哥看病?"柳樂兒目光四下張望,.

"既然兩位不喜應酬,稍晚些我會讓小舞把晚餐送來.至于仙師,恐怕要等到明日才能相請了."余七略一沉吟,如此說道.

"好吧."柳樂兒有些失望.

"對了,兩位若有其他什麼需要,可盡管吩咐小舞.那兩位好好休息,我先告辭了."余七說著,又看了柳石一眼.

柳樂兒點了點頭,神情有些心不在焉.

……

"少爺,他們是什麼人?看他們的打扮,只是普通百姓,為何要對他們這麼客氣."小院之外,小舞有些好奇的問道.

"你這小妮子知道什麼?今日我和二哥的馬車受驚,是那柳石單手制服了青風馬,攔下了馬車."余七輕佻的捏了一下小舞的白皙下巴,輕笑道.

"青風馬!單手!那個柳石……好大的力氣啊!"小舞聞言一驚.

"知道了吧,這種身具神力的異人,若是能收服的話,以後對我大有用處.況且樂兒這丫頭年紀再大些,也絕對是傾國傾城的大美人,我又怎舍得讓她流落在外吃苦,自然也要一同收入府中了.你吩咐下去,要好好招待他們,不許怠慢了?"白袍少年面露笑容的朝外走去,邊走邊吩咐道.

"是."小舞不知想到了什麼,滿臉羞紅的連忙答應.

……

小院,屋內.

柳樂兒今日走了一天,剛剛又經曆了一場風波,有些疲憊,拉著柳石走進了臥室略作休息起來.

雖然他們男女有別,不過這些年二人在野外風餐露宿,一直同吃同住,柳樂兒倒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

天黑的時候,小舞送來了一頓豐盛晚飯.

望著滿滿一桌子的香噴噴飯菜,柳樂兒不由得直咽唾沫.

她何曾吃過如此豐盛的美食,雖然身處宰相府邸,陌生的環境讓其有些心神不甯,不過還是忍不住大快朵頤一番.

反倒是柳石,對這些美食並沒有什麼反應.

夜色漸濃,一輪圓月從天邊緩緩升起.

柳樂兒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許久,也沒有睡著,腦海中滿是明日看病的事情.

"石頭哥哥,你說那仙師能不能治好你?"柳樂兒把身子往床邊挪了幾分,輕聲說道.

柳石沒有躺下,在床邊閉目盤膝而坐.

這些年來,他每晚都是如此,從未躺下睡過覺.

柳石面無表情,也未睜開眼睛,猶如未聽到少女之言一樣.

"石頭哥哥,放心,如果這里的仙師治不好你,我們就去別的地方,肯定有能治好你的人."柳樂兒卻習以為常,低聲再說了兩句後,才露出安心笑容,慢慢閉上了眼睛,進入了夢想.

柳石一動不動,好像黑暗中的一尊雕像.

不知過了多久,高大青年忽然睜開了雙目,朝著余府某個方向望了一眼,並下意識的抬起手,撫摸一下脖子下方的某個墨綠色飾物.

……

同一時間,高大青年所望方向的某個余府地下密室中.

密室四面牆壁刻著一道道暗紅色的符文,從牆壁各處彙聚到中央.

密室中央擺放一個黑色丹爐,爐底是個火池,燃燒著熊熊的火焰.

丹爐此刻散發出黑色光芒,頂蓋輕輕顫抖,似乎隨時都會飛起一般.

一名老者站在丹爐旁,緊張的看著丹爐.

此人頭戴蓮花冠,身披灰白道袍,眼窩較深,面頰消瘦,頜下掛著一縷山羊長須,須發皆是雪白,看起來應逾古稀之年,倒也有些道骨仙風.

就在此刻,一聲爆裂悶響從丹爐里傳出,隨即一股焦糊的氣味傳了出來.

老道臉色大變,揮手打出一道法訣,熄滅了爐火,然後手一招,丹爐的蓋子飛了起來.

他不顧丹爐滾燙,手直接伸了進去,臉色立刻變得陰沉無比,掏出一把黑乎乎的粉末.

濃濃的藥香,夾雜著一股焦糊的氣味從粉末里散發出來.

老者見此,臉色鐵青,氣急敗壞的跳腳大罵.

返回: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上篇:第六章 白袍少年
下篇:第八章 白石真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