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四百六十五章 強敵來襲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六十五章強敵來襲

從男子睜開的眸子中,雪清薇知道自己等了這麼多年,終于等到人活了,卻沒有等到人心.

此時此刻,幾十年來的苦悶,一瞬間便將她淹沒了,眼前的人是那樣的熟悉,卻又是那樣的陌生.

強大如她,在感覺到這股陌生之後,也不由得潸然淚下,一顆心不知道碎成了多少塊,半點完好的都沒有了.

"為什麼……"

房間里,男子看著雪清薇,而雪清薇則是淚如泉湧,幾十年來,想了多少遍想要說的話,卻是再也說不出來了,只剩下無邊的痛苦.

"他的靈魂一片純淨,如嬰兒一般,這是新生."

不知道什麼時候,夏云再次走了進來,看著哭的如孩子一樣無助的雪清薇,歎了口氣,緩緩的說道.

"新生麼?"

雪清薇扭頭看著他,目光複雜到了極點,無助,悲痛,還有深深地絕望,仿佛支撐她一直繼續等下去的天塌了.

"這就是新生,他還是他,卻也不是他,你等到了他醒過來,卻再也等不到他回來了."面對著雪清薇的目光,夏云心中也滿不是滋味,只是為了防止她走極端,只能如此說道:"希望你能想明白."

"我能想明白."

雪清薇抹去了臉上的淚痕,再次深深地看了男子一眼,緩緩的點頭道:"沒想到,這是沒有想到……"

沒想到什麼,她沒有說,但是夏云卻能感覺得到,心中除了歎氣,便再也說不出什麼話來了.

"你們是何人?"

男子依舊看著二人,不斷的打量著,詢問道.

"我們是你的親人."

雪冰顏抬手一拂,男子便自然而然的昏睡了過去,她扭頭看向了夏云,問道:"多謝你了,你走吧!"

"你呢?"

夏云一愣,下意識的問道.

"我?"

雪清薇不斷的搖頭,苦笑道:"這海眼便是我的歸宿,這麼多年都等了,也不差這十幾二十年,他現在認不出我,以後一定能認出來的."

夏云明白了,這是一個認死理的女人,也是一個癡心到了極點,甚至說不撞南牆不回頭的女人.

雖然答應了雪冰顏,要帶著雪清薇和男子上去,只是到現在他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又能說什麼.

沉默了片刻,他還是開口了,緩緩道:"小丫頭還在海眼之外等你!"

"小丫頭……"

雪清薇也沉默了,再次扭頭看了夏云一眼,仿佛意識到了什麼,忽而一笑,百花綻放,仿佛整個虛空都明亮了起來,緩緩道:"小丫頭像我,卻不是我的,她的路,想來比我要好走多了,你走吧,將我的祝福帶給她!"

她說著,眉心之上一顆晶瑩剔透,卻好似有潮汐湧動的珠子瞟了出來,眨眼便落入了她的手中:"這是我這麼多年搜集海眼萬年葵水煉制而成的寶物,名喚鎮海珠,你拿去吧,算是我送給小丫頭的禮物."

嗖!

說罷,她一揮手,頓時一股絕強的力量湧現,如狂風一般包裹著夏云,瞬間便沖出了木屋,幾個眨眼便消失不見了.

"小丫頭,你比姑姑要幸福多了!"

走到木屋前,雪清薇看著消失不見得夏云,眼中再次流下了淚水,整個人顯得是那樣的無助,那樣的孤單.

……

"這又是哪里?"

雪清薇的實力太強了,只是輕輕一揮,夏云便抵擋不住,而等到周身那股巨大的力量散去的時候,他再次抬頭朝著四周看去,依舊是朦朦朧朧,難以辯駁方向.

而此時,他身上已經沒有了水晶淚了,只有掌心之中一顆藍色的珠子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夏云以靈魂一探,感覺到其中好像蘊含著一片汪洋大海.

"情變的女人,真是難以捉摸啊,只是現在我該怎麼走?"夏云感歎了一句,暗暗搖頭,開始尋找離去的路.

本來,他的打算是救活了雪清薇的愛人之後,她們會跟著一起離去,到時候自己不認識路不要緊,雪清薇認識就行.

但現在,人是就活了,卻不是雪清薇想要的結果,以至于將脾氣發在了他的身上,鬼知道這是將他丟到哪里來了.

"繼續往前走吧!"

實在是找不到方向了,夏云無奈的隨便找了一個方向,徑直的朝著前方沖去,他覺得,既然是海眼之內,想要離去的話,最主要還是要找到水.

海眼之內的水,除了往內吸的以外,還有往外流的,而現在他的目的就是去找到那些往外流的水,從而混出去.

只可惜,自從進入海眼以來,他便再也沒有看到過一滴水了,甚至他都有些懷疑,自己此時是否真的是在海眼之中?

……

"公主,你說夏公子他能找到長公主嗎?"

海眼上空,雪冰顏與五色鯉都站在甲板上朝著海眼之中望去,卻沒有半點的動靜傳來,五色鯉有些失望的問道:"現在已經過去了快一個月了."

"海眼之內,時間與這外界並不相同,一個月的時間,其中或許只是一天而已,我們不要著急,他一定能夠找到的."

雪冰顏俏臉沉靜,緩緩的說道,只是這話也不知道是在勸說五色鯉,還是在勸說她自己,哪怕是她自己都不清楚.

"那我們還需要在這里等多久?"五色鯉問道.

"一直等,等到他出來為止."

雪冰顏語氣堅定的說道.

"好吧!"

五色鯉苦笑,卻也沒有說什麼.

砰!砰!砰!

就在這時,忽然甲板震動,引起了二人的注意,一回頭,便見霸尊與凶牛都神色凝重的走了出來,朝著遠處的海水之上望去.

"怎麼了?"

看著那邊空無一物,五色鯉有些奇怪,忍不住問道.

霸尊看了她一眼,卻並沒有回答,而是猛地開口,舌燦春雷道:"既然來了,又何必躲躲藏藏,以閣下的實力,豈不是平白丟了身份?"

一旁的凶牛,也是如臨大敵的樣子.

雪冰顏和五色鯉一聽這話,都是臉色一變,下意識的便朝著霸尊和凶牛掠了過來,卻是二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危險.

"桀桀桀……"

陡然,雷霆戰船四方傳來了一陣陣宛如夜梟般的怪笑之聲,哪怕是在這萬丈海底,依舊震的水浪翻滾,氣勢滔天.

嘩啦!

一聲巨響,伴隨著沉重的水浪被推開,一條巨大,隱隱有些透明的觸手猛地鑽了出來,朝著二女席卷而來.

"至少是天武境巔峰!"

霸尊察覺到這一點,臉色不由得一變,又見雪冰顏和五色鯉遇到了危險,猛地一步踏出,同時一聲驚天的虎嘯響徹虛空天地.

轟!轟!轟!

這一聲虎嘯,乃是天虎王族的一套戰技,以音攻敵,讓對方無所遁形,虎嘯一出,頓時海洋震動,水浪滔天,仿佛有一頭巨大的猛虎朝著那觸手撲咬了過去.

"區區虎族,也敢在這水中與我爭斗,莫非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對方的聲音沙啞,蒼老,喝問道.

刷!

又是一聲觸手,同樣的粗大透明,劃破水浪,朝著霸尊卷了過來,氣勢凶猛霸道,掀起了大浪翻滾,水流激蕩.

"找死的是你!"

到現在都沒有看到敵人,哪怕是霸尊心中都有些憋屈,咆哮一聲,猛地沖了出去,一掌便拍飛了巨大的觸手,繼而又撲殺了上去.

另一邊,雪冰顏與五色鯉也與那一根觸手大戰在了一起,一個手持極地冰燈,冰顏席卷,冰封一切.一個手持利劍,周身五色光芒閃耀,與雪冰顏之間配合默契,不斷的攻擊那觸手,想要將其斬斷.

只可惜,那觸手也不知道是什麼寶物,堅韌無比,更是力大無窮,哪怕是二人圍攻,也完全處于了下風,只能疲于應對.

"人魚一族的極地冰燈,我早就垂涎三尺了,沒想到盡然在這里,看來今天正是我得償所願之時啊,桀桀桀……"

那樣陰冷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透著不可一世的囂張霸道.

"究竟是什麼存在?"

雪冰顏聽到這聲音,臉色變得異常難看了起來,冰燈寒氣森森,封鎖四面八方,冰凍一切,卻難以冰封住那觸手,甚至極地冰焰都無法沾染在上面,她和五色鯉完全被動,被壓著打.

哞……

這時候,凶牛也知道自己不能置身事外了,否則一旦等夏云回來,不拔了它的皮才怪,他大叫一聲,也沖了上去.

砰!

凶牛皮糙肉厚,無法化形,眼看著觸手朝著雪冰顏卷了過去,四蹄一動,猛地就沖了上去,與那觸手重重的撞在了一起,發出了沉悶的響聲,一條血痕出現在牛皮之上,痛得它齜牙咧嘴,卻不敢怠慢,轉身張口便咬.

"原來是太古異種,如此的皮糙肉厚,若是能夠扒了做一件衣裙,想必很是牢固呢."對方渾然不將太古凶牛放在眼里,怪笑道.

太古凶牛也能明白對方的話,氣的怒吼連連,卻又始終沒有尋找到對方的蹤跡,至于那觸手則是變化莫測,如一條皮鞭一般不斷的抽在它的身上,雖然沒有將他打死,卻也讓他有一種痛不欲生的感覺.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四百六十四章 醒了!
下篇:第四百六十六章 摩那海母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