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四百五十九章 見夜叉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五十九章見夜叉王

"快,快!"

就在夏云掌控了仙府,見到雪冰顏等人的時候,在距離仙府六百里外,大批的夜叉族戰士踏著水浪波濤,戰意高昂,朝著此處而來.

原來之前跟在夜叉太子身邊的強者回轉夜叉族之後,將夜叉太子被擄的消息帶了回去,夜叉王震怒,親自率領大軍殺了過來,一來是救回夜叉太子,二來則是將擄走夜叉太子的人徹底滅殺,以平息憤怒.

在如今歸海龍族不出世的歸海,夜叉族早已經成為了整個大海之中的無冕之王,就算是強大如人魚族,也只能暫避鋒芒,夜叉太子實在是有些想不明白,還有什麼存在感得罪夜叉族,莫非是活的不耐煩了?

"那仙府如今的情況如何了?"

夜叉王乃是天武境八重天的強者,距離最後的第九重天,也只是一步之遙而已,行走在海中,如電光一般迅速,但是他卻保持穩定的速度跟隨著大軍,同時不斷的朝著身旁的夜叉族強者詢問道.

"稟大王,擄走太子的那些人已經進入了仙府之中,甚至連戰船都不見了."一名夜叉族強者道.

仙府附近,也已經被夜叉族所占領包圍了,盡管他們距離還遠,卻能遠遠不斷的接收到從仙府那邊傳來的消息,時刻了解仙府的變化.

"如果本座沒有記錯的話,那戰船當年也曾在歸海之上出現過,據說與歸海龍族有些關聯,不知是真是假?"夜叉王忽然問道.

夜叉王縱橫整個歸海,當年夏云從商會手中奪去了雷霆戰船,並且煉成雷池于其上,甚至引來了雷霆之力,如今再次出現,夜叉王自然是想了起來,心中也有些警惕,是以有此一問.

"這個我等不知."

其他的夜叉強者哪里能了解的這麼清楚,畢竟都過去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只能老實搖頭道.

夜叉王皺起了眉頭,但是卻並未發怒,只是話鋒一轉,問道:"讓你等監視歸海龍族的情況,如今怎樣了?"

"稟大王,歸海龍族全都龜縮在龍宮之內,至今都沒有出現,甚至鎮海大陣都開啟了,我等也只能遠遠觀望,卻不敢靠近."夜叉族強者道.

"這麼說,歸海龍族應該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只是究竟是什麼麻煩呢,竟讓讓他們都只能龜縮在龍宮之內?不對,這中間恐怕有些問題,傳令下去,一定要監視好了,有任何的變化,都及時向我彙報."夜叉王嚴肅的吩咐道.

"是."

夜叉族強者自然是滿口答應,將命令傳遞了下去.

"仙府到了!"

就在這時,前方夜叉族戰士的聲音傳了過來,卻是眼前出現了一片金碧輝煌的殿宇,似近實遠,虛空變幻莫測,無窮的景象閃現,卻又隱隱透著一股肅殺之力,讓夜叉族戰士都停了下來,不敢靠近.

"拜見大王!"

一直圍困仙府的夜叉族強者見到夜叉王,急忙過來行禮.

"說吧,什麼情況了?"

夜叉王看著眼前的仙府,隱隱感覺有些棘手,但是卻並不表現出來,而是問道.

"稟大王,仙府如今已經有主,正是那擄走了太子之人."夜叉族強者恭敬的說道,卻是從之前相繼離開的三人之中看出了結果.

"已經占據了仙府麼,看來鎮府界碑已經被煉化了,難怪就連本座看到這仙府都心驚肉跳的."

夜叉王說著,眉頭已經深深地皺了起來,臉色有些難看,既然對方已經占據了仙府,煉化了鎮府界碑,那麼自己帥大軍攻打仙府恐怕就有些不太現實了,一個不小心,估計會全軍覆沒在這里.

只是就這樣虎頭蛇尾的回去,恐怕也不太好,不僅有損威嚴,更無法將自己的兒子救出來,一時間夜叉王心中都有些糾結了起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夜叉王,還請進來一敘!"

在這夜叉王糾結無比的時候,不遠處的仙府陡然變化了起來,一道道的光芒變幻,眨眼之間一座金橋從仙府之中延伸而出,到了近前.

"看來對方早就知道本座來了."

夜叉王臉色更難看了,自己等人的一舉一動都在對方的眼皮子地下,而自己等人卻沒有絲毫的察覺,這讓他既惱怒,又難堪.

"大王!"

"大王,怎麼辦?"

看著眼前的金橋,夜叉族強者都面面相覷,有些無所適從,最後只能將目光落在了夜叉王的身上.

"慌什麼,既然對方要見本王,那本王就去見見他."夜叉王說著,舉步便要踏上金橋,卻被夜叉族戰士阻攔住了.

"大王,這仙府之中危險無比,您可是萬金之軀,豈能由此犯險,不若我等代大王前去,如何?"

"是啊,絕不能讓大王犯險!"夜叉族強者紛紛道.

"你們知道個屁!"

夜叉王聞言,不但沒有感動,反而怒罵了一句:"對方要見的人是本王,本王若是不去,豈不是彰顯畏懼于他,不敢與之相見,再者說了,如今太子就在對方手中,本王若是不去,他殺了太子,如此責任你們誰能承擔?"

被夜叉王這麼一罵,眾多夜叉族強者再也說不出話來了,一個是夜叉王的臉面,一個是夜叉太子的性命,無論是那一個出了問題,都不是他們能夠承擔的了的.

"哼,你們都在這里給我等著,以本王的實力,若是遇到麻煩,也必然冒死殺出重圍,你等到時候全力攻殺上去,無比要將這仙府夷平."夜叉王冷冷道.

"謹遵大王之令."

夜叉族強者不敢遲疑,都急忙答應了下來.

"哼!"

夜叉王滿意的點了點頭,冷哼一聲,徑直踏上了金橋.

……

"這夜叉王倒是頗為粗魯."

仙府之內,一片巨大的水鏡出現在了夏云等人的面前,將夜叉王訓斥諸多夜叉族強者畫面倒影在了上面,甚至還有聲音傳出,栩栩如生,仿佛近在眼前一般.

而看到這一幕,夏云淡淡一笑的說道.

"不過魯莽之輩,不足為懼,若是山主答應,本尊這便取了他的性命."霸尊冷冷的說道,自有一股強者氣勢.

"哈哈,不用不用."

夏云揮了揮手,直接道:"這夜叉王肯來見我,那便是我這仙府座上賓,豈能隨意打殺.你說是不是,夜叉太子?"

最後,他的目光落在了夜叉太子的身上.

面對夏云,夜叉太子卻沒有了之前與五色鯉爭斗的氣勢了,目光畏懼,低下頭,嘴里諾諾的不知道說些什麼東西.

看到這一幕,五色鯉心中一片鄙夷,對其越發的瞧不上眼了.

反倒是夏云渾不在意的一揮手,水鏡散去,大殿之內一陣變化,出現了兩排的座椅,俱都是石雕而成,古樸自然.

"你們去隨意走走吧,我在這里見見那夜叉王."夏云道.

"這個……"

雪冰顏深深地看了夏云一眼,眼中擔心毫不掩飾,哪怕是在仙府之中,那夜叉王也是天武境第八重天的強者,遠超夏云太多,他有些不放心.

"無妨,這仙府之中,無人能傷害到我."夏云明白雪冰顏心中為何擔心,搖了搖頭,露出了一個寬慰的笑容,說道.

"那好吧,我和小鯉妹妹去後花園走走."雪冰顏知道夏云從來不做無准備的事情,將心中擔心壓下,點頭拉著五色鯉就走了.

霸尊則是二話不說,也轉身離去,既然夏云不需要他殺了那夜叉王,他自然不會留在這里礙眼.

反倒是夜叉太子不敢離去,他知道自己父親此次的目的就是自己,若是自己也離去了,恐怕夏云與父親的談話有些不太好處理.

"你……你究竟是怎麼想的,莫非要與我夜叉族為敵?"夜叉太子沉吟了片刻,主動開口問道.

"我為何要與你夜叉族為敵?"

夏云搖了搖頭,目光落在夜叉太子身上,反問道.

夜叉太子聞言,精神一震,迎著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又低下頭去,搖頭道:"既然不與我夜叉族為敵,為何要囚困于我?"

"我可沒有囚困你,現在的你,可以隨意離去."夏云淡淡道.

"什麼?"

夜叉太子大吃一驚:"你的意思是,我可以走了?"

"不錯,你隨時都可以走,但是在這之前,需要答應我一個條件,那就是日後我出現在歸海之內,你夜叉族退避三舍."夏云道.

"這個我答應不了."

夜叉太子苦笑一聲,暗暗搖頭,他畢竟只是夜叉太子,而不是夜叉王,如何能答應這個條件.

對此,夏云也不意外,點了點頭道:"這就是我為什麼要見夜叉王了,你如果想要離開,隨時可以離去,也可以在此等夜叉王一同離去."

"額,我還是等一等父親比較好."

夜叉太子猶豫了一下,開口道,不是他不想早點離去,而是他對夏云的恐懼已經深入到了骨子里,不想自己父親夜叉王與夏云鬧得太僵了,想留下來為二人的談話做一個緩沖,免得自己的父親吃虧.

對的,夜叉太子留下的目的是怕自己的父親吃虧.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四百五十八章 仙府之主
下篇:第四百六十章 夜叉王之怒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