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四百五十八章 仙府之主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五十八章仙府之主

砰!

一聲悶響,水龍破碎,嘩啦啦的水浪到處都是,只是這水浪一滴都眾達萬斤,已經落下,立刻便讓那少年有些難以承受了.

他身上的金甲的確神妙非凡,擁有法則氣息,但畢竟也只是件寶物而已,並沒有達到真正的仙器至寶級別,尚需要他的催動,被這鋪天蓋地的雨水一打,他立刻就知道了厲害,幾乎難以反抗的倒在了地上.

嘩啦啦!

水浪散落,到處都是,但絕大多數都落在了少年身上,尤其是有夏云的操控,更是化為了一條粗大的水蟒,再一次纏住了少年.

少年盡管盡力掙紮,但是水蟒力量卻比他還大,再加上水性至柔,非是以蠻力能夠破開的,反而隨著他亂動,越纏越緊了起來.

"你這個卑鄙小人!"

少年終于動彈不得了,仰頭朝夏云怒罵道.

"哼!"

對于這種人,夏云卻是看也不看,見對方被自己借助萬化身水的力量鎮住了,心中也是滿意,當下也顧不得許多,全力開始煉化鎮府界碑.

鎮府界碑之上,夏云的力量勢如破竹,已經漸漸將那黑鯨的力量逼迫到了山巔之上,龜縮一隅,負隅頑抗.

只是之前黑鯨與那少年聯手,都奈何不得夏云,如今就更別說了,除了負隅頑抗,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辦法繼續抵擋.

不過夏云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他很清楚除了他們三個以外,還有一個老妖物也進入了這仙府之中,至今都還沒有出現呢,指不定躲在哪個角落里算計呢,他現在只求在對方出現之前,將黑鯨趕走,徹底煉化鎮府界碑.

只有將鎮府界碑徹底煉化,到時候就算那個老妖物得到了太上神君的傳承,他也沒有任何的畏懼了.

砰砰……

兩股強大的力量在鎮府界碑之上碰撞,哪怕是虛無之力,但是一旦碰撞起來,也是威勢不俗,不斷有炸響之聲傳來,讓人心驚膽戰.

"吼……"終于,黑鯨有些堅持不住了,仰天一聲嘶吼,化為原形,一頭巨大無比的黑鯨出現在了山頂上,嘩啦啦,水浪沖黑鯨體內沖出,眨眼之間便大雨傾盆,瘋狂的朝著夏云沖了過去.

在得到萬化身水之前,夏云都不畏懼絲毫的海水,更別說此時已經得到了神妙莫測的萬化神水了.

萬化神水乃是水屬性的至寶,一旦煉化,幾乎等于有操控江河湖海的力量,盡管遠比不上一些強大妖族的天賦之力,卻也非同小可了.

眼看著那水浪鋪天蓋地落了下來,夏云卻頭也不抬,任由其落下,只有掌心處一顆晶瑩剔透的水球浮現了出來.

這水球一出現,立刻表現出了神異,以夏云身體為方圓,足有百丈之內不受這水浪侵蝕,甚至都難以落下來.

只見他周身四周,立刻成了水簾水幕,不斷的水花飛濺,卻絲毫也落不到他的身上去.

不過鎮府界碑之上卻又有了變化,隨著黑鯨化為原形,仿佛解開了某種桎梏一般,其力量陡然大增了起來,本來還抵擋不住夏云攻勢的鎮府界碑上的力量,此時卻陡然多了一股活力,竟然抵擋住了.

"負隅頑抗!"

夏云看到這一幕,也不驚訝,知道但凡妖族化為人形,力量卻是要受到一些束縛的,只有還歸原形,才能盡情的施展力量,毫無顧忌.

黑鯨此時化為原形,體內海量的妖氣揮灑,將這花園區域都化為了水浪澤國,甚至奮起余勇,抵擋住了夏云對鎮府界碑的侵蝕.

當然,夏云對此也不在乎,黑鯨的實力比他差的太遠,就算化為原形,也不過是負隅頑抗而已,堅持不了多久.

砰砰……

鎮府界碑之上,再次猛烈地碰撞了起來,涇渭分明的色澤,好像數股大軍,聯合縱橫,激戰不休,掀起了浩大的氣勢,隱隱有水火激烈之勢.

一開始黑鯨還能勉強抵擋,畢竟化為原形之後他體內近乎無窮的妖氣完全施展開來,就算是境界高他一兩重天的存在,也不一定能繼續堅持,但是夏云卻不同,他的實力比起強橫數倍有余,體內力量也是源源不絕,時間一長,他自然是再一次抵擋不住了.

噗的一聲,仿佛水球炸破,鎮府界碑之上的青黑色氣勢瞬間散去,眨眼之間便被其他的三色驅趕到了邊緣,只剩下絲絲縷縷還糾纏其上.

對此,黑鯨奮力反抗,也沒有絲毫的辦法,只能恨意濃烈的看著夏云,忽然不記得若非是夏云,他又怎麼能夠進入這仙府,有這等機緣.

砰!

終于,一聲巨響,鎮府界碑陡然一震,大方光華了起來,通體都變成了水晶琉璃之色,表面上更是附有一層鳳凰天火,將黑鯨的力量徹底震散,甚至連他本人都被震飛了出去,身上沾染著鳳凰天火,發出了慘叫.

"哈哈哈……"

鎮府界碑大方光華,鳳凰天火仿佛流水一般,瞬間朝著四面八方傾瀉而去,所過之處,一切陰暗晦澀之處全都一掃而空,卻沒有對整個仙府造成絲毫的損壞.

而此時,在仙府的一處普通至極的大殿之中,一名其貌不揚的老者盤坐在蒲團之上,周身蕩漾著玄之又玄的氣息,隱隱有法則之力浮現,神妙莫測.

但隨著鳳凰天火出現在宮殿之中,老者卻緩緩睜開了眼睛,眸中神色平淡,仿佛沒有任何的感情,淡淡地朝著虛空看了一眼,起身便朝著宮殿之外走去.

老者的速度不快,甚至有些慢,但是腳下卻好似縮地成寸一般,幾乎是眨眼之間,便徹底消失在了宮殿之內.

甚至幾個須臾之後,歸海之中老者的身形也緩緩浮現,若有若無,淡漠無情的目光朝著仙府看了一眼,轉身便離去了.

"果然是太上無情之道."

遠在仙府之中,夏云盤坐在鎮府界碑之上,認真的感知著仙府每一處角落傳來的變化,同時也掌控了整個仙府所有的大陣和禁法.

在那老者蘇醒的一刹那,他便看到了對方,而對方仿佛也發現了他,十分干脆利落的選擇離去,速度之快,哪怕是夏云立刻打開陣法,也難以攔截到對方.

從那老者的目光之中,他察覺到了太上神君的傳承已經被對方得去了,心中雖有不甘,卻沒有任何的後悔.

太上神君走的是天道無情之路,與他的道格格不入,就算是得到了,也只能發揮一些觸類旁通的作用,真正的精華早晚得要舍棄,甚至如果他涉入太深的話,或許想要抽身都艱難,因此他心中沒有任何的後悔.

當然,說不後悔,任由如此強大的傳承從自己的眼皮底下離開,他心中還是有些郁悶的,只是沒有絲毫辦法而已.

將老者的事情從腦海中丟棄,夏云目光再次落在了那黑鯨和少年身上,眉頭微微一皺,抬手便揮了過去.

砰!砰!

在二人驚愕的目光之中,一股絕強的力量襲來,根本容不得他們反抗,直接便將她們從仙府之中轟了出去.

同時夏云淡淡有些冷漠的聲音傳入了他們的耳中:"本座新得仙府,心情不錯,今日便饒你們一命,日後若在于本座為敵,決不輕饒."

轟隆隆!

聲音不大,但是落入二人耳中卻如雷鳴一般,仿佛整個虛空天地都在震動回蕩,強悍猛烈到了極點,連靈魂都禁不住搖曳了起來.

黑鯨早就知道了夏云的強大,心中湧現出強烈的恐懼之意,知道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想要與夏云為敵,無異于癡人說夢,只能心中歎氣,無可奈何的離去.

倒是那少年,從小便驕橫無比,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雖然夏云手下留情沒有殺他,他卻絲毫也不見這份情,反而心中將夏云恨到了極點,死死地盯著仙府放下,臉色陰沉無比,繼而又變的猙獰了起來.

"你等著!"

他丟下這麼一句話,化一道金光離開了海底.

"此人來曆莫測,身上有鎧甲蘊含法則之力,非同小可,或許日後會是麻煩."眼看著少年丟下狠話離去,夏云心中有些不太舒服了起來.

不過他也清楚,對方就算得罪了自己,但也罪不至死,自己手下沾染的血腥不少,卻也並非濫殺無辜之人,方才強行將對方留下或許可以,卻並不能斬殺,還不如方對方離開.而且他估計就算自己講對方留下,恐怕也奈何不得對方,畢竟對方身上那件鎧甲乃是蘊含有法則之力的存在.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以我如今的境界實力,在這下界倒也無需忌憚什麼了."夏云將心中忌憚拋到腦後,凌空一抓,頓時虛空一陣塌陷,一艘巨大的戰船帶著凜冽雷電之力緩緩降臨了下來.

戰船之上,雪冰顏,霸尊和五色鯉都一臉喜色的落了下來,朝著四周打量,俱都感受到了充斥虛空的濃烈靈氣,更是滿意了起來.

"這仙府是我的了."

面對這眾人,夏云高聲宣布道.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四百五十七章 爭搶界碑
下篇:第四百五十九章 見夜叉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