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四百三十八章 山腹之內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百三十八章山腹之內

"以本尊的算計,恐怕妖族和魔族接下來還有大變,我等都有任務在身,卻是大意不得."

狐一也開口道.

"不錯,邪極山倒,諸多邪魔外道離去,而天劫過後,邪界通道或許會打開,到時候更有邪界強者降臨,這西靈域大亂已至,我等根基還是青丘妖山,我將返回青丘妖山,親自坐鎮!"邪仙道.

"的確該如此."

大力神猿點頭,收起了通天魔棒,道:"那北靈域降世的魔王如今還是召集舊部,而且征伐了許多的部落和國度,勢力將會越來越強,恐怕要不了多久便會威脅西靈域,亦或者是東靈域."

"大夏國那邊,本尊也有算計,此次天妖大會之後,將會親自會去一趟,將夏家之人接來,日後以青丘妖山為根基,打下一片基業."

"本尊志向不大,對于下界大亂也不過是自保而已,並非想著成就霸業,只是我等卻不得不考慮."邪仙笑道.

"不錯,我等與本尊乃是一體,如今雖然分離了出來,卻依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面對如此天地大變,的確是我等大好機會,若是錯過,恐怕得不償失."狐一也道.

"行了,說這許多,終究要看本尊意願,此間事了,我等還是盡快離去便是,那天劫想必短時間難以結束."

大力神猿眸中金光一閃,朝著遠處狂暴的天劫看了一眼,丟下一句話,轉身便離去了.

他的性格本就是如此,簡單粗暴,對此狐一和邪仙相視一笑,也紛紛化光而走,瞬間消失在了天邊.

轟隆隆!

天劫依舊在繼續,此起彼伏的慘叫也響徹不絕,足足持續了一日一夜,才勉強散去.

"終于渡過去了,可惡,老夫的肉身化為虛無,命台不成,靈魂無所寄托,消亡就在眼前,該死,該死,老夫恨啊……"

一個怨毒無比的聲音從大地深處傳了出來,伴隨著一陣陣的黑煙,驚天動地,籠罩住了方圓千里.

黑煙深處,一個似人似鼠,卻又極為虛幻的影子飄了出來,周身黑煙不斷的融入靈魂之中,隱隱有法則之力顯現,卻又迅速的逸散,陰風呼嘯,森冷絕然,正是之前的陰風老怪.

此時的老怪,周身怨氣濃烈,恨意滔天,而頭頂上一枚血色的銅錢若隱若現,其上已然有了裂痕.

"若非乾坤寶錢,老夫定然難逃此劫,此仇此恨,深若海淵,老夫與你們不死不休!"呼啦一聲,陰風老怪架著黑煙妖氣,沖天而起,驚人的怨恨氣息盤旋此地,良久都難以散去.

……

嘩啦!嘩啦!嘩啦!

大山深處,高溫熾烈,夏云不斷的朝著深處走去,漸漸的聽到了一陣陣似乎流水的聲音,精神猛地一震,將朝前看去.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赤紅的火焰,如同岩漿流水一般洶湧而至,眨眼之間便將他卷住了.

"不好!"

夏云臉色大變,急忙就要掙紮,卻察覺到了一道驚人的力量瞬間封禁住了周身力量,半點力量都施展不出來了.

嘩啦!

岩漿來的快,退的更快,包裹住夏云,瞬間便將他裹挾進入了山洞深處,不知道穿過了多遠的距離,直接跌入了一片熾熱的海洋之中,浩大磅礴的力量將他周身都徹底包裹住了.

"這是哪里?"

由于靈魂肉體都被封禁,夏云除了看到眼前赤紅的一片,便再也看不到任何的東西,對于所處的環境,驚疑不定.

"吼……"

然而就在這時,一聲咆哮,一股絕強的力量猛地從下方沖了過來,緊接著一股熾熱的力量砸在了他的身上,砰的一聲,他身不由己的從赤色海洋之中飛了出來.

一掙脫這赤色汪洋,他的肉身立刻恢複了知覺,猛地低頭一看,嚇得臉色大變,卻是一頭獠牙交錯,酷似鱷龍的怪物出現在了下方,正抬著頭,張開血盆大口,仿佛等待著他的下落.

"竟然是將我當成了獵物!"夏云心中有些哭笑不得,顯然是這鱷龍方才將他打飛了出去,目的就是要一口吞了他.

只是如今他肉身力量恢複,自然不可能讓這鱷龍如願,猛地一動,身體墜落的同時,憑空挪移,身體踩在了鱷龍吻上,繼而迅速的朝著遠處的激射而去.

趁著身形挪動的時候,他也將四周的環境收入了眼中,卻是一片茫茫的赤色岩漿,四周石壁上有各種各樣的刻雕,是太古之時妖族大能拯救天地萬物眾生的畫面.

"嗯?"

躲過鱷龍的撲殺,夏云停在了一塊岩石上,朝頭頂上看去,如井底之蛙觀天一般,山腹中空,能看到蒼穹,而一座巨大的高台凌空懸浮在他的頭頂上方,四周有熾烈的火焰繚繞,也不知何故,仿佛永不熄滅.

高台通體青銅打造,古色盎然,有神秘的紋路交織,懸浮半空,虛不受力,隱隱有一股強橫的力量傳了下來.

正是這股力量,封鎖了夏云的識海靈魂,激發了體內的妖族血脈,化為了半妖之形.

"上面有什麼?"

夏云心中十分疑惑.

"吼……"

還沒等他多想,一聲咆哮頓時將他驚醒,卻是那鱷龍眼看著獵物逃走,暴怒的追殺了上來,血盆大口之中,有熾烈的火球在醞釀,溫度高的嚇人,嘩啦一聲,直奔夏云而來.

"碎!"

夏云怡然無懼,利爪如刀,凌空一抓,便將那火球抓碎,火星四下崩散,同時身形如利箭一般沖了出去,利爪直接將鱷龍的頭顱洞穿了,鱷龍慘叫,熾熱的鮮血噴湧而出.

砰的一聲,鱷龍龐大的身形便跌入了岩漿之中,轉瞬便消失不見了,這鱷龍的實力相對于一頭玄武境巔峰的妖族,哪怕是被封禁了靈魂,在此時的夏云面前依舊如螻蟻般脆弱.

就在夏云解決了鱷龍,正要上那青銅高台去看看的時候,砰砰砰一連串的激蕩碰撞聲從下方傳來.

緊接著,讓他有些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數以千百計的鱷龍密密麻麻的從岩漿之中沖了出來,掀起了百丈高的岩漿如浪,沖天而起.

如此之多的鱷龍,大多數與方才被他擊殺的鱷龍一般大小,但卻又兩頭如小山般巨大的鱷龍,巨大的眼眸射出冰冷殘忍的目光,猛地一聲怒吼,聲音如雷,在這山腹之中回蕩.

"竟然這麼多?"

看到這麼多的鱷龍,哪怕是夏云臉色也有些凝重了起來,正所謂蟻多咬死象,哪怕他實力再強,如此之多的鱷龍也依舊讓他感到有些頭疼,更何況其中兩頭巨大鱷龍所散發的氣息,十分強橫,堪比任何的天武境七八重天的強者,絕對是勁敵.

"吼……吼……"

無數的鱷龍出現,吼聲此起彼伏,密密麻麻的讓人頭皮發麻,咆哮著,紛紛朝夏云而來.

"只能暫避鋒芒了!"

夏云看了一眼青銅高台,沉吟了一下,身形如電,迅速的朝上而去,想要暫時避過這些鱷龍的目標.

這些鱷龍數目實在是太多了,一旦真的被糾纏住,恐怕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不可.

嗖!

體內妖血激發之後,夏云的力量也提高了不少,縱橫跳躍,雖比不上施展流光神遁,卻也頗具速度,眨眼之間便掠過了百丈,以那些石壁上的凸起石塊為落腳點,迅速的朝著高台而去.

"嗯?"

眼看著即將接近高台,夏云甚至已經看到了高台上一頭巨大的青銅鳳凰振翅向天,但是下一刻,他卻看到了一個人影,讓他臉色不由得一變.

或許是高台之上的氣息讓那些鱷龍敬畏,它們追著夏云,距離那高台尚有百丈的時候便停了下來,不敢靠近,只是不斷地咆哮嘶吼,在岩漿之中打滾撒潑,宣泄著憤怒.

"原來你早就來了."

夏云落在了台上,看清楚了對方,不由得松了口氣,對方不是別人,而是那持劍少女.

"你來的也不晚!"

持劍少女看了他一眼,神色依舊冷漠,不含有絲毫的感情,隨即又扭頭看向了那振翅向天的鳳凰.

青銅鳳凰,身形巨大,與這高台一般,乃是懸于虛空之上,周身翎羽栩栩如生,若非一動不動,又有青銅色澤,還真的與活物一般無二.

看著這青銅鳳凰,又看著那持劍少女,不知為何,夏云竟覺得二者身上的氣息如此的相似,如此的協調,仿佛本來就是一體一般.

"莫非是她已經得到了某種機緣?"夏云心中一動,暗自揣測,卻並沒有出口詢問.

持劍少女看著青銅鳳凰,仿佛其上存在著無窮的秘密一樣,一動不動,與雕塑一般.

"古怪!"

夏云越想越覺得古怪,這高台長寬各有百丈左右,其上密密麻麻,交錯縱橫著數不清的紋路,隱隱勾勒出一個鳳凰的形體,也是振翅而飛,與上方的青銅鳳凰好像在呼應.

他在高台上行走著,越靠近中央,越能感覺到體內妖血飛騰,而早先的那股強大的力量也越來越龐大,透著無匹的威嚴.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四百三十七章 邪仙功成
下篇: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妖傳承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