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三百二十五章 可怕劫數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二十五章可怕劫數

從幻靈鬼猴那里得到了火云之巔的消息,算是意外之喜,他與兩大化身心意相通,自然不用擔心最後找不到.

而現在,夏云帶著鼠大地在赤妖界游蕩,尋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布下瞞天大陣,開始渡那天妒之劫.

轟轟轟……

赤妖界盡管廣袤,但是說大也不大,十萬里的方圓已經算是頂了天了,一路上夏云和鼠大地看到了不少的妖王都在渡劫.

若是往常,夏云和鼠大地少不了要趁火打劫一番,畢竟能夠進入此地的妖王無一不是赫赫有名,身家豐厚之輩.

但是自從得到了萬妖旗,夏云便沒有了那個心思,這些妖王渡過劫數更好,到時候萬妖旗一發動,必然收他掌控.

只是讓夏云有些郁悶的是,他手中的萬妖旗已經被祭煉了,其中靈魂印記不是別人,而是天虎王.

以他現在的手段,可沒有辦法驅除天虎王的靈魂印記重新祭煉,只能講萬妖旗鎮壓,防止天虎王收回去.

他打算回去之後還要想些辦法,哪怕是借助暴力,也要將萬妖旗破開,非要摧毀其中天虎王的印記不可.

轉眼七八個時辰過去,二人終于找到了一處適合渡劫的地方.

這里是一處懸崖,壁立千仞,陡峻到了極點,而鼠大地找到的合適渡劫的地方便是在懸崖之下.

看著下方深沉的云霧,鼠大地滿臉都是喜色,越是隱蔽的地方,渡劫越不容易受干擾,成功幾率越大.

他有了夏云煉制的偷天神丹和瞞天大陣,如今又處于能夠削弱天劫之力的赤妖界中,對于天妒之劫的威能倒也不太擔心了.

唯一讓他有些擔心的是怕有其他的妖王前來趁火打劫,一旦陣法被破,那可是他無法承受的.

是以他讓夏云幫他護法,又找到了眼前這麼一個隱蔽到了極點的渡劫之地.

"就在此地吧!"

看著深沉的懸崖下方,鼠大地瞬間便做了決定.

對此,夏云自然不會反對,畢竟渡劫的又不是他,鼠大地想在哪里渡劫,想來有他自己的想法.

更何況夏云也覺得眼前這處渡劫之地不錯.

嘩啦啦!

既然決定了,那就趕快布置陣法,二人飛速的朝著懸崖之下降去,濃烈的云霧被排開,如海浪一般.

"好濃烈的天地之氣."

夏云看著被排開的云霧,臉上浮現出一抹詫異之色,這云霧並非水汽凝結,竟然是濃烈的天地之氣凝聚,這讓他不由得有些驚喜.

天地之氣越是濃郁的地方,越是適合天武境的強者修煉,這里的天地之氣如此濃郁,遠超蛻變之後的青丘妖山,確實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修煉之地.

若是在此地修煉的話,夏云有把握在離去之前突破到天武境第二重天.

鼠大地雖然也驚訝于此地的天地之氣濃郁,但是卻並沒有太在意,他飛速的降臨到了懸崖之下,開始布置陣法.

瞞天大陣並不繁瑣,很快鼠大地便布置好了,自己盤坐在了陣法之中,一股奇異的波動傳遞了出去.

夏云並沒有進入陣法之內,反而遠離了那處地方,找了一塊乾淨的大青石盤坐了下來,為鼠大地護法.

此次進入赤妖界的妖王,有的是為了渡劫突破,有的則是為了謀財害命而來,一旦鼠大地引動劫數,必然會引來那些人,夏云不得不防.

鼠大地很早便察覺到了自己的劫數,不敢修煉,生怕引動了劫數,但是這一次他卻沒有絲毫的掩飾,瘋狂的修煉了起來.

呼啦啦……

隨著鼠大地的修煉,虛空之中深沉的元氣呼嘯而來,很快便密布虛空,瘋狂的朝著鼠大地體內湧去.

他畢竟是地心鼠血脈,盡管還沒有覺醒多少,卻也非同小可,一直巨大的黑色老鼠虛影顯現在其背後,大口吞噬天地之氣,大部分的軀體融入大地之中,仿佛與整個大地都成為了一體.

地心鼠的血脈能有引來天妒之劫,不可謂不強,如今稍一催動,立刻便是天地感應,虛空雷光迸發,九天之上劫數降臨了.

夏云自己也渡過天人之劫,更見識過雪冰顏和龍九渡劫,但是卻從沒見過如此可怕的天妖劫數.

漫天的雷霆不是一道道的落下,而是形成了漫天的雷暴,巨大的雷球鋪天蓋地的砸了下來,仿佛天崩地裂,方圓千里都黑暗了下來,只有無窮的雷霆轟鳴,狂暴到了極點,有湮滅一切的氣息.

這一幕,徹底驚呆了夏云.

要知道這可是經過偷天神丹,瞞天大陣,甚至赤妖界削弱過的劫數,依舊有如此的可怕,那真正完整的劫數,該是何等的強橫?

漫天的雷球剛一降臨,便將那陡峻的懸崖轟成了齏粉,恐怖到了極點,無窮的雷電密布虛空,絞殺一切.

"我勒個擦……"

以夏云的見識,都忍不住爆了粗口,地心鼠血脈究竟是何等的逆天,為何劫數可怕到了如此地步?

頓時他就擔心了起來,鼠大地能不能抵擋的住呢?

吱吱吱……

就在夏云心驚膽戰的時候,瞞天大陣之中陡然升起了漫天的黃光,宛如大地一般的深沉厚重,一只巨大的老鼠發出了刺耳的叫聲.

鼠大地化為了原形,渾身肌體宛如真正的山石一般,如同從遠古留下來的古老石頭,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夏云從未見過如此強大的鼠大地.

顯然,天妒之劫的可怕讓鼠大地徹底豁出去了,到了這個時候,藏著掖著都沒用,不成功,便成仁.

漫天的雷暴湮滅了一切,也徹底籠罩住了瞞天大陣,夏云沒有退,而是努力睜開眼睛想要看了清楚.

雷暴熾亮,刺人眼目,哪怕是夏云都差點流下眼淚來,只見一只巨大的土石老鼠,仰天嘶吼,與雷霆爭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幾個時辰,也許是一刹那,等到夏云再次看清情況的時候,雷暴也消失了.

"這就結束了?"

夏云滿臉都是錯愕之色,這劫數來得快,去的也太快了吧,莫非只是第一波剛剛結束不成?

他抬頭看天,只見萬里無云,天朗氣清,盡管沒有太陽,卻也明媚的很,怎麼都不像是方才天崩地裂,世界毀滅的景象.

至于那懸崖峭壁,早就沒有了蹤影,甚至就像是從來不曾出現過似的.

嗖!

夏云搖了搖頭,驅散了心中驚疑,身形一晃便來到了鼠大地渡劫的地方,發現瞞天大陣依舊存在,但是中央卻躺著一股巨大的黑炭.

"鼠大地,你還沒死吧?"

夏云湊了上去,小心的探查了一番,發現這黑炭不是別人,正是已經化成了原形的鼠大地,渾身都焦了,尾巴也斷了,耳朵也毀了,頭不是頭,尾不是尾,若不是夏云靈魂強橫,恐怕都以為他早死了呢.

大地之下,濃烈的氣息蒸騰而起,不多時虛空之中便充斥著濃烈的天地之氣,十分的古怪.

"咦?"

夏云也不敢胡亂打擾鼠大地,目光朝著地下看了看,臉上浮現出了駭然之色,滿臉的難以置信.

他發現,在這不過十畝左右的瞞天大陣之下,竟然密密麻麻的彙聚了十多條妖脈,每一條都要都絲毫不遜色還沒有蛻變之前的青丘妖山之下的妖脈.

那濃郁到了極點的天地之氣,正是十多條妖脈散發,蒸騰之間,仿佛有龍虎之形,濃烈無比,宛如實質.

"這……這……"

夏云完全震驚了,先前他可沒有發現這地下的妖脈,要知道以他如今的感知,就算妖脈潛藏在地下千丈都能輕易感知到,但是之前他卻毫無感知,由此可見這些妖脈之前是不存在的.

而現在,卻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那就只有一種解釋,是鼠大地催動了血脈之力形成的,別無其他的可能.

只是……地心鼠的血脈真的有如此強橫,短短的時間之內,便形成了這十多條巨大的妖脈,怎麼可能?

要知道在之前,鼠大地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常,他的血脈之力也沒有賦予他多麼強大的能力啊.

然而眼前的一切又該怎麼解釋?

夏云忽然發現,自己好像對地心鼠血脈一無所知,只是知道這是太古傳承下來的強大血脈,受天道妒忌.

雪冰顏的人魚血脈,也受天之妒,卻也沒有表現的這麼逆天呀.

"哎喲……"

一個時辰之後,隨著鼠大地發出一聲呻吟,夏云知道他挺過來了,連忙湊了上去,詢問道:"還沒死吧?"

"快死了……"

鼠大地睜開眼睛,疲憊到了極點,但是夏云卻能感知到他體內生命氣息在迅速的壯大,節節攀升.

虛空之中,天地之氣隨之而湧動了起來,透過烏黑的焦殼,朝著鼠大地的體內投了進去,聲勢浩大.

咔嚓!咔嚓!咔嚓!

不多時,鼠大地體表的焦殼便寸寸碎裂,滑落了下來,露出了其中柔順的黑毛,幽黑油亮,堅韌無比,仿佛蘊含著力量.

只是一眼,夏云就知道鼠大地此次的劫數算是真正安然渡過了.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三百二十四章 兩大化身
下篇:第三百二十六章 驟然出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