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二百八十五章 退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八十五章退走

血幕重重破碎,卻仿佛無窮無盡,哪怕是刀芒再如何的強橫,也無法突破,最終徹底消弭殆盡.

而夏云看到這一幕,臉上則浮現出一抹詫異之色,怎麼也沒想到這祭壇的守護之力居然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天虎皇尊可是天武境巔峰的存在,那一刀之威,足以開山裂地,卻連這血光形成的血幕都無法斬破,可見祭壇防護之強.

這樣一來,倒是讓他松了口氣,知道自己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了,只要在這祭壇之中,就連天虎皇尊都無法破開,自然傷不到他.

"皇尊!"

不多時,遠處一道道強橫的氣息呼嘯而來,顯現出了群妖的身形,讓夏云臉色微微一變,卻並不擔心什麼.

這些妖族似然強大,但是卻比不上天虎皇尊,就算出手,也絕對無法打破這重重血幕的,自己依舊安然無恙.

倒是不知道若是天虎皇尊聯合群妖之力出手的話,這祭壇還能不能抵擋的住.

"還是盡快恢複修為要緊,這祭壇雖守護我,但也十分詭異,長留在此,恐怕不太好."夏云心念一動,開始恢複自身實力.

只見他掏出丹藥就往嘴里塞,運轉功法,調動靈魂,一股澎湃的藥力瞬間在體內擴散開來,滋養肉身經脈,壯大玄氣.

這個時候,夏云依舊沒有恢複人身,而是半妖形態,隨著體內力量不斷恢複,眸中碧芒閃閃,氣息壯大.

嗡!

突然,祭壇微微一震,一抹洶湧浩大的力量瞬間湧入了夏云體內,讓他猝不及防,險些岔了氣.

"七竅玲瓏玉身!"

幾乎本能,夏云運轉起了七竅玲瓏玉身,周身玉光一閃,筋骨堅韌,迸發毫芒,強橫的宛如永睆諈.

那股從祭壇之中湧入的強大力量,在經脈之中肆虐,橫沖直撞,卻無法損傷經脈,只能將經脈拓寬,丹田氣海越發規模壯大.

夏云不斷地運轉功法,想要將這股力量煉化,卻根本力有未逮,只能看著它肆虐,卻奈何不得.

唯一能做的,就是時刻催動七竅玲瓏玉身,以防肉身被這股力量沖破.

嗡嗡嗡……

就在夏云對這股力量一籌莫展的時候,額頭上的神器殘片突然震動了起來,散發著一股莫大的吸力.

頓時體內肆虐的力量就好像找到了宣泄口,瘋狂的朝著額頭神器殘片之內湧去,夏云有一種感覺,這股力量仿佛與神器殘片同體同源.

神器殘片吸收了這股力量,頓時光華閃耀,血光萬道,將夏云整個人映襯的就好像無邊血海之中走出的魔神至尊.

"不好,這魔頭在恢複實力,我等必須要趁其未恢複之前將他打殺,否則便再也制不住他了."

看到祭壇之上血光萬道,強橫的氣息不斷地傳了出來,圍觀的群妖都臉色大變,一頭身形矮小,尖嘴猴腮的老者大叫道.

"不錯!大家一起出手!"

"殺!"

隨著群妖大喝,頓時都齊齊出手了,妖氣澎湃,浩大莫名,刀光劍影,罡氣烈風盡數朝著祭壇之上轟殺了過來.

轟轟轟……

面對如此之多的攻擊,祭壇依舊巋然不動,血幕重重,無窮無盡,將所有的攻殺之力都抵擋了下來.

"好堅硬的烏龜殼!"

群妖看到這一幕,都是駭然.

"讓開!"

這時候,象不平也趕來了,大喝一聲,一拳轟出,大地都在震動,仿佛地脈翻身,恐怖的氣息震撼十方.

轟!

這一拳的力量恐怕連一座大山都能轟殺成渣,破碎了數萬重血幕,卻依舊沒有對祭壇造成絲毫的損傷.

祭壇就好像洶湧汪洋之中的定海神針,無論汪洋洶湧,大浪滔天,始終砥柱中流,巋然不動.

"什麼?"

象荷見狀,小臉上也浮現出了震驚之色,她大叔的的實力早已經達到了天武境巔峰,只差半步便踏入玄武境,可謂是下界罕有敵手,卻奈何不得眼前這一座祭壇,怎麼可能,這是什麼祭壇?

砰!

就在群妖震驚莫名,難以置信的時候,虛空一聲炸響,一道血光如利箭一般從祭壇之中激射而出.

濃烈的法則氣息呼嘯而來.

"不好,這是神器殘片的力量,蘊含法則之力,無法抵擋!"群妖之中也有見多識廣之輩,看到這血光,急忙抽身而走.

象不平臉色也有些肅穆了起來,面對激射而至的血光,不但不躲,反而一拳轟了上去,要將這血光擊潰.

他雖然還未領悟法則之力,但是由于血脈強橫,力量可怕,神器殘片始終不過是殘片而已,激發的法則之力奈何不了他.

砰!

拳頭與血光碰撞,沒有任何的波動,血光一陣閃耀,不但抵擋住了拳頭,反而如血蛇一般,朝著拳頭之上蔓延.

"這是……"

象不平臉色這時候也變了變,猛地運力,將血光震散,只見拳頭之上一片模糊,被腐蝕掉了一層血肉.

這法則之力更加可怕了.

一旁的群妖,包括天虎皇尊也都看到了象不平拳頭被腐蝕的一幕,臉色都大變了起來,駭然至極.

在場群妖,雖然彼此都不服氣,但是象不平乃是第一高手,卻是大家心知肚明的,而現在,就連象不平都傷在了那血光之下,他們哪里能夠抵擋.

頓時,群妖都有了退去的心思,知道眼下無論如何是奈何不得這魔頭了.

"浩劫,浩劫呀!"

一名年邁的老妖歎著氣,轉身離去了,既然奈何不得魔頭,留在此地也無用,只是魔頭出世,絕對是一場無法避免的浩劫.

"怎麼辦?"

"莫非真的誰也奈何不得這魔頭?"群妖之中,一個個都驚疑不定,彷徨不安了起來,魔頭太強大了,又有神器殘片,若是真的出世,這西靈域豈不是首當其沖,要被魔頭肆虐?

當然,還有一些妖族心中不甘,神器殘片沒得到,反而得罪了這麼一個強大的魔頭,若是報複起來,那豈不是更可怕?

"皇尊,你是前輩,眼下該如何是好?"西陵四怪之中的死狗,神色平靜,忽然朝著天虎皇尊問道.

群妖聞言,都朝著天虎皇尊看來.

"本尊哪來的辦法?"

天虎皇尊冷哼一聲,也不回答,拎著長刀,轉身離去了,既然奈何不得魔頭,留在此地無異,還是去尋找其他的機緣吧.

這萬妖戰場核心,除了神器碎片以外,還有諸多的寶物,仙器碎片也不少,與其留在這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還不如趁著空間再開之前,尋找一番其他的機緣.

天虎皇尊說走就走,轉眼便消失不見了.

"哈哈,事已至此,留在此地也沒了用處,本王也告辭了."金羽妖王干笑一聲,帶著小輩也離去了.

在這大地之中,他一身的實力都受到了克制,勉強只能發揮八成,是以一直未曾出手,如今象不平都吃了虧,他就更不可能再動手了,離去才是最好的選擇.

"大叔,怎麼辦?"

象荷見兩大強者相繼離去,小臉上滿是焦急之色,對于魔頭,她可謂是恨到了骨子里,可不想就這麼輕易罷手.

"呵呵,丫頭,我們也走吧,這魔頭成了氣候,除了你父親發動族內仙器以外,恐怕誰也殺不了他了."

象不平搖了搖頭,一層白光從拳頭之上迸發,不斷地驅除血光,拳頭也漸漸恢複了原來蒼勁有力的模樣.

"什麼?"

象荷聞言,頓時大吃一驚,臉上浮現出難以置信之色,叫道:"這樣的話,豈不是放過了這魔頭?"

"我等殺不了他."

象不平搖了搖頭,拉著象荷的手,也離去了.

象荷回頭看著無窮血幕之中那模糊的身影,小臉上浮現出濃烈的恨意,卻也無可奈何,只能跟著象不平離去.

"連象不平都走了,我們也走吧!"

牛不同搖了搖頭,朝著自己的三個同伴說道.

"我西陵四怪豈是貪生怕死之輩?"山羊胡子老者冷哼一聲道.

"老山羊,這個不是貪生怕死,而是識時務者為俊傑."媚貓這個時候也笑不出來了,臉色凝重的說道.

"死狗,發動吞月天罩能不能煉化這祭壇?"老山羊不理會媚貓的話,而是朝著一旁的冷淡青年人問道.

"神器殘片威力大增,恐怕能毀了吞月天罩."青年人依舊面無表情,冷冷的說了一句話.

"什麼,連吞月天罩都不行了,那還是算了吧,我們走."牛不同二話不說,垂頭喪氣的轉身就走.

不過就在他走出三步之時,突然回身,憨厚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狡詐之色,目光落在了血幕之上,怪笑道:"我倒要看看,這祭壇能不能抵擋住我這牛魔開山斧的威能."

轟!

隨著他聲音一落,虛空陡然一炸,他手中的巨大斧頭綻放出凌冽無邊的光芒,如天神開天,狠狠地朝著祭壇劈了過來.

虛空轟鳴,一道巨大的斧光撕天裂地,摧枯拉朽一般,斬在了無窮的血幕之上,砰砰砰,如鞭炮齊鳴,血幕破碎之聲響徹不絕.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二百八十四章 神秘祭壇
下篇:第二百八十六章 祭壇崩滅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