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二百八十四章 神秘祭壇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八十四章神秘祭壇

"怎麼辦?"

就在象荷向象不平訴說自己心中疑惑之時,夏云卻如無頭的蒼蠅一般,直接便鑽入了茫茫大地深處.

這片空間天高地厚,與外界簡直一般無二,為了逃避群妖追殺,夏云瘋狂的往大地深處遁去,如一道幻影鬼魅.

"魔頭,給本尊留下!"

在夏云後方數百丈外,天虎皇尊大喝一聲,一道刀光撕裂虛空,斬殺而來,凶猛霸道,摧枯拉朽.

"咝……"

夏云立刻便感覺到了巨大的威脅,本能的身形一晃,躲過了刀光斬殺,繼續朝著遠處遁去.

在這大地之下,他就仿佛海中游魚,靈活多變,速度比起天武境的妖族強者來說都不遜色多少.

而在身後追趕的妖族之中,速度最快的便是天虎皇尊了,其他的還有一些其他的妖族,修為相對來說並不算強.

夏云之所以選擇走地下,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畢竟地下對他來說頗為有利,而無論是地面之上,還是天上,卻並不占多少優勢.

如今從身後追來的群妖數目來看,他的選擇無疑是對的.

只是就這樣一直逃下去,也不是長久之計,畢竟他的修為並沒有達到天武境,論耐力的話,恐怕比不上那些妖族強者.

再加上他對這萬妖戰場核心並不是很熟悉,不知道該如何離開,拼命逃跑,最後難免被抓.

這才是夏云心中擔心的地方.

嗖!

夏云的速度極快,如一道流光,瞬間穿過了千丈土層,鑽入了洶湧的地煞層之中,還未逃遠,立刻又察覺到了天虎皇尊的靠近.

"真是陰魂不散!"

夏云臉色凝重,額頭神器碎片閃爍著冰冷的光澤.

若他是凶魔的話,以靈魂之力催動神器碎片,還有與天虎皇尊一戰的實力,而現在卻不行,他的靈魂之力太過弱小了.

"走!"

眼看著天虎皇尊越來越靠近,手中長刀揮舞,刀光鋪天蓋地,夏云身形一轉,突然朝著遠處的一片濃烈狂暴的煞氣之中沖去.

他有大地母銅鼎,就算是地煞風暴也奈何不了他,這才是他逃出地煞層中最大的依仗,之前也就是憑此逃過了三頭妖蟒的追殺.

如今可算是故技重施.

"嗯?"

不過就在夏云剛要鑽進大地母銅鼎的一刹那,額頭上的神器殘片突然傳來一陣陣的悸動,仿佛遠處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它.

夏云臉色一變,察覺到神器殘片的跳動,似乎要從額頭跳出飛走.

"是什麼?"

夏云目光一閃,朝著遠處看去,只見無窮的煞氣彌漫,四面八方都渾濁無邊,根本就看不真切.

"去看看!"

他也不是膽小之人,心中念頭閃過,暗想著莫非前方還有其他的神器殘片,立刻便身形一動,朝著神器殘片震動的方向而去.

"咦,這小子要干什麼?"身後,天虎皇尊本也以為夏云要鑽入那煞氣風暴之內,自尋死路,心中正兀自著急的時候,卻沒想到夏云竟然朝著另一個方向去了,頓時便感到有些詫異了起來.

不過詫異歸詫異,他依舊死死地追了上來,無論是因為神器殘片,還是凶魔,他都不可能放過夏云.

夏云凌空虛渡,穿過重重煞氣,很快便看到了一片血光耀目,在前方沉浮不定,散發著無窮無盡的凶戾氣息.

"這是……"

夏云靠近一看,發現這竟然是一處祭壇.

祭壇懸浮在煞氣之上,其上聳立著四座邪惡猙獰,丑陋無比的魔神雕塑,中央則是一片血池,池中血水激蕩,洶湧澎湃,隱隱有鬼哭神嚎的聲音傳了出來,讓人頭皮發麻,渾身戰栗.

越靠近祭壇,神器殘片悸動越激烈,一道道的血光迸射而出,仿佛與祭壇隱隱溝通,產生某種變化.

夏云臉色凝重,本能的從這祭壇之上感覺到了一股無邊的邪惡意念,靈魂戰栗,仿佛有某種邪惡的存在正在盯著自己.

不過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沒有感覺到危險,反倒是靈魂戰栗漸漸散去,整個人變得更加平靜了起來.

"這是什麼東西?"夏云心中疑惑,身形一晃,便落在了祭壇之上.

"吼……"

"桀桀……"

"嘿嘿……"

"嘎嘎……"

頓時,一聲聲詭異的笑聲在他的耳邊響起,震耳欲聾,龐大而恐怖的氣息如汪洋大海般壓了過來.

"不好!"

夏云臉色一變,就要運轉玄氣抵擋.

只是就在這時,他額頭上的神器殘片微微一動,散發著萬道血光,瞬間便將他周身包裹了起來,頓時壓力盡去.

"過來吧,我的傳人……"夏云驚奇無比,沒想到神器殘片會主動護住自己,這時候一個若有若無的聲音仿佛從遙遠的地方傳來.

"誰?"

夏云臉色凝重,喝問道.

砰!

回應他的是祭壇之上血池內咆哮的血水,一股腥氣撲面而來,仿佛洶湧的暴怒的海洋,變化莫測.

夏云的目光瞬間便落在了血池之內,也許是察覺到了他的注意,血水洶湧也漸漸停止,反倒是顯現出一片模糊的景象.

那景象之中,妖魔大戰,強大的妖族和魔頭捉星拿月,翻掌之間天崩地裂,大毀滅的力量席卷一切.

"莫非是……"

夏云心中一動,正要看個究竟,忽然血水景象一變,來到了一片血光陰森,萬魔咆哮的世界之中.

一個朦朧的血影乃是這片世界的主宰,端坐在王座之上,目光如血池,穿透虛空,宛如實質,朝著祭壇之上的夏云看來.

不知為何,看到這血影,夏云竟然有一種看到了自己的感覺,尤其是那可怕的目光,讓他心中大駭,猛然後退了一步.

血池景象再變,一片斷壁殘垣,經過毀滅後的戰場出現了,一道血光從天而降,落入了戰場深處,血光之中是一塊殘破的碎片.

"神器殘片!"

夏云一眼便認出了那殘破的碎片,正是他額頭上的神器殘片,這景象好像在訴說神器殘片的來曆.

神器殘片落入戰場,一道血影一閃即逝,遁入大地深處,建造出了祭台,將整個戰場都籠罩了起來,漸漸形成一片絕地.

這一下,夏云才明白了萬妖戰場演變成現在樣子的原因,只是他還是有些不明白,這祭壇真正的作用是什麼.

"回來吧,孩子!"

血池景象,驀然又產生了變化,形成一張五官俱全,變化不定的魔臉,黑洞洞的血眸看著他,仿佛蘊含著無窮的意念,深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隨著這聲音響起,夏云只覺得靈魂驀然一震,仿佛要從識海之中沖出來,臉上頓時浮現出了駭然之色.

蹬蹬蹬……

他嚇得面如土色,本能的後退了十多步,才擺脫那魔音威能,靈魂恢複了正常,砰的一聲,跌坐在了地上.

這時候,他才發現四周靜默無比,根本就沒有半點的聲音,血池平靜無波,仿佛不知多少年沒有變化過.

只是他體內的玄氣竟然徹底消弭殆盡了,就仿佛方才經曆了一場大戰一般,整個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憊.

"究竟怎麼回事?"

一時間,夏云心有余悸,本能的要逃離這個祭壇.

嗖!

就在這時,遠處一股強大的氣勢激蕩而來,顯現出了天虎皇尊手持長刀的身影,緩緩地朝著祭壇而來.

看著眼前古怪的祭壇,天虎皇尊臉色平靜,但是眼神卻前所未有的凝重,目光一瞬間便看到了跌坐在祭壇上的夏云.

"魔頭,本尊看你此時還往哪里走?"天虎皇尊開口,聲音威嚴,身形一晃便朝著祭壇之上而來.

夏云見狀,頓時臉色難看了起來,此時他體內力量全無,靈魂疲憊,根本就沒有了絲毫反抗之力.

轟轟轟……

然而就在這時,祭壇猛然一陣,一股可怕無邊的氣勢升騰了起來,虛空不斷地炸響,血光綿綿不絕.

"什麼?"

天虎皇尊沒想到這祭壇會有如此變化,揮刀便斬了過去,卻被無窮的血光阻擋住,強大的力量瞬間將他震飛了出去.

這祭壇的力量竟強大如斯,連天虎皇尊都靠近不得分毫,反而被震飛了出去,一道道的血光如漣漪一般,將四周的煞氣推開.

夏云看到這一幕,臉上浮現出一抹詫異之色,沒想到這祭壇竟然在關鍵的時候保護了自己.

砰!

天虎皇尊腳下一頓,臉色凝重了起來,沒想到這突然出現的古怪祭壇,竟然有如此大的威能.

這一下,他出手更加警惕了起來,一步踏出,長刀如練,虎嘯之聲爆裂無比,可怕的鋒芒凌空斬落.

一刀落下,虛空破碎!

這一刀的力量可怕到了極點,哪怕是隔著數十丈,夏云也感受到了刀芒那毀滅一切的氣息.

祭壇的血光越發的激蕩了起來,聲勢浩大無比,血光變化,仿佛形成了一重重的血幕,不知道有多少,迎向了刀光.

砰砰……

瞬間,一重重的血幕破碎,刀芒摧枯拉朽,只是血幕仿佛無窮無盡,不斷地湧現,迎向刀芒.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二百八十三章 得到碎片
下篇:第二百八十五章 退走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