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二百五十八章 生死一瞬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五十八章生死一瞬

轟!轟!轟!

夏云盤坐在大地母銅鼎內,感受著外界沖撞大地母銅鼎強大的力量,一顆心依舊懸的高高的.

"希望那老妖還未渡過劫數."

夏云抬頭,死死地盯著鼎外,這一次收獲不可謂不大,就憑借那幾件神兵利器,千年血蛇之根和天生紫蓮,就賺大發了.

只是收獲雖大,卻也有強烈的危險,如今自己還遠遠沒有達到脫離危險的地步.

一想到那老妖若是渡過了劫數,哪怕是有一定的虛弱期,恐怕自己也難逃一死,他便心頭發麻,只能暗暗祈禱.

轟!

很快,大地母銅鼎便沖出了甬道,夏云也看到了外面的景象.

"嗯?"

茫茫土層之中,一片黃光激蕩,這是無邊後土之氣的凝聚,卻無法阻礙夏云的目光,一眼便看到了其中的變化.

一道道的火焰縱橫虛空,正在不斷地燃燒,讓他暗暗松了口氣,只是那火焰越來越小卻提醒著他,三頭妖蟒渡劫眼看就要結束了.

"走!

夏云不敢有絲毫的遲疑,也不收起大地母銅鼎,直接就鑽入了無邊土層之中.

轟隆隆!

就在這時,一聲巨響如天雷滾滾,從虛空之中而來,恐怖的力量還未到達,便給人一種毀天滅地的感覺.

夏云一抬頭,便看到了一條血光撕裂土層,破碎虛空而來.

"該死,血鱗魔鞭!"夏云臉色一變,急忙催動大地母銅鼎就走,只是剛一動,大地母銅鼎便發出了劇烈的震蕩,卻是被血鱗魔鞭抽中了.

嗡……嗡……

這一擊的力量不可謂不大,哪怕是大地母銅鼎都瞬間發出了洪鍾大呂般的聲音,夏云在其中被震蕩的五髒升騰,骨頭都斷裂了.

本來剛剛有些愈合的傷口,再次被撕裂,夏云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生死存亡的最後關頭,除非他以大地母銅鼎的玄妙紮根土層深處,才有勉強抵擋血鱗魔鞭的可能.

只是若是那樣,等到三頭妖蟒渡過劫數恢複過來,他依舊是死路一條.

"必須盡快離開,擺脫這血鱗魔鞭的糾纏."

夏云目光堅定,抓出千年血蛇之根,猛地便咬了一口,這個時候他也顧不上什麼,一定要讓自己恢複過來,千萬不能死在這里.

千年血蛇之根盡管珍貴,卻比不上自己的小命,就算日後煉成丹藥更強,卻比不上現在的危急存亡.

千年血蛇之根一入口,便化為一股濃烈的清香,瞬間朝著四肢百骸,周身血肉經脈骨頭之中滲透.

五髒移位,骨頭碎裂的痛苦瞬間便得到了緩解,讓夏云下意識的便松了口氣,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

這千年血蛇之根不愧是天材地寶,吃了一口,便讓他的傷勢得到了極大的緩解,並且迅速的痊愈著.

"走!"

感覺到體內的傷勢正在不斷地恢複,夏云卻絲毫不敢怠慢,體內玄氣激蕩,催動大地母銅鼎,瞬間朝著土層深處而去.

土層如水,絲毫也阻礙不了大地母銅鼎,眨眼之間便掠出去了數百丈,如一道流光劃破虛空.

只可惜,盡管大地母銅鼎速度夠快,卻也遠遠比不上蛇鱗魔鞭的速度,砰的一聲巨響,血鱗魔鞭再次抽擊了過來.

轟!

血鱗魔鞭的力量太恐怖了,直接便將大地母銅鼎打飛了出去,卻並沒有遠離祭壇,反而又飛了回來.

"這血鱗魔鞭智慧不低,知道奈何不得我,卻要困住我了."夏云看到這一幕,氣的咬牙切齒.

仙器至寶可怕就可怕在這里,不俗的智慧,強大的力量,絕對是難纏到了極點,若是夏云就這麼被困住,恐怕死都無法離開此地了.

"只能往地煞層中而去了."

本來夏云不想進入地煞層,畢竟其中也蘊含著巨大的危險,一旦遇到煞氣絞動,元磁震蕩,那恐怕真的是必死無疑了.

只是現在有血鱗魔鞭在,他從土層之中離去顯然是不可能了.

嗖!

幾乎沒有半點的遲鈍,大地母銅鼎微微一頓,立刻便朝著更深的土層下方而去,無論如何,夏云都決定先擺脫這血鱗魔鞭.

砰!

身後,血鱗魔鞭好似一片無窮威能的血光,席天卷地,土層寸寸湮滅,虛空崩塌,再次抽擊了過來.

撕拉……

夏云看了一眼,心神卻前所未有的冷靜,眼看著魔鞭抽擊而來,力量席天卷地,他卻猛的一催動大地母銅鼎,憑空挪移了百丈.

砰砰砰……

血鱗魔鞭瞬間抽空,那一片土層被強大的力量瞬間湮滅成虛無,虛空可怕的爆鳴聲震耳欲聾,駭人至極.

僥幸躲過了一擊,夏云卻沒有松懈,目光堅定,靈魂牢牢地鎖定住了血鱗魔鞭,渾身的力量都凝聚了起來.

轟!

大地母銅鼎在夏云全力的催動下,好像一塊隕星從天而降,砸向了深不可測的大地深淵之中.

土層厚重,不知道有多遠.

血鱗魔鞭一擊不中,卻依舊瘋狂的追了上來,速度越來越快,力量越來越猛,呼嘯之聲連夏云的靈魂都感覺到了刺痛.

嗖嗖嗖……

夏云催動大地母銅鼎,宛如雷霆電閃,走著之字形,越來越接近地煞層之中了,血鱗魔鞭化為一片血浪追了上來.

強烈的危險感覺一直在夏云心頭縈繞,而他卻絲毫不顧,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莫名的甯靜狀態之中.

在這種狀態下,他渾身的氣息都凝練了起來,玄氣飛快的運轉,隱約之間七竅溝通,玄門震蕩,無窮的玄氣從虛空之中滾滾而來.

對于大地母銅鼎的操控,也隱隱有一種得心應手的感覺,心念一動,鼎便隨之而動,玄妙至極.

嗖嗖嗖……

只見茫茫土層之中,一道黃光從天而降,卻又無窮的血浪在後方窮追猛趕,浩大的氣勢驚動了四方.

"怎麼回事?"

大地之下的爭斗,一般的妖族自然是感受不到,但是那些強大的妖王卻隱隱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血鱗魔鞭實在是太強了,幾乎媲美一般的仙武境強者,那無窮的血浪滾滾如潮,恐怖的波動若是宣泄開來,萬丈大山都要崩裂.

也幸好實在地下,若真的在地面之上,那恐怕不知多少的生靈要遭受池魚之災了.

"我等走吧!"

一個身形魁梧,額頭仿佛生著第三只眼睛的大漢,氣息滾滾,攝人心魄,他一開口,其他的妖族都噤若寒蟬,卻又不敢不應.

"妖眼大王說的對,那妖仙火劫即將散去,若是三頭老祖沒死的話,我等可就危險了,還是就此離去吧."

一頭身形干瘦,一身褐色皮毛的妖物干笑道.

"哼,黑貓老妖,你知道個屁,妖眼大王要離開,恐怕是看到了什麼吧,莫非是三頭老祖渡過了劫數不成?"

這是一個猿猴妖物,身形矮小,但是手中卻持著一根通體碧綠,高有丈二的木棒,目光朝三眼妖族看了過去.

三眼妖族也看了他們一眼,卻未多說,轉身就走,幾個閃爍便消失在了眾妖的面前,速度快速到了極點.

"膽小之輩!"

猿猴撇了撇嘴,不屑一顧道.

"我也走了,三頭老祖縱橫縱橫這赤妖山脈數千年,血紋妖蟒一族更是底蘊強橫,此劫必然奈何不了他,留在此地,凶多吉少呀."黑貓妖物目光閃爍了兩下,也開口道,身形一變,化為一條黑貓,不多時便鑽入了山林之中.

"走了,走了!"

黑貓的話讓群妖都動搖了起來,仔細思量,覺得說的極對,尤其是這些妖獸心思比不得人類複雜,對危險有一種感應,此時已經隱隱察覺到不對勁了.

"都走吧,你等走了,那血紋妖蟒一族的寶物可都是老夫的."猿猴見眾妖離去,更是不屑道.

"嘿嘿,獼猴老妖,你說這三頭老祖莫非真的渡過了此劫?"一個妖物湊了上來,小心問道.

"自然是如此,那老妖方才被天罰重傷,那可是天罰,沒要他的性命算他命大,此時還想渡過妖仙火劫,怎麼可能?"獼猴眼睛眨了眨,好像知道些什麼,說道.

"什麼,方才那是天罰?"

眾妖一聽,頓時恍然大悟,同時臉上也都不約而同的顯現出了喜色,大笑道:"難怪那劫數持續了九個時辰之多,竟然是天罰,看來三頭老祖果然是在劫難逃了."

既然知道三頭老祖經曆的是天罰,眾妖都放下心來,天罰是何等存在,沒有劈死三頭老祖,恐怕也要了他九成的性命,這妖仙火劫也如此恐怖,三頭老祖要是還能活下來,那豈不是真的逆天了?

眾妖這一下都是欣喜若狂,三頭老祖已死,血紋妖蟒一族也都傷亡不小,哪里抵擋的住群妖的力量.

想到這里,眾妖都摩拳擦掌了起來,恨不得火劫立刻散去,眾妖沖上血蛇山脈,大肆虐奪,將血紋妖蟒一族瓜分乾淨.

猿猴看到這一幕,也是得意無比,只覺得若不是自己認出了天罰,眼前這些妖物哪里能得到如此之大的機緣呢?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二百五十七章 寶物多多
下篇: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突破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