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二百五十章 可怕手段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五十章可怕手段

"滋啦啦……"

萬靈狐火沒有任何的阻礙,直接鑽入了白象的識海之中,瞬間便沾染在了白象的靈魂之上,熊熊灼燒了起來.

白象立刻便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龐大的軀體不斷地顫抖掙紮,鐵索碰撞,發出了劇烈的聲音,整個囚牢都在震動.

"青丘妖狐,你殺了我!"

白象眸中閃過瘋狂的血光,怒吼道.

"想死?哪有那麼容易!"

夏云冷笑一聲,卻不理會痛苦掙紮慘叫的白象,而是將目光落在了穿山甲妖王身上,走上了前來.

相對于白象的瘋狂怒吼叫罵,穿山甲則要安靜的多,只是冷冷的看著走上前來的夏云,一言不發.

"穿山甲,我也知道你的秉性,也罷,既然不臣服,那我也不為難你,我給你一次機會,從今天開始,只要你能在地下打通我青丘一脈占領之地的妖脈土層,那我便不為難你,放你離去,如何?"

夏云盯著穿山甲的眼睛,緩緩道.

"打通妖脈土層?"

穿山甲一聽此話,眸中頓時閃光一閃,口吐人言道:"你倒是好算計,要我助你打通地脈,勾連妖脈,以妖脈之力鞏固青丘妖山之地位,莫非你以為我是傻子,任你擺布?"

穿山甲一口便說出了夏云的目的,所謂給他一次機會,不外乎就是家主他善于打洞穿山的能力,將青丘一脈所占據的各大山脈串聯起來,使得地下妖脈移動變化,全部都彙入青丘妖山妖脈之中,到後來,眾多妖脈合為一體,四通八達,就好像地龍游走,不但能彙聚龐大的妖氣,甚至能夠拔高青丘妖山,形成堪比虎王妖山,甚至更龐大的山脈,這是一個龐大的計劃.

一般的存在想要完成這個計劃,少說也要達到天武境才行,到時候便能家主茫茫天地之力,移山趕脈,改造這片地域.

但是穿山甲天生便能穿山打洞,游走土層之中簡直輕而易舉,借助他的力量打通地脈,勾連妖脈,盡管速度稍慢,卻也是一個絕妙的辦法.

甚至這種辦法所改造的地勢,徐徐漸進,比粗暴的力量改造要穩妥的多,可以說是引導性的改造.

本來夏云打算讓鼠大地去做這件事,只是現在想想,鼠大地溝通鼠族,搜集整個西靈域上的消息,在青丘妖山上地位重要,完全分身乏術.

如今這穿山甲妖的出現,可謂是瞌睡送來的枕頭.

只是看穿山甲的樣子,好像對夏云所給的這次機會不屑于顧,目光之中充滿著嘲諷的神色.

"怎麼,你不願意?"

夏云目光一眯,淡淡的開口道.

"你覺得呢?"

穿山甲冷笑:"若是願意,恐怕早就臣服于你了,要殺就殺,何必啰嗦,我穿山甲可不是那種怕死之輩."

"呵呵,好得很,好得很,既然你求死,我也成全你,不過就算你死了,靈魂肉身也要為我所用,萬世不得翻身."夏云裂嘴一笑,但是說出來的話卻充滿著刺骨的寒氣,讓人一聽便不寒而栗.

"什麼?"

穿山甲一聽,頓時大驚,他之所以求死,便是擁有一套秘法,可以在關鍵時刻將靈魂遁出肉身,短時間不會死亡,甚至若是有機會,還能夠占據其他妖族的軀體,從頭再來,逍遙自在.

只可惜,這種秘法有一個極大的弊端,那就是必須要在他人殺死他的情況下才能施展,並不能主動催發.

這也是他一直強硬求死的原因.

而現在,夏云卻說出這一番話,就算是死,他的肉身和靈魂也休想逃離,反而依舊要為他所用,便讓他嚇得亡魂大冒了.

他有恃無恐的原因,便是認定自己不會死,而現在,他卻從夏云的話中感受到了生不如死,死後都不得超生的殺機.

"你要干什麼?"

穿山甲見夏云走上前來,一指探出,徑直朝著自己額頭點頭,不知為何,識海內的靈魂劇烈的顫抖恐懼,仿佛看到了克星.

在夏云的指尖上,一抹淡淡的尸氣浮現.

這是夏云在催動《百煉尸魔訣》的氣息,以指力封鎖穿山甲的識海,就算是後者死了,靈魂也無法從肉身之內遁出.

眼前的穿山甲修為不過是玄武境巔峰,一旦死了,夏云便可以將其煉成尸魔,不僅能夠實力大增,還能夠如使臂助.

尤其是夏云修煉了《萬狐歸靈神訣》,若是分一絲靈魂在尸魔穿山甲身上,也可以操控來打通地脈,勾連妖脈了.

可以說,方才夏云說的沒錯,他確實是在給穿山甲一次機會,只可惜穿山甲不懂得把握,自尋死路了.

"等等,等等……"

眼看著夏云一指點下,那種恐怖的氣息讓人靈魂戰栗,幾欲崩裂,穿山甲終于意識到自己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急忙開口道.

"怎麼?"

夏云手指一頓,盯著穿山甲的眼睛.

"我願意助你打通地層,勾連妖脈!"

穿山甲看著夏云那沒有絲毫感情,甚至淡漠到了極致的目光,心頭又是一顫,慌忙開口道.

他知道,自己在夏云面前已經沒有了討價還價的余地,若是還不答應,恐怕立刻就是身不如死,萬世不得超生的結果了.

之前他不怕死,那是因為知道自己死不了.而現在夏云有如此手段,可以說斷絕了他的所有後路,他自然不敢再強硬了.

"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夏云冷哼一聲,指尖尸氣一閃即逝,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朵跳躍的狐火,碧森森的火光,直接點在了穿山甲額頭,下一刻便鑽了進去.

很快,穿山甲的識海之中便多了一只由碧綠火焰形成的狐狸,虎視眈眈的盯著他的靈魂,只要他有一絲異狀,立刻狐火焚魂,生不如死.

"既然願意助我,那機會我還是給你,不過這是最後一次機會,若是還無法把握,那便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夏云冷冷道.

"你放心便是."

穿山甲點頭,隨著夏云一揮手,身上鐵索一震,嘩啦啦的落了下來,他龐大的身形一動,立刻便鑽入了地下.

"還算識相."

夏云看到這一幕,倒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目光便又落在了白象身上.

而此時,白象已經被萬靈狐火折磨的慘叫都沙啞了,躺在地上,身體不斷地抽搐,七竅都流出了血來.

"我也不殺你."

迎著白象的目光,夏云裂嘴一笑,淡淡的說了一句,轉身便與玉夢離去了,只有絲絲縷縷的聲音從外面傳來:"這白象體內擁有一絲遠古玉象的血脈,肉食鮮美,蘊含妖氣,對于妖族修煉頗有好處,從今天開始,凡是我青丘妖山之上立功妖族,皆可得這玉象血肉賞賜,以之修煉."

"公子英明."

玉夢輕笑一聲,也傳入了白象耳中.

"欺妖太甚!"

玉象聽到這里,頓時一口血噴了出來,渾身都顫抖了起來,心中湧現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懼與絕望.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夏云不殺他,竟然是要吃他的血肉,他的血脈之中是蘊含著一絲遠古玉象之力不錯,但是那力量淺薄到了極點,近乎于無,根本就沒有半點用處.所謂肉質鮮美,對妖族修煉有好處更是假話.

"沒想到,我白象也有淪落成血食的一日."白象看著黑漆漆的的囚牢,還有四周小妖貪婪凶惡的目光,心中更是恐懼到了極點.

……

"玉夢,我要離開青丘妖山幾日,在這期間,山上所有的事情你全權處理,不得有誤."離開了囚牢,夏云朝玉夢道.

"公子要去哪里?"

玉夢一聽,頓時大驚,急忙問道.

她深知道在這山上夏云的威嚴,眾多妖族臣服,鼠大地,青牙狼王等她恭順有加,都是因為背後的夏云,一旦夏云離去了,她還能不能掌控住局面,實難預料.

"去一趟血蛇山脈."

夏云看了一眼玉夢,緩緩說道,他也明白玉夢的處境,只是有些話他也不好說,畢竟玉夢不能一直依仗著他,欲要有自己的主見才對.

其實,在這青丘妖山之上,不只是玉夢,就連浴血,蟒九,龍九,青牙狼王等人都屈服于他的威嚴之下,不敢反抗,久而久之,甚至連自己的想法主見都沒有了,只知道順從于夏云.

這不是夏云要的.

就算沒有絳珠靈命草的事情,夏云也要離開青丘妖山一段時間,要給玉夢等人足夠的時間獨立面對任何事情.

他知道自己的未來也不在這青丘妖山之上,甚至不再西靈域,只有迅速將玉夢等培養起來,他日後走的才放心,否則的話,青丘一脈崛起終究是一段空話,哪怕是短時間崛起,也堅持不了多久.

這些都是夏云心中的念頭,他不會說,也不能說,任由玉夢等去領會,去適應.

"那公子何時能回來?"

玉夢見夏云一副不想多說的樣子,便也識趣的不再多問了,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那火絨犬王又給如何處理呢?"

"短則幾日,長則數月.至于火絨犬王,你自己處理便是,無須問我."夏云看了玉夢一眼,身形一晃便離開了青丘妖山.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二百四十九章 靈材消息
下篇:第二百五十一章 詭異危險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