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二百四十四章 兵分兩路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四十四章兵分兩路

"嘿嘿,既然如此,那些事情你交給我便是."

果然,鼠大地一聽夏云的話,立刻臉上便浮現出了笑容,也不多做停留,身形一晃便離開了禁地.

夏云滿意的點了點頭,轉身再次踏入了禁地之中.

"殺!殺!殺!"

在距離青丘妖山百里外的橫斷山脈上,龍九率領著妖兵迅速的沖上了山頭,揮動毒刀與青龍槍,不斷地沖殺著.

"青丘妖狐,我橫斷山妖族與你井水不犯河水,為何攻我山門?"一頭身形高大,體魄健壯,身披鱗甲戰袍的光頭大漢架著妖風從山上沖了下來,見到龍九之後便厲聲怒喝道,正是這橫斷山之妖王,穿山甲.

"嘿嘿嘿,穿山甲,這橫斷山可不是你之物,乃是我青丘妖山之地脈,你若是識趣,乖乖降了,免遭罪責,若不然,便叫你滿門滅絕."

龍九怪笑兩聲,也不與穿山甲大漢多說,揮刀便沖了上去,一陣毒氣翻滾,刀光閃耀,橫斷山妖族頓時倒下一大片.

這下小妖本身智慧未開,只知殺戮,實力又極為低微,哪里是龍九的對手,更何況抵擋其手中毒刀了.

"該死!"

穿山甲大漢看到這一幕,頓時大怒,臉色鐵青,揮動一柄金光閃閃的大刀直接便沖了上來.

砰!砰!砰!

頓時,龍九便與其戰在了一起,一陣好殺,妖氣滾滾,毒霧彌漫,殺氣騰騰,這穿山甲也不過是玄武境巔峰,實力本就不及龍九,更何況龍九身上那不知道多少的寶物了,不多時便被龍九打翻在地,現出了原形.

"吼……"

穿山甲怒吼一聲,渾身鱗甲炸立,張開大口朝龍九撕咬了過來.

"嘿嘿,正要你來!"

龍九見狀,長笑一聲,也現出了原形,巨龍之爪直接便將穿山甲抓上了蒼穹,捆龍索立刻鎖住了穿山甲的琵琶骨,使其反抗不得.

"妖王已受伏,你等群妖還不停手,格殺勿論."龍九盤桓在天上,口吐人言,如雷霆一般,整個橫斷山都震動了起來.

正在厮殺大戰的群妖聽到這話,在看到被其困住的穿山甲,都知道大勢已去,妖族強者為尊,他們都不敢反抗了起來.

不多時,滿山的妖兵都丟盔棄甲,放棄了抵抗.

"哈哈哈……"

龍九看到這一幕,頓時志得意滿,哈哈大笑了起來,吼道:"回山!"

很快,整個橫斷山上大戰停止,青丘一脈的妖族壓著橫斷山妖族,浩浩蕩蕩的離開了橫斷山,朝著青丘妖山而來.

而在另一座丘吉山脈之上,青牙狼王也帶著妖兵沖殺了上來.

"火絨犬王,還不出來受死!"

青牙狼王凌空大吼,震動山脈,山中群妖頓時便大亂了起來.

"不好了,不好了……"

一頭小妖跌跌撞撞,沖進了山頂的洞府之中,看到了兩個妖王坐在上首,一者滿頭赤發,獠牙外露,神色猙獰凶惡,一者白袍裹身,氣息雄渾,長鼻大耳,卻是一頭白象成妖,二妖正在吃血食.

"怎麼回事,誰在外面大呼小叫,擾了本王與象兄雅興?"那滿頭赤發,長相凶惡的妖王瞪了一眼小妖,喝問道.

至于那白象妖王,則是瞥了一眼,仿佛毫不在意,依舊大口吃肉,大碗吃酒.

"大王,不好了,青牙狼王殺上來了……"小妖被火絨犬王一瞪眼,頓時嚇的腿軟,直接倒在了地上,哭嚎道.

"什麼?"

火絨犬王一聽,頓時大驚失色,從寶座之上站了起來.就連那白象妖王,也停止了吃血食,目光看了過來.

"那青牙狼王與我丘吉山買什麼來往,為何與我動手?"火絨犬王急的直冒冷汗,走上前來喝問道.

青牙狼王乃是白闌十二妖王之一,雖然只是排名第九,卻也非同小可,不是他一個普通的妖王能招惹的起的.

"犬兄別急,此事恐怕還有內情."

眼看著火絨犬王著急上火,那白象也站了起來.

"象兄,你可得幫幫我呀,那青牙狼王乃是個凶物,要真與我為敵,恐怕我丘吉山不是對手."看到白象,火絨犬王就好像找到了救星一樣,急忙道.

"呵呵,犬兄,此事沒那麼簡單,你先別急,聽我與你道來."白象倒是不太著急的樣子,笑著說道.

"如何能不急……"

火絨犬王直搖頭,他一向謹慎小心,也不招惹其他山上的妖王,平日里更是對象刃妖王少不了供奉,是以這丘吉山一直也平安無事.

如今青牙狼王殺上了門來,立刻就讓他慌了神了,這可是丘吉山的劫數呀.

"呵呵,犬兄,我看不是你招惹了青牙狼王,而是青牙狼王也受命而來,不得不跟你動手啊."白象好像知道些什麼,笑著道.

"什麼?"

火絨犬王一聽,更是大驚失色,駭然道:"莫非是天虎王族要殺我不成,能驅動青牙狼王?"

"自然不是."

白象搖頭,道:"乃是青丘一脈回來了."

"青丘一脈?"

火絨犬王皺眉頭,問道:"不對呀,象兄,青丘一脈不是被天虎王族所滅嗎,怎麼還會存在,難道……"

"犬兄,你的消息也太不靈通了,前些時日青丘一脈回歸,趕走了霸占青丘妖山的威虎將,又打退了天虎王族的反攻,如今勢力見長,在這白闌山脈恐怕要掀起一番腥風血雨了,至于青牙狼王,也不知為何與青丘一脈攪在了一起."白象道.

"什麼,竟然趕走了威虎將,還打退了天虎王族的反攻?這青丘一脈怎麼如此強悍,莫非是有天武境巔峰的強者不成?"火絨犬王一聽更是大急了,若是這樣的話,那自己還是老老實實降了要緊,免得沒了活路.

"犬兄,你不用著急,青丘一脈怎麼會有天武境巔峰強者,據我所知,之所以能打退威虎將和天虎王族反攻,主要是依賴了陣法之力,至于整個青丘一脈,實則並不足為懼."白象笑著說道.

"不足為懼?"

火絨犬王心中不以為然,這白象乃是象刃妖王的弟弟,也是半步踏入了天武境的強者,也許從象刃妖王那里知道了不少東西,是以有恃無恐,但自己卻不同,諾大的家業就在青丘一脈眼前,若對方真要滅了自己,僅是出動青牙狼王卻也綽綽有余了.

"不錯,犬兄,我此行前來,也沒有其他的事情,就是與你商量一番,青丘一脈暫時勢大,你切不可貿然抵擋,還是隨我去見大哥,商議一番如何應對,怎麼樣?"白象見話都說的差不多了,便主動說出了目的.

"去見象刃妖王?"

火絨犬王心中一動,覺得這也不失為一個辦法,象刃妖王成名多年,在這白闌山脈之上也是德高望重,自己若是投靠他,想來比不了解的青丘一脈好的多.

頓時,火絨犬王便有些動心了.

轟!

然而就在這時,一聲劇烈的轟鳴從洞府之外傳來,強橫的氣息讓整個丘吉山都震動了起來,洞府轟鳴不絕,土崩石裂.

"哈哈哈,火絨犬王,你躲在這里干什麼?"

青牙狼王雷鳴般的聲音傳了進來,聲音浩大,震耳欲聾,幾個眨眼便出現在了火絨犬王的面前.

"青牙狼王,你投靠青丘一脈,與整個白闌山脈為敵,莫非是找死不成?"還沒等火絨犬王反應過來,白象便率先出口喝問道.

"哦?"

青牙狼王眸中寒芒一閃,落在了白象身上,皮笑肉不笑道:"我倒是誰,原來是象刃山上的老二,怎麼,我家主人重振青丘一脈,你那老哥也坐不住了不成,竟然讓你來此自尋死路?"

砰!

青牙狼王聲音還未落,身形已經傳了出去,頓時一股腥風煞氣快如迅雷,直接便朝著火絨犬王與白象妖王席卷而去.

"大膽!"

白象怎麼也沒有想到這青牙狼王竟然敢如此明目張膽,肆無忌憚的朝自己出手,頓時大怒,長嘯一聲,抬手抓出兩柄象牙玉刀,朝著青牙狼王殺了過去.

象牙玉刀明晃晃,刀光柔和,卻也散發著懾人的殺機.

"土雞瓦狗!"

青牙狼王獰笑一聲,看也不看,一抓便將兩柄象牙玉刀打飛,手已經抓住了白象的脖頸,稍一用力,便能將其捏碎.

"若是你那個哥哥,我還能忌憚幾分,你這個廢物,也敢跟我動手,真個是不知死活."青牙狼王冷笑連連.

"青牙,你敢殺我?"

白象臉色鐵青,長鼻一動,如蛇蜿蜒,朝著青牙狼王的手臂卷了過去,力大沉渾,凶悍莫名.

"找死!"

青牙狼王見狀,眉頭一挑,利爪頓時一抓,就要抓碎白象的脖頸,卻被一旁的火絨犬王出手攔了下來.

只聽火絨犬王道:"青牙狼王,你來我丘吉山,乃是沖著我火絨而來,何必與象兄為敵呢,速速住手,有話好說嘛!"

說著,他伸手將青牙狼王的利爪攔了下來,也阻止了住了白象的長鼻纏繞.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二百四十三章 蒼穹大道
下篇:第二百四十五章 一打一收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