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二百四十章 鎮壓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四十章鎮壓

"師尊!"

裂虎將看到這一幕,頓時臉色大變,奮不顧身的沖破鼠大地與青牙狼王的封鎖,朝著雪冰顏殺了過去.

只見他長槍所至,虛空一陣陣的扭曲了起來,尖利鋒銳的力量撕破了虛空,轟然而霸道,要將雷霆戰船打破.

然而雷霆戰船畢竟是凝練了整個雷池的力量,強橫無比,又有天武境的雪冰顏操控,哪怕是他實力再強一倍,也休想破開.

只見那長槍之力撕裂了虛空,穿透了二十八重的陣法,卻被第二十九重陣法阻隔了下來,再也無法穿透分毫了.

眼看著霸尊被無窮的陣法之力和寒潮雷霆之力封禁了起來,鎮壓的絲毫氣息也泄露不出來,他心急如焚,卻沒有半點的辦法.

"給本尊開!"

陣法深處,寒潮湧動,冰天動地,虎尊也知道到了最後關頭,若是無法沖出去,恐怕真的要被鎮壓了.

吼!

一聲怒吼之後,虛空茫茫震動,虎王神威震撼八方,無窮的力量幾乎要將陣法打破,顯化出了虎王真形.

只見一頭巨大的吊睛斑斕猛虎出現在陣法深處,身軀如一座大山,獠牙根根似劍,毛發聳立,氣息森然,恐怖的一塌糊塗.

隨著虎吼的一瞬間,萬籟俱靜,虛空茫茫,無窮的力量震撼天地,人心,萬物,哪怕是雷霆戰船都好像一瞬間停滯了運轉.

"定!"

雪冰顏也被這一聲虎吼震動,恍惚了片刻,體內的力量一瞬間便爆發了出來,抬手一揮,氣息震動,瞬間便再次催動了雷霆戰船與極地冰燈之力.

兩大天器至寶的力量太強了,扭曲了虛空,震動了法則,無論是寒冰之力,還是雷霆之力,亦或者是陣法之力都超乎了想象.

"鎮!"

隨著雪冰顏又一聲冷喝,所有的力量都彙聚凝練,化為了恐怖的一片,直接將虎尊拍入了青丘山脈之下.

轟!

霎時間,青丘山脈都仿佛震動了起來,整座山都不停的抖動了起來,土崩石裂,山脈跳動,妖脈之中透出了恐懼的氣息.

這是妖脈之靈對霸尊的恐懼,其雖為一山之靈,卻也奈何不得霸尊,若不是有雪冰顏操控兩大陣法,恐怕他也要被霸尊毀滅了.

而現在,在兩大天器至寶合力之下,霸尊虎落平陽,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威風,哪怕是青丘妖脈,也能發揮出一定的力量將其鎮壓了.

"豎子,本將殺了你!"

威虎將看到這一幕,嚇得亡魂大冒,怒吼一聲,也化為了原形,朝著夏云撕咬而來,氣息驚動四方.

"你也是找死!"

夏云知道自己不是威虎將的對手,但是輸人不輸陣,厲喝一聲,體內九尾飛狐的血脈再也壓制不住,眨眼之間便化為半妖之體,利爪森森,面目凶惡,手持著萬靈狐刀,也奮不顧身的朝著威虎將殺了過去.

眨眼之間,二者再次厮殺了起來,越來越慘烈,很快二者身上都不斷的被撕裂抓傷,鮮血狂湧,白骨斷裂.

轟轟轟……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鼠大地與青牙狼王配合越來越默契,裂虎將完全處于被動挨打的地位了.

漫天的靈氣沸騰,妖氣激蕩,玄氣鼓動,不斷地聚散不停,形成了一片又一片的異象在九天之上.

最後,裂虎將實在堅持不住了,轉身便朝著遠方逃去,怒吼道:"青丘狐族,你等給本將等著,我天虎王族必將踏平你青丘妖山."

"還想走?"

鼠大地看到這一幕,獰笑兩聲,迅速追了上去,痛打落水狗,向來是他的拿手好戲,萬萬不可能放過.

倒是青牙狼王見遠處夏云與威虎將戰的慘烈,便放棄了追殺威虎將,也化為原形,一頭巨大青狼撲咬了上去.

有了青牙狼王的加入,夏云頓時壓力大減,渾身的狐妖血脈的力量越來越蓬勃,氣息更加的渾厚恐怖了起來,撕裂的傷口快速痊愈,體內力量更加的澎湃,力量越來越反倒是越發的驚人了起來.

隱約之間,他感覺到了一層壁障越來越清晰,仿佛隨時便會沖破,卻又有著難以逾越的溝壑.

這是玄武境第七重即將跨入第八重天的征兆.

按照夏云修煉的經驗,他剛剛踏入玄武境第七重沒多久,想要繼續突破到第八重,沒有半年,甚至一兩年的時間,那是絕對不可能.

但是這一段時間,無論是煉丹煉器,還是布置陣法,與妖爭斗,都讓他的基礎越發渾厚,對于天地的感悟突飛猛進了起來.

玄武境,便是武者對天地靈氣的感悟,感悟越深,凝練出更多的玄氣,境界突破便越容易,並且操控天地玄氣越發的從心所欲.

如今夏云以戰養戰,全身的潛力,包括九尾飛狐血脈都得到了徹底的催化,更加的強橫了起來.

是以,能在極短的時間之內便察覺到第八重的壁障,甚至有一種呼之欲出,即將將其突破的強烈感覺.

當然,這種感覺畢竟有些虛幻,他真正想要突破到玄武境第八重,還需要一段很長的路走呢.

只是這種說快也快,說慢,那就是海量的時間堆積了.

此時,在青牙狼王與夏云的圍攻之下,威虎將初期還能勉強抵擋,奮力要將霸尊從圍困之中救出來.

然而隨著繼續爭斗下去,三人力量波動越來越強,整個虛空都破碎了起來,掀起了一陣陣的狂潮,驚天動地.

威虎將越戰越驚,青牙狼王也不知道何故,拼了命的擋在了夏云面前,受傷不輕,卻好像不要命了一般.

而夏云也越戰越勇,一身凶悍的氣息加持在萬靈狐刀之上,威虎將靈魂都不知道砍中了多少刀,撕裂般的劇痛,讓他越戰越疲,卻也只能硬著頭皮殺下去.

"這般下去,非得全軍覆沒不可,該死的裂虎將,逃得倒是快."威虎將心里對裂虎將破口大罵了起來,焦急到了極點.

"殺!"

青牙狼王不顧身上撕裂的傷口,咆哮一聲,再次張開血盆大口撲咬了上來,仿佛要直接咬斷威虎將的脖頸.

威虎將見狀,悚然大驚,也顧不上抵擋夏云的殺招,轉身就逃.他知道自己現在已經處于危險狀態了,再戰下去,不但不能取勝,反而很有可能慘死在此處.

"走走走,回去稟報太子,青丘妖狐太強了."

威虎將如一道流光,耗費了三成的精血,發動禁忌之術逃離了此地,生怕晚了一步,再無逃走的機會.

"殺!"

青牙狼王也是殺紅了眼,顧不得一身傷,還打算繼續追殺.

"行了!"

夏云還算冷靜,壓下了心中沸騰的殺機,阻止了青牙狼王,目光落在了遠處兩大天器至寶之下的虎尊身上.

"主人!"

青牙狼王也看到了虎尊,心中驚駭,卻不表露出來,朝夏云喊道.

"走,我助雪姑娘一臂之力,將這虎尊鎮壓在青丘妖山之下.你去收服下方妖兵,不降者殺無赦!"

夏云淡淡的吩咐道.

青牙狼王心頭一凜,急忙點頭:"是!"

當下,他一邊運轉功法迅速療傷,一邊殺入了下方大陣之中,斬殺妖將,收攏那些已經失去了戰力的妖兵.

由于夏云已經將三大陣法之力都朝著虎尊壓了過去,群妖都從天地萬象陣,地魔裂血陣和九曲還魂陣之中掙脫了出來.

反倒是虎尊,本來因為兩大天器至寶在雪冰顏的催動之下,被壓在了青丘妖山之下,如今又有夏云催動三大陣法來襲,更是危機重重.

他也知道自己到了最危險的一刻,億萬幻象紛遝來襲,宛如天魔亂舞,又有地魔裂血之氣沸騰變化,體內躁動的氣血怎麼都壓制不住,仿佛要沖破經脈血管,沖出體外.

"虎祖至靈,護佑我身!"

盤坐在大陣之內,虎尊盤坐在大陣之中,擯棄萬念,一心祈禱虎祖元靈,澄澈心靈,萬獸之王,霸道為尊,不受任何心魔天魔紛擾.

只是這樣一來,他更沒有了抵擋外呼攻擊之手段,四面八方的寒潮雷霆洶湧而來,只能交給霸虎戰鎧化成一團金光,將其守護在中心.

"兩個小輩,本尊是小看了你們,只是你們就算鎮壓了本尊,也休想殺了本尊,本尊早晚還會出來,必要你們神形俱滅!"

在漫天的寒潮與雷霆之力和所有大陣的壓力下,虎尊被狠狠地鎮壓在了大地深處,青丘妖脈仿佛龐然大物,狠狠地將其壓在了下面.

"虎尊,只要我不死,你將永生永世被鎮壓在青丘山下,就算是白虎王前來,也救你不得."

"從今以後,你只能下不能上,想要出來,便替我青丘一脈打通億萬里地脈吧."

夏云冰冷的聲音傳入了地下.

與此同時,虛空大陣,冰封一切,將虎尊的氣息徹底鎮壓了起來,只有絲絲縷縷深沉不甘的咆哮傳了上來.

"我要走了!"

遠處,雷光退避,寒潮散去,雪冰顏黑衫裹體,踏空而來,目光清冷而淡然,朝著夏云說道.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二百三十九章 激戰正酣
下篇:第二百四十一章 霸尊被困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