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二百三十章 陣成(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三十章陣成(下)

隨著巫師杆陣旗的溝通變化,虛空之中驀然多了一股詭異莫測,仿佛能引動體內血脈沸騰爆裂的氣息.

這氣息乃是從大地深處傳來,一出現,便讓人熱血激蕩,難以抑制,恨不得整個血脈都要從體內沖出來.

"嗷……"

龍九嘶吼一聲,周身百竅都升騰起了浩大的金光,九條金龍蜿蜒而出,將他緊緊地守護在了其中,隔絕一切氣息.

只有這樣,才能勉強鎮壓住他體內沸騰的血脈,不至于血脈離體.

"這是魔陣!"

鼠大地也再次催動了血脈之力,與無邊大地勾連在了一起,仿佛與大地同呼吸共命運,整個人都如同一塊巨大的山石一般.

"好強,如此陣勢,實在是太強了,竟然不是天級?"浴血也是化成了一團的血光,發出了痛苦的狼嚎.

在這陣勢之中,所有人都痛苦難捱.

足足過了一盞茶的功夫,虛空那股詭異之極的氣息才緩緩消失,卻並非是散去了,而是更加的隱晦,更加的難以揣摩.

"好可怕的陣勢!"

鼠大地抬起頭,露出了兩只警惕至極的小眼睛,只感覺體內血脈漸漸平靜下來,才松了口氣.

"地魔裂血陣成了!"

夏云從青丘妖山上落了下來,站在了眾人面前,笑道:"此陣本是天級,但是卻需要一頭天武境血魔和四十九個玄武境血魔祭旗才行,血魔難尋,只有天界的無邊血海才有,是以此陣並不完全."

"竟然需要血魔祭旗,果然不愧是魔陣,此陣威能無邊,一旦完全,恐怕真的能夠媲美天虎王族的白虎吞天大陣了."

鼠大地暗暗咋舌.

"這還只是不完全便如此厲害,若是完全,豈不是連我九龍鎮神印都無法抵擋了?"龍九更是駭然道.

"陣法之道,威能強大與否還需看布陣者的手段,此陣強則強矣,若是擁有血魔之寶的武者進入其中,便也能輕松破除."

夏云搖了搖頭,心中也無奈,這下界終究是比不上天界,無論是各種血脈種族,還是天材地寶都差距太大.

就像無邊血海之中的血魔,在天界並不少見,強大的血魔足以打殺仙人,也是一方強勢的種族.

而在下界,血魔卻已經消失殆盡了.

地魔裂血陣本是血魔一族的強大陣法,夏云博覽群書,曾經也推演過此陣的變化,是以能夠布置開來.只是此陣成也血魔,敗也血魔,他沒有血魔祭陣,而一旦有人持著擁有血魔氣息的寶物進入其中,那將能輕松破除此陣.

對此,他也沒有辦法,只能以九曲還魂陣和山海萬象陣彌補缺陷,總算是聊勝于無了.

"不知道青牙狼王如何了?"

忽然,龍九開口問道,臉上浮現出幸災樂禍之色.

剛才陣勢的威能就連擁有九龍鎮神印的他都一陣膽戰心驚,恐懼不已,鼠大地都催動血脈,幾乎化身石塑.

要知道他們只是在陣法邊緣,便受到了如此之大的影響,可想而知身在陣法之內的青牙狼王絕對好不到哪里去.

"我來看看!"

說著,他取出了窺空寶鏡,吐了一口龍息,頓時寶鏡閃耀光華,其上景象變化,一幕幕的出現在了面前,最後顯現出了一幕.

"哈哈……"

龍九哈哈大笑了起來,在窺空寶鏡之上,青牙狼王正在陣勢之中滿地打滾,一身青色狼皮早已泥濘不堪,七竅流血,發出了淒厲的慘叫之聲,仿佛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折磨.

"這厮恐怕抵擋不住了!"

鼠大地看到這一幕,暗暗搖頭,青牙狼王也許是猝不及防,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陣法的恐怖,絲毫抵抗能力都沒有.

"他還能堅持!"

夏云也看到了,笑了笑,道:"這青牙狼王狡猾無比,別看他此時狼狽痛苦,實則是心有算計,並沒有受到多大的損害.此陣畢竟沒有血魔祭陣,威能只能發揮五成,只能困住天武境強者,卻奈何不了.他這是裝模作樣呢."

"裝模作樣?"

龍九大吃一驚,果然見青牙狼王雖慘叫的厲害,實際上目光清明,正在小心翼翼的窺探著四周呢.

"小爺差點被這厮騙了,不過夏大哥說的對,這厮要是不能堅持,恐怕早就求饒了."龍九破口大罵:"我看著陣勢威能還需增加."

"呵呵,我這就將九曲還魂珠安置好,看看他青牙狼王能堅持多久."夏云也笑著說道,身形一晃,體表黃光閃動,大地都迅速的消融了起來,如春陽融雪,成了水流,他直接落入了其中,朝著地脈深處而去.

"好強的後土氣息!"

鼠大地乃是地心鼠血脈,第一時間便感應到了夏云體內脾髒土竅的力量,心中暗暗吃驚,只覺得夏云高深莫測.

自從認識夏云之後,他屢次都能感覺到夏云的可怕,倒並不是夏云的修為強橫,而是他身上表現的種種能力,身具九尾飛狐血脈,修成了前所未有的七座玄門,玄武境便能與天武境強者大戰而不死,對靈煉之道的超凡天賦,這種種許多,都讓鼠大地覺得夏云深不可測,絕非池中之物.

還有龍九,雪冰顏,洛仙等無一不是妖中之王,人中龍鳳,卻心甘情願的跟在夏云的身邊,這絕非普通人能做到的.

他自己跟在夏云身邊,固然有夏云承諾能幫他煉制偷天神丹和瞞天大陣的原因,還有就是想要看看能走到哪一步.

如今,夏云已經占據了青丘妖山,收攏了數百個小妖,若是沒有意外,青牙狼王也會很快臣服,算是不股不小的勢力,但是想要跟天虎王族對抗,依舊是癡人說夢,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這些時日,他一直在聯絡鼠族,對于整個赤妖山脈的變化基本上了然于胸.天虎王族內亂已經平定,白虎太子掌控了局面,可謂是一統了天虎王族,成為了僅次于天虎王和三大虎尊之下的第一妖了.

青丘一脈得罪了白虎太子,可謂是將整個天虎王族都給得罪了,接下來必然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局,也不知道夏云如何應對.

在這之前,鼠大地見夏云布置陣法,突破修為,訓練小妖,搞得風風火火,熱鬧非凡,卻不以為然,畢竟天虎王族強大無比,一旦興兵來伐,三大虎尊只要來了一位,就能將整個青丘妖山翻掌成粉.

而現在,他卻又有了另一種看法,夏云的陣法的確別具奧妙,威力也非同小可,連天武境強者都能困住,也確實有與天虎王族一戰的可能.

這樣一來,他心念也就漸漸活絡了,有些相信夏云確實並非口出狂言,而是真有辦法幫自己渡過劫數.

就在鼠大地心中念頭百轉的時候,大地深處夏云一路毫無阻礙的穿過萬丈土層,進入了地煞之氣內,繼而又穿過地煞之氣,踏入了地火中央.

隨著一朵火蓮從心口綻放,地火根本就傷不了他,反而不斷地被心火汲取力量,夏云踏入地火,毫發無損,取出了九曲還魂珠.

"去!"

夏云抬手一拋,九曲還魂珠如一道流光落在了地火之內,任由地火不斷地炙烤,吸收了其中無窮無盡的火煞之氣.

與此同時,地煞之氣也洶湧而至,仿佛百川到海,也湧入了九曲還魂珠之內.

不多時,九曲還魂珠色澤變化,由黑化紅,仿佛被燒的要融化了一般,表面的一層地煞之氣都稀薄了不知道多少,卻也漸漸露出了九曲還魂珠的本體,一枚有噬魂妖獸盤踞其上的珠子.

"吼……"

噬魂妖獸吸收了無窮的火煞之氣與地煞之氣,仿佛活了一般,發出陣陣的咆哮之聲,從珠子內鑽了出來,氣息凶悍.

哪怕是夏云身為這九曲還魂珠的主人,聽到這噬魂妖獸的咆哮,也不由得靈魂一顫,仿佛要脫體而出.

不過他臉上卻浮現出一抹喜色,屈指一彈,一道利芒射入了九曲換魂珠內,噬魂妖獸一陣悲鳴,鑽入了珠子之中,嗖的一聲,珠子電射而起,落在了夏云的手中.他一把抓住,轉身就走.

很快,他又再次回到了地煞之氣深處,找了一個煞氣最為濃郁的區域,將九曲換魂珠置于其中,又滴了九滴血于其上.

嗖嗖嗖……

吸收了夏云的鮮血,珠子氣息頓時收斂了起來,卻又九道幽光射入虛空之中,轉瞬便消失不見了.

"成了!"

夏云目光一閃,立刻便感應到了青丘妖山之上的九座妖獸銅像發生了變化,一股股的凶惡氣息傳遞了出去.

當下,他也不理會九曲還魂珠,轉身即走.

在這地煞之氣內,九曲還魂珠不但沒有任何危險,反而比放在他身上更安全,無窮無盡的地煞之氣足以使得九曲還魂珠擁有可怕的力量.而這股力量,又能通過一種神秘的方法,傳入青丘妖山上的九大妖獸銅像之中,使得那銅像擁有一種與噬魂妖獸類似的攝魂能力.

這是夏云將山海萬象陣與九曲還魂陣融為一體了,兩者相加,威能更甚單一的陣法,將整個青丘妖山牢牢的守護了起來.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陣成(上)
下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發兵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