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二百二十八章 布下大陣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二十八章布下大陣

"是,夏大哥!"

龍九自然是連忙答應著.

夏云點頭,看了鼠大地一眼,目光又落在了浴血身上,吩咐道:"浴血,你去青牙山將青牙狼王喚來,我有事情要吩咐.至于玉夢和蟒九,去將禁地中的寶物取來,分發給眾妖兵,在短時間內提高他們的實力."

"是,公子!"

"好!"

浴血,玉夢和蟒九都答應了下來.

隨即,眾人相繼離開了大殿,夏云則是帶著鼠大地和龍九來到了山腳下,一步一步的圍繞著青丘妖山走了一圈,查看地形.

在見識過了虎王妖山的地勢與白虎吞天大陣之後,夏云心中也對布在青丘妖山的陣法有了一個初步的想法.

不過想法歸想法,還是要貼合實際才行,是以他帶著龍九和鼠大地一起,觀看青丘妖山的地形,看看自己的想法是否可行.

青丘妖山盡管遠遠比不上虎王妖山,但也巨大,足有占地兩千多里,高有六千多丈,以夏云和龍九,鼠大地的腳力,走了五個時辰,才將所有的地形地貌看了一遍,心中想法越發的清晰了起來.

"夏大哥,我等不是要布陣嗎,怎麼還不動手?"龍九有些不明白夏云的舉動,遲疑了一下,詢問道.

"陣法之道,順乎天地,應乎眾靈.我要布陣,自然不能隨意,需要將整個青丘妖山都囊括進去."

夏云笑了笑,解釋道.

"囊括整個青丘妖山,那豈不是太大了些,這是什麼陣法?"龍九頓時大吃一驚,忍不住駭然道.

就連鼠大地都震驚的看著夏云,沒想到他不動手則以,一動手,竟然有如此之大的手筆,囊括青丘妖山,最起碼也是天級大陣吧?

"我要布下三座大陣,其一山海萬象陣,其二九曲還魂陣,其三地魔裂血陣."夏云看了鼠大地一眼,平靜道.

"三座大陣?"

龍九驚呼了一聲,問道:"夏大哥,這三座大陣莫非都是天級不成?"

"並非天級,卻也差不多."

夏云淡然一笑,道:"三座陣法,一座幻陣,一座滅靈,一座斬身,三者合一,就算是天武境強者進入其中,也難以逃離."

"如此厲害?"

龍九再次驚呼了起來.

一旁的鼠大地聞言更是臉色一變,怎麼也沒有想到夏云竟然打算設立三座大陣守護青丘妖山,這樣一來,豈不是固若金湯?

"這三座陣法布置繁瑣,除了需要寶物鎮壓以外,還需要你二人助我一臂之力,移動山石,驅趕妖脈."

夏云也不理會龍九和鼠大地震驚之色,再次說道.

"夏大哥你放心便是,只要你吩咐,我龍九絕對義無反顧."龍九笑了起來,胸脯拍得震天響.

"驅動妖脈,移動山石乃是我地心鼠一族的拿手好戲,此事怎麼可能少的了我."鼠大地也笑著說道.

"既然如此,那便再好不過了."

夏云滿意的點頭,抬手一揮,立刻便有道道玄光激射而出,沒入了大地之內,砰砰砰一連串的轟鳴之中,土石崩飛,塵土飛揚,大地之上顯現出了一百零八個人頭大小的空洞,絲絲縷縷的妖氣滲透了出來.

"山海萬象大陣,需得九座妖獸之銅像鎮壓陣眼,分別是龍,虎,獅,豹,猿,象,龜,鵬,凰,以九宮之數催動,溝通妖脈……"

當下,夏云便開始向龍九和鼠大地講述三座大陣的布陣之法,並且取出了自己已經煉制好的九座妖獸銅像.

"九獸銅像需置于青丘妖山四方上下,其中龍,凰安置于山上,乃是陰陽之眼,龜,象與地下……"

隨著夏云的吩咐,龍九和鼠大地都開始動起手來,分別將九座銅像放置在了青丘妖山之上不同的防衛.

而夏云則是溝通妖脈,洗煉九大妖獸銅像,使得陣法協調如一,內外一體.漸漸地一股濃烈的妖氣從青丘妖山之下升騰了起來.

"叱!"

夏云單手捏訣,舌燦春雷,一聲令下,虛空妖氣滾滾如潮,分化成九股,分別從不同的方向沒入了九大妖獸銅像之內.

砰!砰!砰……

隨著妖氣進入銅像,妖獸之上的玄紋瞬間就明亮了起來,一道道宛如實質一般,相互溝通牽連,連接虛空.

在龍九和鼠大地的感應之中,隨著妖脈作用變化,虛空也產生了一股莫可測度的力量,仿佛幻象重重,有獸吼鳥鳴之聲傳來,栩栩如生,震耳欲聾.

"這是……歸海?"

龍九抬眼看去,面前哪里還有什麼青丘妖山,只見老龜翻滾波浪,神龍在海中穿梭,碧海藍天,儼然是歸海的景象,甚至他都嗅到了歸海之中那濃重的水汽.

"怎麼可能,這是大地之中……"

鼠大地也是震驚莫名,他看到的並非是歸海,而是一個黑漆漆的山洞,其中隱隱有地龍咆哮之聲傳來,土腥氣也是撲面而至.

他一咬舌尖,頓時清醒了過來,眼前再次顯現出青丘妖山的景象,只是還未等他走出一步,景象再變,卻是出現了一片一望無際的草原,獅王吼聲震動草原,蒼穹之上還有金鵬翱翔,目光銳利,仿佛將他當成了獵物.

"這陣法太詭異了!"

鼠大地震驚至極,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山海萬象大陣如此詭異,盡管夏云跟他們提過這是幻陣,但是也太真實了,他甚至心中都有一種感覺,那金鵬呼嘯而至,要一個撲將下來抓撕自己.

"夏大哥,快放我出去!"不遠處龍九看到自己置身于荒漠之中,高空大日懸掛,熱浪滾滾,空氣宛如火燒,頓時一陣口干舌燥,五髒都干澀了起來,心中有些慌亂,急忙大聲喊道.

"這至少也是玄級陣法,不對,玄級極品大陣!"鼠大地眼看著龍九一個玄武境巔峰的龍族竟然在這陣法之中驚慌失措,心中更是駭然.

"放心,只要心無旁鷲,便可安然無恙."夏云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飄忽不定,誰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心無旁鷲?哪有那麼容易!"鼠大地搖頭,心無旁鷲說到容易做到難,但是對于他們這些武者來說卻簡單的很,念頭清空,心念如大日行空,空無一物.眼前的幻象模糊了許多,卻依舊盡數散去.

凡武者想要心無旁鷲,不外乎一靈不滅,萬念俱灰,才能不受時間渾濁迷惑,只是想要做到這一點,就算是仙人都不可能,畢竟仙人也是人,除非沒有了感情,再不受任何的羈絆,只是那還是正常的生靈嗎?

想明白了這一點,鼠大地心中更是感慨夏云此陣的恐怖,凡入陣之人,一旦信念不堅,必備陣法所趁,危險無比.

"也不知道另外兩座大陣又是何等的可怕?"

鼠大地想著,忽然靈魂感到一陣悸動,就好像冥冥之中被某種存在盯住了一般,渾身都不舒服了起來,尤其是識海之中的靈魂更是不斷地顫抖,難以掩飾的恐懼.

"怎麼可能?"

鼠大地難以置信,他的靈魂渡過了天人之劫,就算是雷霆天風,烈火金刀都無法對其造成太大的威脅了,這又是什麼東西能讓他感到恐懼?

然而還未讓他想明白怎麼回事,虛空之中驀然傳來一股詭異至極的拉扯之力,作用在了他的靈魂之上,竟然欲要將他的靈魂扯出識海.

"鎮!"

鼠大地臉色大變,急忙運轉血脈之力,將靈魂鎮住,盡管他突破到了天武境,也不過是渡過了一次天人之劫而已,靈魂之力並不算強,若是真的被拉扯出了體外,遭遇到了其他的危險,那恐怕就是大禍臨頭了.

"難道又是夏云那小子的手段,不對,莫非是九曲還魂大陣?"

鼠大地心中一動,驀然再次感覺到了那股難纏至極的拉扯之力,就好像有一只大手拉住了他的靈魂,正一點點的往外拉扯.

這種力量並不強,卻極為堅韌,哪怕他以血脈之力鎮壓,都沒有太大的作用,而且力量越來越強.

不遠處的龍九,已經徹底呆住了,天靈之上,一頭龍魂咆哮著被拉扯了出來,神色之驚恐,一眼便看的出來.

龍九還未渡過雷劫,靈魂比起鼠大地來說不知道脆弱多少,一旦遇到天風雷霆,那就是身死魂滅的下場,自然恐懼.

"夏大哥,救我!"

龍九驚恐的大叫道,差點沒哭出來.

"這九曲還魂大陣如何?"夏云的聲音再次從虛空之中傳來,隨著聲音落下,那詭異的拉扯之力迅速消失,龍九和鼠大地都急忙將靈魂收入識海,一個心總算放了下來.

"夏大哥,你別玩我了,這哪是還魂大陣呀,簡直就是滅魂大陣,剛才差點沒給我嚇死."龍九大叫道.

"不錯,此陣卻又滅魂之效.接下來便是地魔裂血陣!"夏云再次說道.

"什麼?"

鼠大地和龍九聞言,都是臉色大變,難道還要自己兩個嘗嘗那地魔裂血陣的威能不成,不是吧?

"夏大哥,你放過我吧!"

龍九慘叫一聲,立刻便感覺到了體內血脈不受控制的流動,越來越快,渾身發燙,如置身火爐之中,血脈要沖破經脈,撕裂身體.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二百二十七章 窺探天虎王族
下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陣成(上)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