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二百零七章 不妙之感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零七章不妙之感

"天蓮血脈,該死,你怎麼還活著?"

血靈魔尊看到洛仙,頓時便尖叫了起來,萬點血星不斷地閃耀,嘩啦如流水,朝著遠處遁去,看樣子,仿佛對洛仙極為畏懼.

"哈哈哈,原來有天蓮血脈在場,真是再好不過了,快,布下天蓮滅道法陣,將這老東西直接煉化了便是."

噬心妖族大喜了起來,哈哈笑道.

"天蓮滅道法陣?"

夏云等人俱是一愣,身為靈煉師,夏云對諸天陣法都不陌生,但是這天蓮滅道法陣卻從未聽說過,好霸道的名字.

"天蓮滅道法陣想要殺本尊,也是絕無可能,當年的天蓮血脈都只能鎮壓本尊,就憑這個乳臭未干的黃毛丫頭,更是癡人說夢."

血靈魔尊聲音尖銳,雖然這麼說,但是萬點血星卻依舊迅速的朝著魔殿之外遁去,仿佛一條微小的血色星河.

"想走?"

洛仙也來不及回答龍九的話,眼看著血靈魔尊要逃走,抬手一揮,頓時道道晶光如練,穿破虛空,殺向了血靈魔尊.

九道晶光照亮了魔殿,散發著滅殺一切的凜冽氣息,讓人只是看一眼,便覺得眼睛刺痛,心驚肉跳.

尤其是雪冰顏,龍九,猿猴,噬心妖將等都是純粹的妖族,更是被這晶光刺痛肌體,如被烈火灼燒.

"天蓮絕滅神光,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煉成天蓮絕滅神光?"血靈魔尊尖叫著,好像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

隨著九道晶光一掃而下,萬點血星頓時就消散了三成,其他的也都黯淡無光了起來,血靈魔尊更是慘叫連連,速度更快,眨眼便消失在了魔殿之中.

而與此同時,九道天蓮滅絕神光也迅速的散去,洛仙俏臉一白,並沒有乘勝追擊,而是苦笑一聲道:"天蓮絕滅神光需要以血脈之力催動,我修煉《天蓮飛仙術》還淺,難以激發血脈,只能讓他逃了."

"逃不了,追!"

噬心妖族目光在洛仙身上一閃,冷笑一聲化一道慘白光華追了出去.

血靈魔尊被天蓮絕滅神光湮滅了三成的法魂,實力可謂是大損,正是趁其病要其命的時候,他自然不可能放過這種好機會.

"嘿嘿,本座也去湊湊熱鬧."猿猴掃了夏云等人一眼,怪笑一聲,也揮動風火一氣棒沖了出去.

"師姐,你沒事吧?"

夏云見洛仙臉色有些蒼白,也不敢貿然追出去,便留了下來問道.

"沒事,九道天蓮絕滅神光已經是我的極限了,先祖留給我的天蓮種子有限,我必須要短時間內將其煉化,否則的話便會消散掉."

就在說話之時,洛仙的神色已經漸漸恢複了過來,莞爾一笑道:"只可惜,我修為太淺了,還未練成天蓮法界,否則的話,便叫那血靈魔尊再強橫一倍,也依舊難逃死路,如今只是毀去了他三成的法魂而已."

"毀去三成法魂已經很厲害了,洛姑娘,你那天蓮絕滅神光比我龍族的功法可厲害了不知多少,能不能傳授給我呀?"龍九舔著臉湊了過來.

"不行,你沒有天蓮血脈,就算傳授給了你,你也練不成,甚至還有可能損傷自身血脈.龍族的功法也很厲害,你若是修煉到精神微妙之境,必然也無懼那魔頭了."洛仙搖了搖頭,笑道.

"你說的也對."

龍九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既然那血靈魔尊已經逃走,那我們也不要留在這里了,還是盡快離去吧."雪冰顏冷冷說道.

"也好."

夏云點頭,一行人離開了這已經失去了魔頭的小山,外面的祭壇也消失不見了,虛空之中殘留著濃烈的魔氣.

顯然,那祭壇已經化為了魔寶,被血靈魔尊收走.

"那祭壇乃是當年先祖以一塊虛空隕石練就而成,與九尾飛狐一族和太古暴猿一族兩大強者合力留下了九九八十一道鎮妖天紋,如此看來鎮妖天紋已經被徹底扭轉,被煉成了一件強大的魔寶."

洛仙消失之後仿佛得到了不小的機遇,抬手撚起一絲魔氣,頓時晶芒將魔氣湮滅,皺著眉頭道.

"九九八十一道鎮妖天紋,看來那天蓮一族的前輩是知道其中鎮壓了血靈魔尊與噬心妖將,否則的話斷然不會銘刻八十一道鎮妖天紋了."

夏云點頭,鎮妖之紋乃是凝練天地之氣,所謂天紋,更是天武境強者專屬,以溝通蒼天之力的紋路鎮壓血靈魔尊和噬心妖將.

九九八十一道鎮妖天紋,威力至強,鎮壓一名天武境巔峰的強者絕對是超乎了預料,顯然當年三大強者就知道這祭壇需要鎮壓得並非是血靈魔尊一人,而是還有實力差不多的噬心妖將.

"既然這有九九八十一道鎮妖天紋,為什麼那血靈老魔還能跑出來?"龍九大惑不解的詢問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難道是風火一氣棒被拿走的緣故?"洛仙皺眉道.

"應該差不多."

夏云道:"在我看來,真正使得血靈魔尊破封而出的原因除了風火一氣棒這個鎮壓仙器被拿走了以外,還有一個原因應該就是天機變化."

"天機變化?"

龍九和洛仙都是神色一愣,就連雪冰顏都看了出來.

"不錯."

夏云點頭,看向龍九道:"九弟,你可還記得二王子曾說過龍王夜觀天機,見殺破狼三星現世,還有北靈域血芒墜落."

"夏大哥,你的意思是,難道……"龍九臉色一變,顯然是想到了什麼.

夏云點頭道:"不錯,我覺得如今天機變化,妖魔出世,恐怕這西靈域甚至北靈域都不會太平了,將要大事發生."

"能有什麼大事,難道還會出現像萬念魔祖那種人物?"龍九反問道.

"不是不可能."

夏云神色肅穆的說道:"你們可聽到那血靈魔尊的話,他在出世之前便感應到了萬念魔祖的氣息,難說萬念魔祖是否還在三皇山下."

"什麼?"

一聽這話,不只是龍九,就連洛仙和雪冰顏都臉色大變了起來,難以置信道:"怎麼可能,三皇山乃是我妖族三大皇者曾經的煉道之地,一旦被鎮壓在那里,就算是仙武境強者恐怕都難以逃脫."

夏云說的話太驚世駭俗了,萬念魔祖當年在整個西靈域幾乎是掀起了無窮的腥風血雨,覆滅在其手中的妖族種類布下數百,屠萬靈以鑄造萬靈台,不知道經曆了多少的血腥屠殺,甚至為了鎮壓他,妖族都暫時放棄與人類的仇恨,選擇與人類一同將其鎮壓.若是他再出世,那可真就是他天下大亂了.

在他們看來,夏云說的應該只是猜測,血靈魔尊的話龍九和雪冰顏也聽到了,但在他二人看來,應該是血靈魔尊籠絡噬心妖將的言語,並不能當真.

夏云自然明白二人心中所想,但是不知為何,他始終有種感覺,血靈魔尊說的應該不是假話.

只是這件事究竟是否真如自己所猜測的這般,還需要驗證,在確定之前,恐怕要前往一趟三皇山才行.

"夏大哥,我覺得此事恐怕沒那麼複雜,這魔頭必然是因為風火一氣棒被那老猴子拿走,才終于破封而出,如今他又被洛姑娘湮滅了三成的法魂,又被老猴子和老狼追殺,就算能逃出性命,恐怕也無法為害了."龍九道.

"希望如此吧."

夏云搖頭,龍九還是太樂觀了,以血靈魔尊的能耐,萬念不滅法魂便足以保證他死不了,只要不死,那等積年老魔恢複實力的手段太多了.

而這一點,不只是夏云想得到,雪冰顏和洛仙也能想到,只有龍九還一副不放在心上的樣子.

"夏大哥,我們接下來該去哪里,若不然,也去追殺那老魔如何?"龍九見三人神色有些沉重,便笑著問道.

"不必了,我們就算追上去也沒有什麼用處,還是先找個地方療傷要緊."雪冰顏主動開口道.

在鮮血之界,她受損不輕,需要盡快療傷恢複過來.

"不錯,我也需要找一個地方閉關一番."洛仙看了雪冰顏一眼,目光落在了夏云身上,柔柔道.

"嗯."

夏云點頭,他雖然沒有受傷,但是經曆了一場大戰,體內也是空空蕩蕩,而且還需要找靈藥煉丹,在鮮血之界,他幾乎是將身上的所有恢複實力的丹藥都吃光了.

還有一點就是,體內的龍頭魔神始終是他的心腹大患,他需要找辦法解決了這個心腹大患,否則的話這一次對方沒有出手,難保下一次也會同樣收手,這種芒刺在背的感覺,簡直讓人頭皮發麻.

尤其是夏云那到現在都沒有摸清楚對方的來曆,就更有些擔心了,究竟是不是當初魔尊對自己的暗算,還是說真是自己心中的魔念?

是以,無論如何必須要找一個地方休整一下,將這些問題都解決了,才能更坦然的繼續曆練下去.

至于萬念魔祖和血靈魔尊的事情還是太遙遠了,以他現在的實力,完全就摻和不進去.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二百零六章 回歸!
下篇:第二百零八章 鼠輩冒犯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