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二百章 指路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章指路

"不管你是何方魔頭,想要占據我的肉身,簡直休想!"

夏云眸中寒芒森森,識海中靈魂死死堅守著不可摧毀的意志,任憑那邪惡氣息在體內如何沖撞都無法掌控肉身.

"小子,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何分彼此?"一個長著龍頭,眸光如深淵,蘊含無窮邪惡氣息的神魂出現在識海之中,哈哈笑道.

"你是誰?"

夏云靈魂睜開眼睛,盯著對方:"你是魔尊?當初你贈我轉輪神丹,我也答應你幫你照顧女兒和報仇,為何要算計我?"

"哈哈,我可不是魔尊,我是你的魔念,魔尊算什麼?"龍頭魔神獰笑道:"你不必驚怪,無論神妖魔鬼具有善惡兩面,你也不例外,我便是你的惡念,所以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何分彼此?"

"我的惡念?"

夏云冷笑,毫不客氣道:"你當我是三歲小兒,任你欺騙?我精修武道,雖未渡雷劫,卻也知道善惡分兩面,乃是一體而生."

"不錯,善惡卻乃一體而生,不過你我不同."這魔神張開如爪般的大手,魔焰滔天,宏聲道:"你我乃是逃過輪回而生,仙人魔神並立,你雖是人,卻也是仙,我雖是魔,卻也是人."

"哼哼,真個詭辯,魔頭之論,絕不足信."夏云意志堅定,任憑這魔神巧舌如簧,兀自冷笑不已.

毫無疑問,這魔神絕對是當年魔尊留在自己體內的隱患,之前一直未曾察覺,也不知何故竟然成長到了如此地步.

只是看對方的樣子,卻又與當初魔尊氣息並不同,難道魔尊也通過了轉輪神丹,與自己一起投生降世?

"你若不信,我也無法.不過你現在情況危急,下方的妖魔出世,你若不將肉身交給我掌控,難逃此劫,甚至連累你那些個好友女人都喪生于此."魔神看著神色堅定的夏云,眸中詭芒閃爍.

"哼,是麼?"

夏云冷笑,魔神一計不成,又生一計,想要自己讓出肉身,哪有這麼簡單的事情.他不知道魔神之前第一次出現為何沒有占據自己的肉身,但是在他看來,魔神定是有什麼陰謀,自己萬萬不可掉以輕心.

"也罷,你若自尋死路,我雖有心救你卻也無能為力."魔神干笑一聲,頓時化作魔煙散去,頃刻便毫無蹤跡.

夏云一愣,眸中寒芒閃爍,認真的觀察周身每一個角落,都沒有察覺到絲毫的魔氣存在,古怪之極.

"莫非真是惡念?"

一個念頭在他心中升起,很快便壓了下去.

無論如何,魔頭不足信,只要自己意志堅定,任他魔頭狡詐無邊,也奈何自己不得,所謂相由心生,心堅相自滅.

"魔頭出現,必然是有魔氣引動,我倒要去看看,那鎮壓于此的魔頭究竟是什麼東西?"夏云睜開眸子,掃了一眼妖魔氣息滔天的祭台,當下也不猶豫,縱身便沒入了那九個黑漆漆的洞窟之中.

"哈哈哈……"

"桀桀桀……"

"嘿嘿嘿……"

一入洞窟,頓時無邊的聲音呼嘯而來,似遠似近,鬼哭神嚎,惡魔狂笑,紛遝而來,無窮無盡.

"區區魔音,豈能亂我?"

夏云冷哼一聲,運轉起《七竅玲瓏訣》,頓時識海清明,心念堅如磐石,任憑魔音灌耳,卻不受絲毫干擾.

他定睛朝魔氣深處看去,卻好似霧靄深沉,根本就看不透,這祭壇之中仿佛直通另一個世界,無邊的龐大浩瀚.

"走!"

憑借著他心頭的一絲感應,他身形一動便朝著下方而去,盡管魔氣深沉,但是確有絲絲縷縷妖氣逸散,顯然是之前猿猴留下來的.

嗖!

很快,夏云便消失在無窮魔氣之中.

"都來吧,本尊出世,注定追尋老祖的步伐,掀起諸天血雨,以尸山血海硬接無上魔主的降臨."

這時,一個似有似無,透著無邊邪惡的聲音從虛空之中傳來,只可惜夏云已經離去,沒有聽到.

夏云飛了數百里,終于透過重重魔霧看到了遠處的猿猴.

而讓他吃驚的是,並不止猿猴,還有之前第一個進入此地的狼發青,雙方正在爆發著驚天的大戰.

狼發青竟然能與猿猴大戰?

夏云愣住了,他可是記得狼發青不過是玄武境的實力,怎麼能同擁有風火一氣棒的猿猴大戰呢?

"魔頭,受死!"

猿猴怒喝一聲,風火一氣棒破開重重虛空,力道萬鈞,狠狠地打在了狼發青的身上,直接將其打飛了出去.

"桀桀桀……"

然而出乎夏云意料的是,狼發青肉身都被打的支離破碎,鮮血狂湧,骨斷筋折,卻好像不知疼痛一般獰笑道:"你這猴子倒是有些實力,只可惜本尊還未脫困,否則的話,就憑你一個天武境中期的猴子也想殺本尊,豈不笑話?"

"你操控這狼族小子的身體,真身卻被鎮壓在這祭壇之內,莫非本座不知道?本座雖不知你這厮被鎮壓了多少年,但想來肉身也難以保存,莫非你是不朽真仙不成?"猿猴冷笑連連.

在下界,修煉到仙武境都會被天地法則所感應,不得不飛升上界,就算擁有某種秘法或其他手段停留在下界,也無法動用超越天武境的力量,猿猴深知這一點,自然無所畏懼,要打殺眼前眼前的邪魔.

"本尊當然並非不朽真仙,桀桀桀……"

那邪魔怪笑著,化成一股黑煙從狼發青身上沖了出來,眨眼便消失在了無窮魔霧深處,不見了蹤影.

"想走?"

猿猴見狀,急忙追了過去.

砰!

而失去了魔頭附身的狼發青卻迅速的墜落了下來,氣息奄奄,夏云見狀,連忙過去將其接住.

"沒想到竟然是你救了我……"

狼發青清醒了過來,看著夏云,慘笑一聲.

他肉身早已經被猿猴打得稀爛,如今又失去了魔頭的力量支撐,恐怕離死也不遠了,想來他自己也清楚這一點.

"你究竟是什麼身份,為什麼要來釋放邪魔?"夏云冷冷的看著他,問道.

"我確乃噬心狼族,奉族長之命來此處救老祖宗脫困,卻沒想到……咳咳……"說到這里,他不斷咳血了起來.

夏云忍不住皺眉頭,若是沒有靈藥續命的話,狼發青絕對活不過一盞茶的時間.他有些遲疑,要不要救對方.

盡管之前狼發青幫過他,但若不是狼發青釋放出了邪魔,他和洛仙等人也不至于處在如此危局之下.

"咳咳,你是來救你的朋友的吧?他們就在下方的魔殿之中,你趕快過去吧,再晚一點的話,恐怕你那些朋友都要死了."

也許是回光返照,咳了幾口血的浪發青說話反倒是順暢了許多,急忙道.

"你知道他們在哪里?"

夏云一聽,頓時緊張了起來,問道:"魔殿在哪里,那方何處?"

浪發青苦笑一聲,艱難的張開手,將一枚血色浪頭玉玨遞到了夏云面前:"這是老祖宗心頭之血形成的玉,能夠感應到老祖宗的所在.你拿走吧,憑借他你便能夠找到魔殿,咳咳……"

"狼心血玉?"

夏云接過血玉,只感覺一股邪惡至極的意念瞬間沖入了體內,畫成一幅狼魔嘯月圖,頓時一抹感應便出現在心頭.

他知道狼發青說的不是假話,這狼心血玉果然有感應那邪魔氣息的功效.

"狼兄,你與我夏云無仇無怨,反倒是有恩,兩次幫我,在下無以為報,這有一枚天靈丹,你且服下吧!"

夏云收起血玉,翻手取出一枚丹藥,其上有淡淡的云霞環繞,散發著沁人心脾的香氣,竟然是頗為罕見的極品玄丹.

極品玄丹是超越了九品玄丹,卻沒有達到天品的丹藥,不過這顆丹藥上有淡淡的云霧環繞,卻是距離天品丹藥也只差一步了.

這是當初夏云搜集了大夏帝國寶庫和丹器宗寶庫,花費了數月之久才煉成的一爐天靈丹,只有五顆.

天靈丹擁有強大的療傷奇效,只要還有一口氣,便能夠迅速的恢複過來,對于眼前的狼發青來說,絕對是救命之藥.

當初丹成,夏云留了一顆在丹鼎宗,留了兩顆在大夏帝國,身上也只有五顆而已,若非狼發青兩次幫他,他也不可能送出此丹.

"夏兄!"

狼發青看著這枚丹藥,臉上浮現出激動之色.

"你與我有恩,我夏云恩怨分明,不能不救你."夏云說著,將丹藥渡入狼發青口中,助其療傷.

"狼兄,我擔心好友,便不與你多說,你若恢複,先離開此處吧,夏云去了."隨即,夏云轉身離去.

"夏兄小心!"

狼發青急忙囑咐道:"我那噬心狼族老祖宗手中有一件寶物鎖芯環乃是天器至寶,威力非凡,你千萬小心."

"多謝狼兄了."

夏云抱拳感謝,這狼發青雖是噬心狼族之人,本質卻並不邪惡,反倒是熱心熱腸,讓他很是感慨.

由于很擔心龍九和洛仙等人,他一路上憑借著狼心血玉不斷地感應魔殿之位,很快便穿透魔霧,來到了一處隱晦的所在.

在他眼前是一座巨大的石門,古樸厚重,此時卻大開,一股凶戾無邊的邪惡氣息從門後傳了出來.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一百九十九章 妖魔出世
下篇:第二百零一章 九尾飛狐血脈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