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一百七十八章 討要寶船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七十八章討要寶船

"龍王真是好大的手筆,九龍鎮神印這麼重要的寶物,竟然就這麼直接賜給了一個晚輩,莫非不怕仇家搶奪?"

"搶奪個屁,歸海龍族哪一個是弱者,你別看那胖子只是九王子,卻是歸海龍王最喜愛的兒子,小小年紀,已經達到了玄武境巔峰修為,只要再突破一步,踏入天武境,還有誰能從他手上搶走九龍鎮神印?"

"這倒也是,只是那可是九龍鎮神印啊,不是大街上的白菜,如此輕易賜給晚輩,真是,真是……"

"真是財大氣粗,歸海龍族寶物之多,又豈是你我能想象的,也許九龍鎮神印不算什麼呢."

站在祭台上,幾個家族的人都竊竊私語,看著九天上並不顯露身形的歸海龍王,在看著一臉喜形于色的龍九,心中感歎著.

"賜海旗!"

這時候,龜總管的聲音突然響起.

眾人一聽,頓時都激動了起來,他們之所以不願數萬里,橫跨半個歸海來到這里進行所謂的祭祀,不就是為了海旗麼?

只要海旗到手,基本上可以保證家族三年行走在這歸海之上安穩妥當,到時候之前的那些犧牲也不算什麼了.

"得海旗者,便在這歸海之上受我歸海龍族護佑!"九天上,龍王的聲音再次傳了下來,轟隆而鳴.

與此同時,眾人腳下的祭台則是劇烈的震動了起來,一層層的光芒如柔水一般朝著四周擴散.

"這是……"

夏云目光一閃,察覺到這光芒仿佛在收攝歸海之上的某種神秘氣息.

其他人顯然不是第一次看到這一幕了,是以一個個都表現的很是淡然,目光盯著法台中央,就等著海旗出現了.

不多時,這光芒擴散停止,緊接著便迅速的往回收攏,一圈圈,如海浪回潮,眨眼便鑽入了祭台之中.

而在祭台中央,則有一道晶瑩剔透的水光如泉湧一般噴射而出,隱隱仿佛蘊含著什麼,不斷地跳動.

眾人目光都盯著這水光.

啪!

忽然,水光一跳,其中傳來一聲炸響,一件巴掌大小,湛藍色,有龍紋的小旗子從其中激射了出來.

"賜白家海旗!"

龍王的聲音響起,那小旗子微微一頓之後,仿佛受到了某種力量的牽引,徑直朝著白海源而去.

其他家族見狀,都臉色微微一變,卻也無可奈何,旗子先給誰,並不取決于各家族的人數力量,而是在歸海龍族心中的地位.

如此看來,白家在歸海龍族心中地位顯然在其他家族之上了.

白海源臉上也浮現出欣喜之色,一把抓過了海旗,微微一晃,頓時迎風見長,眨眼之間便有一人高下,湛藍色旗面如海洋一般,其上的龍紋游走,如同一條神龍在海中不斷地游走變化,極為玄妙.

"原來是歸海氣運凝練而成的寶物,氣運本是虛幻,歸海龍族卻以這祭壇之力,凝練海水,龍氣,氣運三者于一體,形成這面旗子.三年之內,氣運之力不散,自然能保證個家族行船在海中一帆風順.若三年之後散了,那便失去了庇護了."

與其他人不同,夏云可是從天界下來的靈煉師,一眼便看出了那海旗的玄奧,心中也暗暗感歎歸海龍族手段非凡.

借物凝形的手段,只要對法則領悟到一定程度,便可以輕松做到.但是氣運本就虛無縹緲,難以捉摸,歸海龍族卻能夠借這祭壇之力收斂氣運,再將其凝練成可保三年的海旗,手段卻是不凡了.

要知道,就算是夏云如今開辟了六成水竅,能夠溝通水之法則之力,卻也並不能長時間的凝水化形,只要他意念逸散,水浪頓時崩潰,形體便保不住了.

除非他以靈煉師之手段,煉入某種靈物,才能保證凝水化形長時間不散.而那小旗子中顯然沒有任何的靈物,卻能夠凝形三年而不潰,沒有一定的手段,絕對難以做到,其他人看不明白,他夏云卻看了個真真切切.

"歸海龍族底蘊深厚,來曆恐怕也非同小可,如今又占據了這片歸海,恐怕在下界也屬于強大勢力之一了."

夏云心中想著,目光又落在了龍九身上,暗暗盤算怎麼才能讓龍九不顧龍王之令,跟自己前往西靈域呢?

毫無意外,歸海龍族規矩森嚴,龍王至高無上,他的命令別說龜總管等水族不敢違背,就連身為子嗣的,龍九也不敢違背.

自己想忽悠龍九跟自己走的可能性並不大.有沒有其他的辦法呢?

夏云念頭不斷地閃動.

隨之,歸海龍王又為其他各大家族頒發了海旗,與白家的海旗一般無二,都是由氣運,海水,龍氣凝練而成,功效自然也絕無二致.

等到各大家族都得到了海旗,這次祭神大典算是結束了,龍王也不廢話,身形一晃,再次化為獨角神龍沖入了海中.

等到龍王離去,各家族之人才松了口氣,那巨大的龍威宛如實質一般,實在是壓得他們渾身都難受.

"祭祀大典結束,各家族可自行離去.記住,只要懸掛海旗,這歸海自然沒有海獸敢襲擊你等船隊.但若是人族內戰,我歸海龍族並不介入."

龜總管說罷,拉著龍九就要回轉龍宮.

"等一下!"

龍九瞪了龜總管一眼,大聲道:"那個啥,那個歐陽家主在不在,本王子有事跟你商量,你出來一下."

"我?"

歐陽家主是一個鷹鉤鼻,神色冷峻的老者,聽到龍九的話,心中頓時感到有些不妙,這個歸海龍族九王子什麼意思?

"不知九王子有什麼與在下商量?"歐陽家主走上前來,淡淡的行了一禮,不動聲色的詢問道.

他也是天武境強者,在龍九面前自然無須畢恭畢敬,只是這里畢竟還是歸海龍族之地,他也不好表現的太過失禮.

"也沒啥事,嘿嘿……"

龍九干笑一聲,直接走上前來,笑道:"過幾天呢,父王有個需要前往西靈域的差事,到時候估計會帶本王子一起去,只是西靈域雖然就在我歸海邊上,但你也知道距離我龍宮那叫一個遠啊,本王子琢磨著還缺一個腳力……"

"缺一個腳力?"

歐陽家主聞言,心中更是一沉,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龍九說的雖然隱晦,但他如何不明白,這是看中了他們歐陽家的寶船了.

只是那寶船乃是歐陽家的性命,豈能送給他人?

"不知道九王子是何意?"歐陽家主心中打定主意,只能裝傻充愣了,要是在這里拒絕,恐怕有點不給歸海龍族的面子,那就誠為不美了.只是若送出寶船,那絕不是他想要的,只能裝傻充愣混過去.

在歐陽家主看來,歸海龍族終究是高貴的種族,應該不至于抹下面子直接找他索要寶船才對.

他想的是不錯,歸海龍族天生驕傲,什麼寶貝沒有,從來沒有找人索要寶物的習慣,更別說索要一個對龍族來說是雞肋的寶船了.

龍族本就是水中至尊,踏千山,游四海,哪里需要什麼腳力,這些都不過是龍九的托詞而已.

只可惜,歐陽家主對歸海龍族極為了解,卻不了解龍九,這厮就是一個渾不吝的性格,樸實歸樸實,那是針對人的.

他一聽這歐陽家主裝傻充愣不答應自己,頓時心中就不耐煩了,直接扯去了笑臉面具,大聲道:"你還不明白本王子的意思?告訴你,本王子看中了你歐陽家那寶船了,怎麼,給不給我?"

"什麼?"

歐陽家主頓時就愣住了,歸海龍族竟然還有眼前的這種龍,這哪是索要啊,簡直就是強搶.

"哎喲,我的九王子……"

不遠處的龜總管看到這一幕,頓時脖子一縮,龜殼滾動直接落入了海水之中了,簡直太丟龍族的臉面了.

"歐陽家主,你不願意?"當著夏云的面,龍九臉面有點掛不住了,抬手一抓,九龍鎮神印便托在了手上.

看他這樣子,是一言不合就要動手了,下方從水中冒出了一個頭的龜總管不動聲色之間,再次縮了回去.

夏云看到這一幕,也有些哭笑不得,卻又暗暗點頭,這龍九做事簡直太爽快了,真是值得一交啊.

"家主!"

歐陽家的人臉色都慍怒了起來:"歸海龍族欺人太甚!"

其他家族的人神色也都有些變化,無論是否與歐陽家交好,眼前的一幕都讓他們感到不舒服.

"都給我閉嘴!"

歐陽家主一聽族人敢罵歸海龍族,頓時臉色大變,猛地厲喝了一句,如今形勢比人強,他不能不低頭,否則的話恐怕歐陽家就全毀在這里了.

眼前的胖子雖然只是歸海龍族九王子,但代表的畢竟是整個歸海龍族,為了一艘船,而拒絕了歸海龍族的話,恐怕以後麻煩多得是.

想到這里,歐陽家主心中滴血一般,看著龍九那傲然的樣子,一咬牙,道:"既然九王子看上了我歐陽家的船,那是歐陽家的榮幸,寶船就送給九王子了."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一百七十七章 祭祀台上
下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龍宮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