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一百七十三章 抽身而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七十三章抽身而走

"你……"

白尋川聞言大怒,夏云這哪里是與他聯手的意思,明顯是要借著血鯊之手來殺了自己,其心可誅.

轟!

頓時,白尋川又驚又怒,那血鯊的氣息越發的深沉濃郁了,讓他整個人都感覺到膽戰心驚,知道絕對是足以滅殺自己的存在.

當下他絲毫不敢遲疑,本能的催動了玄門,想要將這血鯊震開,先逃出去再說,後賬可以慢慢與夏云清算.

"還想逃?"

白尋川的算計雖好,但事實卻讓他難以相信,他玄門剛一出現,立刻便被一座巨大的血色玄門鎮住,根本就反抗不得,同時血鯊陰森殘忍的聲音傳了過來,腥風煞氣攪動,如刀劍一般,讓他難以抵禦.

那血色的玄門高有巨大無比,從血鯊口中沖出,先是震碎了夏云的刀氣,繼而又壓制住了白尋川的玄門,狠狠地砸了下來.

砰!

白尋川本身是玄武境六重天的強者,實力絕對不算弱,但是驟然遭了夏云算計,又遇到了比自己修為強橫數倍的血鯊,根本就毫無反抗之力.

隨著血色玄門將其玄門震碎,那血盆大口也猛地將他吞了下去,甚至連慘叫都沒來得及,便被咬碎成了肉泥.

"真是便宜你了."

夏云看到這一幕,身形一晃,飄然後退了百丈,對于算計白尋川,他心中絲毫愧疚也沒有.

從一開始白尋川就不斷地針對他,無論是將他從船上推入夜叉圍困之中,還是借夜叉將的手殺他,都讓他憤怒無比.

他夏云可不是那種好脾氣的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你要殺我,我自然殺你,那還有什麼仁慈可言.

所以,這一次算計白尋川,他心中只有痛快,卻沒有半點的愧疚不安,只覺得心念頭暢快了許多.

"沒有什麼比見到仇人身死更讓人痛快的了."夏云心滿意足,拎著紫電刀,也不與那血鯊對抗.

這頭血鯊實力之強,還在先前那頭血鯊之上,至少也是玄武境巔峰的存在,他雖然可以對抗,卻奈何不得對方,拼下去的話,贏的概率太小了,還不如抽身就走,免得沾染了麻煩,難以解脫.

再者說了,他與白家並無關系,非要說有關系的話,那也是合作的關系,如今大難臨頭,自然是小命要緊,他可不會傻乎乎的沖上去幫忙.

之前,之所以沖回來,他的目的就是為了殺白尋川,畢竟那從夜叉太子手中得到的傳訊短劍內的聲音不是別人,正是白尋川.

夜叉太子曾說,算計他的是白家父子,而夏云卻並沒有怎麼懷疑白海源,以他對白海源的觀察,並不是那種刷陰謀詭計的小人,出賣他的事情,應該只是白尋川一個的主意而已.

當然,如果白海源真的是那種隱藏的極深的大奸大惡之人,他也沒有辦法,對方乃是天武境強者,想要殺他夏云,根本不費吹灰之力.而他想要報仇,哪怕是現在趁著對方被圍攻,也絕無可能.

既然不可能,還留在這里干什麼.

"殺了我血鯊族,想要走,豈有如此簡單?"那血鯊吞吃了白尋川之後,見夏云抽身逃走,哪里肯依,咆哮一聲,卷起千重浪而來.

"你要殺我,也是做夢!"

夏云回頭看了一眼,輕飄飄的落在了海面上,腳下的海水仿佛產生了靈性,托著他的身子,迅速的離去.

七竅破天手,開辟體內七大穴竅,腎髒水竅乃是溝通天地水之法則的橋梁,如今夏云凝練了六成,論起在水中,比任何水族都不遑多讓,甚至論及操控水流,駕馭水的力量,水族都不一定及他.

那血鯊看到這一幕,心中除了震驚,更多的是大怒,夏云的話絕對是對他的蔑視,簡直是絲毫不將他放在眼里.

"該死的人類,我不殺你,豈能甘心!"

陰厲殘忍的聲音從這血鯊口中傳出,他瘋狂地追了上來.

"師姐,我們走吧!"

不多時,夏云便來到了雪冰顏與洛仙身邊,開口道.

"想走,簡直做夢!"

血鯊掀起無邊巨浪,怒吼著追來,只是當他看到凌空虛立,一襲黑衫,站在夏云旁邊的雪冰顏的時候,卻是猛地一頓,驟然停了下來.

"雪冰顏……"

就像當初夜叉太子看到雪冰顏一眼,這血鯊看到雪冰顏,眼中憤怒也迅速消失了,更多的是一種驚疑與恐懼.

"鯊血橫!"

雪冰顏也看到了這血鯊,神色沒有任何變化,冷冷的說出了對方的名字,顯然她是認識對方.

"雪冰顏,你要與我血鯊一族為敵?"血鯊一動不動,大半身體都在海中,只有頭顱懸浮在水上,冷冷問道.

"此人是我的,你不能殺."

雪冰顏聲音冷漠無情,沒有半點的商量余地.

"此人殺我血鯊族人,罪該萬死,不殺他,難消我心頭之恨."血鯊聲音陰厲,難以掩飾的殺機.

雪冰顏一聽,頓時肩頭冰燈之火便跳躍了起來,眸光淡漠無情的看著血鯊,不徐不疾的說道:"你殺他,我殺你!"

血鯊一聽,頓時渾身一震,怒吼道:"雪冰顏,你人魚一族這是在與我血鯊一族為敵,今日你護住此人,定會後悔."

"若再聒噪,冰焰煉死."

雪冰顏櫻唇中淡漠至極的吐出這句話,氣的那血鯊狂怒不已,卻不敢出手,身為歸海三大種族之一,他太了解雪冰顏了.

在之前,他與雪冰顏也不過是伯仲之間而已,只是雪冰顏擁有天器異火,實力之強,就算是玄武境之時都能夠硬拼天武境的強者而不落下風,無論是他,還是夜叉太子,都被雪冰顏教訓過.

尤其是雪冰顏言出必踐,性格冰冷無情,一言不合就要冰焰煉死別人,更是讓他數次想要拼命,卻被教訓的更慘.

若不是他身為血鯊族長之子,人魚族不想與血鯊族交惡的話,他恐怕早就不知道在雪冰顏手中死了多少次了.

如今有雪冰顏護住夏云,他是不可能有機會的.這讓他又氣又怒,恨不得一口將眼前的三個男女吞了.

鯊血橫憤怒之極,卻不敢與雪冰顏沖突,只能恨恨的看了夏云一眼,轉身便加入了遠處的戰團之中.

只見一頭血浪沖天而起,其中一條長有百丈的血鯊張開大口,直接就咬掉了一個家族的半只靈器船.

"我們走吧!"

夏云搖了搖頭,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就要帶著洛仙和雪冰顏離去.

他知道,雪冰顏之所以願意保住自己,並不是心里願意,而是不想自己出事,從而無法得到妖仙造化丹.

可盡管如此,他對雪冰顏還是頗為感激的,若不是她,恐怕這一次他和洛仙真的就要凶多吉少了.

這一次,血鯊一族傾巢而出,出動的強者足以將歸海城各大家族都殺掉,若是他停留下來的話,就算是雪冰顏都不一定保得住自己.

因此,必須要盡快離開這里.

至于各大家族,只能希望他們自求多福了.唯一讓夏云有些可惜的便是歐陽家的那只靈煉師精心打造的寶船要落入血鯊族手中.

若是能得到那寶船的話,此去西靈域恐怕要安穩的多,哪怕是面對強大的海獸,也有一個棲身之地.

而現在,若是貿然從血鯊族手中搶奪過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是以盡管可惜,他也不敢奢望.

三人兩獸迅速的離開了這片海域.

由于有雪冰顏帶路,夏云和洛仙倒不至于在這海上迷路,轉眼之間三人便趕了萬里之路,逐漸接近了歸海中央之地.

轟!轟!轟!

突然,遠處平靜的海面轟然破碎,一輛尊貴威嚴,由高大海馬妖獸拉著,散發著淡淡寶光的車子沖了出來.

"嗯?"

夏云看到這車子,臉色頓時一變,同時朝著雪冰顏投去一抹詢問的目光.

"是歸海龍族的行轅水車!"

雪冰顏也不看夏云的目光,直接說道,當即也停下了腳步,也沒有絲毫避讓的意思,就等著那水車被九只高大海馬拉著狂奔而來.

"歸海龍族等閑不會現身出來,莫非是察覺到了血鯊一族圍殺各大家族的事情?"夏云心中一動.

"原來是人魚公主!"

那水車迅速接近,其上盤坐著一名龜背面蒼的老者,渾濁的眼睛極其細小,眯著仿佛看不見,笑眯眯的打招呼.

"龜總管!"

雪冰顏罕見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那龜總管顯然也是她的熟識,清楚她的性格,對此也不以為忤,依舊笑眯眯的問道:"雪公主是從東方而來?這兩位是?"

說著,這老者的目光也落在了夏云和洛仙的身上.

"朋友."

雪冰顏神色不變,淡淡的開口,繼而又補充了一句:"來自東方."

"原來如此."

龜總管哈哈一笑,眯著眼神打量夏云,讓夏云竟然有一種被人徹底看透的感覺,頓時他心中就知道這龜總管絕對室一名強者,而且是一名不下于白海源的強者.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一百七十二章 斬殺血鯊
下篇:第一百七十四章 龍九王子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