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一百七十章 囚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七十章囚困

"原來這個人魚是誤會了."

夏云心中一動,開口道:"在下夏云,與人魚一族沒有任何的仇怨,也並沒有窺伺公主渡劫,更不可能受人指使."

"是麼?"

對方的聲音聽不出絲毫的感情,依舊道:"若非如此,你又怎麼與這夜叉一族的人混在一起?"

她所說,顯然是夜叉太子了.

"呵呵,夜叉太子可不是我的人,更不曾與我混在一起,有人殺了他夜叉大將,栽贓到了我頭上,他誤會了而已."夏云笑道.

"又是誤會?"

對方淡淡道:"真是好大的誤會,這麼說,你出現在我渡劫之島,純屬巧合.這夜叉太子也是無意中追你而來?"

"不錯."

夏云朗聲道.

"一派胡言!"

突兀的,一個尖利的聲音響起:"公主殿下,人類最是狡詐,您切不可相信他的話呀,夜叉一族與我人魚一族恩怨太多,那夜叉太子更是對您威脅甚大,若非這一次您率先突破,恐怕我人魚一族就要屈居于夜叉族之下了.此人和夜叉太子出現在公主渡劫之地,絕對是包藏禍心,所圖不小."

夏云一聽,頓時大驚,這又是何人,竟然這麼說話,這不要置他于死地嗎?

只是讓他無奈的是,他現在困于囚牢之中,根本就看不到對方的臉面,也不知道此人為何要針對自己.

"依主管之意,又該如何處理此人?"雪冰顏淡漠的聲音再次響起,依舊沒有任何的感情波動.

"當然是處死,不能留後患."

那尖利的聲音殺氣騰騰:"還有夜叉族的那個家伙,也不能留著,既然落入了我人魚一族手中,便只有死路一條."

夏云聽得心中一寒,連忙開口道:"在下說的句句實話,你們可不能濫殺無辜啊,我這次出海,是為了前往西靈域,乘坐的是歸海城白家祭神大典的船,兩位若是不信,自可前去查查便是."

"人類多嘴!"

那尖銳的聲音勃然大怒.

啪!

囚牢中,不知何處探來一根細鐵軟鞭,猛地朝夏云身上抽打了過來,火辣辣的打的身體疼痛到了極點,一道血痕出現在臉上.

"該死!"

夏云也是怒不可赦,心中殺機狂湧,只是那鐵鞭再次抽打了下來.

"好了!"

就在這時,雪冰顏的聲音響了起來,同時軟鞭驟然停下,嗖的一聲縮入了珊瑚牆體內,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

"你說你要去西靈域?"雪冰顏問道.

"不錯."

夏云咬緊牙關,體內水火之力不斷地碰撞,欲要沖開束縛,七座玄門更是蠢蠢欲動散發著強烈的氣息.

就在夏云仔細聽著,以為對方會繼續問的時候,對方卻語氣不變,緩緩道:"歸海龍族的祭神大典又要還是了麼,這些年歸海龍族在這歸海之中作威作福,一家獨大,倒是與人類的祭祀脫不了干系."

"公主的意思是……"

那主管尖利的聲音壓了下去,小心問道.

"我沒有什麼意思,三日後,我也要去西靈域,此人我要了."雪冰顏冷冷的聲音帶著不容置疑的果決.

"是,公主."

那主管越發恭順了起來,問道:"那夜叉太子又如何?"

"留著無用,殺了也可惜,讓他夜叉族派人來談吧."雪冰顏說罷,便再也沒有聲音傳過來了.

但是夏云也知道自己暫時安全了,只是那人魚公主也要前往西靈域,這就有點不太好了,難道要自己一直跟著她?

想到這里,夏云越發的覺得憋屈,卻又沒有任何的辦法.

這囚牢陣法之力極為古怪,能夠亂人靈魂,使得無法聚斂玄氣,他想要打破囚籠,逃出生天,根本就不現實.

而現在,好歹還能活下去.

一日後,夜叉太子也融化堅冰,蘇醒了過來,在察覺到自己的處境過後,暴怒連連,卻也無可奈何.

夏云見以對方的實力,都無法破開這牢籠,心中更是無奈,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還能有什麼辦法?

甚至,他連跟夜叉太子說話的心思都沒有,默默地盤坐在牢籠之中尋找著眼前這囚牢的破綻.

這囚牢通體都是深海玄鐵打造,堅硬至極,再加上其上的玄紋,恐怕就算是他夏云拿著紫電刀砍,都不可能砍斷.

而現在,紫電刀被那人魚公主收去,還不知道能不能要回來呢.

相比于夏云的安靜,夜叉太子就無法淡定了,他深知道自己夜叉族與人魚一族的恩怨,如今自己落入了後者手中,恐怕要凶多吉少了.

只是與夏云一般無二,他也沒有任何辦法,這囚牢陣法幾乎沒有任何破綻可以尋找,想要以武力破開,更不現實.

"怎麼辦?"

夜叉太子心中不斷地思索著辦法,坐臥不甯.

又過一日,那人魚公主雪冰顏終于出現在了珊瑚宮殿之中,身邊還跟著幾個身形魁梧的人魚族護衛.

"雪冰顏,你囚禁本太子,意欲何為,莫非以為我夜叉族真不敢開戰不成?"夜叉太子早就沒有了耐心,一看到雪冰顏,頓時怒喝道.

嗤!

雪冰顏神色冷漠,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朝著肩頭冰燈輕輕一拂,冰燈頓時閃過一點火星,如利箭一般,射入了夜叉太子體內.

被囚困了的夜叉太子根本沒反應過來,便打著冷戰倒在了地上,對雪冰顏更是破口大罵了起來.

"將他帶出來!"

雪冰顏朝著幾個人魚護衛吩咐道,卻是看也不看夏云一眼,轉身便離去了.

緊接著,夜叉太子也被幾個人魚護衛架著帶了出去,他早就凍成了冰雕,根本就反抗不得分毫.

夏云看到這一幕,知道必然是夜叉族來人了,至于夜叉太子是生是死,這還真不好說,而他不可能,也沒辦法出手相救.

本來夏云將一塊冰玨送給夜叉太子,就是想著日後借用他夜叉一族的力量,畢竟還有心魔血誓在那里,若是夜叉太子死了,那之前的計劃可就白費了.

夏云可不想讓夜叉太子這麼早就死了.

在之後,夜叉太子就再也沒有回來,甚至人魚一族的人就好想忘記了他這個囚犯一般,再無人來這個珊瑚大殿.

直到第三日,夏云才看到人魚公主在一名容貌蒼老,面孔雪白的老年人魚陪伴下來到了大殿中.

夏云知道,自己重見天日的時候到了,在這珊瑚大殿之中,他實在是壓抑到了極點,若不是能夠凝練水竅,恐怕他早就無聊死了.

"出來吧!"

隨著人魚公主屈指一彈,囚牢頓時大開,夏云察覺到靈魂的壓制散去,身形一晃,便飄然而出.

"帶我去西靈域!"

人魚公主迎著夏云的目光,俏臉絕美,但目光卻冰冷至極,吩咐道.

對方的語氣讓夏云心中一怒,卻沒有表現出來,而是淡淡道:"我的紫電刀呢,也該歸還我了吧?"

鏘!

隨著他聲音落下,人魚公主雪冰顏一揮手,頓時一道紫電之影一閃而現,朝著夏云迅速的激射了過來:"如此神兵,難以認主,還給你又何妨?"

啪!

夏云接過紫電刀,知道對方說的是實話,這紫電刀乃是人族武者以性命所煉,自有靈性,不可能認人魚為主的,就算人魚族拿去了,也沒什麼用.再者說了,只要他夏云不死,紫電刀連認人類為主都不可能.

"走!"

人魚公主瞥了夏云一眼,轉身就朝著珊瑚大殿之外走去.

夏云跟上.

"公主,人類最是詭詐變化,陰險至極,你帶著此人,可千萬要小心啊."一邊朝外走,那年老的人魚開口道.

一聽地方這尖利的聲音,夏云就知道這就是那人人魚主管,也不知道他是否吃過人類的虧,一直在貶低人類,看向夏云的眼神也隱隱透著不善.

不過夏云能感覺到這人魚主管身上的那股若有若無的氣勢,四周的海水都不由自主的隨之攪動,撕裂一切,仿佛有無形的力量籠罩其形體,霸道至極.

這股力量,至少也是天武境的存在.

"主管放心,此人奈何不得我."雪冰顏瞥了夏云一眼,神色一如既往的淡漠無情,冷冷的說道.

夏云心中苦笑,笑話,以對方的實力,再加上那恐怖的異火冰燈,自己別說是對手了,想要不死都難.

這人魚主管什麼意思,難道還怕自己害了他人魚族公主不成?

夏云腹誹著.

"可是……"

人魚主管見雪冰顏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忍不住歎了口氣,盯著夏云看了好幾遍,才緩緩開口道:"公主不要忘了太長公主的事情就行."

此話一出,行走的雪冰顏頓時身形一頓,停了下來,眯起了眼眸,聲音依舊無情,甚至還有些空洞:"主管放心,此事我明白."

不知為何,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夏云忍不住的一陣心驚肉跳,雪冰顏言語之中的殺氣之強,讓人難以置信.

"太長公主?"

夏云心中一動,又忍不住疑惑了起來,人魚族的太長公主是怎麼回事,莫非是慘死于人類之手?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一百六十九章 再次遭擒
下篇:第一百七十一章 雪冰顏的震驚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