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夜叉太子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六十四章夜叉太子

"八品靈煉師?"

夏云心中頓時了然,八品靈煉師,不論修為境界如何,地位可是連宗門之主聞天南都無法與之相比啊.

一名八品靈煉師鑄造而成的樓船,難怪只是百里外就讓自己感到氣勢不凡呢,果然是非同小可.

只是白尋川說這話又是何意?

"聽聞夏兄要前往西靈郡,這一路遙遠,海獸眾多,若是沒有一艘上好的船的話,恐怕十分危險啊."

白尋川終于說出了自己的意圖.

夏云聞言,眉頭一跳,這白尋川難道想讓自己去奪取歐陽家的樓船不成?

若是這樣的話,這白尋川也太小看自己了吧,就算這歐陽家樓船再好,莫非自己又豈是那利令智昏之輩,敢去搶奪?

"呵呵,勞煩白兄擔心了,小弟此行西靈郡,雖有危險,卻為曆練,倒也不放在心上."夏云笑道.

"夏兄此言卻不盡然,俗話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歐陽家的樓船有八品靈煉師陣法守護,乃是歸海城堅固之最,就算是玄武境巔峰的武者,都不一定能在短時間將其攻破,至于掀翻,那就更不可能呢.若是有這麼一艘船,茫茫大海,何處去不得?"白尋川道.

不得不說,這白尋川也不是無能之輩,這一番話說的有理有據,哪怕是夏云知道他心懷不軌,卻也不由得有些心動.

八品靈煉師的心血樓船之強,夏云身為靈煉師,自然比那白尋川要清楚得多,自然也知道自己若是能得到那樓船,此行西靈郡海上幾乎不用擔心什麼了.

只是歐陽家能與白家為敵,更有八品靈煉師坐鎮,絕對是非同小可,自己想要得到這樓船,絕非易事,若是一個不小心,甚至丟了性命都不是不可能.

盡管他為這次出海煉制了如意舟,但是如意舟無論是品級,還是材料,定然都遠遠無法與歐陽家的樓船相比.

這一點,夏云心中也十分清楚.

只是一想到得到樓船的難度,他就忍不住搖頭,實在是太冒險了.

"呵呵,還是算了."夏云搖頭道.

白尋川一聽這話,眼中神芒一閃,他知道夏云心動了,只要心動了就好,不愁他不有所行動.

隨即二人在船頭隨意的聊了幾句,夏云便回轉房間了.

"這白尋川不懷好意啊!"

坐在床榻上,夏云越想越覺得白尋川心思詭詐,想要借刀殺人.

"我又豈會讓你如意?"

夏云冷哼一聲,閉目進入了修煉之中,體內玄氣流淌之間,滋養體魄骨骼,血肉精粹,緩緩地進步著.

他有一種感覺,自己距離踏入玄武境第五重天不遠了.

轉眼數日過去了.

這一日,夏云依舊在船艙之內修煉,認真的體悟著體內玄氣的諸般變化,一種呼之欲出的感覺從心中升起.

"來了!"

他心中一動,知道自己已經到了突破的關頭.

轟!

突兀的,一聲巨震從下方船傳來,讓夏云臉色頓時一變,體內的玄氣行走都險些岔了線路,讓他頓時十分惱怒.

"是誰人殺了我夜叉大將?"

一個憤怒的聲音如炸雷般響起,震耳欲聾.

"夜叉族來了?"

夏云臉色微變,這聲音太強了,震的人耳朵生疼,至少也是玄武境巔峰的存在.

"哈哈,夜叉太子,沒想到你也出現了,之前白家殺了夜叉將,我歐陽家還道夜叉族忍氣吞聲了呢."

這是一個狂放跋扈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是歐陽家?"

夏云心中一動,聽風辯位,察覺到這聲音是從船艙左側而來,除了歐陽家,想來也不會有其他人了.

"果然要來了麼?"

歸海城歐陽家與白家不睦久矣,這次祭海大典必然會鬧出事端,夏云本想著不會這麼早,卻沒想到歐陽家竟然挑動夜叉族來對付白家.

"先突破了境界,又白海源在,想來也不會出什麼問題."夏云壓下心中念頭,再次催動了《七竅玲瓏體》的功法,不斷地沖擊著玄武境第五重.

他體內的玄氣早就積蓄到了極為充沛的地步,如今突破境界,基本上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過畢竟是修煉境界的突破,仍舊不能大意.

"白家敢殺我夜叉大將,那是找死!"

那夜叉太子的聲音蘊含著可怕的怒意,聲如雷霆,漫天回響,更是掀起了高有百丈的巨大浪潮,凶猛攔截在眾多大船之前.

"我華家無意與夜叉族為敵,還望夜叉太子不要魯莽行事."這時候,又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不錯,我熊家也是如此,冤有頭,債有主,是何人殺了夜叉將,夜叉太子還需明辨是非,不要阻攔我等祭海大典."

這是熊家的人.

"桀桀,本太子恩怨分明,除了白家以外,其他家的船只都可以過去."那夜叉太子陰冷的聲音響起.

"太子深明大義."

熊家的人哈哈大笑的恭維著.

隨後,其他家的船只都相繼從那滔天大浪之中穿過,絲毫阻攔也無,只有白家的船只停了下來.

"家主!"

船上,鶴統領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白海源.

"夜叉族想要殺我白家,也沒有那麼容易,這次是歸海龍族的祭祀大典,誰敢阻攔我白家得到航海旗,都是我白家的死敵!"

白海源臉色陰沉至極的走向船頭,此時他心中早已大怒,區區一名夜叉族的太子,也敢攔他去路,正是找死.

若是歸海龍族,他自然畏懼三份,區區夜叉族也想讓他白家妥協?

"白家人給本太子滾出來!"

夜叉太子也是人身蟹腳,面貌丑陋,獠牙猙獰,兩只眼睛圓滾滾,泛著白色,一眼看去就好像放大的死魚眼.

他手中也持著一柄巨大的三叉戟,通體深海精鐵打造,螺旋紋路好似海浪,又好似風暴,隱隱散發著莫名的氣息.

"夜叉太子!"

白海源凌空虛渡,雙手負背站在夜叉太子面前,他不過身高八尺,站在夜叉太子面前,宛如稚子孩童面對威猛大漢一般.

"你是白家之人?"

夜叉太子瞪大了眼睛,居高臨下的看著白海源,森然道:"你白家好大的膽子,敢殺我夜叉族的人."

伴隨著夜叉太子聲勢如雷,三叉戟猛人一揮,無邊浪潮沖天而起,化成一條大手,狠狠地朝白海源抓了過來.

"夜叉太子,我白家並不想與你夜叉族為敵,你夜叉族三番兩次,欺人太甚,若不收手,可不要怪白某不客氣了."

白海源臉色陰沉,聲音並不大,但是蘊含的怒意任是誰都聽得出來.

隨著他聲音落地,一股驚人的氣勢升騰而起,轟隆一聲,一座天門降臨了下來,虛空五色閃耀,白花墜落,散發著莫名的威嚴.

天武境強者的天門,能溝通九天,引來天地巨力,威能莫測,白海源盡管只是天武境第二重天,卻也非同小可了.

天門一出現,立刻將咆哮的海水鎮壓了下去,聳立在白海源身後,襯托的他整個人異常的偉岸高大,氣度恢弘.

"天武境……"

夜叉太子見狀,臉色頓時大變,他隨是玄武境巔峰的存在,在這方圓萬里的海上為非作歹,但面對天武境強者,依舊膽戰心驚.

天武境強者,僅是那股氣勢,就足以壓得他喘不過氣來,這種大境界的差距,不是單純的力量血脈能夠追趕上的.

他若是擁有龍族的血脈,自然無需忌憚什麼,但他只是夜叉,血脈比起人類來說並無多少優勝.

"夜叉太子,你還有何話要說?"

白海源目光平靜的落在夜叉太子身上,淡淡的問道.

"哼,我夜叉族絕不會善罷甘休!"夜叉太子也知道自己若是與白海源爭斗必然討不到好處,冷哼了一句,丟下一句話,龐大的身形迅速的沉入水中.

白海源朝水下看去,只見一股股的暗流湧動,聲勢龐大,顯然這夜叉太子並非是只身前來,而是帶來了幫手.

若不是被他以絕強的實力震懾,恐怕接下來真是一場大戰了.

想到這里,白海源臉色更難看了起來,夜叉族雖然不是歸海龍族,但是卻在歸海卻占據了不小的水域,得罪他們,也是一件麻煩至極的事情.

只是這件事情還必須要解決,否則的話,日後的歸海城,白家勢力必然會受到影響.

"父親,怎麼樣?"

白海源回到船上,下令繼續前往祭神台,而白尋川則迎上來詢問道.

"麻煩不小,但此事也只能等到祭神之後再說了."

白海源搖了搖頭,現在當務之急就是祭祀海神,得到航海令,這才是動搖白家根基的大事.至于夜叉族這邊,只能等稍後解決了.

白尋川一聽,眼中頓時閃過若有所思之色,卻沒有說什麼,只是心中暗暗下了一個決定.

白海源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兒子的神色,而是密切的關注著海上的動靜,夜叉族來而複去,麻煩不小,無論如何不能讓他們打亂了海神祭祀.

"咦?"

突然,虛空靈氣一陣異動,引起了白海源的注意.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一百六十三章 白尋川的心思
下篇:第一百六十五章 暗算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