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一百三十章 洛仙下山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三十章洛仙下山

自己則花了兩天的時間,煉制出守魂丹,派人送去皇宮,並帶話給公孫弘,玄元斷續丹煉制完成後,會由劍九霄送來,只要讓孫熹服下,傷勢便能痊愈.

做完這一切之後,夏云和冷幻蝶相互道別,又從劍九霄府中牽了一只雪羽雕,晃晃悠悠前往荒木城,准備借助荒木城的丹陣著手給李雨竹煉制丹藥.

其實夏云心里也沒底,之前他煉制三品玄丹皇極丹已經是消耗極大了,更別說兩味五品玄丹.

"歸根結底,還是這具身體太弱了,如果能有玄武境中期的修為,就算九品玄丹我也能煉制!"雖然這麼想,可夏云也沒什麼好的辦法,只得坐在雪羽雕背上唉聲歎氣.

這雪羽雕是劍九霄的坐騎,飛行速度比夏家堡的靈鶴要快的多了,夏云坐在那上面,僅僅一天的時間就到了荒木城.在自己的地盤里,夏云也沒什麼好顧忌的,直接坐著雪羽雕落在城主府,管理城主府的胡書鏞立刻便察覺道了,連忙飛出來,看到是夏云頓時面露喜色:"少主,你回來了!"

"胡伯."夏云從雪羽雕上跳下來,對胡書鏞嘿嘿一笑,"看看這坐騎,怎麼樣?"

"雪羽雕?好坐騎!少主從哪弄來的?"胡書鏞看了一眼雪羽雕,笑著說道.

"咳咳,其實不是我的."夏云干咳道,"我從劍長老府上牽的,要還呢.不過有機會的話,我也要弄一兩只雪羽雕來,以後出門就方便了.或者弄兩匹血狼也好,騎出去多威風."

"雪羽雕又豈是那麼好弄的,還一兩只呢."胡書鏞笑道,"血狼就更不用說了,那可是玄階妖獸,野性難馴,何況還是集群而居,你要是惹上一匹,就能引出一大堆來!在他們的圍攻之下,就連天武境強者也不能輕易脫身!"

"辦法是人想出來的嘛,胡伯還不相信我?"夏云眉頭一挑,一拍雪羽雕,雪白色的巨鳥沖天而起,向紫云城的方向飛去,要回劍九霄府上.

"相信,相信!以少主的能力,想要的話肯定能弄來."胡書鏞哈哈大笑,臉上露出欣慰之色,"少主最近在大武國可謂名聲鵲起啊!我在荒木城都聽到傳聞了,助堡主奪取盟主之位,巧退飛羽樓長老等等事跡,已經人盡皆知.我聽說,堡主回去之後還跟人說,他能做上盟主,覆滅沐冰府和蕭家,一統戰盟,這全是少主的功勞呢."

"爹爹這麼說的?"夏云聞言一愣.

"是啊."胡書鏞笑著點了點頭.

"胡伯,這話不可亂講,我也只是略盡綿薄之力而已,並沒有幫上太大的忙,爹爹能當上盟主,全憑爹爹的本事."夏云正色道.

子功高父功,這是大忌,夏云可不想引出事端來.就算夏飛龍不會,以後也難免怕有心人在他耳邊胡言亂語,要是父子相殘就完了.

胡書鏞一愣,眼中閃過一道異彩,連連道:"少主功高不居,謙遜守節,令人敬佩!"

夏云擺擺手,將話題岔開:"我不在荒木城這些天,荒木城沒發生什麼事情吧?"

"少主放心,荒木城一切安好,現在整個荒木城都已經在我們的掌控之中了,再過不久,必定會成為第二個流蘇城!"胡書鏞自信滿滿道.

"那就好."夏云點了點頭,伸著懶腰走向自己房間.

"對了,我差點忘了,少主,有一女子自稱丹器宗弟子洛仙,前段時間來這里找你."胡書鏞突然想起來,又對夏云說道.

夏云腳步一頓,回頭詫異的看著胡書鏞:"你說洛仙來了?她人呢?"

"我猜想少主可能會回荒木城,便將她留了下來,如果少主不回來的話,我就帶她去夏家堡,只是今日一早她出門去了,說是要在荒木城逛一逛,由紫靈陪著."胡書鏞說道,"這都已經快傍晚了,想必一會就回來了吧."

"哦,她說了下山干什麼嗎?"夏云點了點頭,好奇的問道.

既然有空去玩,想來找自己也不是什麼急事,可能是下山時路過這里,所以想來見見自己罷了.

"她沒說,我也不敢多問."胡書鏞搖了搖頭.

"這樣啊,那等她回來你讓她來找我吧."夏云也沒再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我先去洗個澡,胡伯,勞煩你叫人准備點吃的,我都快餓死了."

"哎,我這就去!"胡書鏞連忙點了點頭,吩咐人准備吃的去了.

夏云則到自己的房間,命人打來熱水,洗了個澡,又簡單吃了點東西,太陽漸漸開始落下,夏云躺在屋頂上,就這夕陽的余暉翻看上次從閻家那里得到的閻羅真身.

在皇宮的時候,飛羽樓長老七殺讓夏云感覺到了幾分危險,不管前世修為如何,現在的他只不過是一個玄武境前期罷了,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仍然不堪一擊.這次在皇宮,夏云用甯神香假裝毒藥,騙退了七殺,可以後再遇上他呢?或者,再遇上更加強大的飛羽樓殺手呢?夏云又該怎麼辦?

是的,夏云並沒有給七殺下毒,雖然他身上確實帶了一些毒藥,不過卻並不是非常厲害的,用來對付一下靈武境的武者還行,用來對付七殺就沒用了.他只不過是經過七殺身後時,借捋鬢發的動作在飛羽樓長老身上撒了一些甯神香.

甯神香這是一種低級的靈丹,用來幫助修煉的,大部分武者都會准備一些,能夠靜氣凝神,更好的入定.不過夏云煉制甯神香的手法稍微有點不同,加入了一味陰陽草,這樣效果會比普通的甯神香好一些.如果身上有甯神香的話,運轉玄氣時,丹田中會有一股暖流出現,夏云便用這個騙了七殺.

如果換做是別人用這一計,七殺肯定不會輕易上當,但夏云的身份卻有些不一樣,他可是丹器宗少宗主,誰能保證他身上會沒有帶一兩種厲害的毒藥?

這樣的小聰明第一次有用,第二次就不一定了,所以夏云還是決定修煉一下閻羅真身,如果有機會的話,就在丹田中儲存一些血氣,以後遇上強大的敵人也能有個保命的手段.

"夏云,夏云!"

正看著,夏云只覺得一陣香風襲來,耳畔響起一個天籟般的好聽聲音,一道黑影將夕陽余暉擋住了.

夏云將書放下,只見洛仙笑吟吟的看著自己,眼中透著幾分開心,幾分思念,夕陽灑在她絕美的臉上,竟恍若染上了一絲紅暈.

饒是夏云看到此等美景也不由怔住了,呆呆的望著洛仙,也忘了說話.

"呆子,看什麼呢!"洛仙輕聲嬌嗔,還羞似怯,引人神往.

"啊?哦,師姐,你回來了!"夏云這才回過神來,起身道.

"嗯,我不知道你今天會回荒木城,所以和紫靈出去游玩了."洛仙點了點頭,又立刻恢複了正常,好像剛才的嬌羞從來沒有出現過.

"師姐吃過飯沒有?我這就叫人准備酒菜去!"夏云說道.

話剛出口,夏云就後悔了,什麼跟什麼啊這是!

"吃過了,等你准備酒菜,我早就餓死了!"洛仙沒好氣的白了一眼夏云,"你這段時間下山,可謂混的風生水起啊,怕連我都忘了."

這一句話,竟帶著幾分哀怨,像是高鎖深閨的小姐在嗔怪情郎不來找自己.

"咳咳,師姐笑話我了,我這不也只是在幫父親忙活嗎."夏云連忙道,"不說這些,師姐這次怎麼有空下山?"

"只准你回家探親,就不准我回家探親不成!"洛仙理直氣壯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夏云哭笑不得,"這麼說師姐這次是回家探親了?"

"對啊."洛仙一拂云袖,輕盈的如同蝴蝶一樣飛下房頂,落在院中.

"師姐家在哪?遠嗎?"夏云也跟著落了下去,隨口問道.

整個丹器宗,他和洛仙是最熟悉的,卻並不是很了解洛仙,連洛仙的家世也不清楚,因為洛仙自己沒主動說的話,夏云是懶得去過問的.

"很遠,在凌霄城."洛仙說道.

"凌霄城?凌霄塔的地盤?"夏云一愣,凌霄城他當然知道,位于大武國靠近邊疆的地方,大武國幾大勢力之一的凌霄塔就在那里,難道洛仙是凌霄塔的什麼人?

"嗯,不過我家只是凌霄城一個不入流的小家族而已."洛仙像是看出了夏云的心思.

"這樣啊,那師姐什麼時候動身前往?"夏云這才了然的點了點頭,又問道.

"你就那麼想要我走嗎?"洛仙忽然停下走向城主府後花園的腳步,回頭緊緊的盯著夏云.

不知道為什麼,夏云被她這樣看著,心里竟然有些發慌,想都沒想,直接脫口而出:"不是不是,我沒有想要你走!"

"這還差不多!"洛仙立刻巧笑嫣然,轉了回去,潔白的裙擺輕輕飄起,腳步似乎輕快了許多."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動身,不過我不太想回去."

"為什麼?"夏云撓了撓頭,"回家不是挺好的嗎,見見父母兄弟."

這是夏云這次回家的感受,雖然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夏家堡眾人對他的態度,讓他心里暖暖的,就好像久飛不落的燕子,終于找到了自己溫暖的巢穴.

洛仙的神色暗淡了下去,但夏云並沒有看到,只是見她沉默了片刻,忽然嬌聲道:"不想回去就是不想回去!你問那麼多干嘛?"

"行,我多嘴好了吧."夏云撇撇嘴,"不太想回去就多玩幾天吧,我找時間帶你去夏家堡玩."

丹藥一時半會恐怕是急不來的,先不說以他現在的修為能不能煉制,光是藥材也還差了幾味,因為顧忌丹器宗,夏云不能泄露丹方,所以四味丹藥的藥材他都沒有寫全,守魂丹的藥材還好一些,在紫云城就能買到,至于玄元斷續丹,以丹器宗的實力,應該也不難找到.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荒木將軍
下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訓練鬼面軍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