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一百二十六章 玄金旗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二十六章玄金旗

蕭博遠臉色一變,竟無法動彈,但他也不是簡單之輩,一咬牙,手中掐訣,眉心飛出一道金光,仔細一看竟然是一面金色的三角旗!

"是玄金旗!"穆元吉神色變得略微有些凝重,"沒想到他竟然將這東西也帶來了,看來勝負還難料啊!"

"玄金旗?"夏云眼中精光一閃,看著那面金色旗子.

這面旗子不過巴掌大小,通體金色,旗面上繡著一頭白虎,目光凶狠,栩栩如生,之前夏云在聚寶閣遇上的天云山長老用法天象地幻化出來的與這一頭完全沒法比!更讓夏云驚訝的是,這面旗子竟然是七品玄器!

玄器難得,整個大武國的玄器都不超過三位數,其中大部分都在各大勢力的手中,小部分流落在強大的散修武者手里,而且基本上不超過四品的下階玄器!就比如說馨兒手中那兩件玄器法寶,也不過就是三品玄器而已.

五品以上的,只有丹器宗,凌霄塔,皇室這樣擁有天武境強者的大勢力才能夠擁有,而且還都是五六品左右的中階玄器,就比如說公孫弘的玉璽,便是一個六品玄器,冷幻蝶的一心鏡則是五品玄器,七品的上階玄器,一般都在他們老祖手中,比如說青衫太上手中那把火翎扇,便是一件八品的上階玄器.

蕭博遠拿出一件七品玄器來,令在場所有的人都不禁露出了貪婪之色,就連劍九霄和飛雨樓長老這樣的強者也不例外.

"這玄金旗是蕭家祖傳的玄器至寶,威力強大,輕易不會示人."夏飛龍輕聲說道,"傳說,這件寶貝中蘊含了玄金之氣,玄金之氣無堅不摧,甚至天武境強者的護體玄氣也能破開!其中更封印了西方玄金神獸白虎的一絲神魂,十分厲害!就是不知道蕭博遠能夠發揮這面旗子幾成的威力,如果有兩成以上,恐怕就連我也不是對手!"

"冷閣主,這面玄金旗,是我蕭家的祖傳至寶,你恐怕不是對手,不想死的話還是盡早認輸吧,以免傷了和氣."玄金旗一出現,立刻破開了一心鏡的光芒,蕭博遠露出得意之色,桀桀怪笑道.

冷幻蝶露出凝重之色,長劍護在胸前,忌憚的看了一眼玄金旗,但卻並未退縮:"沒想到蕭家主竟然將玄金旗也帶來了,久聞玄金旗威力無匹,我倒是想要領教一二!"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蕭博遠冷哼一聲,將玄金旗拿在手中迎風一晃,玄金旗立刻變大,最後化作一人高大小,旗面招展,獵獵作響,旗上所繡白虎仿佛在對天怒吼!

"藏鏡天涯!"

冷幻蝶毫不畏懼,血色衣裙翻飛,一頭青絲隨風飄舞,一心鏡綻放出耀眼的光芒,一道碗口粗的光柱射出鏡面,照向蕭博遠!

"白虎神獸護我!"蕭博遠將玄金旗一杵,四周響起一聲震耳欲聾的虎嘯,旗面上的白虎躍然而下,竟一抓拍散了光柱!

"嘶……"穆元吉見狀倒吸一口涼氣,"好厲害的玄金旗!"

然而夏飛龍卻反倒是松了口氣,搖搖頭道:"還好,蕭博遠畢竟只是玄武境中期五重天的修為,尚不能發揮出玄金旗的強大之處,你看那白虎,空有其型,卻無其韻,不足為懼."

"不過就算這樣,幻蝶也不是他的對手啊."劍九霄搖了搖頭,眼睛死死的盯著擂台,只要冷幻蝶一有危險,他絕對會馬上沖過去,將冷幻蝶救下!

"鏡里觀花!"冷幻蝶眉頭一皺,見一擊不成,又續一擊,一心鏡陡然變大,鏡子照住冷幻蝶,擂台上竟然憑空多出了七八個冷幻蝶的虛影,每個都一模一樣,鏡里觀花,難辨真假!

"玄金劍氣,疾!"蕭博遠看著四周的虛影,冷哼一聲,將玄金旗一晃,頓時,無數金色劍氣從旗子里面射出,每一道都帶著鋒利無匹,無堅不摧的氣勢!

七八個冷幻蝶在這凌厲的劍氣下根本不堪一擊,才剛一接觸到,便直接消散了,然而卻沒一個是真正的冷幻蝶!

"驚濤劍!"

這時,空中響起一聲嬌叱,冷幻蝶乍然在一心鏡下出現,手中長劍連連揮舞,一道有一道劍氣如同驚濤駭浪,直逼蕭博遠!

夏云曬然一笑,原來這一招卻並非是令人難辨真假啊!鏡中花,水中月,何來真?只有假!

"神虎嘯天!"蕭博遠一驚,雙掌合十,玄氣瘋狂運轉,衣袂翻飛,那一面玄金旗飛到空中,旗面上的白虎再次躍然而下,虎嘯之聲震耳欲聾!

一道道玄氣隨著虎嘯散出,將驚濤劍氣震散,甚至連冷幻蝶也被震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擂台上,嘴里噴出一口鮮血!

"幻蝶!"劍九霄擔心的從椅子上站起來,長劍已然出鞘,像是要沖上擂台救下冷幻蝶.

這時,冷幻蝶青鋒一蕩,一道劍氣逼退蕭博遠,自己也向後飄飛幾丈,拱手道:"玄金旗果真厲害,在不敵,願意認輸!"

蕭博遠眼中閃過一道殺機,但冷幻蝶認輸了,他也不能再繼續出手,只好收起玄金旗,陰測測的說道:"承讓."

劍九霄這才松了一口氣,收起長劍,看到冷幻蝶飛出擂台,便想要過去查看一下情況.

"劍長老安坐,我去看看."夏云按住劍九霄,看到飛羽樓長老和趙乾峰的臉色,心知劍九霄過去的話那二人肯定會發難.

劍九霄一愣,遲疑片刻,點了點頭道:"多謝少宗主."

"劍長老客氣了,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夏云微微一笑,便向冷幻蝶走去.

冷幻蝶坐在右邊倒數第二個位置,夏云要過去,就得先經過飛羽樓長老和趙乾峰,還未走近,夏云便已經感覺到了他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殺氣和迫力,只恨不能立刻動手滅了夏云.

然而他們的殺氣與迫力卻並沒有對夏云造成影響,他目不斜視,全然不看飛羽樓長老和趙乾峰,自顧自的向冷幻蝶走去.

"夜路難走,公子以後晚上可要多加小心啊."

經過飛羽樓長老身後時,他的嘴皮子忽然輕輕一動,一個幾乎微不可聞的聲音清晰的傳到了夏云耳中.

夏云腳步一頓,嘴角勾起一絲冷笑,依舊沒有理會他,只是走到冷幻蝶身後輕聲說道:"冷姑姑,劍長老叫我來看看你,你沒事吧?"

"那老匹夫叫你來的?"冷幻蝶回頭看了一眼夏云,又看了一眼劍九霄,卻發現劍九霄也正關切的看向這邊.

也不知道是因為受了傷的關系還是什麼,冷幻蝶臉上竟泛起了微微的紅暈.

"是,小侄這里有些療傷丹藥,冷姑姑服一粒吧."夏云心中暗笑,表面卻當做什麼也沒看到,只是拿出一瓶丹藥來,遞給冷幻蝶.

"嗯,謝謝,我只是受了點小傷而已,沒什麼大礙."冷幻蝶接過丹藥,輕聲道,語氣竟比上次夏云去找她時柔和了不少.

"冷閣主和夏家堡少堡主關系這麼好,莫非是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嗎?"趙乾峰面沉如水,陰測測的說道.

冷幻蝶看了一眼趙乾峰,不咸不淡道:"趙府主說笑了,我怎麼不記得我和沐冰府有過什麼約定?"

"你!"趙乾峰的臉色頓時變得鍋底還要黑,眼神憤怒無比,恨不得把冷幻蝶大卸八塊.

"看來趙府主年紀大了,記性也變差了啊."夏云怪笑道.

"哼,小子,你不要猖狂,等我坐上盟主之位時,便是你夏家堡覆滅之日!"趙乾峰咬牙切齒,恨恨的說道.

"我怕趙府主沒這個機會了."夏云冷笑一聲,也不再理他,只是向冷幻蝶微微一禮道,"既然冷姑姑沒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去吧."冷幻蝶對夏云一笑.

夏云轉身便走,在經過飛羽樓長老身後時,不著痕跡的伸手縷了一下鬢發……

"少宗主,幻蝶怎麼樣?"看到夏云回來,劍九霄擔心道.

"劍長老放心,冷姑姑沒事,只是受了一點輕傷而已,我已經給了她一瓶療傷靈丹."夏云安慰道.

"那就好,那就好."劍九霄這才放下心來.

"劍長老,你和這位冷閣主關系非比一般啊."呂大長老看到劍九霄這副模樣,萬分好奇道.

云大長老也忍不住側目.

看來,云大長老和呂大長老跟劍九霄同為丹器宗長老,卻也不知道劍九霄和冷幻蝶的這一段往事.

劍九霄老臉一紅,擺擺手道:"一段孽緣而已."

呂,云二長老對視一眼,臉上都浮現出了幾分笑意.看劍九霄的表情,可不像是"孽緣"這麼簡單啊!當然,他們也不會去追問,這是人家的私事.

"誰還敢再來與我一戰!"這時,蕭博遠又在擂台上叫囂起來.

趙乾峰端坐不動,面沉如水,目光狠厲,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陰謀詭計.

穆元吉則和夏飛龍對視了一下,相互點頭,穆元吉站起身來大喝道:"我來領教蕭家主高招."

說罷,穆元吉腳在地上一點,整個人如同一把利劍劃破空氣,轉眼間便落在了擂台上,身上爆發出浩浩蕩蕩的劍意與威壓,頭頂恍若出現了一尊紫色大門,又似乎有一條波濤洶湧的天河,周圍竟隱隱響起驚濤拍案的聲音!

"我道是誰,原來是你這手下敗將."蕭博遠傲視穆元吉,冷笑道,臉上滿是不屑之色.

論修為,穆元吉是戰盟五大勢力中最低的,才堪堪達到玄武境中期,只有玄武境四重天,不過天境山莊的鏡花水月訣和紫河劍法都不簡單,其中,鏡花水月訣更是荒級中階的功法!這也是天境山莊能夠位列戰盟五大勢力的原因之一.

但相比玄武境五重天,又手持玄金旗的蕭博遠來說,穆元吉還是差了不少,這場戰斗幾乎毫無懸念,穆元吉必輸無疑.

不過穆元吉本就沒有抱著贏的心思,不過是想消耗一下蕭博遠體內的力量,讓他無力再戰夏飛龍罷了.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比斗開始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蕭博遠之死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