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一百二十四章 盟主大選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二十四章盟主大選

"這不可能,這小子不過只有玄武境二重罷了,不,不可能!"壯漢一臉驚愕,喃喃低語.

穆元吉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趁壯漢驚愕之際仗劍殺去,一道道金色劍光憑空出現,直逼那壯漢周身要害!

壯漢這時候才回過神來,看到劍光近在咫尺,鋒利的劍氣直逼面門,頓時臉色大變,想要抵擋卻已經遲了,他勉強擋下兩道劍氣,隨後便被破了護體玄氣,最終被緊隨其後的一道洞穿了肩膀,口吐鮮血,跪倒在地,被穆元吉一劍取了首級.

夏云收起玄門,從空中落下,臉色有些蒼白,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穆元吉見狀連忙上前,關切道:"賢侄,你沒事吧?"

"沒事,一點小傷而已."夏云搖搖頭道,"穆伯伯沒事吧?"

在一心閣的時候,夏云便被冷幻蝶的氣勢震傷了,剛才又拼盡全力斬殺精瘦男子,此時體內玄氣紊亂,讓他受了一點小傷.

"我沒事."穆元吉說道,"這兩個飛羽樓的殺手,好像是沖著你來的,難道是趙乾峰所為?"

"應該跟他脫不了關系."夏云點了點頭,"不過也有可能不是,飛羽樓有好幾個殺手折損在了我的手上,自然不會放過我."

穆元吉愣了一愣,神色有些怪異的看了眼夏云,不過卻也沒說什麼.

"先回去吧,此地不宜久留,以免飛羽樓的殺手再趕來."穆元吉說著,抓住夏云的肩膀,迅速掠向天境山莊的客棧.

此時已經是晚上了,云大長老已經從皇宮回來,並告訴夏云,公孫弘已經下了聖旨,以還在准備場地為由,將盟主大選推後了三天.

夏云大喜,三天的時間,已經足夠夏飛龍煉化皇極丹,突破到玄武境七重了!

云大長老同時還帶來了另外一個喜訊,說皇室還答應幫助夏飛龍奪取盟主之位,雖然皇室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這對于夏家堡來說,起碼不會是一件壞事.

次日,劍九霄也回來了,腳步有點虛,也不知道被冷幻蝶怎麼"折磨"了一番,不過總算他帶回來的也不是壞消息.冷幻蝶並沒有答應幫助夏家堡,卻也表明了不會再幫助沐冰府,這讓夏云很是松了一口氣.

三日時間一晃而過,終于,注定不會平凡的戰盟盟主大選拉開了帷幕,地點在皇宮,是一個巨大的比武場,擂台上有靈煉大師布下的陣法,這樣一來,戰斗余波就不會傷到觀看比斗的人了.

因為沐冰府的動作,這次戰盟盟主之選注定無法只在戰盟內部展開,索性便成了一場公開的比斗,紫云城中有些地位的人基本上都來了,夏云粗略一看,差不多也有二三百個,大多數都帶著幾個家族青年弟子,或者是族中的長老.

武者之間向來等級森嚴,這種盛事,座位一般都是有規定的,這次也不例外.最上首那里是一張龍椅,公孫弘坐的地方,稍微下面一點,則是戰盟五大勢力和一些大勢力的位置,十張椅子左右排開,左邊五張,分別是夏飛龍,劍九霄,云大長老,呂大長老和穆元吉.

右邊五張,依次為一個黑袍老者,趙乾峰,蕭博遠,冷幻蝶,大武國丞相孫熹.

那黑袍老者尤為引人注目,雞皮鶴發,瘦如枯槁,眼神十分凌厲,如同盯上了獵物的雄鷹,然而身上卻沒有一絲殺氣泄露出來,明顯是將殺機和氣息內斂了,這樣的人尤為可怕,只要藏在暗處,除非你有比他更加強大的實力,否則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那人是飛羽樓的長老,實力極強,尤其是暗殺手段十分高明,只要被他盯上,從來沒有逃脫的."穆元吉見夏云在看那個黑袍老者,便在他耳邊低聲說道.

那老者仿佛也感覺到了夏云的目光,便向夏云這邊看來,眼中竟仿佛射出兩把利劍直逼夏云!夏云一驚,臉色一白,不過很快就恢複了正常,竟然是被老者的目光刺傷了元神!

"好厲害!這人的修為比我爹爹要強幾分,不過還比不上劍長老,應該是在玄武境八重左右."夏云眼睛一眯,心中暗道,"一個長老就有玄武境八重的修為,恐怕飛羽樓的樓主至少有玄武境巔峰!難怪皇室也無法清剿他們,看來的確有些實力."

"沒想到皇室竟然把飛羽樓也邀請來了,他們之間的仇恨可不小,當初皇室清剿飛羽樓,雖然讓飛羽樓損失摻重,可皇室也元氣大傷,可謂是傷敵八百,自損一千."蕭博遠並沒有察覺到夏云的異樣,只是繼續在他耳邊輕聲說道,"看來這次戰盟盟主大選,比我們想象中的要更加不平靜啊!"

夏云點了點頭,說話間,便已經走到了座位旁邊,劍九霄和呂,云二長老先行一步,此時已經到了,夏飛龍也已經到了,正和云大長老輕聲交談,看到夏云和穆元吉過來連忙起身向穆元吉打招呼,眼睛卻一直關切的看著夏云.

"爹爹,你突破玄武境七重了?"夏云給了夏飛龍一個放心的眼神,並欣喜道.

"嗯,多虧了你給我煉制的丹藥,否則我要突破玄武境七重,至少還需要十年的時間!"夏飛龍有些激動的說道.

"那就好,爹爹放心,我已經跟一心閣談過了,這次盟主之爭,一心閣不會再插手."夏云點了點頭道,"皇室也答應了幫忙,盟主寶座,定非爹爹莫屬!"

夏飛龍連連點頭,欣慰的說道:"剛才云大長老已經告訴我了,云兒,看來爹爹送你去丹器宗,的確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啊!你這次回來不但修為大增,為人處世也成長了不少,爹爹已是遠不如你."

"爹爹言重了,孩兒略盡綿薄之力而已,能夠幫到爹爹就好."夏云笑了笑,握住夏飛龍的手拍了拍.

"蒼天不絕我夏家堡,先祖庇佑,賜我如此麟兒,云兒,這次盟主大選結束之後,我們定要去祭祖!"夏飛龍幾乎老淚縱橫,眼角閃爍著淚光.

夏飛龍固然支持夏云修習靈煉之道,所以才將他送到丹器宗,這只不過是他出于對夏云的疼愛罷了,然而夏飛龍內心深處,卻依舊希望夏云能夠好好修煉,增長實力,將來好繼承夏家堡.這具身體沒做到,但是夏云做到了.

"賢弟的確是該去拜拜你夏家堡的祖先了啊,我回去之後也要祭拜一番我家的先祖,看能否得到如賢侄這樣的麟兒."穆元吉聞言取笑道.

"哈哈哈,穆兄這是哪里話,穆青賢侄和小雅也不差啊."夏飛龍爽朗大笑.

"犬子比起夏云來,實在是差得遠啊."穆元吉歎了口氣,搖頭苦笑道.

"穆莊主,不是我說話不好聽,你那兒子比起夏云來,的確是差得遠了."呂大長老快人快語,撇撇嘴道.

"呂大長老……"夏云連忙叫了一聲呂大長老,畢竟穆元吉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無礙,是我管教無方,讓幾位見笑了."穆元吉老臉一紅,好在並沒有生氣.

"先入座吧,盟主大會等下也該開始了."夏飛龍連忙將話題岔開,和穆元吉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下.

至于夏云和被穆元吉帶來的穆小雅,他們是沒有座的,只能站在各自爹爹身後看.

"皇上駕到!"

"皇後娘娘駕到!"

穆元吉和夏飛龍坐下之後沒多久,一個奸細的太監嗓音便響了起來,緊接著,公孫弘緩緩出現,帶著一名濃妝豔抹的女子在龍椅上坐下.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後千歲千歲千千歲."眾人跪拜,十張椅子上坐的高手也紛紛起身,不過不用跪下,拱手行禮就行.

夏云當然也沒跪,他夏云前世乃仙界最具天賦的靈煉師,膝下黃金何止萬兩!小小一個大武國的皇帝,還沒有資格讓他下跪!看到夏云沒跪,穆小雅也跟著沒跪,這小丫頭古靈精怪的,也有些傲氣,輕易自然不會下跪.

"大膽,看到陛下,你們兩個是何人,為何不跪!"林皇後見狀眼睛一亮,以為抓住了夏云的把柄,立刻向他和穆小雅發難.

"丹器宗少宗主夏云.我連丹器宗的太上長老也不曾跪,你要我跪?難不成,你覺得你比天武境強者還要更加尊貴嗎!"夏云冷笑一聲,目光一凝,身上的氣勢勃然而發,死死盯著林皇後.

林皇後只覺得呼吸一窒,不由後退了幾步,待回過神來,那氣勢卻又消失不見了,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這讓林皇後臉上有些掛不住,剛要呵斥,一旁的孫熹上前一步,道:"啟稟陛下,丹器宗少宗主地位崇高,老臣以為,可以不跪."

"准!"公孫弘露出些許不悅之色,但卻並沒有發作,只是冷著臉點了點頭.

"那她呢!她又為何不跪!"林皇後的臉青一陣,白一陣,卻奈何不了夏云,只得拿穆小雅撒氣.

"我穆小雅只跪天跪地跪父母,憑什麼跪你!"穆小雅昂首挺胸,傲氣十足!

"大膽!"公孫弘也憋了一肚子火,聽見穆小雅這麼說,怒氣更盛,目光陰冷的看著穆元吉,"穆莊主,你教的好女兒啊!"

"穆伯伯怎麼教女兒,那是穆伯伯的家事吧?聖上不覺得自己管的太寬了嗎!"夏云本就對公孫弘沒有什麼好印象,見他發難,立刻便站出來幫穆元吉出頭.

"你……"公孫弘見夏云又橫插一腳,頓時有些忍不住火了.

"大膽夏云!陛下做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一個黃口小兒指手畫腳了!"趙乾峰見夏云沖撞公孫弘,心中暗喜,立刻站出來厲聲喝道,"陛下,此乃欺君之罪,萬不能容!請陛下降旨,捉拿夏云,穆小雅,斬首示眾!"

"我看誰敢!"呂大長老爆喝一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云大長老和劍九霄也神色一冷,將夏云護在身後.公孫弘的臉色頓時青一陣,紫一陣,精彩紛呈,一股怒火直燒天門!

"陛下……"孫熹一看大事不好,連忙向公孫弘使了個眼色.

"依我看,這皇室卻也不過一個紙老虎罷了,別人欺負到頭上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可笑,可笑!"飛羽樓長老陰陽怪氣道.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一百二十三章 派像樣的人來
下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比斗開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