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一百二十二章 談判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二十二章談判

"劍長老小心,一心鏡乃是一心閣的玄階重寶,威力無窮,萬不可怠慢!"聽到一心鏡三個字,穆元吉臉色一變,連忙大聲對劍九霄喊道.

然而,穆元吉的提醒卻還是遲了一步,冷幻蝶話音還沒落下,她眉心的朱砂印記忽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芒,一面銅鏡出現,銅鏡看上去十分精美,鏡面光滑透徹,背面刻著許多奇珍異獸,一出現,便散發出極其強大的氣息,讓眾人臉色驟變,不由倒退了幾步,生恐被法寶誤傷.

"看來你是真的恨我至深啊."然而就在這時,劍九霄卻忽然放開了冷幻蝶的雙手,苦笑起來,"也罷,是我愧對了你,你要殺我,我也無話可說."

劍九霄收起長劍,負手而立,目光深情的看著冷幻蝶.

"我死之後,你別再孤身一人了,好好找一個疼愛你,珍惜你,值得你去為他喜,為他悲的男子."劍九霄聲音溫柔,"來吧,了結了這段因果孽緣."

說罷,劍九霄緩緩閉上了眼睛.

"劍長老……"夏云心中忐忑,卻又無法插手.他自然不能看著劍九霄就這樣死在自己面前.

"藏鏡天涯!"

兩行清淚緩緩從冷幻蝶臉上滑落,然而她雙手並沒有停下,依舊掐著法訣,一心鏡光芒大盛,一道光柱從鏡中射出!

伊人藏鏡卸紅妝,流落天涯斷愁腸……

"不好!"夏云臉色大變,紫電刀已拿在手里,飛身上前,試圖幫劍九霄擋下這一擊.

可是夏云本就修為不如冷幻蝶,人才剛一騰空,那道光柱便已和劍九霄近在咫尺.

"砰!"

一聲巨響,煙塵蔽日,瓦礫四射,碎石亂飛!

幾乎整個紫云城的人都被這一聲巨響驚動了,紛紛走出房門,看向一心閣這邊,夏云的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了,他頹然落在地上,看著被塵埃遮掩的天空,劍九霄和冷幻蝶的身影依稀能夠撲捉到,卻很模糊,更不知情況如何.

這下完了!劍九霄如果死在這里,夏云也逃脫不了干系,畢竟劍九霄也是為了幫夏家堡的事而來啊!

"你,你為什麼不躲!"這時,冷幻蝶焦急懊惱的聲音響起,雖然還是稍嫌冰冷,但卻透著些許關切.

煙塵緩緩散去,露出劍九霄和冷幻蝶的身影.夏云長出一口氣,額頭上的冷汗滴落下來.還好還好,劍九霄沒事,就是被擦了點皮外傷而已,只是看上去有些狼狽,一絲不苟的頭發此時散亂的披在腦後,一只袖子已經變成布條了,露出肌肉結實的手臂.

看來,冷幻蝶對劍九霄並無殺心,剛才那一擊最後關頭,是冷幻蝶將鏡光偏了幾分,沒有傷及劍九霄.

"能死在你的手上,我這一生也無憾了."劍九霄溫柔的笑道.

"哼!"冷幻蝶撇開臉,擦去淚水,不看劍九霄,卻已經沒有要動手的意思了.

"劍長老,這……"夏云神色怪異的看著劍九霄,心里已經明白了,這二人的關系恐怕非比一般.

劍九霄對夏云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不用擔心,自己則腆著臉湊到冷幻蝶面前:"幻蝶."

"滾開!"冷幻蝶繃著臉,冷冷的說道.

"蝶兒,不是,你看咱商量個事."劍九霄也不在意,反而湊得更近了,"我今天來,是有正事要找你的,關系到你們戰盟.你看,我們丹器宗的少宗主夏家堡的少堡主夏云,還有天境山莊的穆莊主都來了."

說著,劍九霄指了指夏云和穆元吉,繼續說道:"咱先說正事行嗎?等說完正事,你再殺我,五馬分尸也好,萬劍穿心也好,扒皮剔骨也好,我隨你處置!"

冷幻蝶看了一眼劍九霄,又看了一眼夏云和穆元吉,冷哼一聲,道:"琴心,迎客!"

說罷,冷幻蝶一拂紅袖,轉身飛進了已經殘破不堪的院子里.

一名一心閣弟子則連忙上前,向幾人行禮,恭敬的說道:"幾位里面請."

夏云咧咧嘴,收起紫電刀,向那名叫琴心的女弟子還了一禮,跟在她身後走進院子.

這都什麼事啊!

還好冷幻蝶並非不明大義之人,雖然跟劍九霄可能是有點誤會,但卻還是對他們以禮相待,命人上了茶,分賓主坐下,也不繞彎子,直接開門見山道:"夏公子和穆莊主此來,想必是為了明日盟主大選之事吧?"

"正是."夏云點了點頭,正色道,"冷閣主想來也是個爽快人,小子明人面前也不說暗話,小子想請冷閣主和我夏家堡,以及天境山莊結盟,助我爹爹奪得盟主寶座!"

"我為什麼要幫你?"冷幻蝶看了一眼夏云,端起茶杯,輕輕吹開茶葉飲了一口.

"冷閣主沒理由不幫我."夏云微笑,神態自若,仿佛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是嗎?"冷幻蝶一愣,怪異的看了一眼夏云,"我倒要聽聽夏公子高見."

"小子敢問冷閣主,現在戰盟,誰人勢大?"夏云衣袖一拂,看著冷幻蝶.

"夏公子莫非想說你夏家堡不成?"冷幻蝶嗤笑一聲,將手中的茶杯放下,"依我婦人之見,如今的戰盟,沐冰府更勝一籌."

"哦?"夏云挑了挑眉,"願聞其詳."

"夏公子前些日子在荒木城風生水起,怕是不曉."冷幻蝶不緊不慢道,"沐冰府合眾連橫,說服了皇室相助,又暗中買通飛羽樓,並將紫云城林家,大武國三大家族之一的西門家,以及天云山這三個勢力綁在船上,戰盟蕭家更不用說了,從始至終,便一直支持沐冰府."

冷幻蝶頓了一頓,目光忽然變得凌厲起來,語氣也加重了幾分:"夏公子以為,你夏家堡如今僅僅憑借天境山莊和丹器宗,能與之抗衡嗎?"

穆元吉聽完之後眉頭一皺,張嘴想說話,卻被夏云擺手攔住.

"當真是婦人之見,不可聞也."夏云朗聲笑了起來,言語毫不客氣.

"哼!"冷幻蝶露出不悅之色,冷冷的哼了一聲,"還是那句話,不知夏公子有何高見?"

"冷閣主不必試我."夏云曬然一笑,也端起茶杯,飲了一口,"城門之事,恐怕冷閣主已經知道了吧?如今我丹器宗的云大長老已經去皇城面見聖上,你認為,皇室還會幫助沐冰府嗎?"

"至于飛羽樓,不是小子看不起他們,他們只不過是一群宵小之輩罷了,終究不敢明著來,盟主大選,他又能幫上多大忙?"夏云繼續分析道,"沒有飛羽樓和皇室,林家,西門家,天云山,沐冰府,以及一個蕭家聯合在一起,不過只是一群烏合之眾罷了."

"不是小子狂妄,只是小子從未將他們放在眼里.此次盟主大選,沐冰府和蕭家必滅!"夏云說著,重重的將茶杯放下,發出砰的一聲巨響,他的目光也變得凌厲起來,一股無形的威壓從他身上散發出來,"沐冰府和蕭家覆滅之後,戰盟又何去何從?一心閣又何去何從?冷閣主可要三思啊!"

說完,夏云的神色和目光又恢複了平靜,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一派從容不迫的模樣.

"你在威脅我嗎?"冷幻蝶死死的盯著夏云,一頭青絲無風自舞,一道劍意破體而出,直逼夏云!

劍意浩蕩,凌厲,猶如萬馬奔騰,又恍若天塌地陷,相比劍九霄也不弱多少!

夏云只覺得胸口發悶,喉嚨一甜,差點吐了口血,只是強行憋住,運氣調戲,這才勉強好受一些.

不愧是一閣之主,果真不凡!

"小子不敢."夏云強忍著難受笑道,"按照輩分,我該當尊稱冷閣主一聲伯母吧?一心閣和夏家堡向來無冤無仇,我爹爹也曾說過,冷閣主為人善良,與世無爭,小子何必威脅你?"

"你這娃娃倒不簡單,比你爹強得多了!"冷幻蝶忽然又收起了劍意,掩嘴輕笑起來,"本座未曾出閣,獨身一人創下一心閣,哪來的伯母?若要論輩分,你倒是可以叫我一聲姑姑."

未曾出閣?夏云一愣,眼神有些怪異的看了眼坐在他旁邊的劍九霄,卻見他一臉尷尬之色.

"姑姑謬贊了."當然,夏云不會去管冷幻蝶和劍九霄之間的私事,直接打蛇隨棍上,叫起了姑姑,"我爹爹義薄云天,英雄蓋世,小子不及他萬分之一."

"哈哈哈……"冷幻蝶巧笑嫣然,仿佛遇到了什麼很開心的事情,"論起滑頭,你爹爹才真的是不及你萬分之一啊!"

"嘿嘿."夏云也不在意,只是嘿嘿一笑,"小子提的事情,不知姑姑意下如何?"

冷幻蝶並沒有急著回答,修長好看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敲打起來,發出嗒嗒的聲音,一雙美目低垂,卻令人看出她想什麼.

"幻蝶,我知你必定無心盟主之爭,只是想留存戰盟,令幾方勢力相互之間有個關照."這時,劍九霄開腔了,"既然如此,幫誰又不是幫呢?沐冰府的趙乾峰是什麼人,我想你要比我更加清楚,他連橫合縱,擁有了皇室的支持,再加上已經放出話來,等他奪到盟主之位後,便會將天云山,西門家這兩個勢力加入戰盟,嘴上說的是好聽,可實際上此舉與吞並無疑."

"沐冰府本就不弱,如果再吞並了天云山和西門家,到時候戰盟安能有你一心閣的立足之地?可如果你幫夏家堡的話,以夏飛龍的性格,斷然不會像沐冰府一樣野心勃勃,就算滅了蕭家和沐冰府,戰盟也只會變得越來越強大!"劍九霄將夏云分析的話說給冷幻蝶聽,讓她知道其中利害.

"我戰盟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這老匹夫來插嘴了!"冷幻蝶瞪了一眼劍九霄,說話毫不客氣.

劍九霄無奈的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卻沒生氣.

"冷妹妹,不知愚兄可有這個資格?"穆元吉笑道.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心閣主
下篇:第一百二十三章 派像樣的人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