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心閣主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二十一章一心閣主

"不行."夏云搖了搖頭,"這樣做的話,我夏家堡必要落人話柄,沐冰府也有一個天武境的老祖,如果他查起來,肯定會對夏家堡施以報複,並以此事來壓我爹爹,阻止他當上盟主."

"那又如何?他沐冰府不照樣也用了下三濫的手段,買通飛羽樓殺手去暗殺夏堡主嗎!"呂長老冷哼一聲道.

"證據呢?"夏云苦笑道,"飛羽樓認錢不認人,我回夏家堡時,他們就曾派過殺手來暗殺我爹爹,先不說他們這次暗殺沒有成功,就算成功了,沐冰府也可以將這盆髒水潑到飛羽樓的身上,自己完全撇清關系.而飛羽樓只要聲明自己是為了報仇,誰也拿他也無可奈何."

"但三位長老去暗殺趙乾峰就不一樣了,剛才進城的時候動靜那麼大,就算暗殺的時候沒有暴露身份,到時候也能查到三位長老,雖然借他們一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對丹器宗怎麼樣,可卻能用這個理由來阻止我爹當上盟主,沐冰府的老祖也可以用複仇為理由來殺我爹爹."

"這樣一來,夏家堡反而會落入被動."

夏云分析的頭頭是道,眾人也忍不住暗暗點頭,以示贊同.

"那你說怎麼辦!"呂大長老無奈道,"這是你們夏家堡的事情,我們是來幫忙的,你只要一句話,我們都會去做."

"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夏云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重重的將酒杯放下,"一心閣會站在沐冰府那邊,不就是因為沐冰府占了上風嗎?我去向她分析利害,讓他們和我夏家堡結盟,再加上幾位長老相助和宗門的支持,諒他沐冰府也翻不起什麼風浪來!"

"可是一心閣會幫忙嗎?"穆元吉遲疑道.

"一心閣和我們夏家堡無冤無仇,沐冰府掌控了戰盟對于他們來說也沒什麼好處,只要皇室不幫沐冰府,就算一心閣依舊站在沐冰府那邊,也頂多就是平分秋色罷了,只要向一心閣許以重利,他們沒理由會不幫忙!"

"好!事不宜遲,我們吃完就去找一心閣的人!"穆元吉點了點頭.

"咳咳……我,我跟你們同去吧……"劍九霄干咳兩聲,忽然說道,"我跟一心閣閣主……那個,那什麼……有,有舊……"

夏云一愣,奇怪的看著劍九霄,只覺得他這話好像有點沒底氣.

"既然如此,那就再好不過了."不過夏云並未多想,"呂大長老,云大長老,我有一事,還請你們幫忙."

"說吧,只要我們能做到的,什麼事都可以!"呂大長老拍著胸脯說道.

云大長老也點了點頭,看著夏云.

"現在飛羽樓恐怕是在我家藥材鋪外蹲守,准備暗殺我爹,我去了的話,很有可能也會被他們對付,所以我想請呂大長老你幫忙,替我將皇極丹送到我爹爹手中."夏云取出皇極丹,遞給呂大長老說道,"送去之後,請呂大長老留下為我爹爹護法,讓他安心煉化丹藥,突破修為."

"明日就是大選了,能趕得上嗎?"云大長老皺眉道.

"這就是我想請云大長老幫的忙了."夏云又道,"請云大長老去皇宮一趟,讓國君下旨推遲盟主之選,如果可能的話,最好將皇室拉過來,讓他們幫助夏家堡."

"這個好辦,就算是皇室國君,也要賣咱們丹器宗三分薄面."云大長老點了點頭.

"那好,我一會就將丹藥送過去!"呂大長老也接過皇極丹.

"那就有勞二位了!"夏云頓時長出一口氣,心中暗自慶幸,好在有丹器宗幫忙,否則這次夏家堡必死無疑!

雖然說是一切等吃完飯再說,但眾人都沒有多少吃飯的心思,草草的填了下肚子,便兵分三路,各自去籌謀了起來.

夏云,穆元吉,劍九霄三人去拜訪一心閣,一心閣並不怎麼做生意,在紫云城也無產業,不過這一心閣出手也是闊綽,到了紫云城後直接買了一個院子下來暫住,這院子距離客棧有四五條街,以他們三人的速度,很快就到了.

院門有兩個一心閣的弟子看守,可能是因為閣主是女人的關系,一心閣弟子也是以女子居多,看守的二人穿著一心閣的白衣,筆直站在門口,目光冰冷,警惕的看著街道上來來往往的行人.

"什麼人!一心閣閣主別所,閑人免進!"夏云三人一走過去,那兩名弟子便架起長劍,將他們擋下.

"夏家堡少堡主夏云,協同丹器宗長老劍九霄,天境山莊莊主穆元吉,求見一心閣閣主!"夏云朗聲道.

那兩名弟子一愣,互看一眼,心道這三人來頭可都不小,慌忙讓開,恭敬道:"三位稍等,我去通傳閣主."

"有勞了."夏云點了點頭,客氣的說道.

旋即,右邊那名弟子便進去了,夏云幾人在門口等候.

"劍九霄老賊,拿命來!"

過了片刻,忽然一聲嬌喝從府內傳來,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一道白色劍光憑空出現,宛若一道匹練斬向劍九霄!

劍九霄臉色一變,長劍出鞘,金色劍光氣勢如虹,恍若能將蒼穹一分為二,兩道劍光相接,白色劍氣瞬間消散,但金色劍光也收住了.

這時,夏云才看到出劍之人,是一名中年美婦,紅衣如血,青絲如墨,略施粉黛,雙目通紅,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殺氣,恍若和劍九霄有不共戴天之仇.

"冷閣主,你這是做什麼?"穆元吉一愣,立刻認出了那美婦人.

冷閣主?難道是一心閣閣主冷幻蝶?

"穆莊主,你讓開,今日劍九霄這老賊送上門來,我必要將他斬于劍下!"冷幻蝶厲聲說道,話音未落,人便已從空中襲來,一柄青鋒直指劍九霄眉心!

夏云一驚,冷幻蝶的也是玄武境中期的修為,這一劍來勢洶洶,殺機畢露,竟是真要取劍九霄的性命!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劍九霄不是說自己和一心閣閣主有舊嗎?怎麼才剛見面就跟仇人一樣?難道這個"舊"指的是舊仇?夏云心中懊惱,早知道的話,就不帶劍九霄來了!但現在情況緊急,已容不得夏云多想,冷幻蝶這一劍已和劍九霄近在咫尺,夏云慌忙大聲提醒:"劍長老小心!"

"沒事沒事!"劍九霄絲毫不在意,閑庭信步一般讓開冷幻蝶的攻擊,長劍隨意揮舞,將冷幻蝶的劍蕩開,"少宗主,穆莊主,你們先讓開,這是我和她的私事."

說完,劍九霄整個人就像雄鷹一般飛退,踏空而立,賠笑道:"幻蝶,有話好好說,我今天有正事找你,你要殺我等說完正事再殺好不好?"

"你這老賊不要叫我幻蝶!我管你什麼正事閑事,今日不殺你,我冷幻蝶誓不為人!"冷幻蝶怒發沖冠,一頭青絲如觸手一般飄飛,衣袂裙擺無風自舞,一身殺氣直沖云霄!

"翻云劍!"

只聽她嬌叱一聲,長劍翻飛,一道劍氣再次斬出,劍氣所過之處,連虛空都扭曲了起來,空中傳來呼嘯的風聲,足以可見這一劍之威!

夏云不禁暗暗擔心,這道劍氣明顯非同小可,至少換做現在的他,是無論如何都擋不下來的.

"不好!"劍九霄也臉色微變,祭出一個酒葫蘆,葫蘆綻放萬丈光華擋下劍光,卻也是狠狠的晃了晃,致使光華幾乎散去.

"覆雨劍!"

沒等劍九霄還手,冷幻蝶的嬌叱聲再次響起,長劍一抖,幻化出無數寒光虛影,難辨真假,一道道劍氣接二連三鋪天蓋地的飛向劍九霄,饒是以劍九霄玄武境巔峰的修為竟也不敢硬抗,平時掛在臉上懶洋洋的表情收了起來,手中的長劍金光大盛,一道匹練劃破天際,一道數十丈寬的劍氣摧枯拉朽一般打散虛影,砍在冷幻蝶的劍上!

冷幻蝶只覺得一股磅礴大力傳到手臂,長劍脫手而出,人也踉蹌後退了四五步.

"幻蝶,別鬧了,咱們的私事一會再聊行不行?到時候你想怎樣都好."劍九霄的臉上再次掛起諂媚的笑,也沒有繼續攻擊.

"給我去死!"但是冷幻蝶卻並沒有停下,她一招手,長劍再次飛來落入掌心,猶如蝴蝶一般輕盈的飛到空中逼近劍九霄,"驚濤劍!"

頓時,寒芒漫天,點點劍光把劍九霄罩住,招招直逼要害處!夏云一眼就能看得出來,冷幻蝶所使用的驚濤劍法雖然看上去沒有多大的威力,但卻每一招,每一式都暗含殺機,最重要的是,這套劍法猶如流水一般連綿不絕,一劍接著一劍,毫無罅隙,稍有不勝就會慘死在劍下!

恐怕這套劍法至少也是荒級下品,甚至有可能是荒級中品的無上劍法!

不過劍九霄也並非浪得虛名,在冷幻蝶一招接著一招的攻擊面前,劍九霄絲毫不懼,長劍左支右絀,雖然並不反擊,卻也輕而易舉便將冷幻蝶的攻擊消弭在了無形之間.

冷幻蝶的劍招對上劍九霄,就好像河流對上了堅硬無比的磐石,根本傷不到劍九霄分毫.

"穿花掌!"

久攻不下,一套驚濤劍法已經試完了,中間有一個破綻,冷幻蝶無奈之下,左手出掌試圖補住破綻,掌印如山,狂風大作,揚起漫天塵埃,就連大街上的磚頭和一心閣住所的瓦片也被卷了起來,可見這一掌威力也不弱!

但劍九霄是什麼人?他抓住這個破綻,避開掌印,欺身上前逼近冷幻蝶,冷幻蝶一驚,左手掐訣,大喝一聲:"玄門出!"

"你要與我拼命不成?"劍九霄臉一黑,趁冷幻蝶還沒將法訣掐完,一把抓住她的手,震散了凝聚到一半的符印.

"和你拼命又如何!去死!"冷幻蝶滿面寒霜,見無法施展玄門,索性又是一劍砍向劍九霄!

劍九霄冷哼一聲,反手一抓,又將她的長劍奪下,誰料她還不罷休,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大喝道:"一心鏡!"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一百二十章 夏家堡危機
下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談判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