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一百一十五章 遺跡洞府所在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一十五章遺跡洞府所在

不過人家畢竟是女孩子,如今在自己面前撒嬌耍潑,夏云也束手無策,只好收起紫電刀說道:"馨兒小姐,紫靈液對我至關重要,更何況,此物是我從祁九爺前輩手中換來的,公平交易,你現在又來搶,未免也太丟祁九爺前輩的臉了吧?"

"我不管我不管,紫靈液就是不給你,你是壞蛋,你是王八蛋!你欺負我!嗚嗚嗚……"馨兒哭的更厲害了.

夏云更是頭疼,索性也不管她,直接翻身上馬,道:"那你叫祁九爺前輩帶丹方來要吧,夏某還有要事,恕不奉陪!"

這樣蠻橫無理之徒,根本就講不通道理,偏生還是一塊掉在灰里的豆腐,打不得罵不得,夏云懶得跟她糾纏!

六品玄丹的丹方和一瓶紫靈液,孰重孰輕,夏云相信祁九爺能夠分辨的出來,跟這小丫頭有什麼好廢話的.

"你欺負完我還想走!給我站住,走,到爺爺那去!我要讓爺爺給我做主!"馨兒不讓了,一把抓住缰繩,擦著眼淚惡狠狠的說道.

"你!"夏云氣的直咬牙,這實在欺人太甚了!

"有本事你打我啊,打我啊!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汗毛,我爺爺肯定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的!"看到夏云這副神色,馨兒也不害怕,揚起小臉倔強的看著夏云.

夏云心思急轉,權衡利弊,這馨兒肯定不能動,夏云又不是瞎子,自然能夠看的出來祁九爺十分寵她,今天自己要是動了她一分一毫,來日祁九爺肯定不會放過他,甚至連丹器宗和夏家堡也要受到牽連!

"不如就跟這丫頭去,祁九爺想來也不是黑白不分的人,何況據上次城主府的將士說,這丫頭和祁九爺強行奪了遺跡洞府,並住在里面,我正好借這次機會去那座遺跡洞府看看,以後要謀奪遺跡洞府,心里也有個數."心念一轉,夏云又想起那座遺跡洞府,當即有了主意.

夏云心中暗想,表面卻不動聲色,依舊神色憤怒的說道:"哼,去就去!到了前輩那里,自有分說!"

說罷,夏云調轉馬頭,傲然道:"前頭帶路!"

馨兒惡狠狠的剜了一眼夏云,縱身向遠處掠去.夏云連忙縱馬跟上,飛奔了半個時辰,二人來到一座深山腳下,這山十分偏僻,離荒木城頗有些距離,看樣子平日鮮少有人踏足,連山路都沒一條,馬也進不去.

夏云索性下馬,跟在馨兒身後飛躍,幾個起落,便進了山中.一番兜兜轉轉,二人已經深入了山林,前路十分閉塞,長滿了荊棘和灌木叢,若無修為簡直就是寸步難行.不過對于夏云和馨兒來說卻不算什麼,越過大片灌木叢,又越過大片荊棘,夏云眼前一亮,頗有些柳暗花明的感覺.

呈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山谷,谷口有一條青石磚鋪就的羊腸小道,四面皆是高山斷崖,將這里很好的隱藏了起來,就算刻意尋找,恐怕也很難能夠找到.

好在夏云留了一個心眼,在進來時,已經記下了路,並不露痕跡的做好了標記,下次再來,必定能夠找到.

"爺爺,爺爺,有人欺負馨兒,你快出來給馨兒做主!"還沒進谷呢,馨兒就扯著嗓子嚷嚷起來,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夏云冷哼一聲,好個倒打一耙!

"誰敢欺負我馨兒!"一個包含著憤怒的聲音從谷中傳出來,緊接著,夏云眼前一花,祁九爺現身而出,依舊還是那身灰色長袍,胡子上沾著些許酒漬,手里還有一個沒來得及放下的酒杯,看樣子正在小酌呢.

"就是他!他欺負馨兒!"馨兒指著夏云,恨恨的說道,"爺爺你快殺了他!"

"是你?"看到夏云,祁九爺神色一愣.

"哼,祁前輩,我們又見面了!"夏云冷著臉,也不行禮.

祁九爺不是傻子,馨兒什麼性格,他又豈會不知道,看到馨兒身上的黑衣和夏云一臉的怒色,祁九爺心中就有數了,當下拉長了臉,轉頭問道:"馨兒,這是怎麼回事!"

"他,他欺負馨兒……"馨兒看到祁九爺的臉色,竟也有些害怕,又指了指夏云弱弱的說道.

"馨兒小姐不妨說說,我怎麼欺負的你?"夏云冷哼一聲,特地在欺負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馨兒不說話了,剛才她是在氣頭上,一時之間也沒想那麼多,但是她雖然蠻橫,卻也不是傻子,看到自家爺爺這副臉色,心里也知道是自己理虧.

"小子,到底怎麼回事?"見馨兒不說話,祁九爺又神色不善的看著夏云.

"適才我從慶陽山回荒木城,馨兒小姐突然一身黑衣殺出來,讓小子交出紫靈液."夏云自然不會怕,便將來龍去脈告訴祁九爺,"慶陽山的交易,小子自認沒虧待前輩,何況紫靈液于我有大用,怎能交給馨兒小姐?馨兒小姐于是想要動手,卻不敵我.我也沒傷她,本想看在前輩的面子上就這麼算了,可馨兒小姐不依不饒,說我欺負了她,要我和她同來找前輩要個說法."

"小子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我人就在這里,不知前輩和馨兒小姐要個什麼說法?"夏云說完,便負手而立,一臉傲然之色,絲毫不怕祁九爺.

甯願站著死,夏云也不會跪著活!此事錯不在他,他何必要卑躬屈膝討好人家?

"馨兒,這小子說的可是真的?"祁九爺看了一眼夏云,又厲聲問道.

"我,我……"馨兒諾諾幾聲,說不出話來.

她身上的黑衣也還沒換,這就是最確鑿的證據,狡辯有什麼用?祁九爺自認是天武境高手,也不能仗著修為欺負夏云,見馨兒不說話,只好道:"這件事情錯在馨兒,老夫在這里向你賠個不是,以後老夫必會對馨兒嚴加管教,你就原諒她這一回吧."

"爺爺!"馨兒還不死心,看祁九爺道歉,頓時就急了.

"馨兒乖,本來就是你不應該去搶人家的東西,快向人家道歉."祁九爺著實很寵著馨兒,這樣還舍不得罵她,只是低聲細語的讓她道歉.

"我不!他就一個玄武境二重,你殺了他不就行了,干嘛對他這麼客氣!"馨兒癟著嘴,一臉蠻橫道.

"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殺我!"

夏云的臉頓時就黑了下來,這未免也太過分了吧!本來夏云還覺得,馨兒不過就是被祁九爺寵壞了,有些刁蠻任性,可沒想到卻是這般蛇蠍心腸!這讓夏云對她好感全無,憤怒之下,索性放出了狠話.

今天要是祁九爺敢動他一根汗毛,只要他沒死在這里,那他以後就一定不會放過這二人!不就是天武境嗎,他夏云不怕!

"馨兒!"這下祁九爺也有些生氣了,不禁加重了語氣,"休要胡言亂語,快向他道歉!"

"我……"馨兒還要爭辯,但抬頭看到祁九爺的臉色,頓時將剩下的話吞回了肚子里.從小到大,祁九爺對她都是疼愛有加,基本沒有露出過這樣的臉色,但是她知道,祁九爺這回是真生氣了.

"還不快點!"祁九爺用力將杯子扔到地上摔碎,恨聲說道.

馨兒眼里淚水直打轉轉,令人心疼不已,祁九爺這麼生氣,馨兒也知道是自己錯了,可要讓她道歉,她卻還是拉不下這個臉來.

"前輩,算了."看祁九爺好歹能分黑白,夏云心中的氣也消了不少,並沒有得理不饒人,"讓她知道錯了就好,只是前輩日後斷不能再過分的溺愛她了,說句難聽的話,前輩要是再這樣溺愛她,她這一輩子必將毀在前輩手上!"

"女孩子任性一些無可厚非,但不能善惡不分,前輩覺得呢?"夏云又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馨兒說道.

"老夫自是知曉,以後必定對這丫頭嚴加管教."祁九爺點了點頭,神色稍微變得好看了一些,"既然來了,不妨進谷中喝一杯吧,也算聊表歉意."

夏云眼睛一亮,他來這里,就是為了能看看遺跡洞府,祁九爺請他進去正中他下懷!

當即夏云也不推辭,拱了拱手,微笑道:"前輩有請,小子安敢不從?只是叨擾前輩了."

"無妨,隨我來."祁九爺點了點頭,帶著馨兒轉身走向谷中.

夏云連忙緊隨其後,進入谷中,夏云眼中不由閃過一道精光.他是靈煉師,自然一眼就能看的出來,這山谷中布滿了陣法,並且布陣之人手段極其高明,甚至堪比仙界的靈煉神君!

"難道這遠古傳承的主人也是一個靈煉師?"夏云心中一動,不禁欣喜萬分.

一個靈煉師的遠古傳承,可比普通遠古大能的傳承要強得多了!一般而言,靈煉師的傳承中會有許多丹藥,運氣好的話甚至能夠得到神丹也不一定!有一枚神丹,夏云的修為便能飛速上升,回到仙界指日可待!

"這山谷中的陣法好玄妙,莫非是前輩布置的?"夏云心中欣喜,表面卻不動聲色的試探道.

"老夫可沒這個本事."祁九爺擺擺手道,"實不相瞞,這山谷應該是一位大能留下來的遺跡洞府,所以才有這麼多強大的陣法護谷."

夏云眼中精光一閃,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微笑道:"前輩好福氣啊."

"哪里哪里,我來的時候,這里也不過只是一個空殼罷了,里面的東西基本上都被搬了個空,我什麼也沒撈到,只是在這住住罷了."祁九爺呵呵一笑,熟練的在陣法中穿梭,"小子,你可要跟緊我,這些陣法連我入內也無法輕易逃脫,你要是進去的話必死無疑!"

"是."不用祁九爺說,夏云也亦步亦趨的跟在他後面.

這些陣法有多強大,恐怕夏云比祁九爺更加清楚,別說是他,就算是三太上再加祁九爺一起,也很難從陣法中逃脫,除非他們知道怎麼破陣.

當然,祁九爺口中"基本上都被搬了個空"的鬼話夏云是不會相信的,上個荒木城主都在這里得到了那麼多靈藥,祁九爺又怎麼可能什麼都沒撈到?他說這話,不過是騙騙夏云,免得夏云對這里起什麼念頭罷了.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一百一十四章 攔路小賊
下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煉制皇極丹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