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一百一十四章 攔路小賊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一十四章攔路小賊

"什麼請求?說吧."祁九爺接過丹方,掃了一眼,似乎對夏云的態度十分滿意,心情也很好.

"這丹方乃是我在丹器宗祖師爺所留下來的那八座懸空鼎中所悟,嚴格來說,還是丹器宗的東西,並不是我夏云的東西,況且玄丹丹方事關重大,很有可能會給小子招來殺身之禍,我希望前輩能夠保守秘密,不要讓任何人知道這張丹方是在我手中得到的."夏云正色道,"此番要不是情況緊急,小子也不會將丹方交出來,還望前輩心中知曉."

"老夫做事,還輪不到你一個小娃娃來教!"祁九爺冷哼一聲,傲然說道,不過又神色一緩,道,"放心,物以稀為貴,丹方要是只有這一張,肯定能賣個好價錢,但要是讓別人知道丹方是你的,憑你小小玄武境二重修為,必然會有大量高手來搶,你要是交出了丹方,我手中的也不過就是廢紙罷了.所以這丹方之事,我一定嚴守口風,不泄露分毫."

夏云頓時松了一口氣,微笑行禮道:"那就多謝前輩了.前輩若無要事,不妨移駕荒木城,小子定然大擺筵席,好生款待前輩!"

"這就不必了,你這小娃娃很有意思,我斷言,日後定有再見之日,如果到那時候我們不是敵人,再一同把酒言歡吧."祁九爺笑著說道,"馨兒,我們走."

說罷,也不等夏云回答,祁九爺便拉著馨兒幾個起落不見了蹤影,夏云甚至連他動作都沒有看清楚.

"這祁九爺如果是友非敵還好,但如果是敵人,斷不能留!"夏云眼睛一眯,心中暗暗計較.

紫陽靈葵到手了,夏云便沒有繼續再待下去的打算,直接縱身一躍,幾個起落便來到了山下.上官羽依舊帶兵在那里嚴防死守,卻並沒有發現祁九爺曾進入過山中,不過夏云並不責怪他們,畢竟祁九爺是天武境強者,憑借上官羽玄武境的修為和那些靈武境甚至是淬體境的守軍將士自然發現不了他們.

"少宗主!"看到夏云,上官羽連忙打招呼,其余眾人也連連行禮,口稱城主.

夏云點了點頭,道:"上官師兄,你帶將士們先回城中吧,我隨後也會回去."

"是!"上官羽不敢多問,應了一聲,便令將士點其人馬,往荒木城走去.

夏云則騎著馬,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腦海中還是想著祁九爺爺孫二人,沒過片刻,竟落下了一大截,連那些守城軍將士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他也沒在意,只是好奇祁九爺的身份,這個名字十分熟悉,夏云很肯定自己曾經聽到過,不過也正常,祁九爺畢竟是天武境強者,就算是隱世高手,也應該會在大武國有些名氣,何況祁九爺還自稱生意人.

只是夏云現在想知道的是,祁九爺身後有沒有勢力背景.修為夏云能追,而且他很肯定自己日後能夠追上,但如果祁九爺的背後有什麼強大的勢力,夏云想要動他還是得斟酌一番.他現在並不是孑然一身,他的身後,還有夏家堡,有丹器宗,已經可以說是家大業大了,如果惹上不該惹的人,將會是一個不小的麻煩.

"你,站住!"正想的入神,夏云忽然聽到一個銀鈴兒般好聽的聲音,雖然聲音主人刻意壓低了嗓門,但卻依舊掩蓋不了聲音的清脆好聽.

夏云一愣,抬起頭來,發現卻是個蒙面黑衣人,從身形來看,應該是一名女子,黑衣好像是匆忙穿上的,袖口還隱隱露出了一抹桃色輕紗,女子的臉上蒙有紗布,連頭發也罩了起來,只露出兩個明亮有神的大眼睛.

夏云先是呆了半晌,回過神來之後,又露出一個笑容,並在馬上向那黑衣人拱拱手,輕笑道:"馨兒小姐怎麼換上了這副打扮?叫住夏某有事嗎?"

這黑衣人實在太明顯了,就是祁九爺的孫女馨兒!可能是半路過來的,馨兒連粉色紗裙都沒換,直接就在外面罩了一身黑衣,所以袖口才會露出一抹輕紗,而且這黑衣人的身材和馨兒相差無幾,夏云又怎麼可能會認不出來?

"你才是馨兒小姐,你全家都是馨兒小姐,你祖宗十八代也是馨兒小姐!"馨兒身份被識破,還不願意承認,反倒是破口大罵起來,卻又罵不出什麼髒話,反倒是顯得可愛好笑.

夏云無奈的摸了摸鼻子,干咳兩聲,道:"行行行,我全家都是馨兒小姐可以了吧?包括我家的下人,還有我家看門的老伯,洗衣服的老奶奶,全部都是馨兒小姐,好不好?"

馨兒身子一僵,氣呼呼的指著夏云,道:"你,你,你去死!你才是老奶奶,你才是老伯!"

"你自己說的,又不是我說的."夏云眉頭一挑.

"人渣,混蛋,王八蛋,你不是人!"馨兒氣的直咬牙,可也無言以對,索性再次破口大罵.

夏云只好又無奈的摸了摸鼻子,這小丫頭刁鑽蠻橫,自己還是少惹為妙.

"沒什麼事的話,我可就走了?"想到這里,夏云便勒馬要走,准備回去煉制皇極丹.

"你敢!"一聽夏云要走,馨兒連忙攔在他面前,"給我站住,我讓你走了嗎!"

夏云頓時覺得有些頭疼,無奈道:"那你想干嘛?"

"想干嘛?哼哼,當然是打劫了!識相的,就快把紫靈液交出來,否則別怪本小姐不客氣了!"馨兒說著,取出她那個項圈,惡狠狠的看著夏云.

"紫靈液?"夏云聞言眉頭一皺,心中暗自惱怒.

這未免也欺人太甚了吧!他明明已經用一張六品玄丹的丹方來換紫陽靈葵了,六品玄丹的丹方價值比一瓶紫靈液要高的多,這生意明顯是祁九爺賺,夏云虧,夏云沒計較這些,可馨兒卻還回來要搶紫靈液!

泥人也有三分火氣,何況夏云!當即,夏云沉下聲音,冷冷的說道:"馨兒小姐這是什麼意思?紫陽靈葵是我換來的,祁九爺前輩也答應了,你現在又要來搶,未免有失公道吧!"

"你,你這個人怎麼蠻橫不講理啊!我都說我不是馨兒了!少廢話,快把紫靈液交出來,否則我就殺了你!"馨兒見夏云的確已經識破了自己的身份,頓時有些惱羞成怒.

"這瓶紫靈液對我至關重要,不可能交給你!"夏云深吸一口氣,冷冷的說道,"祁九爺前輩何在,請他出來,我倒是想討個說法!"

"爺……啊呸,什麼祁九爺祁八爺的,本小姐不知道!既然你不交出紫靈液,那我就先殺了你,再把紫靈液搶過來也一樣!"馨兒說罷,甩手扔出項圈,項圈散發著柔和的光芒,滴溜溜的轉著向夏云飛來!

夏云大怒,一拍馬背,身子騰空而起,紫電刀刹那之間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一道閃爍著電芒的刀光劈向項圈!

夏云可不是以前那個荒木城主,這項圈雖然玄妙,但馨兒的修為太低了,又豈會是夏云的對手?

"哐啷!"

刀光劈到項圈上,發出一聲脆響,馨兒踉踉蹌蹌的往後退去,項圈也光華散盡,掉在地上.

這還是夏云手下留情的後果,否則的話,憑馨兒靈武境八重的修為,此時已經身受重傷了!

見自己的玄器至寶被破,馨兒又驚又怒,輕喝一聲,項圈自動飛回她的手中,她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手持項圈朝著夏云腦袋砸去.夏云不退反進,身形一轉,紫電刀借力迎上項圈,刀圈交錯,迸射出點點火光,馨兒落到地上,再次用力扔出項圈,項圈頓時光芒大盛,砸向夏云.

"無傷一刀,誰與爭鋒!"

夏云怒發沖冠,使出無傷刀法,紫電刀閃爍著紫色電芒,一道刀光飛出,這一擊已是用了夏云八成的力量,打飛項圈之後依舊去勢不止,朝著馨兒襲去!

馨兒就地一滾,狼狽的躲開刀光,臉色大變,美目之中流轉著詫異的神色.

上次自己和他打斗,他不過靈武境五重,後來在祁九爺的威壓下接連突破三重,可也只有靈武境八重而已,和她相仿,可現在夏云的修為卻遠遠超過了她,甚至比之前那個荒木城主還要厲害!

"祁九爺前輩何在?請他出來給小子一個說法!"夏云並沒有乘勝追擊,只是冷著臉厲聲喝道.

"本小姐不奉陪了,小子你給記住,今日之仇,來日必當加倍奉還!"馨兒眼珠子轉了幾圈,抓住項圈,飛身要走.

"安能讓你逃去!"夏云大喝一聲,緊追幾步,使出身法,整個人猶如鷹擊長空,餓虎撲食,眨眼間便擋在了馨兒面前,"說!為什麼要來搶我紫靈液?"

"我,我……"馨兒怔怔的看著夏云,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很明顯,夏云比她修為高得多,實力也更加強大,雖然她的手中有祁九爺給的玄器至寶,卻依舊不是夏云的對手.

"說!"夏云心中憤怒,語氣也重,身上散發出寒冷的殺氣,紫電刀指著馨兒,仿佛隨時都會動手殺了她!

"你凶什麼凶!紫靈液那麼值錢,憑什麼給你!嗚嗚嗚嗚……你再凶我,我就讓爺爺殺了你!嗚嗚嗚……"讓夏云錯愕的是,看到他殺氣騰騰,馨兒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拉下臉上的黑布哭了起來.

夏云眉頭不禁皺了起來,心思轉動,很快就將來龍去脈猜了出來.

馨兒劫道恐怕並不是祁九爺的意思,祁九爺怎麼說也是天武境強者,應該不會做出這種自掉身價的事情來,何況祁九爺這次得到的還是一張六品玄丹的丹方,沒必要再來搶紫靈液.這也就是說,剛才那一切都是馨兒自作主張,舍不得紫靈液而已.

"財迷!"夏云心中忍不住腹誹,小小年紀就這麼貪財,那還得了!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一百一十三章 交易
下篇:第一百一十五章 遺跡洞府所在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