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九十二章 玄門再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九十二章玄門再開

莫大的危機感在夏云心頭升起,蕭家絕學震山掌發出的恐怖氣勁卷起陣陣氣旋,刮得夏云的臉頰呼呼作痛.

但是夏云已經來不及顧忌這點細節了,因為,蕭博遠恐怖的掌風就要降臨.

一尊玄武境五重的強者的含怒一擊,便是同等修為的強者也不敢有絲毫的小覷,何況,夏云差了他整整四個階位.

那雙堅硬如鐵的肉掌未至,四周的山林樹木已經被強大無匹的掌風連根拔起,露出光禿禿的沙石.

四周的殺手更是驚駭欲絕,下意識的退出數仗的距離.

此刻,夏云才知道那日自己能夠強行把蕭博遠的坐騎當烤肉吃了是多麼大的運數.

面對如此威勢,夏云別無選擇,手中的紫電刀猛地一揮,上一世無傷刀君講解的刀法奧義無聲在夏云心中流淌而過.

這一刀恍如揮出,夏云身上竟有一種霸絕天下的決然之感.

凌厲的刀光帶著紫色的閃電迎著氣浪倒卷而出,竟是硬生生在蕭博遠震山掌形成的氣場之中破開一個漏洞.

"小子,果然留你不的!"

蕭博遠又驚又怒,他發覺自己還是低估了夏云,本來以為自己高出他四重天的修為,拿下他應該是手到擒來,但是沒有想到夏云竟然能夠破開他的掌風,甚至隱隱讓他心中發毛.

跨越四重天都能威脅到自己,要是再等幾年,夏云成長起來,這戰盟,這大武國豈還會有趙蕭兩家的立錐之地.

殺,必須殺……

蕭博遠一想到夏云成長起來的可怕,當下收起那一抹夏云攻擊所給他帶來的謹慎感,一雙大手竟是迎空虛抓一把,無窮掌風越發的劇烈起來.

夏云面色愁苦,蕭博遠的怵然發難著實出乎他的意料,他本來以為以蕭博遠的謹慎細微,不到最後一刻不會出手,那曾想,自己的舉動竟然無心觸動了蕭博遠心中的危機感,竟然不顧安危親自下場.

如此一來,自己想要拖時間等待救援的想法卻是徹底落空了.

"砰!"

腳下的一塊青石猛然炸開,顯然,這塊露于野地,常年風化的石頭早已經承受不住蕭博遠掌風所帶來的重壓.

夏云亦覺得四周空氣似乎都隨著蕭博遠的掌風波動,就連呼吸都顯得困難無比.

瞬息之間,刀掌相交!

蕭博遠只感覺一股銳氣聰刀鋒之中透來,竟然刺穿了他體外密布的玄氣,讓他的掌心隱隱有刺痛酥麻之感.

但是,也不過僅僅如此.

全力一擊的夏云面色蒼白,一股沛然巨力從蕭博遠的掌中催出,這巨力之中雖然夾雜著風云之力,但是以上一世夏云的目光來看,這風云之力雜亂無章,顯然,蕭博遠並未完全掌握蕭家功法的精髓.

但是即便如此,夏云還是被蕭博遠一掌擊飛,重重撞在十幾米之外的一個巨樹上.

"噗!"

巨大的壓力之下,夏云忍不住一口逆血噴出,手中的紫電刀毫不猶豫的舉起,堅定的指向蕭博遠.

"小雜種,你的雷火珠呢怎麼不用?"蕭博遠陰笑一聲,更是有恃無恐,漫步走來,得意的笑道:"你天資再強又如何?沒有活下來的天才還不如一只狗有價值!"

夏云只是冷冷的看著他,並不搭話.

蕭博遠沒有在夏云臉上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驚恐,懼怕,頓時感覺有些無趣,眼珠子一轉,做恍然大悟狀,大笑道:"哈哈,你是以為我不敢殺你還是說丹器宗真的會為了一個死人報複我蕭家?"

夏云依舊不搭話,而是抓緊時間調整自己因為巨力震蕩而紊亂的內息.

不過蕭博遠的話卻是很有道理,不論是總門還是家族,集體的利益都是凌駕于個人之上的,當自己有價值的情況下,宗門可以為自己不計代價,但是如果自己死了……

估計能夠出手殺了蕭博遠也都算是仁至義盡了吧!

更大的可能性是以這件事為由頭,對蕭家進行訛詐才是現實.

輕輕喘息兩聲,夏云冷笑道:"蕭叔叔說笑了,小子雖然是丹器宗少宗主,但是也知道,宗門的利益比天大,不過宗門終歸是要些臉的,到時候趙乾峰是如願了,就是不知道蕭叔叔你如何自處!"

得意洋洋的蕭博遠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冷笑道:"那就不勞賢侄你操心了!"

"叔叔心虛了!"夏云輕蔑的笑了起來.

蕭博遠臉色鐵青,心中微微有些猶豫.

不要看他如此篤定,但是心中卻對丹器宗事後的反應沒有多大的.

宗門和家族都是依靠自上到下的凝聚力聚集起來的團體,比起依靠血緣為紐帶的家族,以傳承作為紐帶的宗門更在意門下弟子的感受.

一個前途遠大的少宗主的死亡,丹器宗不可能沒有絲毫的反應,如果真是那樣,絕對會寒了其他人的心.

而到時候……

蕭博遠不僅打了一個寒戰,他已經想到了自己淒慘的下場.然而,當他的目光迎著夏云那張戲虐的臉,頓時心中顧忌全失,唯留下無盡的惱怒和殺意.

"你一個將死之人,何必在意別人是否心虛?"蕭博遠怒吼一聲,下身腿影翻飛,隱隱有龍吟之聲傳來.

"掃云裂地腿!"

夏云駭然,這蕭博遠的掃云裂地腿遠遠比他的震山掌厲害得多,其引起的異象甚至隱隱可以看到蛟龍翻騰.

所謂云從龍,風從虎,以蕭博遠的威勢,這門掃云裂地腿的異象蛟龍一旦化作天龍,怕是足以一步踏破天門,成就天武境.

"果然不愧能為一家之主,這蕭博遠隱藏得夠深的!"

夏云暗歎一聲,臉上閃過一絲決然,猛地朝頭上一指,一尊近乎百丈的玄門突然升起,狠狠的朝蕭博遠帶起的云氣之中一鎮,竟是在瞬間打斷了蕭博遠的進攻步奏.

"玄門外放?好大的膽子……"蕭博遠博然大怒.

玄門外放乃是同級高手之間爭斗的底牌,更是玄武境強者的根本所在,輕易不示人.

而現在,夏云竟然在自己這個堂堂的五重天強者面前展示自己的玄門?

擾是蕭博遠知道夏云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不得不如此,心中依舊陣陣惱怒.

不過下一刻,他便有些錯愕的看著這百丈高的玄門,有些不敢置信的呢喃道:"這真是玄武境一重的玄門?"

也不怪蕭博遠如此的不敢置信,實在是夏云的玄門大的有些過分了.

想他蕭博遠當初在玄武境一重天的時候,玄門不過三十余丈,已經被蕭家太上稱贊,而直到玄武境三重天才堪堪過百丈,但是現在……

蕭博遠突然改變了心思,面色和善的說道:"賢侄實在是天縱奇才,叔叔我實在是不忍殺之,不如這樣,你在我身邊效力十年如何……"

夏云冷笑一聲,直接戳穿蕭博遠齷齪的心思,道:"叔父估計還需要我放開心靈種下奴印,從此任憑叔父施為吧."

奴印是一種極為惡毒的印法,直接印刻在被奴役者的靈魂深處,不要說生死,就算是一點想法都逃不過控制者.

而更歹毒的是,這奴印防不勝防,只要雙方都不說,誰也不知道.唯一的制約則是,奴印的施加有著數量限制,並且需要對方完全放開心靈.

現在蕭博遠這麼一提,其用心只險惡更是不用多說.

一旦夏云真的抵擋不住壓力答應,以夏云的身份,以後夏家堡和丹器宗都會成為蕭博遠的輸血機器,甚至借此獲取丹器宗的傳承也未嘗不可能.

被夏云戳穿了心思,蕭博遠也不氣惱,而是淡淡的看著夏云,輕笑道:"賢侄有得選嗎?"

夏云哈哈大笑,指著玄門,道:"叔父糊塗,小侄不是已經選了麼?"

"冥頑不靈!"

蕭博遠再也無法忍耐,猛地上前一步,無數草木飛濺,沙石四射,竟是打在夏云的玄門之上泛出無數耀眼的火星.

這樣的力量讓夏云咂舌不已,之前他對抗飛羽樓兩個玄武境殺手的時候都未嘗見到對方不動用玄門攻擊能夠撼動自己的玄門.

但是,現在,全力施為的蕭博遠竟然只是憑借一些凡物就對自己的玄門造成一定的傷害.

絕對的力量面前,任何技巧和境界都是天邊霧靄--風一吹,就散了.

好在夏云也沒有真的打算以玄門擊敗對方,故而心中雖然震撼,卻是沒有絲毫的慌亂.

便在這個時候,蕭博遠臉上露出一絲不耐煩的神色,猛地大吼一聲,一座高大兩百余丈的玄門滾滾浮現,玄氣彌漫,龍吟虎嘯,恍如泰山壓頂一般橫著夏云的心頭.

"小子,你想死,老子就給你一個痛快!"

蕭博遠已經放下了所有的顧忌,頭頂玄門微微一晃,竟是毫無花俏的朝夏云壓來.

"玄門開!"

夏云滿臉漲紅,一扇又一扇選門次第打開.

生死一線,他再無半點保留.

蕭博遠愣了一下,大笑道:"門開七扇,古之聖賢也不過如此,今日殺你,便是來日尸骨無存也足矣."

言罷,再無顧忌……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九十一章 截殺
下篇:第九十三章 驚怒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