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六十九章 刀無傷的境界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九章刀無傷的境界

轟!

而就在這時,忽然一聲爆響,那本來被碎裂的山石埋起來的怪物竟然從其中沖了出來,山石崩裂,四下飛散.

一股濃郁的尸氣沖天而起,浩蕩凶猛.

"嗯?"

夏云眉頭一掀,臉上浮現出一抹詫異之色,以他無傷一刀的威力,竟然沒有直接將那尸王斬殺,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趙子河顯然也看到了夏云臉上的詫異,大喝一聲,翻掌殺了過來.

"死的是你!"

夏云冷哼一聲,神色再次恢複了平靜,翻手一拳,體內玄門震動,力量節節貫通,瞬間便與趙子河交手了一記.

砰!

只聽到沉悶的一聲,趙子河臉色一白,渾身靈光瞬間散去,整個人狼狽的倒飛而出,張口吐出血來.

他的實力,終究是比夏云差得太遠,與夏云硬碰硬,不過是自取其辱而已.

"吼……"

就在夏云欲要上前將趙子河擊殺之時,那怪物咆哮一聲,再次殺了過來,此時怪物再發發生了不少的變化.

獠牙更加尖銳,手指上長出了利爪,肩頭到胸腹處,一道猩紅的刀痕延伸而下,看上去分外的猙獰恐怖.

"死!"

面對著怪物,夏云也懶得糾纏,無傷刀法施展而出,紫電刀迸發出璀璨的電芒,紫氣蒸騰,龍吟呼嘯.

只見一道驚人的刀光摧枯拉朽,從天而降,虛空震蕩扭曲,仿佛天地震怒,降下雷霆神罰一般.

轟!

刀光毫無花哨,以碾壓一切的姿態,狠狠地斬在了怪物身上.

尸王沒有智慧,也不知躲閃,直接被刀光斬在了身上,瞬間便將其血肉撕裂,骨頭崩斷,怪物砰的跪在了地上.

隨著怪物血肉撕裂,一道道紫電神芒狂湧入了其中,濃郁的尸氣都無法抵擋閃電的力量,僵硬的血肉都變成了焦糊狀.

這尸王一身氣息強橫無比,但是卻至陰至煞,與紫電刀的雷霆罡氣水火不容,被克的死死地.

尤其是它此時被無傷刀氣入侵,再加上閃電的力量,幾乎是傷上加上傷,尸氣也無法讓它的傷痕愈合.

無傷一刀,蘊含著大破壞的力量奧妙,盡管夏云遠遠算不上領悟大破壞之力,但也蘊含點點神妙.

這一刀下去,趙子河辛苦煉成的尸王徹底毀了.

"怎麼可能……"

趙子河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百煉尸王功》乃是他偶然得到的一門至強魔功,以強大武者的尸身煉成尸王,所爆發的力量甚至還在生前力量之上.

他之所以將林管家殺死,就是看中了他的尸體可以煉制尸王,到時候便有了與夏云一爭雌雄的實力.

只是他高估了尸王的力量,也小瞧了夏云的實力,這尸王煉成,只是兩刀,便徹底毀在了夏云的手中.

除非他以至陰至煞的靈材重新修複,還有將尸王恢複的可能,否則的話,這尸王從今以後也只能是一具殘尸了.

不但沒有殺掉夏云,反而葬送了尸王,也將自己的性命送掉了,趙子河一時間陷入了絕望之中,難以自拔.

"我說過,會送你們兄弟團聚,現在該是實現的時候了."夏云緩步向前,站在了趙子河的面前,淡淡的說道.

"別殺我,別殺我……"

趙子河抬頭看著他,臉上盡是恐懼之色,喃喃自語.

"夏云,你真打算與我沐冰府不死不休?"這時候,一個沐冰府隨從驀然厲喝了起來:"你殺了我們少主,府主必然震怒,到時候你夏家堡必然會被連根拔起."

"是嗎?"

夏云咧嘴一笑,眯著眼看了這隨從一眼,淡淡道:"你放心,殺了你們之後,我一定會將沐冰府也連根拔除."

他的聲音很平淡,就好像很隨意的說了出來,但是落在那幾個隨從耳中,卻好像見到了鬼一般的看著他.

"你要殺我們?"

"他只有一人,我們一起上,殺!"

"殺!"

"死也要先殺了他."

夏云的話,算是徹底將眾人逼上了絕路,知道若是趙子河死了,夏云必然也不會放過自己等人,頓時一個個都前所未有的堅定了起來.

"都是土雞瓦狗!"

看著沖殺過來的眾人,夏云搖了搖頭,紫電刀在手中微微一震,驀然一道刀氣沖天而起,繼而橫空落下.

轟!

足有數十丈的刀氣橫亙虛空,迎面便朝著眾隨從斬了過來.

眾隨從還未沖到夏云面前,便看到了可怕的刀氣一閃,眼前便徹底陷入了黑暗之中,再也感知不到任何東西了.

砰砰砰……

刀氣霸道絕倫,一閃而過,瞬間便從眾隨從的身體之上掠過,好像刮起了一陣陣的狂風,凜冽至極.

狂風過後,眾隨從都瞪大了眼睛,自額頭到下巴,猩紅的血痕浮現,繼而如木樁一般盡數倒在了地上.

一刀之力,殺死了七八個靈武境的武者.

"可惜!"

然而眾隨從臉上的血痕,夏云卻暗暗搖了搖頭,對于自己的刀法極為不滿意,忍不住歎了口氣.

無傷刀法乃是天界無傷刀君所創,初始練刀,霸道絕倫,無物不破,摧枯拉朽,毀滅一切,乃是至霸之刀.

但是夏云卻清楚,這至霸之刀只是無傷刀法的浮于表面而已,並非刀法真正的精髓,達到了這種境界,只是初窺門徑而已.

就像他自己,一刀落下削骨碎肉,血腥恐怖,山石破碎,刀氣漫天,那是連至霸之刀都沒有修煉到大成.

無傷刀法,既號無傷,卻不是假的,在無傷刀君手中,一刀斬落,如白駒過隙,又如秋風蕭瑟,無可抵擋.

甚至刀氣殺人,連微風拂面都算不上,人死魂滅,卻是不會在肉身之上留下絲毫的痕跡,暗送無常死不知.

凡是無傷刀君殺人,就算是靈煉神君煉出的逆天神丹都救不活,哪怕是前世的夏云,都找不到死因.

無傷一刀,刀無傷,人已死!

那種境界,夏云知道,也多次想要嘗試去做,但是卻怎麼也無法達到,就算他極盡刀法之巧妙,也做不到秋毫無傷人已死的地步.

他現在,至霸之刀算是初窺門徑,繼續修煉下去,有修成至霸一刀的可能.但是無傷一刀,甚至連門徑都窺不到,更別說修煉了.

那些隨從臉上的血痕,便是他修煉無傷一刀的成功,有傷,便不是無傷一刀,這一點,夏云也是很清楚.

"都死了……"

趙子河看著一個個倒地的仆從,神色怔怔,失魂落魄,喃喃自語.

"你也去吧!"

夏云瞥了他一眼,抬手一拍,掌風如刀,輕輕的落在了趙子河的天靈之上,正要往其中鑽去.

"夏云,你休想殺了我!"

突然,一道刺目的靈光從趙子河的天靈之中沖出,如利劍一般,刺向了夏云的臉上,又快又疾.

趙子河失魂落魄的神態徹底消失不見了,眼中怨毒至極,神色猙獰的朝著夏云撲殺了過來,他的手中,抓著一柄漆黑的匕首.

這匕首,是林管家的匕首,而林管家死在他的手中之後,匕首毫無疑問落在了他趙子河的手中.

匕首吐出漆黑的光芒,陰冷詭異,仿佛隱藏在暗中的毒蛇,一旦找到機會,猛的躥出,咬死獵物.

現在,夏云便是趙子河一直等到機會,欲要殺死的獵物.

"你殺不了我!"

眼看著趙子河與夏云近在尺咫,那陰冷詭異的匕首漆黑的光芒仿佛都沒入了夏云的體內的時候,夏云淡淡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死!"

趙子河對夏云的聲音充耳不聞,匕首如黑色的閃電,直接朝著夏云的心口之處狠狠地插了下去.

轟!

只是突兀的,如火山爆發的聲音從夏云的體內傳出,緊接著在趙子河錯愕至極的目光之中,一道道的火光在夏云的心口凝聚.

虛空之中,靈氣彙聚,滾滾而來,卻如柴薪一般投入了烈火之中,夏云的心口都瞬間亮堂了起來,衣衫下的肌體都顯得異常晶瑩,宛如水晶.

"怎麼可能?"

匕首鋒利,切金斷玉,不過等閑,但是卻怎麼也破不開夏云的身體,就仿佛他的身體比金玉還要堅硬.

趙子河抬頭,看著夏云的心口,只覺得烈火熊熊,其中如同存在著一個耀眼的太陽,散發著無窮的光和熱.

匕首不但刺不進去,反而還一點點的逼了出來.

砰!

就在趙子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都懷疑自己被幻術糾纏的時候,夏云一掌便拍在了他的天靈之上.

這一掌,力量柔和,就好像撫弄.

但是趙子河卻驀然瞪大了眼睛,眸中的神芒一點點的散去,就好像隨著夏云這一掌,收走了他體內所有的生機一般.

"以你的實力,又怎麼可能傷的了我."

夏云從趙子河腰間摘下了儲物錦囊,隨手將其推開,任由其倒在地上,看著那沒有任何生機的尸體,緩緩地說道.

這個時候,夏云身上那刺目的光芒也徹底消失不見了,仿佛從來就不曾出現過,整個人也恢複了正常.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六十八章 煉制尸王
下篇:第七十章 尸王滅天陣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