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六十七章 匆匆離去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七章匆匆離去

砰!

灰衣老者大口吐血,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臉色慘敗,渾身都不斷地顫抖抽搐著,雙眼如瞪大巨大,努力張口,卻怎麼也不說出話來.

看他的氣息,卻是漸漸微弱了下去,一條猙獰的刀痕自天靈而下,直接延伸到了胸腹之間,一片血肉模糊.

"咝……"

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倒吸一口涼氣,如此傷勢,絕對是死定了.

"林管家!"

幾個本來站在穆元吉身後,神色擔憂的沐冰府人,更是發出驚呼聲,紛紛朝這邊跑了過來.

"夏云!"

這個時候,已經清醒過來的趙子河更是怨毒的看著夏云,咬的牙齒崩崩亂響,仿佛要咬碎一般.

他的聲音,前所未有的陰狠怨毒,仇恨的目光,傾盡天河之水都無法洗刷.

"趙子河,你放心,殺了這個老奴才,我就送你們兄弟團聚."

光芒散盡,玄氣消沉,夏云頎長的身形緩緩地出現在了眾人面前,手持一柄古樸無華,卻寒光凌厲的紫刀.

他一步步的走上前來,臉上神色冰冷淡漠,先是看了趙子河一眼,繼而朝著那幾乎奄奄一息的灰衣老者走去.

"你干什麼?"

幾個沐冰府的人見夏云走來,都是臉色驚懼,大喝一聲,色厲內荏,如臨大敵.

"當然是殺人!"

夏云冷哼一聲,紫電刀一揮,作勢斬下,刀未落,自有一股懾人的氣息逸散而出,令人肝膽俱裂.

"行了!"

這個時候,一直未曾出手的阻攔的穆元吉一步踏出,飄身來到了夏云的身邊,攔在了他的面前:"你小子也鬧夠了,見好則收吧!"

"穆伯伯,我可不是玩鬧."

面對穆元吉,夏云倒是沒有什麼冷臉,反而笑呵呵指著灰衣老者道:"這老奴才出言不遜,辱及我夏家堡,我不殺他,豈不是丟了夏家堡的臉?"

"呵呵,你小子,就算你殺了他,又能如何,難道真的跟沐冰府不死不休?看在伯伯的面子上,此事作罷,如何?"

穆元吉盯著夏云的眼睛,笑著問道.

夏云不答,只是收起笑容與穆元吉眼睛對視了一番,忽而又笑道:"既然穆伯伯都這麼說了,小侄豈能不給您這個面子."

吟!

說著,夏云一抖手中長刀,發出一陣龍吟之聲,隨即便將長刀收了起來,臉上笑容不改,仿佛真的打算放過灰衣老者了.

穆元吉也笑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這樣吧,你們幾個,還不將林管家和趙少爺扶下去?"

後面這一句話,卻是朝一旁的仆從說的.

"是,老爺!"

仆從急忙恭敬點頭,招呼人扶著灰衣老者和趙子河,就要離開這已經破敗不堪的大廳.

"夏云,你這個雜種,我不會放過你的."趙子河被扶著,依舊死死地盯著夏云,怨毒至極的說道.

"我等著!"

夏云看也不看後者,淡淡的說道.

"我們走!"

趙子河大怒,卻又奈何不得夏云,只能朝著身邊的仆從發火:"狗東西,還不跟穆莊主告辭,我們回府."

"是,是,少主."

這仆從心中憋屈至極,卻又沒有辦法,只能聽從的朝穆元吉一抱拳,道:"穆莊主,此番承蒙招待,如今林管家與少主受傷,我等急著回府,就先告辭了."

"走好,不送!"

穆元吉對于趙子河只是派一個下人跟自己打招呼心中很不舒服,當即也淡淡的一揮手,嘴里吐出四個字來.

已經走出去七八步的趙子河聽到這話,差點沒氣的吐血,卻是連穆元吉都一起恨上了.

"天境山莊,夏家堡,若是不滅了你們,我趙子河誓不為人!"趙子河臉色鐵青一片,心中卻憤怒的咆哮著.

……

"穆伯伯,小侄不請自來,沒壞了您的事吧?"

沐冰府一行人離去之後,夏云見穆元吉神色平靜,好像在沉思者什麼,心中一動,笑著問道.

"你小子能壞我什麼事?"

穆元吉收起心中雜念,深深地看了夏云一眼之後,笑著反問道.

"嘿嘿……"

夏云干笑一聲,卻是不答.

"行了,你小子怎麼突然想到來看伯伯了,你父親現今可好?"穆元吉搖了搖頭,繼續問道.

"小侄剛從丹器宗回來,途徑此地,便覺得應該來看看伯伯,至于父親好不好,我可就不知道了."夏云道.

"你這小子真不孝."

穆元吉哈哈一笑,拍了拍夏云的肩頭,道:"這大廳被你小子毀了,我們找個地方坐坐,敘敘話."

"呵呵,穆伯伯你也太客氣了,小侄只是來看看伯伯而已,既然看到了,那也就夠了,坐就不用了,還急著趕路呢."

夏云搖了搖頭,婉拒道.

"不坐?"

穆元吉聞言臉色一滯,回頭看了夏云一眼,卻見他笑呵呵的,一副本來就是如此打算的表情,倒是一時說不上話來.

"夏云,你也太不給我面子吧,就來看父親,難道不想看到我呀?"這時候,穆小雅走了過來,滿臉嬌嗔道.

顯然,夏云的話她也聽到了,這是來興師問罪呢.

對付其他人,夏云還有些手段,但是對于這個胡攪蠻纏,古靈精怪的穆小雅,他還真有些頭疼.

"怎麼不想看到你,只是沒想到你會從飄花劍宗回來了而已.況且現在不也看到了嗎?"夏云道.

"哼,你跟小時候一點都不一樣了,真不好玩."穆小雅看了夏云一眼,忽然撇了撇嘴道.

"額……"

夏云聞言,頓時苦笑不已.

"好了,夏云,既然來了,那就別急著走了,你和小雅,穆青這麼多年沒見,想來也有話要說,就在這待幾天吧!"穆元吉道.

"穆伯伯,不用了,日後有機會再見吧,小雅我可奈何不了,至于穆青,想來他也不願意多見到我吧?"

夏云說著,目光朝穆青投了過去,迎著後者的目光,臉上浮現出似笑非笑之色.

看到夏云的笑容,穆青心中惱怒至極,但是在自己父親面前,他卻不敢表現出來,只能低頭不語.

"你要奈何我干什麼,再說了,你想留我家,還要看看我願不願意呢."穆小雅一昂頭,傲嬌道.

"看來你也不願看到我."

夏云暗笑著,看了穆小雅一眼,再次朝穆元吉道:"穆伯伯,小侄不便久留,就此告辭了."

說著,他身形一晃,不等穆元吉再說什麼,便躥出了大廳,朝著天上投去,速度極快,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他便不見了.

"這個混蛋!"

穆小雅見夏云逃一般的走了,頓時俏臉一沉,罵了一句.

"行了,既然夏云要走,就隨他去吧."倒是穆元吉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目光微沉,歎了一句道.

"父親,您怎麼了?"

穆小雅雖然古靈精怪,但終究是女子,頗為心細,察覺到了自己父親的神色變化,詫異的問道:"您是不是也不想讓那家伙走,怎麼不攔住他呢?"

"我倒是想攔住那小子,只是他如今的實力配合神兵,就連為父都不一定是對手,怎麼攔?"

穆元吉苦笑一聲,歎道:"這一下,看來沐冰府那幾個人要凶多吉少了.夏云這小子跟他老子可真不一樣,有心計,有手段,了不得."

"父親,您說什麼呢?"

穆小雅俏臉滿是疑惑,有些不明白.

"沒什麼,你這丫頭沒心沒肺的,倒也是好事,不對,你這丫頭不會是喜歡上了夏云那小子了吧?"

穆元吉看著女兒,忽然問道.

"父親,您胡說什麼呢,我怎麼會喜歡他,那麼沒用……"穆小雅被自己父親說的俏臉一紅,慌忙搖頭道.

"什麼沒用,那小子拜入丹器宗,如今修為更是突飛猛進,就連你老爹都無法穩贏他,還說沒用?"

穆元吉搖頭,看著自己女兒,眼中神芒閃了好半晌,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不知不覺露出了一絲笑容.

只聽他笑道:"這也好,夏云那小子看來是潛力無窮,倒也配得上我女兒,夏家堡與我天境山莊一直交好,日後好上加好,也是……"

穆小雅被自己老爹說的俏臉更紅了,不等他說完,急忙打斷道:"父親,你可別亂說,我才不喜歡他呢."

說著,她賭氣一般,轉身就跑了出去,只是對自己女兒極為了解的穆元吉看到這一幕,反倒是更確定了心中的念頭,哈哈大笑了起來.

只是他沒有注意到,一旁的王淵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倒是穆青好像想到了什麼,急忙問道:"父親,您剛剛說夏云急著離去,是要對沐冰府的人不利?"

"不錯,否則你以為那小子為什麼跑的這麼快?"穆元吉看了自己兒子一眼,反問道.

"可是……"

穆青一聽,更是大急了起來,慌忙道:"父親,我們快去救人吧,若是真讓夏云殺了沐冰府的人,那我天境山莊可就有大麻煩了."

說著,他就要追出去.

只是還未跑出幾步,便被穆元吉喝住了.

"你給我站住!你以為你現在趕過去能救人?"

穆元吉臉色一沉,閃身阻攔在了自己兒子的面前,喝問道.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六十六章 勝!
下篇:第六十八章 煉制尸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