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四十九章 略做小懲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九章略做小懲

"竟然閉關了?"

看著眼前的地火環繞,熱浪撲面,讓人不由得止步的洞府,洛仙絕美的俏臉頓時有些郁悶了起來.

不過她也知道不能貿然打擾夏云閉關,轉身便離去了,香云飄散.

"哼!"

就在洛仙離去不久,一個體魄魁梧,神色冷峻的男子出現在了洞府之前:"我姜天不過數月不在宗門,竟然冒出了這麼一個少宗主,我倒要看看你有何能耐,敢坐少宗主之位?"

說罷,他抬手一抓,虛空靈氣滾滾而來,眨眼便化成一頭猙獰的凶獸,朝著洞府重沖撞而去.

這凶獸通體由靈氣凝練而成,栩栩如生,發出無聲的咆哮,掀起浩大的波動.

轟!

一聲巨響,凶獸瞬間便沖撞在了洞府之上,掀起了巨大波動,一圈圈的氣浪與火焰之力四下逸散,灼燒虛空.

"嗤嗤嗤……"

而就在這時,縈繞虛空的火焰仿佛受到了某種力量的催動,一道道的火光迸發,如利箭一般,閃電般朝著魁梧男子激射了過來.

靈氣奔湧,被火焰擊散,發出了劇烈而刺耳的聲音.

砰!

那魁梧男子看到這一幕,臉色微微一遍,不但不退,反而一部朝前踏出,掌心靈氣奔湧,轟然迎上.

轟轟轟……

一連串的爆鳴之後,強大的力量相互碾壓,虛空都傳出了震蕩的嗡鳴之聲,一道道的火焰如水紋一般朝著四周擴散.

砰!

魁梧男子只覺得一股無窮爆裂的力量傳來,還沒有回過神來,便被重重的沖蕩了出去,火焰落在身上,直接點燃,整個人慌忙後退,狼狽至極.

陣法之力不斷地咆哮,火光沖天,恐怖的威壓浩浩蕩蕩的傳遞了出去,給人一種膽戰心驚的感覺.

"這陣法……"

魁梧男子臉色一陣難看,他沒有想到自己不過是想要引出夏云而已,卻沒想到連其洞府的守護靈陣都破不開.

這陣法蘊含著爆裂大的氣息,火焰霸道至極,只是接近,便讓他有一種靈魂念力都被灼燒的可怕感覺.

除了這種感覺以外,那陣法橫掃一切的力量也恐怖至極,就好像他不是在轟擊洞府,而是在與茫茫的地脈對抗.

"滾!"

就在魁梧男子臉色一陣變幻,遲疑要不要繼續出手的時候,一個冰冷的聲音從洞府之中傳來.

轟隆隆!

與此同時,陣法火焰再次變化,浩浩蕩蕩的彙聚著,化成一只半畝大小的火焰手掌,從天而降,狠狠地朝著魁梧男子拍了過來.

呼啦一聲,火焰手掌還未落下,便有滾滾的熱浪席卷而來,強大的壓力瞬間便壓得魁梧男子幾乎喘不過氣來,臉色駭然.

砰!

魁梧男子轉身欲走,卻發現這火光手中籠罩虛空,壓力龐大,竟然無法離開,虛空都仿佛被禁錮住了一般.

眼看著滾滾烈焰呼嘯而下,男子心中前所未有的恐懼了起來,卻無法逃脫,只能被巨大的手掌重重拍落,整個人都趴在了地上.

"啊……"

男子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夏云,你依仗陣法之力,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服.我姜天與你勢不兩立!"

"勢不兩立?"

夏云冷漠的聲音傳出,森然冰寒:"你算什麼東西,也有資格與我勢不兩立?不過我夏云殺人,從來不在乎手段,既然你找死,那我也成全你."

嘩啦啦!

隨著夏云聲音落下,陣法之中的火焰之力越發的恐怖霸道了起來,地火翻滾,深沉爆裂,恐怖的一塌糊塗.

虛空之中,響起了滋啦啦的聲音,驚人的火焰高溫,幾乎連天地都被灼燒的扭曲了起來,朝著魁梧男子壓下.

這要是真的落下,魁梧男子就算不會被燒成灰燼,恐怕也必死無疑了.

"啊……"

魁梧男子慘叫之聲響徹不絕,但是卻咬緊牙關,怎麼也不肯求饒,眼中怨毒的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手下留情!"

眼看著魁梧男子就要慘死在火焰手掌之下,突然遠處一個人影如驚鴻一般投了過來,眨眼便來到了洞府外.

砰!

與此同時,一道靈光沖天而起,也同樣化成一只手掌,朝著那半畝方圓的火焰手掌托了過去.

"云大長老,你要阻我?"夏云清冷的聲音從洞府之中傳出,也聽不出喜怒,但是卻給人一種隱而不發的強大氣勢,撲面而來.

"少宗主,給老朽一個面子,此次饒了姜天如何?"來人正是三大長老之一的云大長老,面對夏云的質問,他老臉一紅,朗聲道.

"此人與云大長老不知道是何關系?"夏云的聲音沒有任何的波動,也沒絲毫停手的意思,只是淡淡的問道.

"此人是老夫那不成器的三弟子."云大長老臉上浮現出尷尬之色,開口道:"這畜生在外游曆,數月未歸,沒想到此番回來竟然如此不知輕重,妄圖挑戰少宗主,實在是不知死活.還請少宗主給老朽一個面子,饒他此番,老夫回去必定嚴加看管."

其他人也許不清楚夏云在丹器宗的地位,但是身為三大長老之一的云大長老卻在清楚不過了.

為了彌補之前在趙子峰事情上對夏云的虧錢,宗主聞天南都親自出手,為其溝通地火,開辟洞府.

事後聞天南更是親自吩咐,夏云在丹器宗內,各種靈材資源,只要丹器宗有,夏云需要,任其予取予奪.

這很顯然,聞天南是將夏云當成了未來的丹器宗宗主培養了.

就算云大長老身為三位大長老之一,但若是得罪了夏云,聞天南恐怕也不會秉公處理,必然會偏袒夏云.

此時的夏云,以其超越丹器宗老祖宗的天賦,已經成為了丹器宗的未來,誰敢針對他,必然要承受宗主聞天南的怒火.

別說是云大長老的弟子姜天了,就算是他本人,也不敢在這個時候觸宗主聞天南的黴頭去招惹夏云.

因此,盡管看著自己弟子淒慘的躺在地上,命懸一線,他心中也不敢有任何的憤怒表現,只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哪怕是憋屈一點也無妨.

他料想夏云就算是怒火難消,也應該給自己點薄面,是以厚臉來求,只希望自己這弟子保住一條性命.

"既然是云大長老求情,那我夏云也不是不近情理之人,只是姜天不知禮數,以下犯上,若不與懲戒,本宗何以服人?"

夏云聲音平緩至極,仿佛沒有任何的波動,卻透著令人膽寒的煞氣.

"少宗主……"

云大長老臉色微變,正要開口.

"行了,云大長老,你來求情,我不會殺他,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饒."夏云淡淡的打斷了云大長老的話,直接說道.

"額……"

云大長老聞言,臉色頓時有些難看了起來.

而隨著夏云聲音落下,虛空立刻響起了"嗤嗤嗤"的聲音,只見陣法之中,六道火焰如利箭一般朝著那魁梧男子激射而來,速度又急又快.

云大長老看到這一幕,腳下一動,忍不住就要出手阻止.

"哼!"

就在這時,一聲充滿寒氣的冷哼從洞府之中傳來.

云大長老臉色鐵青,剛邁出去的腳默默的收了回來.

嗤嗤嗤……

六道火焰撕裂虛空,眨眼便投入了魁梧男子體內,使其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之聲,繼而身體不斷地抽搐了起來,如同痙攣了一般.

云大長老老臉也忍不住的抽搐了起來,難看到了極點.

砰!砰!砰!砰!砰!砰!

不多時,魁梧男子身上又響起了六聲輕響,每響一聲,其周身靈氣便消散一分,氣息衰弱一分,六聲過後,此人身上已經沒有了任何靈氣,整個人如一灘爛泥一般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若不是胸口還在微微的起伏,恐怕真的與死了一般無二了.

魁梧男子瞪大了眼睛,怔怔老天,眸中充滿著無邊的怨毒與仇恨,讓人一看,都忍不住頭皮發麻,不敢與之對視.

洞府之中,夏云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廢你穴竅,略做小懲,若有下次,宗律處置."

按照丹器宗宗律,以下犯上,目無尊卑者碎裂靈門,逐出宗門.

靈門乃是靈武境武者的根基,溝通虛空,汲取靈氣,與虛空交融,盡在靈門.

此時,夏云以陣法火焰之力,毀了男子靈門,破壞經脈,可以說廢了男子的強大根基.靈門要重開,艱難到了極點,非有無上靈藥不可能.

難怪以云大長老之隱忍,臉色也變得鐵青了.

至于那魁梧男子,更是渾身顫抖,咬牙切齒,嘴里都崩崩作響.

若是夏云在其面前,恐怕他會撲上去咬下一塊肉來.

"我們走!"

云大長老良久才吐出一口氣,深深地看了一眼烈火深處的洞府,大袖一揮,頓時一股微風卷起魁梧男子,身形一晃,便離開了.

"哼!"

洞府中,夏云也看到了云大長老臨走前的目光,臉上一抹冷笑一閃即逝,也不放在心上.

他身為丹器宗少宗主,地位不在大長老之下,就算這云大長老對他有什麼意見,奈何他不得.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四十八章 悲劇荒木城主
下篇:第五十章 開辟火竅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