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二十九章 暗夜潛行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十九章暗夜潛行

莽蒼山.

夏云穿行在山林之間,腳下生風,淡淡的靈紋一閃即逝,整個人如同一頭妖獸一般,一閃即逝,眨眼便掠出去了數十丈.

"嗷……"

遠處,隱隱傳來凶戾的咆哮之聲,一股驚人的煞氣席卷開來,頓時讓夏云腳下一頓,停下了身形,眉頭微皺.

他遠遠地看去,只見一股煞氣如狼煙一般沖天而起,濃郁深沉,幾乎浸透了整個虛空,潑墨一般汙濁.

而在那漆黑的煞氣下方,一頭高達三丈,壯碩無比的暴猿正將目光朝他投了過來,怒吼連連,凶戾無比.

"暴煞凶猿!"

看到這暴猿,夏云目光微微一閃,也沒有躲避的心思,既然被這凶獸發現了,先要躲開明顯不切實際,還不如老老實實地迎戰.

當下,夏云的身上湧現出一股淡淡的氣勢,戰意初現.

"嗷……"

遠處,暴猿鐵拳砸在胸口上,如戰鼓擂動,轟鳴大作,猛烈地咆哮一聲,徑直朝著這邊撲了過來,所過之處,草木斷裂,摧枯拉朽.

"好畜生,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夏云冷笑一聲,腳下靈光一閃,手中長刀出現,身形如電,也迎了上去.

數里的距離,眨眼便近在咫尺,夏云渾身氣勢激昂,靈光浩蕩,眼看著暴猿揮拳砸來,一刀便斬了過去.

他這一刀,沒有任何的花哨,好像一座大山落下,要將暴猿一刀兩斷,但是卻詭異的沒有任何的聲音,仿佛虛空都被撕裂了.

長刀無華,劃破虛空,直接斬在了暴猿的脖頸之上.

砰!砰!

與此同時,暴猿的兩只毛發如鋼針炸立的鐵拳已經到了夏云的面前,力量震撼虛空,仿佛要一拳將夏云打殺成渣.

一股銳嘯的狂風伴隨著凶戾的煞氣,撲面而來.

夏云面對這種情況,竟然依舊面不改色,甚至眼中隱隱閃過一抹嘲弄,如同看不起暴猿的不自量力.

撕拉!

一聲輕響,在銳嘯的狂風之中甚至沒有引起任何的注意,但是在夏云的眸中卻倒影出了詭異的一幕.

暴猿的頭顱飛了起來,濃烈的血氣沖天而起.

夏云竟然一刀便斬殺了暴猿.

砰!

暴猿雖然頭顱沒有了,但是龐大的身軀依舊帶著剛猛的氣勢,沖到了夏云的面前,如同一座小山沖撞.

夏云腳下一點,身如閃電,瞬間躲避了過去,暴猿龐大的身軀如一道狂風,沖出去了數百丈才停了下來,倒在地上抽搐,鮮血汩汩而流.

"不堪一擊!"

夏云暗暗搖頭,這暴猿不可謂不強大,但是在他精妙的刀法和力量之下,卻顯得不堪一擊,抵擋不住他一刀.

這一刀,是夏云一路走來,斬殺了十數頭凶獸練成的刀法,傳承于上界的無傷刀君,一刀落下,眾生無傷.

無傷刀君曾經求助于靈煉神君煉制一柄無上神刀,只可惜被靈煉神君拒絕,最後只好求到了夏云的頭上.

夏云當時已經聲名鵲起,得到了靈煉神君的授意之後,找無傷刀君討要了一套刀法,便助他煉刀.

無傷刀君性格豪爽大氣,竟然沒有隨意拿一本刀法糊弄他,而是將自己最為得意的無傷一刀傳了下來.

在上界,夏云也曾勤練過這一招刀法,只可惜也不知道是天賦不行,還是缺了什麼,一直無法領悟真髓,威力大則大矣,卻遠達不到無傷刀君神乎其神的境界.

如今到了下界,轉世重生,夏云再次撿起了這一套刀法,經過了兩天在莽蒼山的曆練,也修煉的似模似樣了,盡管跟前世沒法比,卻也是極為高明的刀法.

剛才的暴猿實力之強,絕對不遜色于一般的靈武境五六重天,卻在他一刀之下沒有半點的反抗之力,可見這刀法的可怕.

"快,精,奇,准!"

這一招刀法有四字訣竅,至今夏云都只是吃透了快和准而已,其中的精和奇還遠遠達不到.

"憑借這套刀法,不知道能否與靈武境巔峰的武者一戰?"夏云心中閃爍著念頭,身子卻俯了下去,將暴猿最堅固的牙齒敲了下來,繼而又取出了暴猿的心髒部位,以靈陣封禁,收了起來.

這暴猿實力不俗,獠牙堅硬,若是利用得當,能夠打造出靈器級別的匕首,鋒利無比,算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盡管對于靈器夏云看不上,但是他現在也算是孑然一身,蚊子再小也是肉,自然是不可能放過的.

至于暴猿的心髒,那是它的力量源泉,不但能夠用來洗煉神兵利器,而且還能做藥引,煉制丹藥,比獠牙還罕見.

夏云是什麼人,在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對靈藥的了解比他還深了,就更不可能放過這暴猿的心髒了.

至于暴猿的其他部位,他完全看不上,遠遠地看了一眼仿佛在縹緲云間的一座山崖,他繼續趕路了起來.

距離離開丹器宗,已經過去兩天了,也就是說,夏云進入這莽蒼山之中已經有了兩天的時間.

這一路上,他遇到了不少的凶獸,外圍的還稍弱一點,越往深處越強,他依舊沒有找到斷天崖的位置.

倒不是知道斷天崖在哪里,而是知道,卻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到的,斷天崖位于蒼茫山的深處,凶獸密布,甚至不乏玄武境的存在,哪怕是夏云膽大,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畢竟這莽蒼山是出了名的危險.

"方向應該沒錯,現在距離斷天崖應該還有一天的時間."夏云估計了下來,神色再次堅定了下來.

砰!砰!

只見他腳下靈紋一閃,人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

"吼……嗷……"

轉眼,夜幕降臨,莽蒼山之中煞氣更加的濃郁了起來,彌漫虛空,就好像升騰起了一重霧氣一般.

而在這朦朧的霧氣之中,凶戾強大的獸吼之聲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整個莽蒼山都變得異常的凝重詭異.

黑夜的莽蒼山是危險的,這一點夏云很清楚.

因此,他一旦入夜,都不會在趕路,而是躲進了一處洞穴之中,以陣紋封鎖虛空,遮掩氣息.

此時,在一處隱蔽的洞穴之中,夏云盤膝而坐,默默地調息著,體內靈氣翻滾如潮,鼓動不休,神色卻異常平靜.

嗖!

夜色之中,突然傳來了一陣破空聲,頓時就引起了夏云的注意,睜眼便看到了空中一道人影一閃即逝,朝著山中掠去.

"好快!"

夏云暗暗吃驚,這麼晚上,還有什麼人敢朝著莽蒼山深處而去呢,難道不知道莽蒼山的恐怖?

只是那人的速度太快,煞氣彌漫朦朧,夏云也只能勉強看到了一個消瘦的身影,甚至都看不出老幼男女.

不過能夠凌空虛渡,踏空飛行,怎麼也得是玄武境的強者,夏云可不敢貿然沖出去詢問對方的來曆.

嗖!

只是就在夏云收回目光,打算繼續修煉的時候,有一道破空聲傳來,聲勢浩大,比前一個要猛烈地多,仿佛憑空掀起了一陣狂風吹來.

"嗯?"

夏云心中吃驚,再次抬頭,卻見一名身穿金袍,神色冰冷,身材高大的男子朝著原來那人影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這個男子氣勢強大,周身玄氣激蕩,在暗夜之中都異常的醒目,夏云看的真真切切,也感受到了強大的氣息.

顯然,此人的實力絕對不止玄武境那麼簡單,恐怕是玄武境高深境界的強者,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趕夜路,莫非是在追前者不成?

"難道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如此黑夜之中還有兩名玄武境強者出現在這莽蒼山中?"夏云心中一動,暗暗猜測道.

"出去看看!"

他很好奇,也顧不上暗夜之中凶獸的威脅了,身形一晃便離開了洞穴,身形隱沒在山林之中,也遠遠地朝著那男子跟了上去.

由于那男子渾身玄氣光芒閃耀,夏云也不擔心跟丟了,便一直跟在身後,遠遠地掉著,也不靠近,也不離太遠.

"吼……"

山林之中,濃郁的煞氣讓凶獸異常的狂躁了起來,咆哮聲震耳欲聾,哪怕是夏云都膽戰心驚,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轟!

突然,遠處傳來一聲轟鳴,只見那金袍男子一掌拍出,金光浩蕩,化成一只大手落了下來,將一頭肋生雙翅的凶虎拍在了地上.

那凶虎氣勢凶猛,威風赫赫,一出現便攪動了漫天的狂風,十分凶悍,但是卻沒想到直接被那金袍男子拍死了.

甚至金袍男子就好像做了什麼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神色沒有絲毫的變化,繼續趕路了起來.

"玄武境的凶獸就這麼死了?"

夏云震驚至極,那凶虎的氣勢讓他都感到難受非常,顯然不是普通的凶獸,至少也是玄武境的存在,卻如此輕易便死在了男子的手上.

"此人的實力太強了,難不成是天武境?"夏云深吸一口氣,臉上浮現出凝重之色,不確定自己還要不要跟下去.

對方的實力太強了,若是發覺了他的存在,那他肯定就危險了,以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夠對方一根手指頭的.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二十八章 靈材消息
下篇:第三十章 崖上大戰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