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不朽戰帝
第二十六章 神秘爐鼎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十六章神秘爐鼎

轟!

在夏云興奮的目光之中,一道粗大的靈光沖天而起,帶著一個龐大的黑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是一座青銅大鼎,其上鏽跡斑斑,也不知道埋藏在了地下多少年,終于破土而出,重現世間.

青銅大鼎上,散發著厚重的氣勢,三足鼎立,如山脈一般無可動搖,哪怕是懸浮在虛空之中,都給人一種定鼎虛空的龐大威嚴.

"這是玄階極品爐鼎!"

只是一眼,夏云的目光便再也挪不開了,他的見識不可謂不廣博.但是僅是玄階便有如此氣勢的爐鼎,無論是前生今世,他都不曾見過.

"大地母銅,絕對是母銅的氣息,這鼎竟然是由一整塊母銅鑄造而成,實在是太……太暴殄天物了."

夏云伸手將面前的青銅大鼎抓在手上,感受著厚重磅礴,仿佛蘊含著歲月滄桑的氣息,臉色頓時震驚了起來,手都忍不住有些顫抖了.

大地母銅,不是仙材,亦非神品,但是卻是一方天地孕育而成,大地深處最為純粹的寶物,神秘至極,罕見至極.

就算是在上界,夏云見過一座仙器塔樓,只是加入了一小塊的母銅,便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鎮壓諸天,威能蓋世.

而眼前的大鼎,竟然是一整塊的母銅,這是何等的奢侈?

"不對,這大鼎由整塊母銅鑄造而成,就算不成神器,恐怕也是絕品仙器,怎麼可能還只是玄器?"

這時候,夏云突然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了,以大地母銅的珍貴,怎麼可能鑄造而成的鼎爐只達到玄器的階段呢,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莫非是我看錯了?"

他心中一動,立刻將念力探了過去,卻感覺到一股排山倒海的排斥之力傳了出來,念力竟然絲毫堵靠近不得這青銅大鼎.

頓時,夏云的臉色就變了,有些驚疑不定了起來.

單凡靈煉,少不了念力,而且念力還是衡量一個靈煉師的最基本的標准,這大鼎卻不遜于念力靠近,豈不是說根本不能用來靈煉?

想到這里,夏云頓時有些坐不住了,這大鼎可是他好不容易找到,最契合自身的靈氣,要是不能用,那豈不是虧大了?

再者說了,就憑借著大鼎通體的大地母銅,就珍貴的沒邊,若是用來靈煉的話,絕對有令人震驚的神效,如今不能用,那可真是暴殄天物了.

"不應該,肯定有其他的原因,創派老祖能夠用,為什麼我不能用?"夏云有些不信邪,繼續探查原因.

只是無論如何,他的念力都無法靠近大鼎,總有一股玄妙的氣息,將念力排開,無論如何都接近不了.

"噗!"

沒辦法,夏云想到了最直接,最簡單的血煉之術,咬破舌尖,一口精血便吐了上去,落在了大鼎之上.

"嗯?"

然而讓夏云愣住的是,鮮血也被那股玄妙的力量托住了,怎麼都落不下來,不斷地抖動翻滾,詭異之極.

這個時候,夏云真的有些一籌莫展了,那創派老祖的念力分身這個時候也徹底消失了,也不知道是消散了,還是融入了眼前的大鼎之中.

"難道又是雞肋,可看不可用?"夏云臉上浮現出苦笑之色,抓起大鼎,只覺得重逾千斤,以他的力量,都只能勉強拎起來.

不過與前兩個大鼎不同,這個大鼎他可不打算放過,就憑借大地母銅,這大鼎就絕對是寶物,之所以不能用,夏云覺得可能是自己修為太低的緣故.

"帶在身上,日後修為提升,必然有辦法煉化."夏云努力抓著大鼎,離開了寶地,整個人都累的要死.

千斤大鼎,也太過沉重了一些.

"咦?"

等到夏云從大殿之中走出來的時候,那好似打瞌睡般的長老猛然抬起了頭,看著他手中大的大鼎,臉上浮現出驚疑之色.

"你小子怎麼得到了這個東西?"老長老的臉色有些古怪,看著這大鼎,欲言又止,讓夏云心中一陣疑惑.

"長老,這爐鼎莫非有問題嗎?"夏云以為老者認出了大鼎的來曆,但是卻不揭破,便小聲問道.

"沒問題,沒問題."

老者急忙搖頭,臉上浮現出驚訝,震驚,疑惑,郁悶等複雜的神色,看了夏云一眼後,道:"你小子運氣太好了,這件東西都能被你找到,真是,真是……"

真是什麼,老者沒有說,也不等夏云追問,他便揮了揮手讓夏云離去了:"你小子趕緊走吧,如此重寶,切記珍惜,不要辱沒了了它的名聲."

"是,是……"

夏云無法,答應著,也疑惑的走了,他覺得這長老肯定隱瞞了什麼東西,說不定就是這大鼎的祭煉之法.

只是這長老為什麼要隱瞞呢?

拎著大鼎,夏云壓下心中疑惑,艱難的話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之中,轟隆一聲,將大鼎放在了地火口上.

砰!

隨著大鼎落下,整個山脈都震動了一下,下方地火口內,朵朵爆裂的地火好像察覺到了什麼,全都龜縮了起來,竟然再也不升騰了.

"什麼,連地火都不敢靠近?"

看到這一幕,夏云更是郁悶之極了,一座爐鼎,連火焰都不敢靠近,那還煉什麼丹,煉什麼寶?

如此詭異的情況,讓夏云越發確定這大鼎存在著問題.

大地母銅鑄造,卻只是一件玄器,明明是一座爐鼎,卻無法祭煉,念力,血脈,火焰都無法靠近,簡直就是絕緣體.

這種爐鼎,別說今生的夏云沒見過,就連上輩子的夏云都沒聽說過,實在是太詭異了一些.

念力和火焰無法靠近,那這大鼎拼什麼煉丹和煉寶呢?

夏云心中疑惑到了極點,實在是有些忍不住,縱身直接跳入了鼎中,只覺得寬敞無比,四周花紋複雜,或是草木形體,或是鳥獸之形,似是而非,極為古怪.

而他人落入其中,卻沒有受到絲毫的排斥,用手觸摸,厚重沉渾,就好像撫摸著廣袤無邊的大地一般.

"果然是大地母銅制成."

這種感覺,夏云越發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只是他在鼎爐里面尋找了數個時辰,都一無所獲,沒有任何的發現,只能又跳了出來,心中郁悶,可想而知.

"看來只能再尋找一件爐鼎了."夏云搖了搖頭,無奈的想到,沒辦法,哪怕是再高明的靈煉師,也不能沒有爐鼎煉丹,夏云此時距離高明靈煉師還差的遠呢,就更不可能了,眼前的爐鼎不能用,只能找其他的.

只是丹器宗每一名弟子都只能在寶地挑選一座爐鼎,哪怕是夏云這個少宗主都不能例外,他已經得到了這大地母銅鼎,便不能再入寶地之中尋找第二座鼎了.

因此,他想要另尋爐鼎,只能花靈石去山下集市之中購買,又或者是搜集材料,自己制作.

夏云想了想,覺得與其花大價錢去購買,還不如搜集一些丹器宗的材料,自己煉制一座爐鼎來的痛快直接.

爐鼎乃是靈煉師的必備,但凡挑選使用,無一不是珍之又珍,重之又重,不是品階越高越高,而是越適合越好.

夏云此時修為低劣,只是一品的靈煉師,就算找到好的爐鼎,恐怕也用不了,還不如自己來制作一個最適合自己的.

想到這里,夏云立刻離開了洞府,他是一個行動派,直奔著丹器宗的靈材寶器閣而去,那里有丹器宗所有的資源材料.

"少宗主,您來了."

來到靈材寶器閣,一個干瘦的中年人認出了夏云的來曆,急忙迎了上來,笑呵呵的打著招呼道.

"你是?"

夏云一愣,這靈材寶器閣雖然比不上珍寶殿,但是也是丹器宗最重要的地方,一般都是由長老坐鎮的,這中年人一身修為雖然不弱,但也只是靈武境而已,距離玄武境還差的遠呢,根本就不可能是長老.

"少宗主,我叫張東,是靈材寶器閣鄭長老大弟子,久聞您的大名,這是第二次見,實在是幸會幸會."中年人笑呵呵的解釋道.

"嗯,鄭長老呢?"

夏云點頭,知道了對方的來曆,卻並沒有表現出什麼,而是淡淡的問道.

以他現在的地位,就連三位大長老都得給他的面子,眼前的張東修為雖然在夏云之上,卻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而夏云,則是表現的冷淡無比,他現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提高修為,鍛煉念力,打牢基礎,沒有太多的精力應付這些人的熱情.

他很清楚,自己若是表現的禮賢下士,溫和有度的話,對方一定會趁這個機會表現出更多的熱情,那不是他想要的,也懶得理會.

見夏云不咸不淡的回應,這中年人絲毫不以為忤,相比于之前的趙子峰的傲慢跋扈,夏云已經算很不錯了.

"家師最近修煉有所感悟,已經閉關了,囑咐我來坐鎮靈材寶器閣,少宗主有什麼需要,直接跟我說就行了."中年人笑著道.

"嗯,你帶我進去看看吧!"

夏云腦海中爐鼎何止千萬,每一個都有不同的煉法,他還不確定煉制哪一種呢,再者說了,丹器宗也不是所有的材料都齊全,他也只能先看看材料再說了.

返回:不朽戰帝
上篇:第二十五章 念力分身
下篇:第二十七章 指導煉丹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